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八章 火师氏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三 书名:叩仙门
    汁么事(情qíng)。,左斑副道貌岸然几帝模范的姿态出报挂刀压面前。眼睛顺着石宏的示意朝外面望着,注意力却全都在石宏(身shēn)上。

    左斑虽然在俩童子面前吹了牛皮,而且屏于了“力拔山兮气盖世”顶破天式的牛皮。但是真的让她实践起来”你指望一个从小女孩开始,就一心苦修,连一场恋(爱ài)都不曾谈过的女孩,能有什么办法?

    只是一旦真的注意了,就觉得这男人或许谈不上美色却还是有些味道的。嗯嗯,(身shēn)材貌似真的不错,左斑正心猿意马,忽然石宏用力咳嗽一声:“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

    左斑做贼心虚,但是之前丢媚眼给瞎子看的“名角儿”级的演技,这一次成功挽救了她。

    宫第一人淡淡答应了一声:“我刚才忽有感悟,想通了一个道法上的问题。你到底在说什么?”

    石宏无语,指着外面说道:“你自己看吧。在混乱星流的时候,我就觉得有点不对劲”

    石宏驾驻着道法之宝已经穿过了三层混乱星流,到了天宫外围。实际上到了这里,就已经算是十大远古遗迹的范围了,只不过这里乃是外围,想要深入遗迹核心还很遥远。

    而石宏也只是刚刚钻出星空乱流,只见后面的星空乱流当中。忽然出现一个的漩涡,一枚散发着淡金色光芒、只有巴掌大小的舰船从漩涡之中一下子跳了出来,随即迎风而涨,化作一艘无朋巨舰。

    巨舰长三十里。宽五里,五面散发着淡金色光芒巨大席帆映着周围恒星的光芒越发璀璨夺目。在巨舰的正前方,安置着一门大的恐怖的巨炮,房屋一般大小的炮口上,用(阴yīn)阳太极封印着。

    在巨舰的船舷一侧,还挂着一枚氏族的标志,但是石宏并不认得。

    那一艘巨舰之后,漩涡之中接二连三蹦出了十艘这样巨大的战舰,前面九艘都是挂着同一个。氏族的标志。而最后一艘上面,却挂着十几枚氏族标志,那其中,便有一枚石宏认得的:北辰氏族。

    石宏已经隐去了道法之宝的行迹,这里乃是浩瀚星空,更何况还有左微坐镇。他只要不动。便是那十艘战舰上有九转高手存在,也不会发现他。

    左微也有些奇怪,问道:“这些人是跟踪我们来的?”石宏摇头:“如果是跟踪我们来的。早就发现我们了。”

    石宏在星空乱流之中,只是觉得有点奇怪。似乎整个星空乱流有些不稳定,现在才明白,原来除了他们之外。还有十艘战舰也在乱流当中。

    那战舰在星空乱流当中,将体积缩得极这乃是法宝的本事,在星空乱流之中需要极度的灵活(性xìng)。但是一旦离开星空乱流,这等巨舰明显是为了杀伐而建造,必须达到一定的体积,那巨大的席帆才能够从周围吸摄星空灵力,保证巨炮的攻击威力。

    石宏指着最后一艘战舰说道:“有北辰氏族参与,只怕他们也是为了远古遗迹而来。”

    九州星乃是属于北辰氏族,石宏虽然跑了,并且带走了两件上古神器,但是九州星上依旧遗留着八件,北辰氏族必定也是发现了一件。

    左数点点头道:“北辰氏族乃是依附于百里氏,前面那九艘巨舰上挂着翼火麒麟的标志,正是百里氏的族徽。”

    石宏推测道:“这么说来,北辰氏族定是用意外发现了十大神器之一,也不知他们是怎么得知了这东西关系到十大远古遗迹,是以献给了主子百里氏,百里氏便组成了远征舰队前来寻宝

    左斑明显知道些什么,眼神却有些凝重道:“只怕不是北辰氏族意外发现了十大神器,而是百里氏命他们寻找的。”

    石宏意外。左颍随口解释道:“百里氏背后乃是一门古族火师氏。火师氏存在的年月久远,能够追查出十大上古神器流落在九州星上也不足为奇。”

    石宏弄明白了怎么回事,看着外面问道:“咱们怎么办?”

    左斑也不愿意轻易招惹一门古族,淡淡说道:“咱们尽量不与他们碰面。若是他们一味要跟咱们过不去,打杀了便是。”

    她始终是天宫第一人的思维。就算是不愿意轻易得罪的人,一旦跨过某个界限。思维中便会固定的蹦出来一个处置方式:打杀了便是。

    她已经习惯了。

    墨眉飞剑一双童儿在她脑海中大叫:“斑斑,温柔,要温柔,你这样把他给吓跑了…”左微不由得看了石宏一眼,果然见到石宏眉头微微一皱,她心中顿时有些患得患失:难道自己真的太过霸道?

    她体内女(性xìng)的一面复苏,(性xìng)子却是有些彷徨了,有些事(情qíng)便想的不是那么透彻:她乃是天宫第一强者,她不霸道谁霸道?

    石宏微微一皱眉头,却不是因为她的霸道,是因为她随口的那股自信。石宏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感觉那个时候的左斑,骨子里透着一股英姿飒爽的味道。这样的感觉让石宏颇为苦恼,他甚至有点怀疑自己的取向了。这才是石宏皱眉的原因。

    两人各怀心思,却是一个比一个心虚,竟然一时间都没有说话,也没有人意识到尴尬。直到那十艘巨舰撞破了虚空消失不见。两人才忽然回过神来。

    “你”两人大觉尴尬。连忙想要找电话说,却又抢在一起开口,结果又一起止住,只是弄得更加尴尬。

    “我”顿了一下,两人的说话又撞在了一起。

    左斑依旧强势,几千年行事的习惯不是那么轻易改变的,倒是石宏赶紧低下了头。这种局面实在是太别扭了,就算是石宏这般冷静的人,也有些支撑不住。

    “斑斑,你怎么能这样呢。他会害怕你的,会被你吓跑的…”女娃儿急忙阻拦。男娃儿却哈哈大笑。挥舞着粉都都的小拳头给左簸加油助威:“好样的。斑簸,上啊,冲啊,征服他、蹂躏,”

    左斑有些头疼,这两个。小家伙明显纸上谈兵,比自己还不如呢。她将两个小家伙和自己的联系切断小平复了心(情qíng),淡淡对石宏说道:“咱们也走吧。”

    石宏赶紧问:“咱们去哪儿?”

    左斑看着外面苍茫的星空:“咱们就要面对远古遗迹的第一重考验了。”

    石宏很快就明白了,所谓的第一重考验是什么:漫无边际。

    十大远古遗迹将整个天宫都包围起来,可想而知它们到底有多么广大。就算是分成了十块。每一块也是广阔的无边无际。

    而遗迹的入口藏在什么地方,连左救也不知道,唯一的办法。就是这样漫无边际地寻找。难怪火师氏会兴师动众,讲集了十艘巨舰出动,要搜索这样广阔的星域,只怕再来百艘巨舰都不嫌多。

    一连找了数”二二头绪石宏顿时有此泄样的弄找就像没头拼的完全是人品。石宏虽然对自己的福缘大有信心。但是也耐不住这样枯寂的寻找。

    以上不过都是借口,说给左的听的。真正让他有些坐不住的,是这几天和左斑的独处,两人之间的暧昧似乎在升温,尴尬也不住提升。

    左斑有时候也想,索(性xìng)和石宏挑明了自己的(性xìng)别,但是有有些患得患失,万一石宏不喜欢自己怎么办?

    不错,她可以用强,但是那样得不到真(爱ài),更何况左激也没有那么变态。

    石宏不知道自己战力堂堂,直((逼bī)bī)七转高手,却在左斑心中被模拟意,(淫yín)强暴推论了数遍,最后得出的结论是:用强其实比勾,引要要简单得多,可惜得到的结果不是左微想要的。

    要是他知道了,真的只能以泪洗面了。

    这一天,他们和火师氏的一艘巨舰擦肩而过,有左斑遮掩,巨舰上的修士们并没有发现他们,但是这却让石宏心中一动。

    “你确定这里真的是伏羲剑琴能够打开的那一座远古遗迹?”

    这几天左败在他面前故作镇静。倒是将演技从“名角儿”级别,提升到了“德艺双馨”的至高境界。当下不动声色道:“那是自然。火师氏有他们的方法,我也有自己的门道。火师氏能够追查出这十件钥匙的下落,已经是极限了。这里必定是我们要找的地方,火师氏来错了。”

    石宏点了点头:“也就是说。就算是火师氏找到了入口,他们也进不去。”

    左微眼睛一亮:“那就只能便宜我们了。”

    两人相望,会心一笑,忽又觉得这也太暧昧了,石宏顿时臊红了脸,赶紧转过(身shēn)去专心驾驭法宝。

    左斑心中哀号,自己这是怎么了?!这臭小子从见了自己的面,对自己就没有好脸色,又踢又骂,还故意弄了四个奇丑无比的女人来捉弄自己,凭什么自己要对他时时牵挂惴惴不安呢?

    左斑想不明白,石宏更想不明白:自己堂堂大好男儿,怎么会有那种猥琐心理?这让石宏顿时有些惶恐,除了师姑叶陶之外,似乎他就再也没有对别的女孩子动心,难道说自己”他不敢想下去了。

    两人沉默了好久,才各自收拾心(情qíng),继续商量之前的那个计划。

    石宏能够想出这个计划”并不说明他比左微机智,只是固定思维害人。左斑已经习惯了独来独往,一双墨眉飞剑威压天宫,莫敢不从。

    有什么问题“打杀了便是”就能解决,久而久之,哪里还用想什么别的办法?

    “唯一的问题是,我怎么混进去又不让他们怀疑,嗯,我想了个理由你听听看。”这种细作间谍的活儿,当然归石宏,他的理由还没怎么说,左欺就打断他,不着痕迹的说道:“不如,我直接把你送入虚空,你出来就会被他们发现。然后就说你是被我扔过来的。”

    石宏一愣,看了看左激,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后者一副世外高人状,这等姿态她已经做了几千年,当真浑然天成,石宏自然是看不出什么异样的。

    石宏还纳闷的时候。左斑忽然展颜一笑,(春chūn)花灿烂:“就这么说定了。”

    “哎石宏还没来得及反对,就被送了出去。他的道法之宝自然也回到了左眼瞳孔之内。左败当然不用担心自己。她一个人。便是闯进了混乱星流也能进退自如。

    那一艘磅礴巨舰之中,容纳了三千修士。整个舰队也就是整整三万名修士。这其中,百里氏占了八成,似北辰氏族这样的附庸氏族占了一成,还有一成便是隐藏在百里氏族当中的火师氏子弟。

    还是那句话,无边广大的远古遗迹。便是再来百倍的修士也不嫌多。

    猝不及防的石宏手舞足蹈的从虚空之中被扔了出来,左斑这厢暗自检讨,自己又独断专行野蛮了一次。那边巨舰之上众人已然发现了石宏。

    这样敏感的时刻,这样偏远的星域内,忽然出现了一名(肉ròu)(身shēn)飞行的修士,整个巨舰都紧张起来。

    这艘巨舰当中。一名五十余岁面貌威严的老者陪着一名看上去三十余岁的修士(身shēn)边,两人俨然是这艘巨舰当中地位最高的修士。不但各自占据着巨舰当中仅有的两座散发着红色光焰的宝玉莲台闭目打坐,而且周围的修士在巨舰当中排成了一个类似于八卦的阵法,恰好便是以两人为核心。

    石宏出现的那一瞬间。那位年长修士首先睁开眼睛,而那看上去年纪较轻修士也只是稍晚了一线。片刻工夫,所有修士都惊醒了,大家的目光都看向外面的石宏。两人外围的一名修士自作聪明,哈哈一笑道:“两位前辈不必担心,不过是个二转小虾米”,

    老者看到那人(胸xiōng)口上和自己一样绣着百里氏的翼火麒麟的标志。顿时脸上一红,暗骂这是哪一支的弟子。怎的这般蠢笨?

    老者脸色略带不悦道:“不在乎他的修为,而在于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若是我等得计划被人发现。那才是真正的麻烦。”

    那名修士老脸一红,退了下去不敢再胡乱说话。

    那名三十多岁的修士一(身shēn)灰袍,(身shēn)上并没有翼火麒麟的标志,脸色淡然,只是看着石宏。老者便道:“我将他捉来慢慢审问。”

    年轻修士犹豫一下,点了头小又叮嘱道:“不可暴露了我等的行藏。”老人也是认可:“老朽省得。”

    老弗正要出手,一边忽然上来一人:“叔父。”

    老者转头,乃是族中年轻一辈的出色弟子百里暖,心中顿时有些不悦,心说你怎么也在这样关键的时候出状况?

    百里暖不是刚才那个傻帽,察言观色也猜到叔父心中所想,立刻说道:“这人小侄好像认识。”

    “哦?”叔父百里涛立刻停了下来,那名灰袍修士不由得也着向了百里暖。

    百里暖不敢买什么关子。不等他们询问,立刻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听完之后。百里涛有些顾忌:“跟兵大师有关联?”

    百里暖点头道:“不错,小侄从兵大师里那里求了法宝退出来之后,多了一个心眼,在外围守候一阵子。凰御羽和申屠豹一起出来了,却不见此人。只怕此人和兵大师关起不浅。”

    他这么,一边有人立刻插口:“这般说来,此人便是兵大师的那名义子吧?”

    拓跋氏因为兵大师的一位义子,得罪了玄霆门,结果遭到玄霆门摧枯拉朽的打击,最终没落的事(情qíng)早已经传开,在场的人也有不少知道。这一辈人提醒,大家顿时恍然,看向外面的石宏,眼神从刚才的轻蔑,变成了三分敬畏,六分羡慕,还有一分的妒恨。

    玄霆门虽然是天宫第一大派小但是因为芮二悬氏族的天下,虽然他们实力不俗,但行事一向谨俱;…”次乃是玄霆门有史以来最雷厉风行的一次,先是钟破虏将拓跋氏族长打落了一个境界,然后几十年内,就没落了一个几乎跻(身shēn)一流氏族的家族。

    大家知道了事(情qíng)的起因之后都猜测,兵大师的那位义子,必定(身shēn)份尊贵,连玄霆门都要恭敬对待。这样的猜测更让石宏的(身shēn)上,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

    众人都神色肃然,忌惮石宏(身shēn)份的时候。唯有那名灰袍修士不以为然,冷笑一声道:“自不过是一个炼器高手的干儿子罢了。(身shēn)份能算尊贵?更何况。不管是什么出(身shēn)。本(身shēn)修为不足,资质平常。永远也不可能得到别人真正的尊重。”

    百里涛为首的氏族众人不敢得罪这灰袍修士,一起出声附和,说他说的乃是至理。百里涛也不轻不重的拍了灰袍修士一记马(屁pì)。假意刮斥百里暖:“暖娃儿,你别看你在我们族中还算不错,跟火师乾阁下一比。你那点修为微不足道。以后。要多跟火师乾阁下学学,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你守在兵大师星域外干什么?难道想结交那个石宏?跟他结交有什么用,不过是酒(肉ròu)朋友,要多跟在火师乾阁下(身shēn)边聆听教诲,才能有所长进!”

    百里暖自然是乖顺的的答应一声:“小侄明白。以后还要请火师兄多多提点。”

    火师乾倨傲道:“好说。我虽比不上家里的那些长辈们,但是比这种庸庸碌碌只凭靠山的家伙”他用手一指外面的石妾:“还是能让你多收益不少的。”

    火师乾朝百里涛点了点头,百里涛一个法术将外面的石宏拘了进来,丢进了巨舰底舱。一间昏暗的牢房内。火师乾更是不屑,明里捧了百里涛一下。暗中还是在贬损石宏:“百里老前辈好(身shēn)手。那小子毫无还手之力啊,哈哈哈!”

    周围顿时又是一阵马(屁pì)声,有的称赞百里涛,有的吹捧火师乾。这时。一旁的百里暖脸色却是忽然难看起来。

    “叔、叔父。”百里暖将百里涛和火师乾拉到了一边去,额头有些冒汗。拿出一枚古朴的玉符:“我刚才给任崇兄去了一道传讯,跟他询问了一下这个石宏的(情qíng)况。”

    他刚认出石宏来的时候。出于谨慎起见。悄悄询问了任崇一下,任崇刚刚给他回了话。

    百里涛看到侄子脸色不好,不解问道:“怎么了?”

    “这个石宏,来历只怕不简单啊。”百里暖忍不住看了一边的火师乾一眼。

    火师乾冷哼一声:“不过是兵大师的干儿子而已,就算是加上玄霆门,又能如何?”百里涛赶紧拍马:“那是,在古族火师氏面前,他们算得了什么。”

    百里暖还是面有难色,为难的看着火师乾。火师乾顿时不悦,拍着(胸xiōng)口道:“你放心,百里老前辈抓他,乃是我同意了的,有什么麻烦,我火师乾担着!”

    百里暖在族中年青一代,一向以智计闻名,这会儿看火师乾果然入散,大包大揽,心中终于是松了一口气,这才将事(情qíng)道了出来。

    “任崇兄负责家族跟玄霆门的联络,是以和玄霆门的钟破虏十分熟悉,了解一些内幕,据他说,这个石宏,八成可能,乃是某一古族的弟子。”

    百里涛大吃一惊,火师乾愣了一愣,复又不屑道:“那又如何?这等修为在古族子弟当中根本就是废物啊,依我看

    他说了两句,忽然顿住了,眼神惊异不定,好一会儿,突然一探手,百里暖根本没有反应的机会,就被他死死攥住了手腕,顿时疼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你打听一下,这个石宏,出现在天宫中有多长时间?”

    百里暖忍着破口大骂的冲动小痛苦说道:“这却不用打听,我知道的,他到兵大师那里是第一次出现。到现在不过三十多年。”

    石宏之前没有以本来面目出现,所以百里暖并不知道。

    火师乾的脸色更难看了:“那个时候他是什么修为?”“元神一转。”

    火师乾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话来,眼神慌乱无比,一把推开百里暖,后退两步,(身shēn)形竟然有些踉跄。

    百里涛看出事(情qíng)不对,慌忙放出一道遁光,带着火师乾和百里暖遁到了一间无人的房间内。“火师乾阁下。到底怎么了?”

    周围没有别人,火师乾又缓了一会儿,此时却也不敢再充什么英雄,长叹一声道:“这回咱们只怕是惹下大麻烦了,我都要受到牵连,说不定家中会治我以重罪”

    百里涛和百里暖大吃一惊:“怎么会这样?”

    火师乾的声音有些空洞,一五一十的说道:“每一门古族,都会每隔五百年派出一名杰出弟子行走天宫。外人根本不知道他们的(身shēn)份。这些弟子,都是天资高绝、盖世无双之辈,一旦完成了历练,回到族中,都是举足轻重的人物。这个石宏,短短三十年时间。便从元神一转晋升为二转,这速度,在我火师氏中,根本无人能够达到。只怕他正是所属古族拍出来行走天宫的杰出弟子。这等弟子,对于家族十分重要,我却是比不了的”

    火师乾没有明说。但意思已经明白,若是因为石宏,两个古族起了冲突,火师氏是断断不会因为他火师乾一个普通子弟,而得罪了对方。而石宏对与人家的氏族却不然,说不定会为了石宏发动一场战争!

    百里涛和百里暖都听明白了时间也是方寸大乱,不知如何是好。这件事(情qíng)若是处理不好,对于百里氏来说,当真是灭顶之灾。

    叔侄俩相互看了一眼,都想到了一个可能:难道百里氏就是下一个拓跋氏?!

    他们虽然想的岔了,但是推论的结果却正确。左斑无疑比任何一门古族都致命。真的惹恼了她,什么百里氏、火师氏,她一概不买账。真的杀上去,就算是火师氏乃是堂堂古族。未必会被灭族,却也要折损五成以上的实力。这个险,火师氏也决不会为了火师乾而冒。

    “咱们、咱们现在怎么办?”百里涛想要镇定,声音却忍不住有些发抖。

    火师乾全然没有了之前的倨傲和自负,慌张的房间里来回走动,不停地挠头,将自己打理的一丝不芶的发髻扯得乱糟糟的,思忖半天,终于拿定了主意,一咬牙从怀里取出一样东西来:“这东西本是要送给曾祖,作为他老人家六千岁寿诞的贺礼,但是我(身shēn)上能打动人家的只怕也只有这个了。他现在在哪里?带我过去,实在不行,咱们只能给人家磕头赔罪了

    求个票,各种票票都要,多多益善。

    ..

重要声明:小说《叩仙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