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六章 天魔星域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三 书名:叩仙门
    凉下个女人最后到底跟了谁。(),一石宏掂量着年中十枚航,沉声问道。

    这九枚储物戒指,代表着傲视天宫的财富,石宏却一点高兴不起来。谁都能看出来,兵大师此举,乃是在交代后事。而以兵大师元神八转的修为,稳如磐石的道心,还会将这种事(情qíng)表现的如此明显,只能说明一点:兵大师作出这个抉择异常艰难。已经让他方寸大乱。

    石宏的问题让兵大师愣了一下,反应过来道:“什么女人?。“让你跟潭前辈反目成仇,最后却抛弃了你们两个,投入别人怀抱的那个女人。”石宏道。

    这件事的关键,还在于这个女人(身shēn)上。卑东来咽不下这口气,兵大师与草东来原本是好友,但是因为这个女人反目,现在萃东来孤(身shēn)犯险。兵大师不能龟缩不出,否则从此以后就再也难以保持道心圆融。问心无愧做人。

    石宏话一说完,兵大师又愣了愣,下意识的道:“是个女人倒没错他的确方寸大乱,随口符合了石宏一句,忽然又反应过来。皱眉问道:“你说什么乱七八糟的?是个女孩没错,不过到你嘴里怎么听起来就这么别扭?”

    黄鼎霜在一旁讪讪,咳嗽了一声插口道:“这个,师侄,可能我之前的话让你有些误解,你义父和老卓的确是争一个女孩子,不过不是你理解的男女之(情qíng),而是一个徒弟。”

    石宏大汗淋漓:“师叔,这种事(情qíng)您怎么能不跟我说清楚呢”

    黄鼎霜哭笑不得:“怎么这事(情qíng)倒怪起我来了?”

    兵大师扬起巴掌抽得石宏差点一个跟头。天宫首富气的吹胡子瞪眼:“臭小子你瞎想什么呢?”。

    石宏委屈不已,忽然有了黄鼎霜的感觉:“怎么这事(情qíng)倒怪起我来了?”

    这么一打岔,兵大师到是放松下来,他毕竟是元神八转的顶级强者。这一会儿工夫,已然放下了心结,整个人豁达起来。三言两语,把事(情qíng)的真实经过跟石宏说了。

    “在你之前。义父原本不曾动过收徒的念头。但是有一次。无意之中遇到了一名资质极佳的女娃,当时就有些意动,费了不少心思才将那女娃救了下来,却没想到带回去之后被你草师叔看到了,没几天功夫那个老鬼就把人给我拐走了。嘿嘿,可惜啊。这该再死十八次的老鬼自己也没高兴几天。那女娃就被别人给抢走了。而且他干瞪眼看着女娃被抢走,一点办法没有,可比我憋屈多了,嘿嘿!”

    兵大师用了“草师叔”这个词儿,显然这件事(情qíng)一折腾,再加上兵大师已经有了赴死的决心,对草东来的怨恨已经不那么强烈了。

    石宏看了看黄鼎霜和兵大师:“那女娃资质很好吧,否则怎么会让义父您和草师叔都动心了?

    兵大师看了他一样,毫不客气说道:“((逼bī)bī)你小子资质好上百倍!”

    石宏哂笑:“您老人家又吹上了,我的资质就算不是顶尖,也相当不错了。比我好上百倍小

    黄鼎霜在一旁很肯定的点头:“你义父说的没错,那女娃我见过,便是寻遍整个天宫,也找不到第二人。三万年之内,都不会再出现第二个了。她乃是天生的“龙麟灵脉”最顶级的修炼资质。更加难能可贵的是,那女娃还是“天凰元魂”不用修炼,灵魂就比得上元神一转的修士。”

    黄鼎霜看了石宏一眼,似乎照顾他的自尊心一般,放缓了语气说道:“说她的资质比你好上百倍。有那么一点夸张,倒也不是特别离谱。”

    石宏倍受打击,耷拉着眉眼“感激”的对黄鼎霜道:“谢谢黄师叔。您这么一说。真我感觉好多了”。

    黄鼎霜苦笑不已:“你这臭小子,黄师叔说得都是真的”。

    “您这么一说,真让我感觉更好了一些!”石宏咬牙切齿。

    兵大师摆摆手:“该交代的事(情qíng)我也都跟你交代了,你莫要在这里跟我们纠缠,我这就送你回去。”

    石宏轻轻摇头,语气却十分坚决:“我明白您老人家的心意。可是您有没有想过,您之所以要赶去营救卓师叔,就是因为您要是不去,道心便有了一咋。巨大缺口,永远也弥补不上。便是用了九转金丹强行提升到元神九转,这辈子也再不可能更进一步。”

    兵大师默然不语,石宏正说到了他的心坎上。

    “那异我呢?要是我现在回去了,我也一样会落得那个下场。

    ”石宏干干脆脆,丢出这句话,兵大师顿时没了应对。

    石宏明白,自己若是动之以(情qíng),兵大师一准强行把自己送回去。他老人家加上黄鼎霜师叔,石宏就算是翻出七十二般变化,也逃不过二人的手掌心。唯有晓之以理。才能让兵大师改变主意。

    果然,这番话一说,兵大师也不敢再将他强行送回去了。

    只是耍带着他去冒险,兵大师却怎么也狠不下心来。

    一旁的黄鼎霜无奈叹息一声,劝道:“老兵,就带上他吧。阿宏福缘深厚。此山险,但是那人也不系干对咋小晚辈下年。阿宏去,“饥小定怀能有一场机缘。”

    兵大师踌躇半晌,终于一声长叹,目光凝重看向石宏:“阿宏。你可知道夺走那女娃的是何人物?”“是什么人?”

    兵大师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一个如同(禁jìn)忌一般的名字:“左玄

    任崇在钟破虏的陪同下前往青庭峰,他乃是钟破虏的晚辈,因此十分恭谨的落后钟破虏半个(身shēn)位。跟在了后面。

    烦东来炼制九转金丹。本来需要三十年。但他将火鸦丹暗藏在命火当中。利用黄鼎霜和兵大师的帮助炼制。又多耗了三十年光(阴yīn)。也就是说。石宏的道法之宝,道德灵文字印,整整花了一甲子的光(阴yīn)才炼就。

    六十年对于凡人来说,几乎就是一生,但是对于这些寿元动辄千万载的修士来说。也就是感觉时间稍长一点而已。

    因为石宏的缘故。玄霆门将拓跋氏扫地出门。钟破虏还把拓跋家主打落了一个境界,双方的合作自然作罢。玄霆门打压了拓跋氏,原本跟拓跋氏的合作。也就交给了任氏。

    这六十年来,合作事宜顺风顺水,一直负责这方面事(情qíng)的任崇。在氏族中的地位也水涨船高。

    只是任崇心里一直有个心结。

    坦白说。虽然任氏实力远在拓跋氏之上。但是从合作角度来说。拓跋氏却比任氏更合适。

    但是玄霆门毫不客气废了拓跋氏,尤其是当年钟破虏和拓跋家主那一战,至今让人津津乐道。

    但究竟为什么会有那样一场大战,天宫中知道的人却不多。任崇就是这不多的人之一。因为他是亲(身shēn)经历者啊。

    要不是他当初言语撩拨,拓跋锋就算是还会针对石宏,也不会那样冲动。

    任崇虽然得了和玄霆门合作的机会,心中窃喜,却也明白石宏的(身shēn)份非同小可。那件承(情qíng)跟他有关,纸里包不住火,万一哪天东窗事发”任崇不敢去想。

    诚然就算是古族,也不可能说灭了任氏就灭了,但问题是,任氏会不会为了他一个人任崇,而得罪强大的古族?答案肯定是否定的,他很清楚自己在任氏之中还没有达到不可或缺的地步。

    因此他这六十年来,经常往玄霆星跑,表面上是为了跟玄霆门搞好关系,实际上他却是在石宏出关。

    石宏闭关的事(情qíng),因为他跟玄霆门的合作,所以得知。只不过他不知道石宏闭关到底为什么。

    这么多年,他旁敲侧击,知道石宏竟然是跟卓东来、兵大师和黄鼎霜一起闭关,更是吓得不轻,这三位都是什么人物?一位是元神九转的超级强者,一位是天宫第一制器大师。一位是天宫第一炼丹大师。可以说这三人跺一跺脚,整咋。天宫也要抖三抖。

    这让任崇对石宏更是畏惧。生怕将来那件事(情qíng)被揭出来,自己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这一回,任崇看到卓东来开辟的天地已经消失了,心中大震:“钟师叔,黄前辈他们出关了?,小

    钟破虏点了点头道:“师尊他们已经出关了。”

    任崇不露声色道:“那石宏兄弟他们也跟着一起出来了?”

    钟破虏想起来石宏那一道奋然不屈的元神光芒,心里还有些震撼,再次领首道:“出来了。”又有些感叹着道:“阿宏这个人,将来成就只怕不再师尊之下,我”恐怕是比不了啊。”

    他不过有感而发,却把一边的任崇吓得不轻:成就不再黄鼎霜之下?黄鼎霜乃是元神九转啊!

    任氏的确是天宫一流氏族。但是也不代表他们有实力随便开罪一位九转强者。

    任崇心里打鼓,他原本给石宏准备了一件一品法宝,已经开了灵识。再炼养一段时间,说不定就能生出元灵。晋升为灵宝。这等权,物,在天宫之中也算得上是大手笔,任崇着实花了不少心思才弄来。但是现在一看,这份礼物太轻啊。您指望用一件法宝打动九转高手?开什么玩笑。

    钟破虏可不知道自己随口一句话,把这位晚辈吓到了。后来这一路上,任崇都心不在焉,钟破虏还有些奇怪是怎么回事。

    “左玄?”石宏眉头一皱,这名字听着有些耳熟啊。把这名字翻来覆去在嘴里念叨了几遍,石宏猛然想起来,顿时惊呼一声:“死神左玄。天宫第一高手?!”

    石宏来到天宫时间不长,左玄这个名字他也只是听说过一次,但是却绝对不会忘记。即便是现在,石宏都记得当初自己成就了天罡晶壁。凰御羽面临星空,满脸敬畏与崇拜,缓缓与自己诉说的那番话。

    “六万年之前,天幕星草莽世家草莽卓无意之中凝练出天罡晶壁,厚不过一尺。三百年后,草莽卓三道苍空灭星雷,杀败天宫第一高手欧阳晦灭。修成星空神明举木狼。碎灭虚空而去。”

    “四万年前,天陈星古家不过是一个无人知晓的小家族。只因为古家长老突发善心,;临时将一旁系弟子古灭魂捎摔:子星域外围,却不料古灭魂赤意之中修成天罪晶壁,始五千年内。古灭魂为古家南征北战,成就了古家天宫第一氏族的盛世,即便是现在,古家仍旧是天宫最强大的氏族之一。

    “最近的,便是一万年前的左玄。至今没有人知道他到底出(身shēn)何处。只是当初一起凝练内天罡的同道证实,死神左玄当初凝练的乃是天罡晶壁。至今死神左玄依旧是天宫实质上的第一强者,无人敢惹。”

    死神左玄,天宫第一强者。难怪就连卓东来,都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好不容易“拐骗”来的女徒弟被人抢走,却不敢出手。

    兵大师点了点头:“现在。你还想跟着我们一起吗?他可是左玄,就算是你不去,也有充分的理由说得过去,不会想我一样落下道心上的缺陷

    石宏还没能从震惊之中清醒过来,若是申屠豹在此,只怕短暂惊骇之后,反倒会兴奋莫名,嘴里念叨着自己将要面对天宫第一强者,脸上露出花痴的笑容。可是石宏(性xìng)格谨慎冷静。死神左玄,就像一座大山压在了他的心头,让他连生出一丝反抗的念头都十分困难。

    去还是不去?去了只怕是死路一条,可是不去,自己这辈子都难以原谅去己。

    石宏深深地吸了口气,平复了自己激动的(情qíng)绪,最终还是点头道:“咱们这就出发吧。气来我还想利用您老人家这九枚储物戒指中的财富,去天宫中雇些人来,现在看来完全没有必要了,多那些人、少那些人不会起到什么作用。”

    的确,面对左玄这样的至尊高手,数量上的优势根本没有用处。兵大师还想再劝,黄鼎霜拦住他:“别说了,你这义子的脾气你还看不出来吗?这种事(情qíng),他既然决定了,你怎么说也没用。快走吧。别浪费时间了,去晚了,老票可就要交代进去了,”

    兵大师默然点了点头,放出铜鼓法宝破空而去。这时候,才看出来兵大师这件法点的威力,竟然连续不断地顿破虚空,一连穿梭数十次。出现在了一片深邃星空外围。

    “天魔星域。”黄鼎霜指着外面广阔的黑暗星域说道:“这一片星域,至少相当于三咋小一流氏族掌控的星域面积,但是这么大一片星域内。只有一名修士,便是死神左玄。而且天魔星域内,资源星辰无数,就算是藏魔星域都比不上。真正算起来。左玄才是天宫第一富豪。比你义父还有钱。只不过,那些资源星辰,他也不怎么看在眼里罢了

    石宏虽然知道左玄厉害,但是他一个人竟然控制了这么大一片星域。还是让石宏微微玄些吃惊:“天宫中人畏惧左玄竟然到了如此地步?平白将这么大一片富饶星域送给他?”

    “也不全是。”黄鼎霜解释道:“这片天魔星域内。藏有一个星洞。里面时常有强悍的天外种族杀出来,左玄坐镇于此,每(日rì)击杀那些天外种族,磨练自(身shēn),提升境界小也包了天宫平安。”

    兵大师哼了一声:“那不过是那些氏族的说辞罢了,星洞中的天外种族固然可怕,更可怕的却是左玄!他们害怕人家,却好面子,这才编了这么咋。借口哄骗自己子弟,保住自己的面皮!”

    兵大师毫不留(情qíng)。黄鼎霜苦笑:“起码大家对左玄的尊重,也是一方面的原因,,咦,那是什么?”

    黄鼎霜忽然指着前面的星空之中,只见黑暗的星域边缘,一座宝塔状的法宝闪烁着光芒,慢慢飘了过来。

    兵大师眉头一皱:“阿宏你出去打发了他们,我跟你黄师叔不愿意抛头露面。”

    两人的辈分极高,当然不能随便出面。而且两人出现在天魔星域外面,而且一副要闯进去的样子小落在有心人眼里,只怕会有不少的猜测。甚至可能会影响到天宫走势。石宏心中自然明白,他现在乃是元神二转,一些神通自然领会无师自通,这其中,便有一条:(肉ròu)(身shēn)虚空飞行。

    石宏把(身shēn)子一晃,便出了兵大师的铜鼓法宝,(身shēn)后神光烁烁,宛若一双巨大的光翼,速度控制的不快不慢,做出一副并无敌意的样子朝那宝塔状法宝迎去。

    石宏知道自己三人即将挑战天宫第一强者,此时实在不易再树敌人。一

    石宏还没有到那宝塔法宝近前,宝塔当中忽的投(射shè)出三道光芒。映(射shè)在虚空当中,化出了三团图案。

    石宏不认得这些图案,铜鼓之中的黄鼎霜却眉头一皱:“安陵氏、司氏、赢氏,三大一流氏族一起跑到天魔星域外干什么?”

    “来者何人?”宝塔之中,以灵元送出一声叱喝,直达石宏双耳:“三大氏族联手封锁天魔星域,任何人不得入内”。

    再求一下各种票票,貌似那个年度评选的票数,好久木有动了。另外,最近更新确实不快,这几章的(情qíng)节不是很舒爽的那种,大家不妨攒着一起看。

重要声明:小说《叩仙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