第二一二章 自取灭亡(上)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三 书名:叩仙门
    看着百里云德手中的那枚只有一柞长短。kenwen.com小巧玲珑黑里透亮的龙纹梭子,一名见多识广的心腹失声惊叫出来。

    百里云德不动声色的一翻手掌,那枚天毒龙梭已经消失不见。自始至终。他都刻意背对着石宏,挡住了石宏的视线。

    天毒龙梭的名称一出,周围的心腹们都是到吸一口凉气,这种(阴yīn)毒的东西。他们虽然没有见过,但是却都听说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据说连元神八转以上的高手,都挡不住这天毒龙梭当中所灌注的”天毒。的侵蚀。而整个天宫之中,也只有制作天毒龙梭的这一种材料。能够不受这种天毒的腐蚀。就算是一品灵宝沾上了,天长(日rì)久。也会变成一堆废铁。

    百里云德竟然有这种东西在手,难怪他一副(胸xiōng)有成竹的样子。

    一名心腹讨好说道:“公子有这宝物在手,这小子死定了!别说他元神二转,就是八转级别,也扛不住天毒啊

    百里云德冷笑一声:“那小子还不值得本公子动用如此珍贵的宝物,这天毒龙梭,乃是给他的那件法宝准备的。”

    众人一愣:“可是法宝沾上了天毒不也”百里云德一摆手:“你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这天毒唯一的解救办法,就是将它重新收回天毒龙梭当中。我用天毒暂时克制住他的那件法宝,你等立刻下手杀了那小子。我再将天毒收回来,他的法宝级数很高,这天毒顿时间内不会对法宝造成什么影响

    众人听了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

    但还是有一名生(性xìng)谨慎的心腹还是劝道:“公子,杀了他,只怕家主那里不好交代啊,”

    “切!”百里云德一声不屑:“我爹对我亲还是对这小子亲?到时候木已成舟。我爹顶多就是把我骂一顿,你们放心好了,有我保着。你们肯定也没事

    得到了百里云德保证,几名心腹才稍稍安心一些。

    百里云德又贪婪的朝石宏看了一眼:“这小子(身shēn)上的这件法宝威力无比惊人,咱们夺了过来,说不定就会成为百里氏下一件镇族之宝。到时候我爹说不定还会奖励咱们呢”。

    石宏那件法宝的威力的确惊人,百里云德这么一说,心腹们也都觉得大有可能,个个。的眼神也都带上了几分期许。

    那些已经分好了组的修士们,都走到了光坪的中央,有三位元神七转的高手,在中央位置布置了一座阵法,修士们站在其中,光芒一闪便被送去了各自的目的星辰。

    不多时,便轮到了石宏他们。百里云德一脸的微笑,异常(热rè)(情qíng):”石兄先请。”石宏淡然走在前面,似乎十分信任,毫无保留的将自己的后背留给了百里云德。

    后面的百里云德跟几个心腹相视一笑,心中都在讥讽,这小子当真是毫无经验,大家都是初次见面的人小他却毫无戒心。真以为仗着有个强势的长辈,便肆无忌惮以为无人敢招惹他吗?

    光芒一闪,石宏七人已经出现在了一座富饶的星辰上。

    星辰上植被茂密,随处可见(裸luǒ)露在岩石表层的一块块玉精。相对于九州星来说,这里简直是天堂。但是玉精的纯度当然远远比不上小髓。这里虽然富饶。却也不入天宫众人的法眼。

    是以百里云德五名心腹并无什么激动,留下两人在百里云德(身shēn)边保护,剩余三人则飞了出去探索整个星辰。显然这一次的任务,不用”劳动。百里云德公子大驾了。

    石宏看着周围的玉精,心中计算着大约再过上数百万年,这些小精就能够沉淀成为更高等级的玉髓。那个时候,这颗星辰可就要引起天宫众多氏族的争夺了。

    百里云德把手一抬,一件法宝自袖口当中飞了出来,在空中滴流一转,化作一座八角凉亭,安稳降落下来。亭子下生出八根树藤一般的触须,深深地扎进地面,将亭子牢牢固定。

    百里云德呵呵一笑,伸手比了个请字:“石兄,荒郊野地,好生无聊,咱们进去坐坐石宏也不拒绝,进了亭子。里面的桌子上早已经摆满了山珍海味。

    百里云德也走了进去,那两名心腹却是警惧的站在外面。

    两人落座,百里云德轻轻一拍手掌。立时从那亭子的八根大红色柱子当中,走下来八名(身shēn)着青纱小妖娆妩媚的舞女来。这八名舞女,皆是天生的精怪,被百里云德捉了,封印在这亭子当中充当舞姬,陪客人喝酒耍乐。

    八名舞姬一出来,便有三人各自调试了丝竹吹奏了靡靡之音。另外五名便舞动腰肢,轻扭着做出各种挑逗姿势。吃吃(娇jiāo)笑着靠近了石宏。不一会,就好像五条美女蛇一般将石宏缠住。

    看到这一幕。一人冷笑一人冷哼。

    冷笑的自然是百里云德,石宏似乎对这些美貌妖娆的舞姬并不拒绝。而且乐在其中,更让百里云德对他的评价降低了一个档次。

    而冷哼的,自然是藏(身shēn)暗处的左微了。

    左微气的脸色铁青,咬牙切齿的暗中发誓,一定不会放过百里云德。

    若是有人勾引了自己夫君出去花酒,那妻子最埋怨的肯定不是丈夫。而是勾引丈夫出去的那个人。妻子都愿意相信,自己夫君乃是正派人,都是被歹人引(诱yòu)才会一时糊涂做,“口,

    左徽虽然明白石宏的心思。但是依旧看着那五名女子,尤其是(身shēn)上具备着自己所不具备的妖娆气质的女子,这样水蛇一样缠在石宏(身shēn)边,左斑就浑(身shēn)不舒服。

    墨眉飞剑的女娃儿在她脑海中跳了出来。一个劲儿的鼓动:“微微。快些把他吃了吧,要不然。可就便宜那些外面的小((贱jiàn)jiàn)人了”。

    男娃儿摸了摸下巴故作深沉道:“顾琐,跟那些女人相比,你木得优势啊

    左颍不服:“谁说的?本姑娘哪个部位比她们小了?”

    男娃儿顿时眉开眼笑:“那就好办了。让他瞧见了,他肯定动心”。但问题是,怎么才能跟石宏捅破这层窗户纸呢?

    左坎虽然在男女之事上懵懂,但是也很清楚,自己瞒了石宏这么久,若是忽然说了出来,会是什么后果真不好说。

    左微这边心乱如麻,石宏那边已经两壶老酒下肚。那五名妖娆舞姬更加放,((荡dàng)dàng)起来,(身shēn)上的轻纱也都褪去了,一名舞姬横(身shēn)坐在石宏腿上,粉藕一般的双臂环住了石宏的脖子。另外一名舞姬在背后解下了肚兜,把(胸xiōng)口一双玉兔在石宏被上不轻不重的揉搓推动着。另外三女。一个趴在石宏脚下,温柔的好像猫儿一样,一个从石宏胳膊下面钻进去。伸手就要在石宏衣衫中探进去。最后一名巧笑吟吟的端着酒杯自己喝了半口,樱唇红润,要给石宏嘴对嘴喂过去。左巍肺都快要气炸了:“这、这,这帮女人还有一点廉耻之心吗”。

    女娃可怜兮兮的:”可是男人喜欢这样啊,斑斑,”

    三名出去探索星辰的修士回来了,跟百里云德轻轻摇了摇头。显然一无所获。百里云德冷。3一声,把手在桌子上一拍,铿锵一声巨响整个凉亭忽然化作一只巨大的牢笼,把八名舞姬,也随之便化作八条黑鳞恶蟒,一拥而上将石宏死死缠住!

    左斑没口子的数落起来:“我就知道,那些狐媚子的女人,肯定不安好心。怎么样、怎么样,被我说中了吧,现在好了吧,哼,偷腥的男人都没有一个好下场”

    她嘴上埋怨着,手上却是一点不客气,对付这群小杂鱼,左徽阁下竟然动用了墨眉飞剑,可见(胸xiōng)中怒气之盛。

    那一双童子飞出去的同时,一起捂着腮帮子作酸倒牙状:“什么味道?好酸好酸!哦哦哦,原来是有人吃醋了!”

    石宏忽然开口:“我自己能行”。

    左颍一愣,有些担心的犹豫了一下,她(性xìng)子强势,但是石宏的语气之中包含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味道,许多年没有人这样跟她说话了,左微一阵子不舒服。虽然藏在暗处,但是脸色却一连变了几变,终于还是没能忍住,一双墨眉飞剑瞬间冲出星辰,直入星空之中,一连将数颗无辜星辰炸的粉碎,这才罢休。

    “好心当成驴肝肺,真以为本姑(奶nǎi)(奶nǎi)是他的黄脸婆啊”左琐气鼓鼓的嘀咕着,却终究是没有真个再去插手。

    虽然生气石宏不知好歹,但是她心中其实对石宏这样处理也是有一丝认同。她乃堂堂天宫第一强者,绝不会希望自己的男人是一个需要自己庇护的人。这才是她最终压下自己的怒气,凭石宏自由处置的根本原因。

    她虽然中意石宏,但是两人毕竟还未能确立关系,在一起的时间也不长。以她的强势,要让她为了顺从石宏的意思放手不管,那是很难达到的。唯一能够说服天宫第一强者的,只有左簸自己的意志。

    一双童子暗自嘀咕:人家当然没把你当成自己的黄脸婆,人家还不知道你是女儿(身shēn)呢,是你自己上杆子要倒贴的好不好?

    不过,这话是不敢跟左微直说的。

    “哈哈哈!”百里云德一声大笑,暗忖这杀人夺宝也太容易了,这小子原来如此不堪一击。却不想那牢笼之中。忽然升起一道璀璨银光。绕着牢笼周匝一绕,将整个牢笼切得粉碎。

    那些黑鳞恶蟒也尽数被斩杀,鳞片鲜血蛇(肉ròu)四溅!这等血腥场面,一般的女子定会别过头去不忍再看,左缓却紧握粉拳,兴奋不已。生似她亲手戮了破坏自己幸福的小三一般,高声喝彩:“好,杀得好”。

    一双童子不由得又替她担忧起来,这等(性xìng)子,便是你(身shēn)上该大的地方比别的女人都大,该小的地方比别的女人都人家石宏也未必会选你啊”,

    银月光环一出,威势无人能挡!那五名心腹齐齐跃上高空,各自放出得意法宝,五道宝光从天而降,勉强将石宏围住。

    五人齐声高喝:“公子快些动手”小

    百里云德早有准备,把手一抬,天毒龙梭破空而出,在银月光环外化作一条墨龙,张口一喷,一道污水浊了银月光环。

    银月光环猛地一颤,银光如泉喷涌出来,和那污水天毒纠缠在一起,互有进退。

    果然银月光环被天毒缠住,五名心腹大喜过望。齐齐喝了一声,把法宝一催,狂攻了下来。石宏破了那牢笼,虚空而立,脚下十丈之处乃是地面。一片血(肉ròu)狼藉,好似人间地狱。衬托的石宏格外森然。

    他迎着那狂攻而下的五道宝光忽然一笑。体内九道光芒冲天而起,小兽光光一跃而出,归位与光芒巨兽。根本无需什么手段,只是把大口一张,朝天一吸,五名心腹当即大小人二,他们最得意的法宝穷然不受控制。味生被那头米口皆孙了讲去!

    石宏的左拳之上,已经加持了九道双首真火龙脉,自然不会跟他们客气,(身shēn)形连晃,一拳轰了出去。

    一名心腹狞笑一下,暗道这小子好蠢,既然兵大师给了你两件法宝。你不用法宝来杀我,却要和我拼功力,岂不是自己找死?

    他不闪不避,一拳穿空迎了上去。

    这名心腹甚至还在心中窃喜:看来这回大有收获,竟然有两件珍贵的法宝,”

    他的本事却是不凡,这一拳初时平淡无奇,拳出一半,一点淡绿色的灵光火焰从拳心忽然爆开,瞬间点燃了整个手臂。即将和石宏的拳头碰在一起的时候。那淡绿色的灵光火焰已经化作了绿金色,熊熊燃烧如同一颗坠入大气的流星,轰然撞上了石宏。

    心腹脸上露出一丝狞笑,可惜还未完全绽放,就提前枯萎了。随即两只眼中充满了惊恐和难以置信石宏的拳头只是平淡的包裹着一层火焰,却轰然一下将他的绿金色火焰的流星熄灭,两拳相对,九道火焰力量如同闪电,嗖的一声窜进了心腹的体内。

    那名心腹大吼一声,全(身shēn)僵硬,七窍之中喷出来七道血剑,还未落下。就被一股火焰的力量烧干蒸发!

    石宏则扑将上去,一通老拳,打得他爹娘都不敢相认。

    周围的四名心腹看的目瞪口呆,这场打斗一如他们预料:毫无悬念,一方完败。不过胜负双方和他们预料的正好掉了个个儿!

    “这”。一名心腹结巴了一声,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紧跟着石宏已经杀了上来。

    这名心腹还是不信邪,放出一面古朴的铜盾,张开了一道宏大的防御光阵。

    小兽光光吧唧一口就给吞了下去。然后石宏冲上去,在其他人目瞪口呆的注视当中,一通胖揍。

    战斗毫无悬念,石宏有的是手段解决他们,不过他并没有将这五人杀死,只是然后丢尽了仙兵图志当中。

    这些人都有六转以上的实力,乃是大好的仙兵材料。

    自从左缓跟石宏说了她炼化星洞的用途之后,石宏便猜测,自己的仙兵图志,只怕也是某位先辈大圣,炼化了一座星洞而成。

    百里云德整个。人都傻了:怎么会这样?五名心腹可都是六转高手,按道理说,随便一个。人拉出来。都能够踩死成百上千个像石宏这样的二转小蚂炸。但是眼前这一切”彻底颠覆了百里云德对于修士实力的判定。

    怎么回是这个结果?百里云德怎么也想不明白。直到石宏将他的五名心腹都丢进了仙兵图志。百里云德才猛然一个哆嗦清醒了过来:夺宝?别做美梦了,这样的杀神哪是自己那点微末本事能抵挡的,先逃命再说!

    一想到逃命。百里云德不由得又燃起一线希望:对,只要逃回去。有父亲坐镇,堂堂百里氏。难道还怕他一个二转修士?就算他有兵大师和黄鼎霜做后盾又能怎样,难道他们两人还会为了一个二转的修士。跟百里氏为敌不成!

    现在木已成舟,父亲势必要帮着自己掩饰,唯一的办法就是杀了石宏!石宏这两件法宝珍贵无比,自己肯定能够弄到一件!

    他贪婪的看了石宏的银月光环和光芒巨兽一眼,狠狠捏碎了手中的玉符。一道灵光卷起了百里云德和石宏,凭空消失。

    “爹!您要给孩儿做主啊”

    星空之中,百里云德一出现在那座巨大的光坪之上,就哭天抢地的喊了出来。百里氏没有人不认识百里云德。之前负责传送的那三名七转高手一看,立刻肃然问道:“少爷,发生了什么事?”

    百里云德底气一壮,指着后面的石宏大声说道:“这小子杀了我的随从,还要杀我,快快将他给我斩杀”。

    三名七转修士脸色一变,他们实力不俗,在天宫之中也算是一流高手,但是毕竟还不够资格参与百里氏的顶级机密,因此对于石宏的“(身shēn)份。也是一无所知,听说石宏竟然作下了这等“恶行”二话不说便围了上来。

    “石宏,就算是兵大师和黄鼎霜亲自到此,也不敢在我百里氏如此放肆!你仗着长辈宠(爱ài),竟然如此胆大妄为。惹下这杀(身shēn)之祸,可是怨不得别人!”

    石宏微微一眯眼,看了百里云德一眼,原话道:“百里云德你贪心不足。惹下这杀(身shēn)之祸,可是怨不得别人!”

    百里云德哈哈大笑:“死到临头还敢嘴硬!哼,等你死了,你的这两件法宝就都归我了!”

    石宏轻轻摇头:“果然如此小你贪恋我的宝贝,便使出如此卑劣手段。可知道会给百里氏惹来灭族大祸!”

    百里云德不屑道:”癞蛤蟆打哈欠,好大口气。我百里氏乃天宫顶尖氏族,你还真以为兵大师和黄鼎霜敢为了你和我们为敌?”

    石宏摇头不语,只是看着那三名七转高手,抬起手来轻轻一勾手指:“来吧”。

    (本来想一口气把这个。(情qíng)节写完,但是孩子在外面一直闹,只能先这么多了在后面呢。罪过罪过,停在这里。有点(欲yù)求不满的意思,遁”未完待续

    ,

重要声明:小说《叩仙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