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七章 双剑元灵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三 书名:叩仙门
    品列出的时候。却又有了难玄一向独来独往。攻出联了石珊这个徒弟之后,也是大部分时间将石珊丢在一边让她自己修炼,自己隔一段时间去指导一下。所以,左玄顿破虚空都是独自一人凭借自(身shēn)实力,也不屑于去用什么法宝。

    这也是左玄的尴尬之处,他虽然是天宫第一强者,论炼宝,比不上兵大师,论炼丹比不上萃东来。但是论打架,那两位绑在一起乘以十,也是不是左玄的对手。

    左玄自己炼制的法宝自己也看不上眼,他一(身shēn)法宝不少,但是真正能够拿得出手的,也只有自己的墨眉飞剑。这一双宝剑乃是他从修道之(日rì)起,便跟随(身shēn)边,(日rì)(日rì)温养。早已经养成了元灵,乃是一件一品灵宝。

    法宝九品,一品最高;法宝养出了元灵,才能称为灵宝,同样一品最高。可以说,左玄这一对墨眉飞剑,乃是天宫第一飞剑都不为过。

    但是,除了这双墨眉飞剑,左玄竟然找不出一件能拿得出手的飞遁法宝来。

    左玄乃是散修出(身shēn),他一向对自己的来历讳莫如深,跟天宫中人少有瓜葛,不会三天两头有人带着晚辈来攀关系小辈们一拜,就得破财。所以他平时揍人,都是一剑削了大好头颅,抽(身shēn)就走,潇洒之极,也不去做那些搜尸的行径。

    此番要远涉星空,又是带上石宏,没个飞遁法宝却是不行的。

    石宏眼所滴溜溜的瞪着左玄催促道:“走啊?”    左玄凌风而立,似乎踌躇满志,石宏心中暗赞,不愧是天宫第一强者,在行动之前,先要凝足了气场!

    石宏心怀憧憬,等了好一会儿。左玄还是那个姿势。石宏心里正在奇怪,忽然左玄一转(身shēn),一副高手风范居高临下道:“此行凶险,只怕到时候我要应付敌人,无暇顾及其他。你可能要((操cāo)cāo)纵飞遁法宝配合我,咱们这一路上,就先((操cāo)cāo)演一下,你将你的飞遁法宝放出来,我指点你一二,保你此生受用不尽

    这一番话冠冕堂皇,左玄也是大气凛然,石宏却忽然像个泄了气的皮球,嘀咕着:“你没有飞遁法宝就直说,天宫谁不知道你穷的叮当

    左玄被人揭穿,顿时臊的面上一红,这才想起来,眼前这人乃是兵大师的义子,自己的底细兵大师十分清楚,当然瞒不过他。可惜了自己大好的一番表演,((逼bī)bī)真演技无人欣赏,反还被人嘲笑。

    不管这事儿怪不怪石宏,左玄又把石宏恨了个牙根痒痒。

    兵大师前往天魔星域的路上就跟石宏说了,左玄虽然守着天魔星域大好资源,却决不会去动手开采,他可是天宫第一强者,这等没(身shēn)份的事(情qíng)怎么会去做?石宏从兵大师的话里也猜出来,这天宫第一强者,或许比一般的修士富裕得多,但是比起兵大师肯定是个穷光蛋。

    只是石宏自己也没什么太好的飞遁法宝,烈焰火船那法诀,在天宫之中当然不能用了,想来想去,石宏将东皇鲸钟放了出来。

    左玄冷冷说道:,“若是遇上一个也知晓十大远古遗迹的人。你岂不是自找麻烦?”

    石宏无奈,只好又将东皇鲸钟收了起来。老钟听的不用他跋山涉水,好不欢快,刺溜一声就钻了回去。

    石宏没办法,被人抓了差,自备劳动工具不说,还要自备交通工具,哪有这等事(情qíng)?

    他嘀嘀咕咕的,口中颇有些怪话,声音却恰好控利的让左玄听个差不离。左玄心里本来就对他憋着怨气呢,从星洞世界到现在,一直没消出来过。石宏这一故意气他,天宫第一强者像**一点就着,眉毛一挑,两柄墨眉飞剑略叽两声将整个空间切得四分五裂,锋利无比的剑芒如同白龙吐珠,直((逼bī)bī)石宏(屁pì)股。

    石宏哇的一声怪叫,像被火少了(屁pì)股的猴子一样跳脚就跑。左玄在后面反到是扑哧一声笑了。

    这一笑,气到是消了,索(性xìng)大大方方说道:“你若是有飞遁法宝就快些放出来,不然我将兵老鬼捉来,总能想的法从他(身shēn)上压榨出来一件两件。”

    石宏无可奈行的摇头:“你这脾气啊,改不了了。就算是承认自己错了,也要摆出天宫第一强者的强势,((逼bī)bī)我一((逼bī)bī)。”

    这话本没什么问题,两个男人相互之间说来,便是老朋妾的气场,但若是一男一女这般说来,就是老夫老妻的气场。

    石宏说者无心,左玄却听者有意,没由来的脸上又红了一下。

    石宏却已经将自己的道法之宝放了出来:“将就着用一下吧他其实有更好的选择:云纹老壶小但是云纹老壶乃是神魂之外他的第二大秘密,左玄又是深不可测的天宫第一人,他可不敢随意让左玄进去。

    银月光环从石宏的左眼瞳孔之中扩散出来,左玄一眼就认出来,也不(禁jìn)有些吃惊:“道法之宝”。旋即他就释然了:“你是兵老鬼的义子,难怪了。”

    石宏心念一动,银月光环中央投下一道光芒将两人摄了上去,石宏随口道:“在遇到义父之前,我就开始炼制道德之宝了。不过,我能够这么快炼制成功,的确是多亏了义父

    左玄道:“便是暴如兵老鬼,助你炼成道德之宝,也大出血了吧

    石宏嘿嘿一笑,有些不好意思,就算是默认了。

    两八川二入了石宏的道德点宏,汝件法宝本不是用来飞遁的。共叮幕间狭也没有间隔,只是两间房子大小的一块,不过容纳下两个人倒是足够了。

    左玄一面观察着石宏的道法之宝,一面问道:“你遇到兵老鬼之前实干什么的?”

    石宏老实回答:“在藏魔星域挖矿呢。小

    左玄颇有些意外:“那你也敢炼制道法之宝?你知道单凭你自己采掘,要多少年才能炼成这件法宝?”

    石宏满不在乎:,“修道亿万年,怎么会连这点耐心都没有?。

    他说得自然轻描淡写,左玄却知道不是那么回事。天宫之中元神强者比比皆是,却无人有这耐(性xìng)修炼道法之宝。这本就是大毅力的功业,一般人绝难完成。左玄忍不住看了石宏一样,眼神已是有些赞许了。

    石宏驾驻着法宝升入虚空,左玄则四处看了看,忍不住又有些好奇:“这是什么道法,怎么连我看着,都觉得有些陌生?不过 似乎大气磅礴,不是一般道术 ”

    石宏对于此到是没什么好隐瞒的:“道德灵文

    左玄脸色一变,吃惊道:“道德灵文?”。他马尖把眼一扫整个银月光环,在一般人眼中,这件道法之宝,已经是浑然一体,但是左玄一眼看去,就能够看穿其**有五千枚字印。

    他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已满五千之术,果然、果然”。

    石宏一回头,才看见左玄脸上慎重的神色:“怎么了?”

    左玄却在心中暗自思忖,大毅力、大机缘,果然是大毅力之辈才有大机缘。石宏问他话,他回过神来郑重告诫石宏:“切记,你(身shēn)负五千道德灵文,万莫随便与人说了去。天宫险恶,那些识得道德灵文之人,都是隐世不出的级强者,绝不是你所能够匹敌的。”

    他却没有意识到,自己这般说了,已经有些回护石宏的意思了。

    石宏微微有些诧异:“这道法传承很了不起吗?”

    左玄眼中闪过一丝羡慕:“便是我,刚才都有些忍不住杀人夺宝的念头”

    石宏赶紧做出一个怕怕的姿态,左玄气的笑了出来:“行了,你吃准了我不会把你怎么样,就别在我面前表演了石宏也是哈哈大笑起来。

    左玄有些感慨的看着周围那一枚枚的字印,缓缓道:“有些事(情qíng)你现在还感觉不出来。你可知道成道的根本所在?。

    石宏一点就透:,“乃是道法,而非法宝

    左玄也是点头:“你这般修为,便能够真的将这一点看得透彻,殊是不易。这一点虽然简单,但是真正能够认识清楚的人,整个天宫也不多。”

    “那些人,一旦境界停滞,便会想方设法提升,却不知(欲yù)则不达,停滞在某一个境界,必定是自(身shēn)还有所欠缺,或者是心境,或者是努力,或者是累计,或者、根本就是道法的原因。”

    “只是大家都已经形成了习惯,一旦境界停滞,比俺拼命提升,借助法宝、借助丹药,甚至是前辈出手帮助,强行提升境界。这一步走错,后面便步步错,终生也难以达到横峰。小

    “天宫之中大道无数,但是并非所有的道法都能修炼到元神九转。只有星空神灵留下的最正统的道法,才能够做到这一点。而想要达到更高,就需要寻求更高层次的存在遗留下的传承

    左玄深深看了石宏一眼:“我修的,乃是洪荒三龙留下的一道传承,这传承定能突破九转境界,但我现在也有某些地方不足,却不是我所能够明悟的。当年我修道之时,若是有你这道德灵文的传承,只怕现在早已经顿破虚空,脱天宫之外了

    石宏大为惊讶:“你、你是说,我这道德灵文的传承,还在洪荒三龙之上?”

    左玄白了他一眼:,“你这人,聪明的时候猴精似鬼,呆笨的时候其蠢如猪。我都说的这般明白了,还要问什么?。

    石宏忽然呆了一下,左玄那白眼嗔怪。竟然他陡然生出风(情qíng)万种的感觉!

    石宏吓得不轻,脑海中瞬间回忆起所有跟自己有过暧昧的女子,不住的自我安慰:妈,的,老子是个正常男人,绝对是个正常男人,这左玄太娘了,绝对不是我的原因”,

    “你怎么了?”左玄疑惑问道,石宏脸色极为难看,强笑道:“没事,你跟我说,咱们怎么走吧说完,赶紧别过脸去,不再看他。

    左玄妙目转了几转,心中似乎明白了石宏的窘迫,忽然抿嘴一笑,竟然真的是一笑倾人城,风(情qíng)千万种!

    那十座远古遗迹,远在天宫边缘。左玄跟石宏说了,他才明白,原来这十座远古遗迹,每一座都广大无边,竟然连成了一片,将整个天宫封闭起来。    这既是一种保护,也是一种囚(禁jìn)。

    外面更加强大天外种族不得进来,里面的天宫修士也难以出去。只有出现类似于星洞的地方,才能够沟通内外。

    星洞,左玄的天魔星域有一个,藏魔星域也有一个。不过星洞大都是单向的,而且能够通过星洞的生灵,都不会太强大,否则一旦进入,进会造成星洞崩塌。

    就好比左玄,即便是他能够炼化星洞。也不能从星洞直接脱离天宫。

    而星洞的存在,也使中天外种族生生不息。杀!不尽。可能也是当年忧  片天宫的至高存在,故意留下的一些“后门。”让那些并不是最强大的天非种族进入天宫,磨练他的后代们。

    左玄这一番解释,石宏才明白,自己之前从申屠豹和凰御羽那里听来的许多传说都是错误的。

    开辟天宫的,肯定不是星空神灵,星空神灵乃是洪荒三龙的后代,洪荒三龙尚且在这十大远古遗迹之后呢。

    而那些传言离开了天宫的修士,大多都是在吹嘘,天宫无比广大,绝大部分修士根本不知道天宫的边缘在哪里。他们离开了修士们经常活动的那一片区域,遇到了几头不常见的天外种族,就以为自己离开了天宫,事实上连十大遗迹的边都还没摸到呢。

    一路上,大部分时间都是左玄驾驭着石宏的道法之宝。石宏这才见识到了天宫第一人的强悍,左玄根本不用准备,只要周围的空间(允yǔn)许,立刻就能够连人带法宝遁破虚空,一路这般快赶,没过多久他们就到了一片混乱的星域。

    在天宫修士们经常活动的区域夕有大量这中混乱星域,正是因为有了这种危险的星域存在,天宫修士们才不敢轻易闯出去。

    而且,这种混乱星域还不止一层,按照左玄说得,足足有三层。

    到了这样的混乱星域,左玄就不管了,将道法之宝交给石宏,因为在这里遁破虚空的危险太大,很可能闯进了空间乱流,以左玄的本事,倒也不会回不来,但是找到路回来,只怕也要十数年以后了。    有左玄坐镇,石宏便安心驾驻着法宝飞行,遇到应付不了的事(情qíng)再去喊左玄。左玄则抓紧时间调整自己的状态。远古十大遗迹非同小小可,就算是左玄,也不敢说进去了能全(身shēn)而退。

    石宏丈心驾驻法宝,他现在格外敏感,能不跟左玄说话就不跟他说话,尽量减少两人的接触。

    老石家可是只有自己一个儿子,自己还肩负着传宗接代的重任。更何况,自己要是跟石珊的师傅搞在一起”石宏想想,都觉得混乱。比外面的混乱星域还要混乱!

    他心乱如麻,自然也就没心思去观察周围的(情qíng)况,神魂潜伏不,更是不可能现背后安然打坐的左玄,正睁开一双妙目,饶有兴趣的看着他。

    “调戏他!”

    “勾,引他!”

    两个调皮的声音在左玄的脑海中不住叫嚣,在左玄的意识之海当中,两个光(屁pì)股的小娃儿,一男一女,都穿着红肚兜,粉嘟嘟的小脸分外可(爱ài),脸上挂着的微笑却有些邪恶。

    这两个正是那一双墨眉飞剑的法宝元灵。

    两个小家伙已经陪伴左玄数千年,在左玄面前没大没小惯了,两个法宝元灵透过左玄的双眼,也能够看到石宏小家伙们上蹿下跳,活泼的有些过分。

    小女娃扎着一双冲天小辫,流着口水望着石宏的背影:“哇哇,(身shēn)材好棒,一定要勾,引他!”

    小汝娃一边说一边把眼镜往石宏的胯下移去,左玄大感头疼。赶紧使了手段”“遮掩。了石宏的那一块。女娃嘻嘻一笑:“晚了晚了,已经看到了,是个好男人,我支持你,冲啊,勾,引他,快去勾引

    “(身shēn)材棒?好男人?”男娃儿顿时嫉妒,摆了个姿势想要炫耀自己的肌(肉ròu),可惜只有一双粉嫩的小胳膊。女娃儿顿时不屑,男娃儿露了怯,赶紧岔开话题:“琰微,这人比起本公子虽然差点,但是人品还算不错,前途也不错,可以尝试着调戏一下。”

    左斑被他俩弄得哭笑不得,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

    两个娃儿愣了愣,猛然一起拍脑袋作恍然大悟状:“哦,对了,你不会。你从来没有勾,引过,调戏过男人。可悲啊,你都是天宫第一强者了还没有谈过恋(爱ài)?失败啊,天宫里竟然没人知道你是女孩子!你的人生是欠缺的,不过没关系,我们会帮你的

    左玄实在受不了了,一声(娇jiāo)叱:“都给我闭嘴!”

    两个小娃吓了一跳,左微冰冷着面孔,恶狠狠的瞪了两个小家伙一眼,在两个小家伙互相往对方(身shēn)后躲的时候,左激忽然一笑:“本小姐要想勾,引,绝对没有哪个。男人能够逃脱”。在她的意识之海当中,左斑幻化了(身shēn)形出来,意识之海当中,云海翻涌,天地苍茫,无边无尽。

    左玄顶天立地,一手指天,骄傲说道:“要勾,引,就要轰轰烈烈、气势无双的勾,引!我左斑要勾,引,那一定是天宫第一勾引!”

    左玄完了誓,忽然感觉到石宏在喊自己,立刻气势全无,嗖的一声溜走了。

    两个小娃儿互相看了看,男娃故作深沉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为什么我感觉斑激要悲剧?”

    女娃也可怜兮兮的点点头,难过得一下子哭出来了:“激激要被抛弃了,这年月的男人,大男子主义,谁喜欢这么霸道的啊,可怜的徽斑啊,哇哇,”

    呃,这个月确实事(情qíng)有点多,总是请假,俺也很不好意思。年前俺把事(情qíng)安排一下,争取在年前爆一段时间补偿大家。扫瑞扫瑞。

    ,

重要声明:小说《叩仙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