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二章 临臀一脚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三 书名:叩仙门
    4    震动接连不断地从远处传来,大地颤抖。(.)

    安陵虎手下的十几个人慌张的从地上站起来,相互靠在一起。

    安陵虎的(身shēn)体正在慢慢恢复小但是脸色却很难看:“难道是什么强大的天外凶兽?”如果是天外凶兽,造成这样巨大的震动,那该是怎样的一头庞然大物!

    在场的众人都看出来这个世界有些古怪,似乎是在一颗星辰上,但实际上又不是。脚下的大地都不能给他们踏实可靠的感觉。不仅如此,这一路上,他们的伙伴,不止一次的被忽然从地下伸出来的魔爪摄走,再也没有回来。

    而且,那些原本不该出现在星辰上的元神七转以上的天外种族,时常从他们的头顶飞过。

    所以,毫无疑问这里不是星辰,但是这个世界究竟以怎样的一种形势存在,他们也说说清楚。能弄明白的,恐怕只有左玄自己。

    剧烈的震动依旧不断地从无尽的黑暗之中传来,而且声音越来越响、越来越近,那头恐怖的巨兽似乎在他们下一个眨眼的刹那,就会从黑暗之中猛冲出来,将所有人一口吞噬!

    “赢兄”安陵虎十分恭谨的请示石宏:“咱们怎么办?”

    石宏皱了皱眉头,这样的局面最是棘手,根本不知道将要面对什么样的敌人。

    “快跑吧,咱们还等什么?”有人说话了,顺着指着前方:“往那边奔跑,震动是从后面来的,说不定那东西追不上咱们”

    或许,在他心里想的是小追不追的上别人无所谓,只要追不上我就行

    石宏没有说话,众人虽然焦急,却也不敢轻举妄动。石宏左眼当中银光旋转,银月光环忽然出现在数百里之外,光芒照耀,将下面的一切看得清楚。众人一起,倒吸一口凉气,这一回,就连一舟沉稳的石宏,都忍不住骇然,当即再不犹豫挥手只喊了一个字:“跑!”

    银色光芒之下,无数巨大的乱石躺在荒凉的戈壁上,就好似一头头残忍的巨兽。

    但是银色光芒之下,并没有一头真正的巨兽出现,相反,却让人比畏惧巨兽还要恐惧,因为他们要面对的是:天崩地裂!

    从那遥远的天边开始,灰暗的天空开始崩塌,沉重的大地开始沦陷。地面上一道道的裂缝,好似蜘蛛网一般的迅蔓延,那隆隆的巨大声响,正是天地塌陷的声音。

    天空狠狠的砸落下来,大地也随之裂开,天地一起沉入了无尽的虚空之中。那虚空才是一张真正巨兽之口,将组成这天地的一切物质尽数吞噬进去,化于无形”

    众人不敢再有丝毫保留,各自是出了浑(身shēn)解数,能飞多快就飞多快。

    当然没有任何悬念,任涣落在了最后面。石宏本来是冲在最前面的,刚飞出去没多远,就现(身shēn)边的任涣不见了。他一咬牙,转(身shēn)撤了回来。

    安陵虎等人知道石宏强大,可是在强大,也不可能对抗天地啊。在这样的环境中,折回去无异于送死。

    安陵虎等人心中顿时遗憾,好不容找上了一个强大的靠山,可是这靠山似乎智力有点问题,非要照顾那个连元神都没有成就的废物,就这么把自己搭进去,真是不值得。

    这念头也只是在安陵虎他们的脑海中闪了一下,因为根本没时间多想,所有的人都全力逃遁小一眨眼的功夫就没了踪影。

    他们快。天地冉塌的度更快!

    数百里的距离,几乎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眼前。一道巨大的裂隙,就好像忽然有凶手从幕布后面猛然一刀划来,将整个天空从上到下割开。

    而任涣,正在那道裂隙的轨迹上。千钧一,石宏忽然出现,一把将他拽了过去。就这么一耽搁的功夫。石宏和任涣所处的天地之中,天空有无数道裂隙出现,由小而大,慢慢将整个空间割裂成了一块块的碎片。大地崩塌,无数巨兽一般的乱石,无助的随着碎裂的天空一起,被卷进了空间乱流。

    石宏拉着任涣,全飞行,还要小心翼翼的避开那些空间乱流。

    在他们的前面,安陵虎等人回头看了一眼,恰好看到石宏和任涣被狂暴的碎裂空间笼罩,心中最后一丝希望也随之破灭。安陵虎叹息一声,暗道:赢弘完了,没人能从碎裂的空间当中走出来,就算是他,也不行”,

    如果没有神魂,石宏可能就真的完了。这一回,连云纹老壶也护不住他。

    但是神魂忽然散出去,周围的一切石宏顿时了如指掌。并且,那一块天空会碎裂,碎裂成几块、每一块会朝着哪个方向运动,石宏都能够推测出来。

    他躲过了那一道道的空间乱流,忽然从中杀了出来。

    可惜他却来不及喘息片刻,天地崩塌还在继续,他拽着任涣一刻不停的朝前冲了上去。唯一的好消息是,任涣越来越快,虽然还是个累赘,但总算不是那么沉重了。

    安陵虎正在逃跑,忽然觉得(身shēn)边好像有个人了过去,他一愣,自己在队伍之中是最强大的,赢弘已经死了,还能有谁过自己?

    他往前一看,却大吃一惊,被他在心中判定死亡的“赢弘”竟然在他前面没命狂飞!

    他又回头看看,空间乱流依旧狂暴,正卷碎了大地天空,飞追了上了。安陵虎这么稍稍一耽搁,后面的空间乱流已经追近了数十里。吓得安陵虎赶紧全力逃命。只是心中却着实惊讶:他到底是怎么从空间乱流里出来的?自己本来以为小已经看穿了这个。“赢弘”的全部实力,看来自己还是低估了他啊。

    整个世界似乎都在崩塌,而散落在这个世界当丰的三大氏族的修士们,都像兔子一样被撵了出来。

    只是在这样的(情qíng)况下见面,大家紧张的连打个招呼的时间都没有。

    这么亡命的飞逃,足足十几天的时间,石宏带着任涣,累的着实不轻。而到了后来,周围已经全都是修士,足有数万之数。

    忽然周围正在逃命的修士(骚sāo)动起来,也不

    前面的修士忽然停了下来,在这样要命的时刻,他们却忽然停了下来。石宏奇怪,冲上前去一看,只见他们所逃遁的方向上,天地也在崩塌,同样飞的((逼bī)bī)近过来,那个方向上也有数万修士,正朝着他们冲了过来。

    双方一下子都愣住了,远远地站着相望,眼睛里都是绝望!

    天地崩塌,从四面八方而来,将他们((逼bī)bī)到了中间这一片狭窄的区域。

    忽然天空中一道光芒投下,光芒当中。有青烟袅袅升起,冉冉而上。有人认了出来:“是空间通道!天无绝人之路啊,快走!”

    忽然有这样一条通道出现,原本是绝望的众人全都疯狂了。空间通道狭窄,去的晚了说不定就来不及了。    所有的人都往那空间通道冲过去的时候,石宏却拉着任涣没有动。任涣在一边淡淡的问他:“咱们怎么不过去?”

    石宏皱着眉叉摇了摇头:“有点不对劲,这个世界里的那些天外种族哪儿去了?”

    这一路上,石宏看到本天地崩塌((逼bī)bī)得夺路而逃的只有三大氏族的修士,那些之前时不时出现,掳杀修士的天外三族却没了踪影。

    按说大家都是丛林里的野兽,丛林失了火,应该是所有的野兽一起奔逃才对,可是那些天外种族却一直没有出现。

    安陵虎正好从石宏的(身shēn)边冲过去,他也跟所有的修士一样,想要尽量抢先一步。但是无意当丰听到了石宏的话,忽然停了下来。

    就在之前,他认为自己已经看穿了石宏的实力,认定他虽然强大,却绝对不可能冲出空间乱流,结果石宏让他大吃一惊,不但自己活蹦乱跳的冲出来,还带着一个同样活蹦乱跳的任涣。

    石宏给他的感觉,到了如今,已经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深不可测。

    若是传出去,他一个六转高人,对一个二转小修士有这种观感,只怕人人都会取笑他。不过这却是安陵虎实实在在的感受。

    石宏这么一说,安陵虎心中稍一思忖,便决定也留下来暂时观望。

    可是安陵虎一起的人却不干了:“老虎,你怎么了,快走啊。这条空间通道看样子一次最多只能过去七八个人,去的晚了就来不及了!”

    这人却不是之前跟着他的那十几名废物了,而是安陵虎的一个本家兄弟,名叫安陵嵩,乃是堂堂六转证道,只差一步,就能成就元神七转,可以称得上是安陵氏一族,在他们这一代的第一高手。

    安陵虎这般暴烈(性xìng)子,也就是因为有这个关系不错的本家兄弟照应,否则早就在氏族中被排挤的落魄潦倒了。

    修士们被天地崩裂((逼bī)bī)得都聚在了一起,之前追随安陵虎的那些人,各自找到了自己的本家,自己回去了。安陵虎也遇上了本家兄弟安陵嵩,是以两人结伴。

    安陵嵩急急忙忙的冲过去,却现安陵虎竟然不走了,他着急的耸了一句,却没想到安陵虎指着石宏道:“大哥,赢兄弟说的有道理,我看”

    安陵嵩没有听到石宏的话,但是不用看他也知道这两个人一个二转,一个内天罡,真是废柴到不能在废柴了。他恼怒的打断了安陵虎的话:“你哪根筋不对了?这两个废物的话你也信?亏你还是六转,你的判断力呢?”

    “大哥你听我说,他跟你想的不一样。”安陵虎试图说服兄长,安陵嵩却又一挥断他:“别跟我说这些,我只相信实力!二转的废物能有什么见识?你走不走?不走我可不管你了!”

    他跟安陵虎的关系不错,但是现在可是(性xìng)命攸关的时刻,他也不可能多等。

    安陵虎顿时犹豫起来,安陵嵩一摆手,转(身shēn)就走:“你要是想来就跟上来吧。”

    安陵虎看着他的背影,一咬牙,终于还是留了下来。石宏自始至终都是不动声色的站在一边。

    安陵嵩不是第一个轻视石宏的人,肯定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但是如果他知道那个“没什么见识”的“废物二转”曾经让他们安陵氏的大元老安陵信和族长安陵保两次后悔莫及,他也就知道自己应该认真听听石宏的意见了。

    他一直照顾安陵虎,这一次。乃是安陵虎唯一一次有可能报答兄长的机会,却被安陵嵩自己轻而易举的放弃了。

    安陵嵩很快就后悔了,当他和一群高阶修士,一窝蜂的崇山天空,就要涌入那光柱当中的时候,光柱周围的空间忽然如同蛛网般的裂开,环绕着光柱,空间变成了一围蜂巢状,每一只蜂巢内,都冲出来一头天外种族。

    七转、八转实力的天外凶兽、天外魔种、天外异龙,工蜂一般的围绕着光柱飞舞,瞬间各种强悍的攻击将光柱周围数百里的范围封锁起来,第一批冲进去的修士们,像下饺子一样一个接一个从天空中掉下来,不过一盏茶的功夫,除了最后面的十几人及时退了回来之外。全都葬送在里面  包括安陵嵩在内!

    “大哥!”安陵虎狂吼一声,(热rè)泪盈眶,毕竟是一直照顾自己的兄长,安陵虎悲痛无比,却没有勇气冲上去为大哥报仇。事实上,天外种族实在太多了,他只看到漫天的雷光火雨飞快闪烁,连那一头天外种族杀了自己大哥都没看清楚。

    石宏暗暗叹息一声,事(情qíng)生的太快了,就算是他想阻止都来不及做什么。况且,就算是他阻止了,这些人能听他的吗?恐怕还会认为他别有用心吧,拖延了他们的时间,好自己抢进去。

    安陵虎痛哭一阵,勉强收了悲伤,这回却是死死跟在了石宏(身shēn)后。死了兄长,他很难过,就如同石宏的感觉一样,一切生得太快了,安陵虎根本来不及阻止兄长。

    虽然不敢对新亡的兄长不敬,但是他还是忍不住有那么一丝暗自庆幸:还好自己听了石宏的话,否则,那光柱周围堆积如山的尸体当中,就有一具是自己的。

    疯狂冲上去的人群就这样以血色谢幕,就在安陵虎抱着那么一丝侥平,二这以后在众个世界中。唯石宏马是瞻的时候,石宏川声不响,拽起任涣就冲了上去。

    此时正是一个真空时期。周围还有五六万修士,因为之前那些修士之死震惊莫名,处于石化状态小光柱周围除了那些天外种族之外空空如也。

    石宏一头撞了进去,却让安陵虎措手不及,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那些天外种族的杀伤力,下面堆积如山的尸体已经证明过了,那些修士可是在场的这些人当中的强者,否则也不可能提前抢上去。那么多人冲上去都翘了辫子,石宏一个人,能行吗?

    有的时候机会当真是稍纵即逝,安陵虎注定了不能够成为把握机会的人,他最初遇到石宏,刚才听到石宏的言论,眼前石宏忽然突击;三次机会他只把握住了一次。

    就是他那么一犹豫,石宏已经飞得远了,他想跟上去已经来不及了。

    天外种族一样欺软怕硬,一个二转实力的修士,带着一名内天罡级别的修士冲进来,绝大多数的天外种族根本连眼皮子都懒得抬一下,唯独正面面对石宏的那头天外凶兽。随意的吐出一道青白红三色雷光,在天空之中一烁,光芒瞬间将两人笼罩。

    那头天外凶兽看也不看石宏,显然这头庞然大物对于人形电烤碳烧(肉ròu)没什么胃口。它继续盯着周围按兵不动的大批修士。

    忽然一道银芒一闪,石宏趁此机会从三色电光之中一闪而出 突进数万丈,那通天彻地的光柱已经近在眼前!

    安陵虎在这一瞬间立刻明白自己错了。顿时肠子都悔青了:自己不是已经决定了无条件的信任赢弘了吗,刚才怎么就犹豫了呢?大好机会,转瞬即逝啊。

    可惜他不能逆转时光再来一次。

    所有的修士都明白了,这个真空期弥足珍贵。先前面大批实力雄厚的修士,消耗了这些天外种族太多的力量,那头阻拦石宏的天外凶兽,最初可是能喷出四色电光的。

    其次,周围还有大批修士牵制这些天外种族,让它们不敢轻举妄动。

    最后,现在冲上去,拥有充足的活动空间。刚才那些修士一拥而上,有不少人就是因为自己周围不是天外种族就是修士,根本无处闪躲再被击杀的。

    明白了这一点,包括安陵虎在内,所有的人一拥而上”

    其实石宏心中还有第四条,便是他算准了,自己躲开第一头天外种族的阻拦,靠近光柱之后,这些修士马上就会想明白,然后他们还是会一拥而上,进一步帮助自己牵制这些天外种族。

    果然,绝大部分的天外种族立刻朝外移动,阻拦那些修士,石宏压力大减,但是即便如此,他面前还是拦着一头肌肤紫蓝、魔纹满(身shēn)的天外魔种!

    这头天外魔种,(身shēn)外闪烁着九道光环,颜色各不相同,散着强大的威压,就连石宏面对它都感到了巨大压力。

    所有的天外种族都被调开,却未有这头天外魔种留下来,天外魔种果然是天外三族当中,最狡猾的一族。

    石宏咬了咬牙。左眼瞳孔周围放出一道银色光旋,道法之宝当空照耀。右手一抬,云纹老壶冉冉升起。左拳一握,九道双真火龙脉加持在拳头上,火焰熊熊。头顶上,光芒巨兽冲天而起小兽光光坐镇当中!

    现在石宏(身shēn)后,没有黄鼎霜和兵大师,一切都要依靠自己。眼前这头天外魔种,按照石宏的估计,拥有元神八转的实力,容不得他有半点的掉以轻心。

    石宏的最强战力展开来,就如同独狼龇出了自弓的利齿。那头天外魔种也不敢怠慢,神色慎重起来。

    石宏却悄悄对(身shēn)边的任涣说道:“面朝光柱。”

    “什么?”任涣跟在再宏(身shēn)边,一只面色淡然,似乎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或许他这样的实力,在这样的世界当中,也只能抱着如此的心态。

    “面朝光柱。”石宏重复了一遍。

    “干什么?”任涣不明白。    “让你做你就做。”

    任涣眉毛一挑。似是有些不满,但是犹豫了一下还是照做了,背对着石宏,面朝光柱。他跟石宏,距离光柱只有数千丈远了。然后,石宏对面的那头天外魔种瞳孔越放越大,从它惊诧的瞳孔到影当中能够看到,石宏抬起脚来一脚踹在了人换得(屁pì)股上,任涣斜着向上,笔直的(射shè)进了光柱之中。

    “赢弘,我跟你没完”任涣在空中手舞足蹈,一声狂暴怒吼。

    那头拦在两人面前的天外魔种,惊诧之后,正要飞上去阻拦任涣,石宏却猛然一提灵元,周(身shēn)杀气大盛,天外魔种虽然并不将石宏当成是自己一个小档次的对手,却也不得不小心应付,斟酌了一下,还是放过了任涣,任凭他从自己头顶上飞过去。

    送走了任涣这个拖油瓶,石宏轻松了不少,但是那头天外魔种却死死的盯着他,罩在它(身shēn)外的九道光环相继熄灭,天外魔种一步跨了出来,石宏忽然一皱眉头,原地消失。

    就在他刚才站立的空间,九道光芒狂暴轰炸而来,如果石宏还站在那里,这就到狂暴的光芒瞬间就能将他炸成重伤。

    石宏躲过了这一击,脸色却一点也不好看,因为那头天外魔种正站在他面前十几丈外,对于元神高人,尤其是实力达到元神八转的天外魔种来说,这个距离,等于没有距离。

    天外魔种的手掌已经抬起来,五指之间连着灰蓝色的(肉ròu)蹼,上面是一道道的黑蓝色魔纹,正散着淡淡的蓝光。

    魔纹忽然活了起来,在空中一扭,互们叠加在一起,印在了天外魔种的掌心。那只紫蓝色的手掌,猛然涨大如同乌云,将石宏所在的空间整个笼罩起和…

    昨儿个月票吃了鸭蛋,今天还只有一票。知道大部分的月票双倍的时候都已经投了,不过还是再吼一嗓子,别让俺这么悲催啊。

    5

重要声明:小说《叩仙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