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九章 雷霆神炮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三 书名:叩仙门
    石宏正舒舒服服地躺着,耳中忽然冒出左斑的声音来,把他吓了一跳:“你也进来了?”左簸得意洋洋:“我当然进来了,不过我不在你(身shēn)边。”

    似乎现在在石宏面前,她越发容易表现出自己内心真实的(情qíng)感,那天宫第一高手的面具,已经被丢到了一边。

    “有人要去找你,我刚才偷听了他们的谈话,恭喜你,你现在已经正式成为了古族的一员。”左斑浑然不觉得眼前的局面有什么危险,神经大条的还有心(情qíng)开玩笑。

    石宏听她说完缘由,有些哭笑不得:“那我该怎么办?”他对于什么古族的事(情qíng)并不了解,一时也没了主意。

    计划到目前为止都很顺利,石宏假装不堪一击,被百里涛随手抓了进来,不过目前出了一点的状况。

    “怎么办?”左簸当然不把冒充古族看成什么了不得的罪名,石宏跟她是一伙儿的,她明白石宏有些踌躇,不过还是很自然的替石宏也一起“满不在乎”了:“他们不会直接问你的,你就装糊涂好了。”

    石宏答应了,忍不住用手掏了掏耳朵:“你是怎么跟我联系的?”

    左斑却没了声息,石宏感觉到外面有三个人正在靠近,他还以为是左斑也感觉到了是以不说话了,却不知道此时正隐藏在众多百里氏修士当中的左簸,羞得满脸通红。这法术乃是她将石宏送出去的时候随手施展的,有个名儿却十分暧昧,唤作“心有灵犀”

    百里涛三人到了门外,百里暖不等吩井,赶紧上前准备敲门。他是三人之中地位最低的,这些事(情qíng)当然要主动去做。却不料火师乾抢先一步敲了门,口中异常客气恭谨:“兄台醒了吗?”

    百里暖心中暗骂火师乾不是东西,刚才还大包大揽,这会儿真的有危险了,立刻不顾承诺,看他这般讨好石宏,只怕多半是想把自己的干系撇清了。

    火师乾虽然口出狂言不屑石宏,但是真正出手的乃是自己的叔父百里涛,要真是石宏怪罪起来,火师乾一推三二五,只怕自己和叔父就要真的成了替罪羊。

    他虽然骂着火师乾,去也暗暗心惊,像火师乾这样狂妄自大的人,猜到了石宏的(身shēn)份之后,却不知羞耻的赶紧巴结,更说明石宏是个绝对不能得罪的人。火师乾之前解释的那些,百里暖其实并没有一咋。明晰的认识,毕竟古族的内部事务,外人不得而知,而且古族还有行走天宫的弟子,这种事(情qíng)百里暖之前也没有听说过。

    百里暖这边忧心仲忡,思忖着实在不行,只能请任崇帮忙,出面说和一下。再不行。就只能去寻巾屠豹和凰御羽,看上去那对狗男女和石宏关系匪浅。只是他堂堂天宫一流氏族的公子,却要低声下气去求着两个二流氏族的子弟,怎么也让他有些不甘心。不过万一石宏真的发怒,氏族便要面临灭顶之灾,却也有不得他顾及面子了。

    百里暖一个念头转了几转,那边门已经开了,石宏安然站在里面,一点也不想被人使了法术抓来的样子。

    百里涛愣了一下,他自己使的手段自己清楚,按说挨了那一下,二转的修士至少要昏迷数天,石宏却很快清醒了,而且看起来没什么不舒服的样子,在场三人立刻都明白了,石宏只怕是故意被抓进来的。

    三人之中,百里暖虽然年纪最轻,但是心思却是转的最快,一瞬间就想到了好几咋。可能(性xìng),最让他担心的一个是,石宏故意讹诈他们!

    石宏可不知道,自己在百里暖心中已经成了天宫“高级碰瓷儿”的主儿,冷淡的看着眼前三人:“主家来了。”

    火师乾连忙走进去,不住抱拳,呵呵笑道:“误会误会,兄台莫要怪罪,在下火师氏火师乾,手下几个人不懂事,得罪了兄台,特来向兄台道歉。

    ”

    百里暖心里咯噔一下,心说这个王以蛋果然要把我们推出去当替罪羊!悲哀的是,他明知如此,却无力反抗,不由得心中暗叹一声,收起了刚才的不甘,寻思着联络一下任崇和巾屠氏,人家火师氏的人都这样巴结石宏,自己区区百里氏,还有什么面子拉不下来?

    石宏看了看火师乾,淡淡道:“真的吗?”

    火师乾到了这时候,也想明白了,最后得出的结论跟百里暖一样:石宏这是在讹诈啊。故意让自己把他抓进来,这可就是两个古族之间的冲突了,而且理亏一方在自己。

    火师乾之前已经准备大出血了,这会儿虽然心疼的滴血,却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好将那准备好的东西拿了出来,双手奉上:“兄台,区区之物不成敬意,没有别的意思。只是略表歉意、略表歉意。这场误会,还请兄台不要往心里去”

    也不要往家里说去这后半句,大家心照不宣,自然也不用煞风景的说出来了。

    百里暖的心脏不争气的狠狠跳了一下,他可是早就看清楚火师乾拿出来的是什么东西了:一枚七尾蝎龙的卵!

    七尾蝎龙乃是天外异龙的一种,就算是在强悍的天外异龙种族当中,七尾蝎龙也属于强大的存在。

    天外异龙在天外三族当中,可以说是最有用处的一种,它们的(性xìng)(情qíng)不像天外凶兽那么残暴,也不像天外魔种那般狡诈,从小开始培养,就很容易和人类相处。如果舍得直接用玉髓来喂养,百八十年就能够成年。成年的七尾蝎龙,拥有八转以上的实力。也就是说,有了这枚兽卵,百年以后就能够拥有一名至少是元神八转实力的贴(身shēn)保镖,而且绝对不会背叛。

    天外异龙的卵极为难得,每一枚绝对是价值连城。

    百里暖猜测有这么一份大礼,石宏肯定不会跟火师乾计较什么了。火师乾用心歹毒,不过百里暖也暗中得意:你火师乾机关算尽,却忘了关键还在石宏(身shēn)上。

    百里暖联系了任崇,后者已经有了回应。任崇觉得自己分量不够,已经联系了申屠豹了。百里暖暗道,我们百里氏虽然拿不出七尾蝎龙卵这样的厚礼,但是只要能让石宏消气就行,我也一样能办到。

    此时他心态悄然转变,已经小二二为了讨好石宏尖求申屠豹有什么尴尬火师乾满怀期望的看着石宏。如果是别人,说不定马上笑逐颜开,可是石宏已经有光光了,还有什么异兽,能比得上一头能够吞噬敌人法宝的小怪兽?

    石宏将那枚兽卵在手里摆弄了一下,也没有多说。这东西就算自己不需要,留着送人也好,他就随手丢尽了自己的储物空间中。

    看到石宏的轻描淡写,火师乾还以为他不识货,连忙解释了一句:,“石兄,这是七尾蝎龙的卵”石宏一点头:“我认得出来

    火师乾顿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同时心里也在犯嘀咕,连一枚七尾蝎龙卵都这么一副看不上眼的样子,他到底是哪一族的?

    这般“大气”肯定是那最古老的几个古族了,那些古族实力深不可测,各自圈养着一批天外异龙,已经繁衍成了规模不小的种群,自然看不上这些野生的天外异龙兽卵。

    火师乾冷汗淋淋,自己这可是捅了马蜂窝。

    且不说火师氏愿不愿意保自己,就算是火师氏愿意,也不是那几咋。最强大的古族的对手啊!

    百里暖看到火师乾吃瘪,心中有些快意,上前一步说道:“石兄,还记得我吗?咱们也有一面之缘啊。”

    石宏早就想不起来他了,不过他来到天宫之后,抛头露面的次数有限,但凡这么说的人,基本上都是在那一个场景下相见的。

    “是在义父的草庐之外吧?”石宏猜测道。

    他这么随口,百里暖顿时觉得夫有面子,满面笑容的上前一步,姿态似乎和石宏格外亲近:“正是!那个时候就看出来石兄资质不凡,却没想到石兄竟然有如此来历。”

    他这么作态,自然是给火师乾看的。后者已经不知不觉被挤到了百里暖的(身shēn)后,讨好石宏碰壁,又看到百里暖跟石宏这般亲近,火师乾的脸色顿时更加难看起来。

    “百里兄客气了石宏不咸不淡的应付着,他只想尽快把这些事(情qíng)摆平,让这些人帮助自己寻找遗迹入口。

    “石兄,我已经请任兄联系申屠兄了。你放心,申屠氏和凰氏,以后就是我们百里氏的兄弟氏族。有什么问题,只要那二位一句话,我们百里氏一定为他们出头!”

    申屠氏和凰氏各自有自己依附的一流氏族。不过百里氏在一流氏族当中实力也排行前五,比申屠氏和凰氏原本依附的氏族要强大得多。更何况,他们之前依附的氏族,对于两家都不怎么看中;而百里暖话里话外,却将两家当成平等合作的伙伴对待,亲疏自然不同。

    若是两族族长得到这个消息,必定会兴奋的夜不能寐。

    石宏心中一动,申屠豹和凰御羽可以说是他来到天宫之后最早的两位朋友,能帮他们一把自然最好。他的脸色稍微好看了一些,默默地点了点头:“很好。那这件事(情qíng)就到此为止了

    他一发话,百里暖大喜过望,连忙鞠躬答谢:“多谢石兄高抬贵手!”

    百里暖暗中瞅了火师乾一眼,后者的脸色难看无比,却也暗中松了口气。百里暖这一眼暗含示威:你火师乾总觉得我们百里氏无用,你确实比我修为高,那又如何?我跟石宏的关系更好!

    百里涛也是心中宽慰,百里氏族虽然比不上火师氏,但是自己这介。侄子百里暖却是族中有名的小诸葛,修为上还比不上火师乾,但是为人处事,却要比火师氏这个狂傲的年轻人强上好几个档次。若不是百里暖,这回只怕真是要把石宏给得罪了。

    百里涛虽然不知道石宏“所属”的古族和火师氏比起来哪个更强大,但是能够跟一名古族子弟交好,还是让百里涛底气足了不少。

    他找了个说话的机会,看似随便的问道:“石小兄弟怎么会在这里?这里可是天宫最边缘的地带了

    这话或许问了不妥,但是事关重大,百里涛也不能不问。万一石宏也是冲着远古遗迹来的,那可就有大麻烦了。

    石宏只得按照左斑交代的说了:“我也不知道,我跟义父和黄师叔一起去天魔星域,结果被星洞捕捉,浑浑噩噩的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紧接着就出现在了这里。”

    百里涛三人相互看了一眼,百里暖神色凝重的点了点头,道:“石兄,你还真是好运气啊。跟你一起被那星洞捕捉去的,还有三大氏族,他们可是有四成的修士没能在出来

    石宏一愣:,“你是说剩余的六成已经出来了?”

    “正是,跟石兄你一样,无规则的忽然出现在天宫的各个星域

    石宏恍然,难怪左斑让自己这么说呢。原本石宏觉得漏洞百出的一个借口,现在因为三大氏族的事(情qíng)不用石宏一句话,就自圆其说了。

    不过石宏心里却有些感动,左簸竟然真的把三大氏族的人放了!

    他很清楚左败这么做将会面临什么:三大氏族绝对不会感谢左徽的不杀之恩,反而会进行疯狂的报复。左微自己也很清楚这个结果,但还是放了他们。石宏隐约觉得,左斑这么做,只怕就是因为自己为三大氏族求(情qíng)了。他心中不由得砰然而动,却又将他自己骇的一(身shēn)毛汗。

    三大氏族一出来肯定会报复左微,但是那么多人真个全都杀了,石宏也真是于心不忍。这件事(情qíng)无论怎么处理,都难以善了,石宏还是狠不下心去,是以才向左簸求(情qíng)。左斑当时表面上不予理会,原来暗中已经将那些人都给放了。

    石宏回答了他们的问题,紧接着反问:“你们呢,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百里涛三人相互看了一眼,正琢磨着怎么敷衍石宏,忽然整个巨舰上红色霞光大肆闪烁,警钟长鸣!

    百里涛脸色大变:“有敌人,快走”。

    火师乾和百里涛正好趁这个机会摆脱石宏的问题,连忙躲门而走。百里暖多了个心眼,落后一步陪着石宏:“石兄,咱们现在可要共患难了,一起去?”

    石宏心中暗笑,百里暖处处跟自己拉近关系,但是他也不解释,点点头答应百里暖:“好

    两人来到甲板上的时候,整个巨舰的修士都已经被调动胎松。了阔的甲板卜挤满了人六百里涛正在大声调度,而入州(乳rǔ)川抱着胳膊站在一处高大的箱子上,居高临下看着那些忙碌的百里氏的族人,一脸的孤傲。

    百里暖看到这一幕,心中更是不喜。只是若没有火师氏的暗中支援,百里氏万万达不到如今的高度,因此尽管火师氏每次派来的人都是这样一副欠揍的面孔,百里氏族人也只能忍受。

    但是现在不同了!

    百里暖忽然想到,这一次的事件,说不定会让百里氏因祸得福呢,因为他看到了一个机会,让百里氏摆脱火师氏的机会,这个机会,就是石宏!

    石宏背后拥有着至少不输于火师氏的势力,而且从石宏对申屠豹和凰御羽的态度来看,无意比火师氏更有人(情qíng)味。

    有了这样的打算,百里暖对石宏更加恭敬起来,原本两人还是并排而行,百里暖立刻落后一步,弯腰半弓着(身shēn)子伸手比了个请字,完全一副奴仆的谦卑姿态:“石兄,请。”

    石宏一愣,他虽然还猜不到百里暖的心思,但是他这样恭敬自己,石宏却并不怎么受用。他本(身shēn)就不是一个喜欢加他别人尊严,享受高高在上滋味的人,更何况,百里暖敬重他,不是冲着他本人,而是冲着他背后那根本不存在的“势力”甲板上,百里氏的修士们看似杂乱无章,但是每一拨人都各有执掌,撑开了几十面光芒护盾,练成了一片,好似蛋壳,将整个巨舰防御的滴水不漏。

    而巨舰外,茫茫星空当中,正有无数天外凶兽铺天盖地的冲了过来。这些天外凶兽,普通的都有元神五转的实力,强大一些的,都是元神六转,能够统领凶兽的,至少也是七转的实力。而且看这族群的规模,只怕背后还有八转甚至九转的顶尖凶兽坐镇。

    百里暖既然打定主意要交好石宏,便处处留心,对石宏也暗中察言观色。

    石宏看着那茫茫的凶兽大军,耳中忽然冒出左激的声音:“这帮人的运气也真是不怎么样,这样规模的凶兽大军在天宫之中实在罕见,恐怕也是刚刚从某个星洞中钻出来的。”

    石宏听出她幸灾乐祸的意思,心具有些好笑,左斑是越发不像天宫第一强者了,倒是更像”石宏思索一下,忽然心中冒出一个念头:更像一个八卦的小女人!

    他心有所想,脸上神(情qíng)便有些古怪。

    落在了百里暖眼里,就觉得石宏面对这天外凶兽大军,有些跃跃(欲yù)试。

    他心里有些不屑石宏区区元神二转,却如此不知安分,但是还要顺着石宏的意思“安排”既要让石宏“过瘾”又不能让他受到了伤害。这可有些为难百里暖。

    他正犯愁的时候,忽然叔父百里涛一声大吼:“准备雷霆神炮!”

    便呼啦一下子,有数百人冲向巨舰正面那门巨大无比的怒炮。百里暖眼睛一亮,立刻上前:“叔父,不如请石兄弟主持战舰正面的防御。”

    百里涛一愣,有些不悦的看着百里暖,心说你捣什么乱,那小子背景那么深,自己实力又那么不中用,让他主持一方防御,万一出了问题,害死了大批族人不说,他要是出了问题,可是要连累整个氏族的。

    这些话不好说出口,百里涛正要给侄子使眼色,却看见百里暖正在冲自己挤眉弄眼。百里涛一下子明白了:正面有雷霆神炮防御,根本不会出什么问题,就算是元神八转的高手来了,正面一炮也轰的灰飞烟灭了,能出什么问题?

    这等于是给石宏一件无敌的法宝,让他过过瘾,正好能让他对百里氏留下一个好印象。百里涛含笑点了点头,大声喝道:“正面的族人听着,一切听石宏阁下的安排!”

    石宏吓了一跳,连忙拉住百里暖:“百里兄,你

    百里暖以为他故作姿存,忙说道:“石兄,你也看到了,人手不足,请您一定要仗义援手啊!”百里暖心说,我这可是送佛送到西了,既让你过瘾,又让你有面子。

    石宏却是赶鸭子上架,生生被((逼bī)bī)了上去。

    可是火师乾三人知道石宏来历不凡,其他的那些百里氏的子弟可不那么清楚啊。他们之前还看到石宏被百里涛随手就给捉了进来。这么一个元神二转的修士,在这艘巨舰上,基本上就是实力到数第一的存在,让他统领一方,还是掌控着最强大的雷霆神炮,那些修士们立刻聒噪起来。

    “他?凭什么啊,就他这点微末的修为,能有什么用处?”

    “是啊,我不同意,这不是让我们送死吗!”

    “随便我们谁来指挥雷霆神炮肯定都比他强一百倍

    事关生死,修士们自然没那么客气,什么难听的话都骂了出来。百里涛叔侄两人气个半死,百里涛怒吼一声:“老夫命令已下,谁敢不服!”

    他在百里氏中地位颇高,不二,这一声怒吼,登时将那些人的不满压了下去。只是虽然不说了,这些人眼里对石宏的愤怒和不屑却是压抑不住的。

    百里涛给侄子使了个眼色,百里暖自然明白,立刻陪着石宏一起走马上任了。百里暖在一边照应着,石宏要是真的烂泥扶不上墙,做出什么荒唐举动来,百里暖也能补救一下。

    石宏到了船头,更加感觉到那雷霆神炮格外巨大。

    炮口直径足有三人高,长十丈,巨炮的管壁竟然比炮口直径还大。雷霆神炮通体黝黑,雕刻着淡金色的神秘花纹,炮口处用太极封印。

    此时,已经有修士将数千斤玉髓到入其中,雷霆神炮储能完毕,蓄势待发,周鼻光芒闪耀,灵能如狂风鼓动,呼呼作响。

    巨舰的其他方位上,天外凶兽大军疯狂攻击,那些光盾之上错乱不停的不断泛起一道道涟漪,修士们支撑的格外辛苦。

    石宏和百里暖赶到船头,石宏自然吃了不少白眼。不少修士虽然知道石宏乃是兵大师的义子,但是这等事关(身shēn)家(性xìng)命的时候,当然不会因为石宏的背景对他有什么好感,反而更会让众人对他不齿。

    百里暖其实没什么压力,他只要陪好石宏就行,雷霆神炮的威力在那儿摆着,天外凶兽们除非脑子进水

    只是事(情qíng)往往有出人意料之处,就在百里暖落后石宏一个(身shēn)位好像随从一般的陪着他到了船头不久,原本没有几头天外凶兽游戈的巨舰正前方,忽然一下子清空了,之前几头五转实力的凶兽一哄而散,顷刻间消失不见。

    百里暖不是没脑子的人,当然不会因为这样诡异的现象吹捧石宏,反而心中咯噔一下,暗自咒骂了一声:贼老天你别玩我啊”

    黑暗的星空当中忽然涌出一片恐怖的气息,三点光芒凭空出现,看似遥远却瞬间清晰起来,登时便有修士大吼:“不好,九转实力的凶兽!”

    百里暖怒骂一声:“霍乱军心!哪里是什么九转,分明是八转证道实力!”

    八转证道和九转也只是一线之差,雷霆神炮的确可以一炮秒杀八转实力的凶兽,但是那是八转化神的境界。

    那三点光芒乃是三头实力强悍无比的的兽,当中的那一头,拥有八转证道的实力,丝毫不惧雷霆神炮!

    而两头陪同它前来的两头凶兽,一头乃是七转炼虚,另外一头,竟然已经达到了七转证道的实力!

    “快开炮,绝不能让它们靠近!”就在所有人惊呆了的时候,石宏忽然一声大吼,冲到了雷霆神炮旁边大声命令。

    那些修士一愣,猛然明白过来石宏说的没错。之前他们对石宏多是鄙夷,却没想到关键时刻,临危不乱的竟然是石宏,这多少让修士们感到有些羞愧。

    整个巨舰猛烈一颤,雷霆神炮发出一声狂暴怒吼,一道光柱一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击中了中间那头八转实力的天外凶兽。

    船头的修士们发出一声雷鸣般的欢呼声,唯有石宏脸色难看。

    “快些添加玉髓!”他大吼着打断了修士们的欢庆:“你们看不出来吗,那头八转实力的天外凶兽,根本不是被我们大众的,而是它自己挡上来的!它是在为另外两头凶兽作掩护

    果然,那头八转实力的凶兽大口一张,喷出一团五色火云,生生抵住了雷霆神炮的光柱轰击,凶兽和神炮竟然对峙起来!

    石宏两次判断,让之前不屑他的修士们服气了不少,立刻便有十几名修士继续添加玉髓,雷霆神炮持续增加威力,希望能够尽早轰杀那头八转凶兽。

    另外的修士们则严阵以待,这会儿不用石宏再提醒,他们也能看得出来,在雷霆神炮获胜之前,另外两头七转实力的凶兽,只怕要他们(肉ròu)搏对付。

    两头七转实力的天外凶兽张牙舞爪的冲了上来,百里暖暗骂不已,本来是讨好石宏的一个提议,哪想到真把石宏送到了险境。今天就算是自己战死了,也不能让石宏受伤,否则自己就真的成了家族的罪人了!

    百里暖硬着头皮冲了上去,招呼着修士们迎向那两头七转实力的天外凶兽。

    因为都认定不会有天外凶兽会从正面突破雷霆神炮的防御,是以安排在船头防守的修士们实力都不强,等级最高的就是百里暖,五转合道的级别。而其他的高手,都被抽调到了别的地方。

    事发突然,再调集高手过来补防已经来不及了,百里暖大吼一声,百里氏的子弟们心领神会,立刻结成了一个氏族阵法,将所有人的实力聚合在一起,从阵法中央迸(射shè)出一道通天光柱,顶住了那一头七转炼虚级别的天件凶兽。

    虽然有数百名修士合力,但是毕竟和那头天外凶兽的等级相差太多,他们顶住了这一头天外凶兽。另外那一头更加强悍的七转证道实力的天外凶兽,已经无力顾及了。

    七转证道,距离迈入八转实力一步之遥,放在天宫之中,也算得上顶尖高手。这样一头危险地天外凶兽面前,已经没有阻挡的力量了,百里暖看着那头凶残无比的天外凶兽,张牙舞爪的朝石宏扑了过去。

    完了”百里暖心中一凉,石宏一死,百里氏也完了,说不定火师氏也要受到牵过…

    在全船人惊讶的目光之中,石宏的左眼银光大放,只见一道银月光环当空升起。所有的人心中都是一个念头:生死关头,无论如何总要抵抗一下的。

    元神二转,面对元神八转证道的天外凶兽,无论如何都不是对手。

    火师乾和百里涛狂吼着扑了过来,两人都知道一旦石宏在这里出事,意味着什么。但是两人却都已经来不及了。

    银月光环清脆的撞在了那头七转证道实力的天外凶兽(身shēn)上,在所有人目瞪口呆当中,那头凶悍无比的天外凶兽,竟然被阻拦住了!

    一拳银色光芒当中,一头体态庞大无比的凶兽狂暴的用利爪四处破坏,银月光环足足抵挡了几个呼吸的时间才慢慢崩碎。

    石宏收回了自己的道法之宝,将那头天外凶兽丢给了火师乾和百里涛。他可是来卧底的当然不会为了帮百里氏拼了老命。

    百里暖和满船修士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那一瞬间,百里暖听到自己(身shēn)边几百个人几乎是一起喊了出来:“他真是元神二转?!”

    的的确确是元神二转“能够对抗七转证道的元神二转修士,在场的所有人,包括活了几千年的百里涛,还都是第一次看到。

    百里暖松了一口气,石宏真是太出乎他的意料了。要说低境界修士对抗高境界修士的例子,天宫中不是没有,但是像石宏这样,级别相差这么多的,绝对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百里暖隐约觉得,交好石宏可舱是自己这辈子最明智的一个决定!二转境界就有此等战力,等他到了八转境界,天宫中还有谁是他的对手?

    有这么一咋。靠山,百里氏以后真的不必在火师氏面前忍气吞声了。

    而百里暖周围的那几百名修士,尤其是刚才聒噪着贬低石宏的人,石宏独立对抗七转证道凶兽的行动,等于是他们脸上扇了一记响亮的耳光,臊的他们满脸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今儿个这一章八千字,算是小爆发吧,求各种票票,我也打个滚?

    ..

重要声明:小说《叩仙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