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八章 老辈斗气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三 书名:叩仙门
    赢乾!,石宏声怒喝,眼神中满是愤怒,赢乾华了“硼,鼾紧摆手:“石兄,我、我想这是一个误余”

    石宏刚刚狠拼了一记,约莫知道自己的道法之宝威力极限在哪里,心中畅快无比,好似憋在(胸xiōng)口的一团浊气,终于吐出去了,其实半点不快都没有。他也能猜出来是怎么回事,换做是他自己,忽然冲出来,看到刚才自己和赢乾相对的那一幕,都会心急火燎的准备“营救”同僚。他那一声大喝,不过是给赢乾施加压力罢了。

    若是石宏一个人,此时也就是交代几句场面话,见好就收了。不过现在石宏背后有两大高手,来的路上,黄鼎霜和兵大师已经服用了九转金丹,此时,兵大师已经突破到了九转化神的境界,而黄鼎霜则已经成为了九转炼神的级高手。

    有这两人做后盾,石宏自然底气十足。何况,今天无论如何也要过去。

    这看起来有些欺软怕硬的嫌疑,不过让石宏一个人面对三大一流氏族?除非他已经报了赴死的决心而来,否则是绝对不会作这样鲁莽而愚蠢的事(情qíng)。

    当面对那样实力悬殊的局面,慷慨赴死,也许有时候的确必要,因为需要表明决心;但是更多的时候,需要的是冷静处置,曲线救国。

    石宏的(性xìng)格,显然会选择后者。

    语气一头撞上去送死,不如留下(性xìng)命,迂回一下,避过敌人的最强实力,寻找他们脆弱的地方,动致命一击。

    “误会?”石宏冷笑一声,赢乾暗暗叫苦,无论如何那些同僚乃是为了就他而来,万万不能丢下他们只撇清自己的关系。他支吾了几声,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好在很快就有人帮他解围,只不过,事(情qíng)的展却就此,彻底脱出了赢乾所能够控制的范围。

    深邃的天魔星域深处,忽然传来一声沉重的冷哼声,随即周围空间微波一((荡dàng)dàng),一只足有七八颗星辰大小的狰狞鬼爪忽然从虚空之中探了出来,对准了石宏所在的星空,一把抓了过去。

    石宏周围的星空顿时被巨大的力量挤压的扭曲起来,附近的几颗星辰隐隐有破碎的趋势。

    石宏大吃一惊。知道对方已经有家主或者是氏族元老一类的人物出手了,当下不敢怠慢,银月光环之中忽然探出神手元神,在虚空之中攥成了拳头,狠狠砸在了鬼爪掌心。

    那元神显化的鬼爪,少说也有元神八转的实力,张开来巨大无比,足有七八颗形成大石宏的神手元神却要小了很多,而且异有二转实力。

    但是石宏的元神胜在凝练,又有银月光环作为后盾,狠狠一拳砸在那鬼爪之上。竟然在碰撞点上,迸(射shè)出一团刺眼的金光,随后一圈圈的金色光环震((荡dàng)dàng),硬生生的阻了那鬼爪一下。    得了这么一个喘息机会,石宏将遁光一振,脱离了鬼爪的威胁范围。

    “咦    ”深邃的星空深处,又传来了一声惊讶,显然因为石宏区区一个办神二转,竟能够抵挡住自己元神一爪而感到意外。

    不过,那鬼爪的主人、隐藏在天魔星域深处的天宫强者可以肯定,这个二转修士能够做到的也就是这样了。他不以为意,刚刚被阻了一下的元神鬼爪,又朝前一探,第二爪抓了过去。

    铜鼓法宝内,兵大师大怒:“死不要脸的赢老鬼,他可是元神八转,竟然腆着脸向一个后辈出手!”他说着就往怀里抓,准备放出法宝狠狠修理一下他口中的赢老鬼一赢氏当代族长的叔父,赢氏一族的大元老赢无常。

    赢无常乃是八转炼虚的境界,原本就不是兵大师的对手,兵大师又有突破,证就了元神九转的道基,更加上此时赢无常在亿万里之外,只是震裂虚空,送了元神的一只鬼爪过来,兵大师却有顶级法宝在(身shēn),实在是暗算赢无常一下的绝佳时机。

    但是兵大师的手却被另外一个人给按住了,除了黄鼎霜还能有谁?

    “老黄,你干什么!”兵大师一阵错愕,黄鼎霜却露出一个坏笑:“这赢老鬼可恨之极,处处不如你我,却偏生臭(屁pì)的要命,眼前一个教他的大好机会,怎能就此放过?”

    兵大师有些明白,正如黄鼎霜所说。赢无常跟他们乃是一个时代的人物。修炼上,他不如两人,炼宝上他不如兵大师太多,势力上他乃是家族余荫,不如黄鼎霜太多。便是收徒弟,赢无常的直系子嗣后代也比不上黄鼎覆的十大亲传弟子。

    可是偏偏这个赢无常不服气。自己不如人的时候,躲在赢氏内不出来,等到赢氏新一代子弟成长起来,里面颇有几咋。好苗子,比如赢乾,年纪轻轻已经是元神五转的境界。

    这赢无常顿时得瑟了起来,第一时间冲进了玄霆星,随便找了个由头,跟黄鼎霜搭了两句话小便开始吹嘘自己的后辈来。不住的跟黄鼎霜说什么“你我都已经老了,将来还得看年轻人的我比你们差的也就是一星半点,可是你们的后辈比起我的来,差的可就是十万八千里了怎么样,老黄。老兵,还是我有眼光吧,我不跟你们争什么朝夕,我做的,乃是为赢氏确立未来数千年霸权的大事业”。

    没错,兵大师当时正好在黄鼎霜那里做客,赢无常异常兴奋,省得他再跑一趟了。连带着兵大师一起教了:“老兵,不是我这个老哥哥不提醒你,你总得为自己的(身shēn)后事准备一下吧?不过啊心。口了。你现在想收徒弟炮有点晚了,肯真是比不卜我们沫一小天才了,哈哈哈!”

    黄鼎霜和兵大师并无什么攀比之意,但是赢无常不这么想。在他看来,自己被两人压制了数千年,一只躲在赢氏内抬不起头来,现在终于扬眉吐气来。这下子嚣张的不是一点半点。

    当时把两人气的七窍生烟,偏生兵大师唯一看上的徒弟被人家抢了,这事儿还只能打落牙了牙齿往肚里吞;而黄鼎霜门下虽然人才济济,可是年轻一辈倒真是没有几个能拿的出手的,比不上赢氏这一代人。

    两人心里憋屈无比,冲上去就要跟赢无常动手,赢老鬼早就预料到了。事先已经准备好了大型的逃遁符阵小灵元一震便消失的无影无踪,气的两人内息不畅了好几天。

    按说两人的道心坚定,不应该被赢无常这么几句话就气得暴跳如雷,事实上无论涵养多么好的人,真正被戳到了痛处,都一样按耐不住。

    黄鼎霜本来就有些担心自己玄霆门的年青一代,兵大师正为徒弟被抢,后继无人烦恼,赢无常在这个时候跳出来,毫不留(情qíng)的嘲讽他们,自然让两人无法忍耐。

    若是两人揪住了赢无常,胖揍一顿,打得赢无常已经故去上万年的老娘也认不出他来,两人自然也能消了这口恶气,偏生又被他给逃了,自然愤懑无比。

    兵大师心中飞快的将这些事(情qíng)一转,已经明白了黄鼎霜的意图:你赢无常不是觉得自己的后辈出类拔萃吗?就让你看看我们的后辈何等出色!

    只是兵大师有些担忧:“阿宏已经抵挡了他一爪,差不多了吧?我心里实在没底啊

    黄鼎霜呵呵一笑,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你之前能想到这小子会找到人参果。还能够修炼出道法之宝吗?。

    兵大师心中一动,也有些犹豫起来:“可是”

    “道法之宝需要何等的毅力才能修炼?人参果需要何等的机缘才能得到?你放心好了,阿宏有大毅力、大机缘,我相信他,至少能挡赢老鬼三下。而且,你别忘了,你我的是从什么环境中成长起来,太过于呵护,反而不利于阿宏的心境锤炼。”

    他往外一指,赢无常的鬼爪正凶狠的抓向了石宏:“眼前,正是一次锻炼的大好机会。何况,有你我在这里,怎么会让阿宏吃亏?。

    兵大师慢慢点了点头。如果石宏没有遇上兵大师,炼制道法之宝,绝对是一件旷(日rì)持久的事(情qíng),就凭石宏自己开采矿石,几百年也未必能凑够炼制道法之宝的材料。

    星空之中,石宏不知道兵大师和黄鼎霜的商议,也不明白两人为什么还不出手。但是危机就在眼前,他避无可避,当即怒吼一声,(身shēn)体九大命(穴xué)之中,光芒迸(射shè),在他头顶化作一头巨兽小兽光光归位。那光芒巨兽朝着破空杀来的元神鬼爪狂吼一声,一层层的能量音波,狂浪一般的朝元神鬼爪涌了过去。

    这一次的碰撞,直接导致周围数颗弱小星辰被炸得粉碎,元神鬼爪被阻,光芒巨兽也烟消云散,化作一片金色光雨慢慢消散。光光委顿了不少,不声不响的钻回老壶天地休息去了。

    兵大师松了口气,朝黄鼎霜点点头:“果然还是你看的准些。”

    黄鼎霜自傲:“当然,我就是看出来钟破虏他们十个人,资质不凡,而且不用**心,才收他们做徒弟的    这事儿大概是黄鼎霜这辈子最得意的事(情qíng),有机会就要拿出来说道说道,兵大师早就习以为常了。

    鬼爪杀机第二次被阻,让天魔星域深处的那一个更加觉得不可思议,却也让他觉得面上无光,第三爪几乎不给石宏喘息的时间,带的星空一颤,凝聚了一道狂暴的星空狂潮,(阴yīn)风席卷整个星域。

    干枯的鬼爪五指大张,爪尖寒锋如办。已经割裂虚空杀将过来。

    石宏心中隐隐觉得不妙,铜鼓当中还是没有一点动静,难道说义父和黄师叔出了什么事(情qíng)?

    他一面朝铜鼓法宝退去,一面将云纹老壶一催:“该你上场了!”

    元神八转的高手,强过石宏太多。几乎是一招就能((逼bī)bī)出石宏的一张底牌。到了第三招,石宏能够抵挡的办法已经不多,只好请出云纹老壶。

    云纹老壶总有惊喜在等着石宏。

    这一回,老壶元灵,那故作老成的黑衣童子潇潇洒洒的背手而立,作高手的淡定状:“放心吧,交给我了。”

    云纹老壶于虚空当中,把壶嘴一开,喷出一道血气,凌空化作一片血海!

    那鬼爪凶残而来,却只是和那片横亘在星空当中的血海轻轻一触,便飞的退了回去。老壶元灵脸色一变,却是依旧摆出一副高手风范。不动声色的将血海收了:“我已出手一次,你不可过分依赖于我,生下的事(情qíng),我相信你能够依靠自己的能力解决!”

    说罢,不等石宏说什么,便沉进了老壶天地深处,再也不肯出来。显然那轻轻一触,血海虽然只是涟漪轻泛,却也让他受创不轻。

    石宏阻了赢无常的第三击,此时已经到了铜鼓法宝边缘,当下不再管那么多了,一头扎进了铜鼓当中,失声唤道:“义父,”

    兵大师和黄鼎霜笑眯眯的看着他,石宏一愣,还没明白怎么回事,黄鼎霜已经极度(热rè)(情qíng)的一把抓住他的胳膊:“阿宏,师叔求你件事(情qíng)。

    石宏吓了

    “嘿嘿,你可一定要答应师叔啊。”黄鼎霜的声音(肉ròu)麻起来了。石宏抖了抖,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

    “您老到底有什么事(情qíng)?”

    “您加入师叔的玄霆门好不好?就算你不加入,待会我说你是玄霆门的弟子的时候,你别反驳也就行了”小

    石宏一头雾水,看着黄鼎霜。黄鼎霜立刻满口许愿起来:“你放心,师叔虽然比不上你干爹有钱,但是师叔也绝不会亏待你的。”似乎又觉得这样空口白话缺乏说服力,黄鼎霜从怀里一摸,拿出一枚明黄色的玉印来,玉印当中,隐约有一丝火焰在燃烧。黄鼎霜塞进了石宏的手中。

    “拿着,这是一道星冥运火

    兵大师眼睛一瞪:“你老家伙原来还有这好东西”

    石宏知道能让自己的义父都评价是“好东西”那么这东西肯定不凡了。

    “星冥运火乃是一颗星辰的机运提炼而来。不过星辰气运乃是星辰自(身shēn)先天而来,便是粉碎了星辰,一般也绝难得到。只有当星辰自然崩塌消亡,才能以秘密手段趁机提炼星冥运火。这可是好东西,你黄师叔可是下了血本了。”

    石宏果然如同黄鼎霜预料的那般,挡住了赢无常三招杀机,这让黄鼎霜和兵大师喜出望外,打定了主意这回要好好羞辱赢无常一番。

    那赢无常可恶之处还在于,他不光是当面羞辱两人,之后还接着赢氏在天宫之中的影响力,不停的在许多场合炫耀自己的后辈,而且每每提起这咋小话题,便要拿黄鼎霜和兵大师做个反面例子。

    “玄霆门如何?你们看着,三千年之后,玄霆门必定不是我们赢氏的对手。为什么?后继无人啊。至于老兵,就更不用说了,黄鼎霜好歹还有几个传人,留下丁点希望,他是根本连一点念想都没有了”

    话传到两人耳中,更是把两人气的不轻,却又不能因为这种单纯恶心人的事(情qíng)就杀上赢氏。

    黄鼎霜这辈子都没有这么憋屈过。

    现在,这样一个大好的挖苦讽刺报复打击赢无常这个老无赖的机会就摆在眼前,黄师叔说什么也要把握住。

    那人家手短,表现在嘴上,石宏当然满口答应了黄鼎霜的请求。

    有了石宏这么一个能够挡住元神八转三记杀手的传人,黄鼎霜已经开始幻想,自己反唇相讥的时候,赢无常的脸色应该是怎样的大快人心了。

    事实上,黄鼎霜还是低估了石宏。如果真的只有石宏一人,他至少还能挡住赢无常一击。他还有神魂这个最后的杀手铜没用动用。

    而外面赢钱等人,早已经面如土色。尤其是后来杀过来的三十五人,没想到他们本以为结成了阵法,便能手到擒来的敌人,竟能够抵挡住老祖宗三记杀招。

    赢无常在三大氏族当中的辈分都是最高的,在众人心目当中。那是不可战胜的存在。石宏一个元神二转,竟能抵挡三记杀招全(身shēn)而退,已经让这些妄自出手的家伙们,惊得两腿软,暗呼侥幸,要不是老祖宗来得及时,只怕他们现在都成了石宏手下亡魂了。

    赢乾看着这些面如土色的同僚,心中不误埋怨:现在你们知道厉害了吧?莽撞出手,险些连老子也被你们害死。当然,这些话只能心里想想,绝对不能说出来的。

    随着石宏避进铜鼓法宝,赢无常的元神鬼爪也跟着杀了过来。兵大师哈哈一笑:“这回可让这老东西先吃个暗亏!”

    他从怀里掏出一枚黑色的珠子,龙眼大表面暗淡无光,毫不起眼。黄鼎霹一看,却吓了一跳:“老疯子,你要用这东西,咱们可得躲远点!”

    兵大师摆摆手:“不用担心,这是我新近炼制的,威力凝而不散,不会伤到咱们的,嘿嘿,你瞧好了!”    兵大师朝着那不起眼的黑珠子吹了口淡金色的灵气,珠子轻飘飘的飞了起来,穿过铜鼓法宝进入了星空。

    元神鬼爪一把抓了过来,那珠子忽然化作一道元神宝光,冲天而起,看那声威,足有元神六转的修为。

    深邃的天魔星域深处,传来一声冷哼,似乎对这咋,“六转高手”很是不屑,一把抓将上去,正要用力将之捏爆。却不料那六转元神忽然化作漫天光丝,从元神鬼爪的指缝当中漏了出来,迅的织成了一枚巨大光茧,将元神鬼爪困在当中,随即猛烈地光芒闪烁一下,一切归于寂灭。

    元神鬼爪消失了!

    石宏大吃一惊:“这是

    “这是你干爹最(阴yīn)损的元神雷,挨了这一炸,赢老鬼的元神鬼爪算是完了。”黄鼎霜也有些得意的介绍道,一边的兵大师就更不用说了,正满足的眯眼持续笑,手上惬意的拈着胡子。

    这元神鬼爪,乃是赢无常元神的一部分,被生生炸了去,就好比一个人被朵去了一只手。损失可想而知。

    当即,星空深处传来一声暴喝:“兵老鬼,你竟敢暗算我”。

    狂暴的能量疯狂的冲了出来,兵大师冷冷一笑,把(身shēn)体忽然一(挺tǐng),一片金光从他的(胸xiōng)口投(射shè)到了外面广阔的星空当中,铺天盖地的金光元神显露,在黑暗的星域中,化作一尊无比巨大的洪炉。

    洪炉当中烈焰熊熊,洪炉之外,火龙、火凤、火狮、火麒麟”等等十二色火焰神兽翻滚飞舞。

    那天地洪炉,朝着那狂涌而业能量荐。整个星空震((荡dàng)dàng)不停,赢乾等人被狂暴的瑁接冲出奔数十咋。星系,不见了踪影。附近数百颗形成连续炸碎,宛如星海烟花一般灿烂。

    赢无常本来就不是兵大师的对手,更何况他现在刚刚受了暗算,兵大师又已经突破了元神九转?

    这一撞,赢无常只觉得眼冒金星,鼻中腥,过了好久才缓过神来。当下却是大惊:“你已经突破元神九转!?”

    兵大师嘿嘿冷笑,表面上似不在意,却不放过这个打击挖苦他的机会:“赢老鬼,你可真是越混越皿去了。你一个元神八转,竟然跟一个晚辈过不去,一连出手三次,你不觉得丢人,我都替你臊得慌。

    赢无常听出点意思来,他在虚空之中幻化出了一道元神鬼影,只是这鬼影狼狈不堪,刚刚被兵大师撞得那一下,他并不好过,而且还断了一只手臂。

    鬼影元神比兵大师的天地洪炉矮了足有一头。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晚辈?难道    “哈哈哈!”黄鼎霜也毫无保留的显化了自己的元神,一尊比兵大师的天地洪炉犹要高出半头的金甲神将在虚空中现出了(身shēn)形。

    金甲神将一步上前,大声对赢无常说道:“不错,阿宏正是我玄霆门弟子,老兵的干儿子。怎么样,赢老鬼,我们这传人,还入得你的法眼?。

    赢无常的元神乃是一尊鬼神。脸色本来就(阴yīn)沉,此时更是难看了,他如何不知道这是黄鼎霜和兵大师一起在打他的脸,而且打得毫不遮掩肆无忌惮?

    可是偏偏他无可反驳。

    人家一个元神二转,他也能看出来石宏修道之(日rì)不足两百年,可是自己连续三爪,都没能伤到人家,这脸面是丢尽了。

    他不答话,黄鼎霜和兵大师也不会放过他。

    “哎,赢氏一族那些天才晚辈呢?怎么看不到他们了?刚才好像还在这里来着?”

    “你没看错,刚才确实在这里。不过被咱们的晚辈教的连出手的勇气都没有。”

    “不会吧,人家可是堂堂元神五转啊,咱们家阿宏还只是二转。”

    “这个,咱们当着老赢的面这么说不好吧?一群元神五转,却被一个元神二转揍得不敢还手,这个,”

    “没关系,老赢不会介意的,就像他以前说咱们,咱们也不会介意一样。元神八转嘛,总要有点风度,对付一个晚辈,一下子拿不下,就应该自重(身shēn)份,不再出手。不过要是连续出手三次,咱们也不集说人家没风度不是?”

    “那是,怎么能那么说老赢呢?老赢这种人,从来不把风度、名誉这些虚幻的东西放在心上的,他修的是鬼神元神嘛,咱们得理解 (阴yīn)险啊、无耻啊什么的,都习惯了

    石宏在一边看得差点笑喷了,这二老果然是数千年的老朋友。一唱一和,配合默契,直把赢无常气的脸色铁青,偏偏又不能还嘴,更不敢还手,这回真是憋到了内伤了。

    “老赢,你到底在干什么?这么重要的时候,你怎么一声不响的就走了?。

    忽然一个声音从天魔星域深处送了出来,赢无常长长的松了口气,总算是有机会逃脱兵大师和黄鼎霜联“舌。布下的“毒舌”地狱。

    黄鼎霜和兵大师这回心中舒爽无比。美得冒泡,几百年的闲气。今儿个是一口气全吐出来了,而且加倍还了回去。

    石宏在一旁看的有些哭笑不得。人的年纪大了,往往比的就不是自己的成就了,而是后辈们。

    这是人之常(情qíng),晚辈乃是先辈生命的一种延续。

    不过,这二老的嘴也太损了点,平时一个个道貌岸然的,还真看不出来。

    黄鼎霜和兵大师却浑然不顾自己在晚辈心目中的“光辉相形”一落千丈,他们还沉浸在快感之中,两人挑衅的瞪着赢无常:老子的传人就是比你的后辈牛((逼bī)bī),你能怎么样?不管是年青一代对战,还是老家伙们对打,咱都不怕你!

    赢无常不认怂也不行了,借着刚才那一声问话,他夹着尾巴灰溜溜的窜了回去:“我现在有要紧事儿,不跟你们胡乱纠缠。”

    黄鼎霜听出来刚才那个声音,乃是安陵氏大元老安陵信的声音,他跟安陵信有些交(情qíng),气跑了赢无常,黄鼎霜便隔着亿万里的虚空,朝安陵信问道:“安陵老兄,你们守在这里,可曾看到萃东来?”

    “卓老鬼?两天前他驾着一只三足火鸦,一头冲了进毒,后来就再也没了声息了。”

    也正因为元神九转的萃东来,辅以神兽火鸦,冲将进去却没有一点反应,三大氏族才被惊到,一直到现在,虽然严阵以待,却不敢再有进一步的举动。

    安陵信的话让外面的三人脸色都很难看,石宏更是心中大骇:这便是天宫第一强者的实力?元神九转、神兽火鸦,悄无声息的就被拿下了!

    回家听说了一件事儿:老舅爷病危住院的时候,才住了三天,主治医生就开始撵人,理由是“八十多岁的人了还住什么院?”到底为什么,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但是这么做,未免太让人寒心了。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是对这个社会的某些人、某些组成部分更加失望了。这年头,真是失望无极限”

重要声明:小说《叩仙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