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六章 遗迹钥匙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三 书名:叩仙门
    ;后有双眼睛疑惑的凝视着石宏的背然喊了及 师尊却没有看她,左玄并不介意,同样没有回答徒弟的问候,只是轻轻抿了口茶,似乎置(身shēn)事外。

    石宏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口气,背后那人也在期待和担忧之中,慢慢移动着脚步,似乎想要挪到石宏面前。

    石宏没有转(身shēn)、没有睁眼,吐出了那口浊气,尽量稳住自己的声音,缓缓问道:“是阿珊吗?”

    “哥,真的是你!”一声清脆亢奋的呼唤,背后一个(身shēn)影忽然扑了上来,跳到了石宏背上狠狠的抱住了他。

    石宏反手接住妹妹,睁开眼来嘴角露出一丝略带苦涩的微笑。

    恍惚之间,他又回到了月下村那蜿蜒的山路上,绣着周围那混合着水汽和草木清香的空气,背着妹妹一步一步的朝家中走去。妹妹趴在他的背上,手里拎着一串野果,馋的直流口水,却舍不得自己吃,一定要拿回家跟爹娘一起吃小丫头最里面咬着一根山里的酸草,暂时解解馋,酸溜溜的味道,反而更让她口水长流。

    石宏放下妹妹转过(身shēn)来,两人早已经是泪眼朦胧。当年扎着羊角辫流着口水的小丫头,如今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楚楚动人,每一个妹妹在自己哥哥心中,都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孩,最应该得到幸福的人。

    石宏不住的点头:“好啊、好啊小丫头真的长大了”

    石珊也在打量石宏,这些年,石宏的容貌变化并不大,但是气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第一眼看上去,更当年判若两人。石珊略略分辨了一下,又喊了一声哥,一头扑到了他的怀里。闭着眼睛,在他(胸xiōng)口深深的嗅了几口,笃定的点了点头:“哥,真的是你,我没想到还能再见到你

    石宏轻轻拍着妹妹的肩膀,想要忍住,可是眼泪不听话的一个劲往下流。这一刻,他多年对妹妹的牵挂、对于张莺儿和林俊青刻骨铭心的痛恨、九州灾变时刻对妹妹的生死的巨大担忧、离开九州前遍寻不着妹妹下落不着的苦闷惶恐,尽数化作辛酸的幸福感,洪水一般的袭来。彻底将他的冷静击垮。

    左玄说话,悄然隐去,却又随手之间布置下一片悬于虚空之中的屋舍,让这阔别多年的兄妹二人好好说说知心话。

    石宏和妹妹这一说就是十几个时辰,石珊知道父母无恙,总算是放下心来。她离开九州,最担心的便是自己再也见不到双亲了。兄长还年轻,双亲却等不及她的。

    石宏也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石珊会出现在天宫。

    原来当年北辰氏族想要寻回九州星,本(身shēn)氏族的高手并不适合做这等活计,便雇了一些类似于当年掳走石宏的摩科罗那样的人种猎人,这其中有一人(身shēn)手高明,第一个寻到了九州星上,而且很快就发现了(身shēn)具万年难得一见的绝佳资质“天凰元魂”的石珊,当下也顾不得北辰氏族的悬赏了,掳了石珊就走小想要大赚一笔。

    结果那个人种猎人运气不佳,撞到了兵大师。兵大师看中了石珊,那人种猎人却狮子大开口。兵大师那抠门的(性xìng)子,哪里会跟他讨价还价?直接出手将人抢了过来。

    后来的事(情qíng)石宏都知道了,卓东来恰好在兵大师那里做客,也看中了石珊的资质,花言巧语的将石珊骗走。

    石珊那时候还哪里懂得那么多人(情qíng)世故?被人哄骗着也就跟着走了。一直到最后,成了左玄的弟拜

    事实上石宏兄妹都不知道,石珊的“天凰元魂”体质,乃是沾了石宏的光。他们跟石宏相处那么长时间,神魂那时刚刚寄生在石宏体内,还不太稳定,许多灵能溢出小无形中影响了石珊和父母。

    只不过石珊年幼,可塑(性xìng)强,成就了连天宫中都万年难见的天凰元魂体质,石宏父母年纪大了,得到的好处有限。不过也正是因为这种影响,石宏的双亲中了血河派的毒。才没有当场死去,一直拖到了现在。

    等到后来,神魂在石宏体内扎下跟来,渐渐稳固,石宏周围的人就再也没有这等运气了。

    兄妹俩久别重逢,激动不已小石珊恨不得立刻就拽着兄长回去看父母,左玄的声音却冷冰冰的出现了:“他还欠我的,等办完了事(情qíng),再回去不迟。”

    兄妹俩一愣,左玄已经从虚空之中踏出来,站在两人面前。石珊此时(情qíng)绪平复了许多,赶紧上前跟师父见礼:“师尊,您,您别为难哥哥好吗?”

    左玄冷哼一声,面如寒霜:“那得看着小子听不听话了。”

    石珊又赶紧去求哥哥:“哥,师父说什么你答应就是了,别惹我师父他老人家生气”左玄勃然:“什么我师父他老人家,为师很老吗?”

    石珊赶紧笑眯眯的去哄他:“不老、不老,谁敢说我师父老了?我这是对您的敬称”她悄悄转头,对哥哥做了个可(爱ài)的鬼脸。左玄冷冷道:“不准背着我做鬼脸!”

    石珊和石宏正在偷笑,赶紧做出一副正经模样。

    左玄在一旁的一张蒲团上随意的坐下来,挥手对石珊说道:“我跟这臭小子有话要说,你且出去。”

    石珊跟左玄师徒几十年,显然感(情qíng)极好,左玄面对外人,天宫第一强者姿态斐然,说一不二。石珊却敢在他面前撒(娇jiāo),抱着左玄的胳膊殷勤的晃着,声音婉转升降:“师父,你们说什么悄悄话,人家就不能听听?”

    左玄眉头一皱:“胡说什么?跟这个轻((贱jiàn)jiàn)男什么悄悄话?快出去,为师要发火了!”

    石珊还要再说,左玄却一挥手,虚空切割,斗转星移,直接将石珊给送了出去。石珊在外面一撇嘴。(娇jiāo)恼的跺了跺脚,却似乎又想到了什么,脸上露出一丝狡黠的微笑。

    石宏在旁边一直冷眼旁观,此时看到左玄这般作态,又忍不住偷偷打量了一下左玄的(身shēn)形。喉咙上喉结吐出,(胸xiōng)口平平如也,石宏心中疑惑,决定还是有机会找妹妹问一下,他始终觉得这左玄的气质有些娘。    赶走了撒(娇jiāo)的徒弟,左玄面色一整,把手在(身shēn)前的虚空之中轻轻一拂,一片星光碎灭,连成了一张不大的光幕。光幕当中,黄鼎霜和兵大师正在天魔星域中四处寻找,状若疯狂。

    石宏脸色一变:“你,你别乱来,”

    左玄冷哼一声:“我取了三大氏淋”卢,泣其中,其实没有一件东西是用来炼丹的。炼九酬淅个,乃是我从别的地方另找的。”

    石宏心中升起一股不详的的感,果然左玄接下去说道:“那三件东西,都是用来给我的宝贝徒弟炼制法宝的。就算兵老鬼不来找我,我也要去寻他。”

    石宏愤然:“你怎么能这么称呼我义父?!”

    左玄却好像同他闹别扭一般口中不停:“兵老鬼、兵老鬼、兵老鬼”你能奈我何?”他双眉一挑,黑白分明的眸子一转,颇有些玩赖气的看着石宏。

    石宏被他弄得没脾气,顾然道:“行了,我知道你这是在报复我当面骂你,你这人,忒小心眼了点。”

    左玄哼了一声却不接话,石宏又想起了义父来,忙说道:“你可以跟我义父母好商量啊,我可以从中斡旋,未必一定要刀兵相见吧?”

    左玄淡淡道:“跟他商量起来必定很麻烦,捉来了下了(禁jìn)制 ((逼bī)bī)他炼宝简单得多。”

    这话说得霸气无比,也只有左玄能这样说。石宏却被他这几句话憋得郁闷无比,有点不知道如何调解了。

    接连在左玄面前吃瘪,石宏锐气大减,恨恨瞪了左玄一眼:“你到底想怎样?明说吧。”

    左玄给了他一个“算你上道”的眼神。一掸自己的白袍,换了个坐姿这才说道:“你可知道我辛辛苦苦将星洞炼化是为了什么?那星洞当中,能够一连开辟九个世界,乃是一处修炼的绝佳洞天。”

    “我卡在九转证道阶段已经不知道多少年了,什么方法我都试过,就是没办法突破。所以才想进入星洞的世界,一切从头开始修炼。希望能够在星洞世界中重新修炼到九转证道。或许就能有所领悟。”

    石宏听着,忽然觉得这星洞世界,怎么有点像自己的仙兵图志?

    “但是有一点,在星洞世界中修炼,便不能动用我以前的力量,否则前功尽弃。”左玄说道此处,眼神毒辣的盯着石宏,已经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

    石宏忽然明白过来:“啊!那就是说,你在星洞世界中,也要遵循星洞世界的规则,如果你动用了星洞世界的力量,忽然从修炼者变成了世界主宰,也就前功尽弃了

    他说着说着,忽然发现左玄眼神之中的怒火越来越旺盛了,顿时哑了声音不敢再说下去。左玄恨得牙根痒痒:“你也想明白了?没错 要不是你在我(屁pì)股上那一脚,我也不会愤怒到不顾一切,破坏了规则,((操cāo)cāo)纵星洞世界,将你从天外魔种围攻当中拽了出来

    石宏一个哆嗦:“你是想亲自折磨我!”

    当初在乱石世界,石宏一脚踹在左玄(屁pì)股上,将他踢出了那个世界,自己却被一群天外魔种缠住。石宏当时用尽了手段也没能逃出去,结果那些天外魔种忽然罢手将他送了出来。石宏一直怀疑是左玄动了手脚,他虽然猜中了,却没有想到竟然牵扯这么大。

    石宏理亏,更是听不起腰杆:“那、那你

    左玄把手一摊:“先将伏羲剑琴拿来。”

    石宏犹豫一下,左玄便把冷冰冰的眼光往那光幕当中一扫,石宏一个哆嗦,赶紧把伏羲剑琴取了出幕

    伏羲剑琴摆在两人中间的矮几上,左玄却也不拿走,只是用手轻轻抚摸着琴(身shēn):“十大神器,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了,这十枚钥匙 竟然已经成了法宝,有了灵识。”

    石宏一愣:“十枚钥匙?”

    左玄也不解释,只是道:“你坏了我一次机缘,便得还给我一次。你口中的上古十大神器,实际上不是法宝,只是开启十座远古遗迹的钥匙。”

    石宏更加吃惊:“只是钥匙,便有如此强大的威力?!那这些遗迹的主人,到底有多强大?”    左玄淡淡道:“这十座远古遗迹,天宫之中很少有人知道。遗迹的古老,甚至超过了洪荒三龙。”

    石宏大吃一惊,他脑海中的石山神兽也忍不住一声惊叹,显然那个。时期,就算是对于石山神兽来说,都是很神秘的。

    “这枚钥匙,便是你赔偿给我的。你想要我跟兵老鬼好好谈,可以,不过你得陪我去那座遗迹走一趟。”

    石宏不明白:“为什么要我去?”

    “十枚钥匙都流落在九州星,必定不是偶然。你是九州星人,你陪我去,说不定会有意外的作用。不过,我也提前跟你说明白,你别以为跟我一起就没什么危险,那十座远古遗迹,乃是洪荒三龙之前就存在了。洪荒三龙都知道遗迹的存在,却没有开启其中任何一座,你应该明白其中的凶险了,所以我也不勉强你,这,只是一个交易。”

    石宏斟酌一下:“我陪你去,你就放过我义父?”

    左玄点点头。

    “好,我去。”

    谈妥了交易,左玄起(身shēn)要走:“我也并非不近人(情qíng),你们兄妹团聚,我给你三天时间。三天之后,我们出发。”

    石宏不是作伪,是真的意外愣了一下,脱口而出:“你并非不近人(情qíng)?”偏偏左玄对周围的一切了如指掌,明白石宏这表(情qíng)是真的。顿时气得剑眉猛挑,似乎随时可能忍不住,一剑取了这轻((贱jiàn)jiàn)男的狗头。

    他狠狠一跺脚,转(身shēn)而去,石宏猛然想起什么来,追在后面喊道:“任  ,左玄,星洞世界中,三大氏族的那些人,你能不能放了他们?”

    三大氏族消失,这件事(情qíng)干系太大,石宏虽然跟他们没什么太深的交(情qíng),但是也不忍看他们就这样送命。

    左玄好像没有听见一样头也不回的走了。石宏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三天以后,石宏哄骗了妹妹,保证很快回来带她回九州看望父母,然后跟着左玄一起走了。

    与此同时,在天宫中失踪了许久的三大氏族忽然回来了。虽然折损了不少人手,但是三大氏族元气未伤。

    这一章是过渡(情qíng)节,俺也尽量把节奏放快,但是没想到还是四千字了。明天开始新的(情qíng)节,另外很多兄弟都猜到了石珊的(身shēn)份,嗯嗯,不得不说,你们真的很强大。还有就是,跟大家求一下平价票,听说订阅满十元就会送一张,大家看看,要是有的请投一下吧,谢谢!,如(欲yù)知后事如何,请登陆 肌 ,章节更多,支持作

    []

重要声明:小说《叩仙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