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零章 星洞法宝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三 书名:叩仙门
    陵信归位,整个天魔星域忽然轻轻颤。深盅的星空白”有种莫名强大的力量,改变了星空中的某些规则。

    三大氏族已经动。

    那端坐在星洞之上的左玄,微微一声冷笑,其中不屑、嘲弄之意,却清晰的表现在个人的耳朵之中,便是铜鼓法宝之中的石宏三人,也没有逃过。

    忽然自星空深处,涌起一异银色狂潮,仿佛一处火头燃起,不多时整个星空当中,便都被这种银色光芒覆盖。

    银色狂潮铺天盖地滚滚而来,瞬间到了近前,聚拢在一起,竟然真的是连片的银色火焰。

    这火焰不同寻常,围住了星洞所在的那一个星系,熊熊燃烧。组成了一座巨大的火炉,就好似要将里面的所有存在,尽数炼化一般。

    三大氏族为的安陵保一声大喝:“便是此时!”

    九大高手一起出手,九件法宝升空而起,而天外的那银色火海当中,忽的投(射shè)出九道银芒,照耀在九件法宝之上。

    原本就是极品法宝,又得了这火海的增持,威力更是倍增。九件法宝各自占据一个方位,将整个星空都封锁起来,而左玄和星洞,恰好被镇压当中。

    三大氏族精神一振,虽然有些不敢相信死神左玄就这么被镇压了,但是既然已经碍手,便不再多想,奋力催动的自己法宝,将一道道符咒、阵法、筏言不停的打了上去,要将封印结的更加牢固一些。

    而外面那银色火海,则更是尽心尽力的将银色克芒不断的倾洒在那封印之上。

    照目前这(情qíng)况来看,左玄的处境十分不妙。九件法宝为支点,结成的封印结界,凝如实质,仿佛一枚巨大的瑰丽宝石,悬浮在星空之中。

    虽然三大氏族的九大高手,就此失去了这九件随(身shēn)法宝,但是能够封印左玄,没人会舍不得一件法宝。

    石宏(身shēn)在铜鼓法宝之中,都能够看到三大氏族九大高手脸上那兴奋的光芒。安陵信更是满脸红光,石宏长叹一声,暗道要糟。安陵信等人此时心中只怕正在暗骂,刚才怎么被左玄给唬住了,原来他这么不堪一击。或者不应该说是左玄不堪一击,而是三大氏族联手实力太强!

    兵大师和黄鼎霜也很意外:“怎么,用不到咱们出手了?”

    石宏立刻沉声道:“义父,黄师叔,快去救他们九条老命,他们要是完了,剩下咱们绝对不是左玄的对手!”

    两人一愣,战局分明有利,怎么石宏反倒这么说?刚才石宏忽然喊了一嗓子说是想明白了,兵大师问道:“你到底想明白了什么?”

    石宏飞快说道:“刚才您也看到了,八转实力的天外凶兽,在左玄手下连一个照面都过不去。照这么推算,就算是九转实力的天外种族,对左玄又能有多大的磨砺作用?”

    兵大师和黄鼎霜脸色一变,也都想明白了:之前的萃东来不就是证明?

    “可是他为什么守在这里?而且就算是三大氏族杀来,他也还是那样端坐在星洞之上。天宫第一强者,却不是天宫第一贤者,他肯定不会是为了天宫看守门户,才这么一直坐在星洞之上,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不等他说完,黄鼎霜已经(身shēn)形一晃出了铜鼓法宝,兵大师也赶忙吩咐了一句:“你驾驻这件法宝先走,我跟你黄师叔去帮忙,照顾好你自己!”

    石宏一点头,兵大师也匆匆而去。

    两人都是天宫著名强者,之前只是因为把注意力都集中在左玄(身shēn)上,反而忽略了他(身shēn)下的星洞,这就是思维上的灯下黑。但是石宏一提醒,两人立刻就全都明白了。接下来怎么做,根本不用石宏多说,两人比石宏还清楚。    石宏知道接下来的大战,别说自己一个元神二转,就算是元神七转。只怕也只有送死的份。他可绝对不会逞什么英雄,立刻驾驻着铜鼓法宝转(身shēn)就走。

    可是那银色火海却将他阻住了  倒不是人家故意不放他出去,而是这阵法一结成,根本就没有办法放人出来。

    石宏只能躲在火海旁边,心中却把三大氏族祖宗八代都臭骂了一遍。就算是有铜鼓法宝护(身shēn),就算是接下来的大战他不参与,仅仅是被波及;石宏也没有把握自己能全(身shēn)而退。一群天宫的顶级强者,对上天宫第一,这样的大战,说是毁天灭地都不为过。

    石宏这边心中惴惴,却也无能为力,只好暂时灌注战团。

    封印还在不停地加固,安陵信看到兵大师和黄鼎霜急匆匆的飞去,哈哈大笑道:“两位道友,看来这一回不用你们两位出手了。老兵,你那个干儿子呢?我们这群老家伙制定的计划,他还看得过眼?没有出现什么意外,他很失望吧?”

    一边的赢无常抓住机会。讥讽道:“现在的一些年轻人,稍微有点成就,就张狂的不知道自己是谁。两我们老一辈的事(情qíng)也敢指手画脚,老兵,老黄,你们两个真该好好教导他一下,”

    兵大师和黄鼎霜脸色大变,这一回却不是因为赢无常的讥讽,而是因为他们看到了封印中的(情qíng)况:左玄忽然不见了。玄在封印户中,就好像满煮琥珀当中的昆虫。动也尔讹州,就在刚才,在黄鼎霜和兵大师的关注之下,这样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两人几乎是同一时间想明白了,立刻顿足高呼:“快些停手”

    安陵信等人哪里肯听?依旧是一道道的符咒、阵法、的言不停的加持上去。

    与此同时,在铜鼓法宝之中的石宏愣了一下,也想明白了:“为人作嫁了,三大氏族想要封印左玄,却没想到帮了人家大忙,替左玄把星洞封印起来。这下左玄想要做什么,真是可以放手去干了

    他心中却还有些未解之处:这样看来,左玄的确实在镇守星洞,那又是为了什么?

    他始终不肯相信,左玄是为了整个天宫这么做的。

    这世界上不是没有那么伟大的人,但是石宏感觉左玄不是那样的人。从左玄先抢了粟东来和兵大师的徒弟、后抢了三大氏族来看。他率(性xìng)而为,这样的人,或许会顺手为善,但绝不会为了别人把自己赔进去那么傻。

    就在石宏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封印当中忽然升起两道泼墨大写意。墨色光芒,只是一绞,整个封便轰然崩碎。

    三大氏族九大高手一起吐血,银色火海也为之一滞。

    左玄这一次乃是全力出手,两道墨眉飞剑毫无保留,在星空之中上下翻飞,狂龙一般不可阻挡。

    九大高手的法宝当即被毁,人也震惊莫名。安陵信脑海中第一时的冒出一个念头:竟然被那小子给说中了!?

    他直到现在还有些难以相信,己方一群老谋深算的家伙,竟然比不上一个毛头小子?    倒不是他们不如石宏,只是他们太过自负了。

    两道墨眉飞剑毫不客气,当空斩杀而来。兵大师大吼一声,催动了全(身shēn)灵元,张口喷出一道青白色的神光。光芒当中,一枚只有钥匙大小的青光斧头滴流一转,忽然变得星辰般大狠狠和一道墨眉飞剑拼了一记。

    兵大师狂退不止,那一道青光斧头嗖的一声(射shè)了回来,沉入兵大师的体内,老兵脸色难看之极,显然那一下,强行阻止左玄,他吃亏不

    黄鼎霜那边也好不到哪儿去。他放出一道数十万丈的玉色剑芒,和左玄另外一道墨眉飞剑拼了一记,结果玉色剑芒的光芒顿时黯淡了数筹,没有数十年的修炼,是难以回到之前的境界了。

    两人几乎是豁出(性xìng)命,挡住了左玄最关键的两记杀手,为九大高手赢得了一丝喘息之机。九人立刻重整旗鼓,安陵信羞愧无比,自己不相信人家干儿子的话,结果差点被左玄一剑削了脑袋,还要人家豁出命来救。

    当下,安陵信高声道:“黄兄、兵兄,今(日rì)恩(情qíng),我三大氏族定有厚报”。

    石宏在一边干着急没办法,心中那股不安却是越来越沉重了。仿佛有什么极端可怕的事(情qíng)即将来临,他隐约感觉到,就算是黄鼎霜和兵大师,只怕也难以从这件事(情qíng)中脱(身shēn)”这种不安好像毒蛇一样缠绕在他脖子上,越勒越紧!终于,他狠狠一咬牙,催动铜鼓法宝冲了出去。

    “阿宏,你来干什么,快回去!”兵大师一声怒斥,石宏却大声道:“干爹,事不可为,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九大高手已经各自准备自己最强一击。忽然听到石宏竟然说出这般扰乱军心的话,就连刚刚还有些内疚的安陵信也大为不满,九人狠狠瞪了他一眼。

    石宏看了看他们,忽然明白了,自己终究是人微言轻,没人会相信自己的。就像安陵信所说的一样,他们会以一种长辈的姿着,高高在上的欣赏自己,却不会有人真的平等看待他,重视他的意见。

    他长叹一声,无奈道:“罢了,该做的我都做了”

    兵大师却将(身shēn)外翻飞的诸多法宝一收:“老黄,走!”

    石宏一愣,看向兵大师,后者慈祥一笑:“别人不信你,干爹信你。让那些家伙留在这里送死吧”。

    黄鼎霜更信,石宏的福运无双,他心知肚明。当下二话不说,两人携了石宏,一头撞进了那银色火海之中。

    石宏拿这火海没办法,两老却不在意。这阵法的威力在于主动攻击、在于压制,却并不长于防守。两人冲进去,沿着阵法的走向反向而行,没多久已经通过了第一层火海。

    就在他们冲入第二层火海时间不长,后面忽然传来一阵令人心悸的奇特波动。

    三人不由得回头去看,之间星空当中,一片奇异光芒越长越大,在那片光芒周围,无数法宝上下飞舞,却好像大火周围不自量力的飞蛾,顷刻之间就被吞没了,根本没有一丝反抗之力!

    “这”三人大为震惊,紧接着就看到三大氏族的九大高手,化作九道光芒,没命的朝四周逃去。

    这些人自负太过,听不进去石宏的建议,反而以为他是胆小怕事,却万万没想到,这么快就又遭了报应,面临如今这局面。上一次还有黄鼎霜和兵大师能救他们,这一回却是在劫难逃了。

    那奇异光芒膨胀的度极为惊人瓜们怪兽吞食天地,轻而易举的就将他们仓部笼罩了讲去高手,竟然没有一个逃出去,这其中,可是有两位九转高人啊!

    兵大卑骇然道:“那是星洞!左玄竟然煽七了那座星洞!”

    石宏一下子全想明白了:左玄不是利用星洞中的天外种族来磨练自(身shēn),天宫第一的雄心更大,他竟然要将整个星洞炼化,作为自己的法宝!

    九大高手联手封耳了星洞,等于是最后帮了左玄一把,让他成功将星洞据为己有。

    星洞迅扩张,和第一层银色火海相持了一个瞬间,银色火海便彻底崩碎,渐渐被星洞吞噬。

    石宏三人惊骇莫名,根本没时间去幸灾乐祸,黄鼎霜一拽两人,大吼一声:“快走”。

    三人狂飞而走。不光是三人,三大氏族那些组成了天河大阵的外围子弟,一哄而散,各自逃走,这其中便有赢乾在内。

    赢乾也没有见过星洞,他只是外围子弟中较出色的一位。所以他只是远远地看到那妖异光芒不住扩张,轻而易举就将内层阵法吞噬。

    他们可是都知道,内层阵法都是五转炼虚以上的高手布成的。人数虽然只有过万,却比外围的天河大阵强横许多。连内层阵法都抵挡不住。他们这些外围的子弟自然是不战自溃。

    赢乾跟石宏还真是有缘,恰好看到石宏三人朝自己这个方向冲过来。这时候哪还有人会拉关系?赢乾也顾不上那许多,没命的逃走。

    鼎    霜三人实力群。逃的更快,一眨眼的功夫便了过去,到了赢钱等人前面。

    那可怕的妖异光芒追了上来,七色异光一闪,赢乾连一声惨叫都没有出来,立刻被罩了进去。    被那光芒笼罩之前,赢乾最后一眼看到,前面狂奔的那三人当中,落在最后面的石宏忽然停了下来,猛的转(身shēn),神色平静的张开了双臂,放出了自己的银月光环,,

    螳螂臂挡车,却是一种慷慨赴死的大义!

    赢乾明白石宏想要干什么,在他被那妖异的光芒彻底吞噬之前,忽然心中有些感叹:这才是真的朋友吧?要是自己之前就知道,要是自己没有死在这里,真要好好结交一下这样的朋友。

    赢氏出(身shēn),大氏族中的人(情qíng)冷暖、勾心斗角,让他更明白这样愿意用自己的生命、为亲人朋友换取一份生的希望的人,是妾么的可贵。

    妖异光芒横冲了出去,兵大师和黄鼎霜都没有注意到石宏忽然转过了(身shēn)去。石宏的银月光环并未能够抵挡那光芒多久,就好像被火苗((舔tiǎn)tiǎn)上的蜡一样融化了,妖异光芒迅吞噬了石宏,却也因此稍稍阻拦了一下。

    便是这一下,黄鼎霜和兵大师已经冲了出去。

    妖异光芒将三大氏族所有的修士尽数吞噬,扩充到了数十个星系大终于到了极限,那光芒几乎是擦着兵大师的(屁pì)股,却最终力竭,如同来时一般迅的缩了回去。

    兵大师和黄鼎霜心有余悸。相互看了一眼,劫后余生的喜悦还没有从心头升起,却整齐的脸色一变:“阿宏”。

    石宏不见了。

    以两人的智慧,马上就能够想明白到底生了什么。兵大师目眦(欲yù)裂,狂吼一声不顾一切的朝那飞回缩的妖异光芒追了过去,黄鼎霜只是犹豫了那么一下下,便一催遁光紧随其后。

    只是那妖异光芒收缩的度和放出来的度相同,两人无论如何也追不上。转瞬之间星洞缩成了一颗无限渺小的光点,随即彻底消失,星海之中一片静谧,似乎刚才那一场葬送了堂堂天宫三大氏族的浩劫根本不曾生过。

    兵大师和黄鼎霜终于追了过来。却连一点蛛丝马迹都不曾找到。兵大师悲愤无比,老泪纵横,仰天狂吼:“左玄,你给我出来!你抢了我一个徒弟,还不够吗,还要再杀我另外一个徒弟!出来,狗娘养的你给我出来!”

    兵大师的怒吼,以灵元送出,震((荡dàng)dàng)星空,却毫无回应。

    黄鼎霜看着悲痛(欲yù)绝的兵大师,无奈的叹了口气,想要上前安慰他,却又觉得自己心里也难过的想哭。他堂堂九转高人,护不住自己的晚辈,反而还要晚辈舍(身shēn)相救,自己算哪门子长辈?

    天地初开,仿佛一柄利斧被执在大威能之辈手中,愤然一劈,才偶那么一道光芒迸(射shè)出来。石宏的双眼渐渐有了光感,眼皮动了几下,慢慢睁开来。又赶紧闭上,适应了一下眼前的光亮,开合数次之后,才最终适应了。

    事实上这光芒并不强烈,周围是一片混沌,他躺在一片冰冷的戈壁上,(身shēn)下是黑褐色的碎石,周围还有许多巨大的石块散落。

    从石块之间,隐约传来远处的一些声音,似乎是有人说话。

    “这里是哪里?”石宏挣扎着坐了起来,他只记得在那妖异光芒刷来之时,好像自己被一柄攻城锤击中了一般,浑(身shēn)一震便失去了知觉。

    废柴了,上传了竟然忘了布”

重要声明:小说《叩仙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