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一章 天外魔种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三 书名:叩仙门
    4    中只有此微光。(.)在这个世界中。若是只凭眼睛。联剩用不了多远。一阵杂乱的人声从前方不远处传来,而且越来越近,随即巨大的乱石之间,忽然出现一群人。对方看到石宏,立刻冲他挥手,同时朝后面喊着:“这儿呢,这儿还有一个”

    后面跟上来一群人,簇拥着当中一名六转化神境界的高手。

    看到石宏,那人明显有些失望,随意的一挥手道:“快些过来吧,到了这鬼地方,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虽然你只是个二转,不过这回你运气好,遇上了我,放心吧,好好跟着我,我会保护你的。对了,你是哪一氏的?”

    石宏随口给自己编了个名字:“赢氏,赢弘。”

    “赢弘?”六转高手想了一下显然对这个名字没什么印象,一摆手:“站到队伍里面吧小心点,这周围都是危险,天上地下随时可能出现一些魔物要了你的命,跟紧我们我才能护着你,要不掉队了送命,可怪不得别人。”

    石宏默不做声的点了点头。显然这个神秘的世界无比广大,只怕十多万修士扔进来,都毫不起眼,散落在世界各处,彼此之间也失去了联系。

    石宏悄悄掏出来兵大师给他的传讯玉符,果然已经失效了,看来是这个神秘世界的缘故。

    在没有弄清楚这个世界之前,石宏决定暂时潜藏在这个小队里面,他周围看了一眼,整支队伍的实力并不强,除了那名六转化神的高手之外,这个十几人的小队当中,大部分都是元神三转左右,四转的只有三人,五转两人。不过,五转的也都是五转化神,刚刚迈入这个境界不久。

    那名六转高手来自安陵氏,名叫安陵虎,在他口中,这个世界危机重重,可是石宏却一直没有感觉到。

    这支小队把石宏捎上之后,便继续向前搜索。没走出三十丈,忽然前面的乱世当中躺着一个人,前面搜索的人赶紧上前查看,正如安陵虎所说,在这个倒霉的世界中,能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即便是炮灰也是有利用价值的。

    不过这一次,安陵虎更加失望,查看了一下地上躺着的那人,竟然练元神都未能成就,仅仅是个内天罡级别的修士。而且看起来,内天罡十分薄弱,不似有什么潜力。

    安陵虎不满的啐了一口,毫不顾忌后面石宏的感受嘟囔着:“妈的,刚捡了一个废物,这又来一个。贼老天你就不能给老子一个有用的人才?这些人给我有什么用?都得老子保护

    周围的人都拿眼睛看石宏,石宏却不动声色。他修道至今,被人侮辱的次数还少吗?别说指桑骂税了,就算是当面指着鼻子臭骂的次数也不知道多少了。

    石宏虽然没到了唾面自干的程度,但是却决不会轻易因为别人几句话就冲动的喊打喊杀。

    安陵虎根本不在乎石宏这样二转小人物心里如何想,就算石宏有什么不满又能如何?他的队伍里不缺一个区区二转修士,反到是石宏,离开了他们,只怕立刻就要被那潜藏在黑暗之中的魔怪杀死。

    安陵虎确实心中不爽,便张嘴骂了一通,这也是他这等实力高强之辈的特权,便是骂了,别人也无可奈何,只能忍着。

    一边有一名元神五转的高手,乃是被安陵虎视为左膀右臂之人,揣摩着安陵虎的心意问道:“要不把他扔在这不管了?”

    地上的那人一(身shēn)青白色的长袍,面色苍白,显然再被吞入这个世界的时候受了震((荡dàng)dàng),一时半会还没有醒过来。

    安陵虎思忖一下,还是摇头道:“救吧,随便给他一颗下品丹药,能活过来算他运气,活不过来就算了。”

    一边就有人上前,喂了那人一枚丹药。丹药光泽晦涩,灵气涣散,也的确不是什么好货色。石宏看的暗自摇头,不过却也感觉到,地上这人只是昏了过毒,并无大碍,这枚丹药已经能让他转醒,所以也没有多事。

    果然,丹药下肚片刻工夫,那人便醒了过来。他的一双招子倒是精神,乌溜溜的好像能放出光一般。

    那名五转高手揣摩着安陵虎的心意,看到这人醒来,赶紧敦促他:“快去谢谢虎爷。”那人年青,看上去颇有些倨傲,只是淡淡扫了安陵虎一眼,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声:“谢了。”

    安陵虎虽然不稀罕什么“感激涕零”拜谢”之类的戏码。但是对于这样一个连元神都没有成就,却如此自以为是的小子,他顿时心头火气,冷笑了一声:“哼,免了,咱可受不心  …”

    安陵虎人如其名,也是个火爆脾气,再加上所修炼的功法,乃是讲究“一颗真我本心”是以行事向来直来直去,心中怎么想就怎么说。何况,无论什么人,忽然被扔进这样的世界里,都会有些疯狂。

    安陵虎一挥手:“把这小子扔下,连起码的感恩和尊重都不知道的废物,留在世上有什么用,就留着他喂那些魔怪好了。我们走!任何人不许带上他,否则别怪我安陵虎,翻脸无(情qíng)!”

    众人都暗自战栗,路过那年轻人(身shēn)边的时候,都绕着走。石宏看了那年轻人一眼,年轻人在安陵虎说话的时候,忽然眉头一挑,似乎想做什么,却又忍了下来。石宏心中一动,立刻站了出来:“要是不带上他,我也不走了。”

    安陵虎没想到竟然真有人敢挑战自己的权威,大怒之下猛然回头,却看清楚了竟然是石宏,先前捡到的那个废物。

    “哈哈哈!”安陵虎一声大笑,到真是不生气,反而有种解脱的欢乐:“你也留下?好啊,太好了。这可是你自愿的,我得感谢你,让我又少了一个累赘。”他一挥手:“咱们走,他想留下,就让他留下好了。不过小子,你别想再加入我的队伍!”

    所有的人跟着安陵虎走了,路过石宏(身shēn)边的时候,眼神分明是在嘲弄石宏是个傻瓜,不自量力。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江,还想保别人。石宏哂笑,暗道这些人心中只怕如那安陵信所想,觉得我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    他也懒得去解释,径自走到那年轻人(身shēn)边:“我叫赢弘,你呢?”

    年轻人态度依旧冷淡,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才吐出两个字:“任涣。”

    石宏看了看周围,安陵虎等人川灶二泛在乱石当中,他没话找话!“安陵涂说泣里十分肥 险在哪里?”

    他话音未落,前面不远处的天空中,忽然裂开了一道巨大的豁口,一片紫色的火焰从豁口当中喷洒出来。

    前面顿时一片惊叫之声,只见一道人影冲天而起,背后带着数道先,芒,冲天一拳,狠狠的砸在了那豁口上,拳头之上,火焰翻涌,从两侧推动着那豁口慢慢愈合。

    不是安陵虎还能是谁?

    只不过出了那一拳,就算背后有众人支持,安陵虎也很不轻松,当天空的豁口愈合,他几乎是摔下去的。

    石宏看得目大吃一惊,暗忖这只怕还是牛刀小试,眼前这个世界,看似平静,但黑暗之中,只怕潜藏着无数危险!

    安陵虎似乎也知道石宏正在注视他,从前方送来一声大吼:“小小子,看到了吧,没有老子保护,你自信能扛过几次?除了这个,周围的危险还多着呢,怎么样,是不是后悔了?可惜晚了,现在就算是你跪在老子面前,求老子让你回来,老子都不会答应!”

    石宏无奈摇叉,他也猜出来安陵虎的功法类型,这种直指本心的功法,先期进境迅,但是到了后期,则和修士本人的(性xìng)(情qíng)息息相关。像安陵虎这样(性xìng)子暴躁的,实在不适合修行。也难怪他到现在,也只是个六转化神的境界。

    若他的(性xìng)子温凉如水,则刚好相反,到了后期,(性xìng)(情qíng)更利于修行。

    石宏摇了摇头,回过(身shēn)来就看到任涣正冷冷的盯着他,那双眸子当中,弥漫着让人看不透的墨色。

    “你为什么要帮我?”任涣冷冷道。

    这个问题可真有点为难石宏了,刚才那一瞬间,也不过是灵光一闪,真让他说为什么,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石宏抓了抓脑袋,呵呵一笑:“我也不知道,可能这是咱俩的缘分吧。”

    任涣脸色依旧冰冷,还是那么冷冷的着着他,一言不,直看得石宏都不自在起来,干笑了两声之后也哑住了。

    任涣忽然起(身shēn):“走吧,安陵虎有一点说的没错,这里很危险。”他当先走出去几步,忽然回头来又看了石宏一眼:“既然你要保我,总得有点实力。要是你自(身shēn)难保,我跟着你死得更快,你还是离我远点的好

    这一点石宏到是自信,他指着前面安陵虎等人方向:“你放心,起码比你跟着那些人保险。”

    任涣不说话了,石宏忽然促狭起来,也有些恼火这任涣一脸臭(屁pì)的样子,忽然诡异一笑:“我是不知道天宫中是否有这样的风俗,不过那群人当中说不定有人好男风。你这么眉清目秀的后生,跟着他们,不管是谁看上了你的菊花,你都贞洁难保。我嘛,好歹取向正常,哈哈哈!”

    石宏看到任涣白净的面皮上,迅的涌上来一抹血色,好似白玉映在了火堆旁,没等任涣暴怒。石宏已经大笑着朝前飞去,一边跑一边跟他招手:“你可要快些跟上来,莫要让那帮人再将你这美人抢了回去,”

    任涣勃然大怒,冲这石宏追了上毒,咬牙切齿的骂道:“混蛋,你别让我抓住你!”

    两人一阵闹腾,任涣追了上来,脸上已经平静下来,淡淡道:“你是故意的吧?”石宏到也不否认。大大方方的点了头:“虽然我不像安陵虎那么肤浅,不过看着你这张臭脸,还真是不太爽。”

    “哼。”任涣哼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不过那张臭脸依旧摆着,石宏也拿他没办法。

    两人走了几步,拐过一块小山一般的巨石,前面忽然露出一片空地,安陵虎等人正在空地上休息。

    看到两人安陵虎冷冷一笑:“哟,这两个废物的运气倒是不错。这么长时间了还没有死掉。”

    任涣冷冰冰的连看都懒得看他们。石宏到是不动怒,淡淡的扫了他们一眼,原本安陵虎(身shēn)边是十三个人,现在却变成了十四个,他随丘说道:“你这一路上又收了个人?你倒是运气不错啊”

    却没料到他话音未落,安陵虎已经脸色大变,顾不上其他人了,自己猛然以最快的度冲上了天空。

    就在那一瞬间,刚才那个唯唯诺诺,站在安陵虎不远处的一个人,忽然(身shēn)上紫光大放,整个小人仿佛北一簇紫色的火焰燃烧一般,无边无尽的灵元爆炸一般的迸出来。紫光当中,探出一只狰狞利爪,快如闪电,一把便抓住了半空中的安陵虎!

    安陵虎那等度,竟然也躲不过此人的一招偷袭。

    那只狰狞利爪,跟安陵虎的护(身shēn)灵元一碰,护(身shēn)灵元土崩瓦解,利爪毫无窒碍的刺入了安陵虎的(胸xiōng)口,将一颗燃烧着火焰勃勃跳动的心脏掏了出来。

    安陵虎一声惨吼,虽然没了心脏,但是他乃是元神六转,(身shēn)躯上的创伤,绝不足以致命。但是任凭谁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心脏被别人吃下去,都会觉得毛骨悚然。

    就那么一愣神的功夫,那偷袭之人已经吞吃了心脏,飞的扑了上来。

    万丈紫光一闪,万道鬼爪忽然出现,在灰暗的天空之中,合成了一只,狠狠朝安陵虎的(胸xiōng)口印了上来。

    安陵虎的那些部下都明白,安陵虎一旦死了,他们谁也跑不了,纷纷冲上来想要救援安陵虎。却没想到忽然数道巨大的蝎尾撕开了虚空刺了出来。

    那些四转、五转的高手顿时被缠住,其他的人则根本不能对那偷袭之人造成威胁。

    眼看着安陵虎难以幸免,那只鬼爪已经将他周围的空间整个封闭,向他的头顶抓了下去。忽然一道银色明月当空照耀,银光遍洒大地。

    那偷袭之人被银光刺得有些睁不开眼,在银色光芒之下,他的隐遁之术失效,石宏才看清楚,这“人”竟然生着三对鬼爪,好像人的手臂一样,并排排列在肩部以下。除此之外,(屁pì)股后面还生着九只蝎尾,一颗脑袋如同蜥蜴,脖子上鳞片狰狞,丑陋的臃(肉ròu)堆积,眼中更是燃烧着两团妖异的紫色火焰。

    石宏大吃一惊:“这是什么怪物,”

    一边的任涣淡淡道:“人形的,自然是天外三大种族之一的天外魔种。”    石宏之前对于天外种族并没有明确的概念,时常混淆,其实他之前所见的都是天外凶兽。天外魔种专品长二种类人型的妖天外异龙。据说是龙族后裔,刁咒补能见到一些返祖的现象,比方说龙角、龙尾、龙爪之类的,天外异龙,乃是三族当中最强大的,天外魔种却是最诡异的。

    这头天外魔种盯上安陵虎他们已经很长时间了,之前撕裂了天空,洒下紫火,仅仅是一个试探。

    安陵虎等人在这里休息,却不想被这头天外魔种混了进来。它悄悄接近安陵虎,准备先杀了这个最强之人。

    石宏那一句话提醒了安陵虎小他一路上并未再收什么人。是以石宏一说,他就猜到事(情qíng)不妙。

    这头天外魔种吃了安陵虎的心脏,凶焰大盛,本以为剩余的这些人,定然手到擒来,到嘴的美味小却不料忽然杀出一个人来,竟然如此难缠。

    它一声怒吼,两眼之中紫色火焰熊熊燃烧,力量忽然暴涨。石宏看着它恶心,只想快点结束战斗。把银月光环忽然一落,万钧之力狠狠的砸在了这头天外魔种(身shēn)上。

    这家伙在天外魔种当中并不强大,否则对付安陵虎这样的角色,张口一道紫色火焰就解决了。被石宏的道法之宝这么一砸,顿时晕头转向。

    它的实力约莫在六转炼神的境界上,石宏的道法之宝,妙用无穷,用的好了,练元神七转的强者也能抗衡,便是挡住元神八转一击也不成问题。

    将这头天外魔种砸的晕头转向之后,当空笼罩,内外两道银环逆向转动,就要将这头天外魔种炼化。

    只是这头天外魔种毕竟是六转炼神的层次,也是强横,竟然喷出一道本命毒火,硬生生的顶住了银月光环。

    石宏正盘算着怎么给他一记狠得,老壶天地当中,忽然升起一道血光。却是老壶元灵将血湖当中一滴湖水,化成了一枚水针送了出来。不偏不倚,刺中了那天外魔种的眉心。

    血水迅饿的融入了天外魔种的(身shēn)体。天外魔种几乎无力抵抗!

    顿时一声惊天怒吼,天外魔种浑(身shēn)抖如筛糠,银月光环大道一起,逆向转动,慢慢碾过它的(身shēn)体,将它彻底炼化。

    安陵虎浑(身shēn)是血,虽然没有了心脏,却经历了心惊(肉ròu)跳的一幕。

    当银色光辉慢慢退散,他急忙要去寻找自己的救命恩人。看刚才出手,短短一刻钟的功夫,就灭杀了一头六转炼神级别的天外魔种,想必是三大氏族当中的七转高人。安陵虎虽然痛心自己即将失去王者地位,但是能活下去才是最真实的好处。

    却不料银光散去,七转高人并未出现。更让他难以置信的是。那银月光环,竟然慢慢的缩进了石宏的左眼瞳孔之中。

    “是你!”不光是安陵虎,周围所有的人异口同声。

    这一声惊讶之后,所有的人小同样包括安陵虎在内,都觉得太过失礼了,赶紧又补充了一句:“是您!”

    一字之差,恭敬地存度尽显无疑。

    安陵虎尴尬无比,之前他口口声声要保护石宏,还狂妄自大的将石宏赶了出去,以为石宏必定死无葬(身shēn)之地。没想到最后竟然是石宏救了他。

    只是他心中怎么也想不通:石宏分明就是元神二转啊,他怎么能杀死一头六转炼神的天外魔种?要知道,在天外三族当中,天外魔种是出了名的狡诈。除此之外,它们还拥有顽强的生命力。就算是能够杀死,他们,也要破费一番手脚,绝不会像石宏这般轻描淡写。

    安陵虎想透了此中的关节,对石宏自然是更加敬畏。而石宏根本不知道这些细节,若是他知道了,定会去老壶天地之中好好研究一下血湖之水了。

    石宏心里面琢磨着,安陵氏的人是不是都是这么刚慢自用?之前的安陵信就死活不肯相信自己。现在面前的安陵虎又自以为是,这可真是一家子。

    他懒得理会一边的安陵虎,出手救他。不过是因为石宏第一次见到天外魔种,想多了解一些。而且救了他,是随手而为的善举,不是什么难事,当自己行善积德好了。安陵虎虽然其心可诛,但罪不至死。

    任涣可是比石宏还不待见这些人,立刻在一边催促石宏:“走吧。”

    石宏正要走,安陵虎不顾自己的(胸xiōng)口上还有一个透明的血窟窿,赶紧上来,谦卑的朝石宏一拜:“阁下,”

    刚才那一战,也把安陵虎的自大彻底击碎,让他明白自己六转化神的实力,在这个世界里,根本就是蝼蚁一样的存在。他虽然很享受之前“王者”的滋味,但是却也明白,那要有命去享受才行。

    他的(性xìng)子暴躁,但是暴躁不代表没脑子。眼前的强者,那是必须巴结上的,否则自己这一帮人,还能走多远他心里可是没底。

    “阁下请留步,安陵虎有眼不识泰山。让阁下见笑了。”

    安陵虎又是一拜,这回十分诚恳,双手都快拜到地上了。

    “还请阁下捎上我等,我等虽然实力不济,但是这样的世界中,多一个人也多一份力量,我等保证不会拖累阁下。”

    后面的那些人呼啦啦的跪下去一片,他们比安陵虎更彻底:“请阁下大慈悲,带上我等。”

    任涣冷哼了一声,十分不屑。安陵虎被他这一哼,臊的面红如火,却还是一咬牙,跟后面的人一起跪了下去。

    石宏有些无奈了,他以己度人,男儿膝下有黄金,自己不是人家的天地父母师长,这一跪可真是折杀了他了。

    任涣却不肯这么轻易放过这些人,冷冷道:“我们两个都是废物,而且他可是说了,要让他这个大废物留下,就得把我这个小废物也留下来  ”

    安陵虎无地自容,满脸通红小强笑道:“这位小兄弟说笑了”

    石宏不为己甚,摆摆手道:“请起,咱们结伴而行吧。”

    安陵虎等人大喜,正要站起来,忽然大地一阵剧烈的颤抖传来,跪在地上的众人,跟地上的碎石一起被动的蹦跳了起来,安陵虎脸色一变:“又生了什么?”

    昨天实在写不出来,了个请假的单章,结果刚才才现,竟然又忘记布了,抱歉抱歉,我了个去,最近这记(性xìng)啊,叉叉叉”,如(欲yù)知后事如何,请登陆 肌 ,章节更多,支持作

    5

重要声明:小说《叩仙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