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三章 义父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三 书名:叩仙门
    ,个青庭峰附斩都被拓跋锋的惨叫声惊动。()峰下瞬间掠…凶遁光,正是拓跋氏护送拓跋锋前来的几名高手。

    其中一人,已经是元神六转的高手,一看到拓跋锋在地上疼的直打滚,脸色一变,拍出一道灵光(射shè)入拓跋锋的体内,止了鲜血,又赶紧取出灵药来给他喂了下去。

    拓跋锋疼蒋稍缓,立刻神色狰狞,指着石宏大吼:“曾叔给我杀了他,一定要帮我杀了他!”

    曾叔便是那名元神六转的高手,他正在查看拓跋锋的伤势,此时也不由脸色一变。拓跋锋是跟着他出来的,结果命根子被人断了,回去之后自己怎么跟家主交代?

    他猛然起(身shēn),(身shēn)体不动却平平的滑向石宏,一时间周(身shēn)灵力怒卷如风暴一般,六转高手气势如虎,以泰山压顶之势((逼bī)bī)向了石宏。

    “你是什么人?竟敢下此毒手!”

    钟破虏的大徒弟赶紧上前:“曾老,这是我师尊的客人,您看,”

    拓跋氏跟任氏都是来玄霆星洽谈一桩合作事宜,这个大弟子十分了解,合作对于双方关系甚大,因此他也不敢得罪拓跋氏。尽管他知道石宏能够住在青庭峰之巅,必定是师尊的好友,但是师尊一向以大局为重,从来没有因为个人感(情qíng)而影响门派发展。因此,这位大弟子揣测钟破虏的心思,这回只怕会牺牲自己的私交,来完成双方的合作,是以他也并没有过分阻止曾叔。

    石宏淡淡道:“他心怀不轨。(身shēn)披隐遁法宝偷袭在先;我反击伤他,乃是他咎由自取。此等小人,本该辣手除去,免得留在世上祸害苍生”。

    曾叔大怒:“哼,好大的口气,你可知道他是谁?他乃是拓跋氏家主嫡亲长子!你是什么(身shēn)份?竟敢决断他的生死!”

    曾叔不是拓跋锋,从刚才钟破虏大弟子并不坚决的态度上,已经看出来玄霆门对这件事(情qíng)的立场了。

    “曾叔,跟他废话什么,快帮我杀了他!”拓跋锋灵药下肚虽然好过一些,但依旧疼得冷汗直冒,对石宏更是怀恨,拍地大骂催促曾叔。

    曾叔老城,虽然心中对石宏恨到了极点,却知道这是在玄霆门的地盘,不能给玄霆门留下口实。他(阴yīn)沉的眼神一扫钟破虏的大弟子:“黎老弟,这件事(情qíng),玄霆门怎么向我们拓跋氏交代?”

    钟破虏的大弟子黎天兵暗暗叫苦,师尊不在,自己可要怎么处理才好?玄霆门和拓跋氏的合作事关重大,甚至会影响到玄霆门(日rì)后的发展,是万万不能因为一咋。人而遭到破坏。黎天兵看了看石宏,一咬牙决定牺牲石宏了。

    “曾老,他毕竟是师尊好友,不如暂时收押,等师尊回来再行处置?。

    拓跋锋立刻大叫起来:“不行,我一定要马上杀了这个混蛋,曾叔,快快出手!黎天兵,你们要是干护着他,咱们的合作就完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黎天兵顿时无奈,曾叔觉察到黎天兵没有继续阻止的意思,冷笑一声,忽然化出漫天魔影,将石宏天上地下团团围住,猛然一声炸雷狂鸣,每一道魔影都轰出一掌,从各个角度攻向石宏。

    石宏淡淡的看了黎天兵一眼,轻轻摇了摇头。他并不觉得寒心,这只是人之常(情qíng)罢了。只是他跟玄霆门的关系。已然出现了裂痕。

    漫天掌影,选片一般落下,堆向石宏。元神六转,在天宫之中绝对是独当一面的高手,曾叔杀机已动,处在他攻击狂潮中心的石宏,顿时被一股炽烈的杀气压的有种喘不过起来的感觉。

    石宏的(性xìng)格,自然不会坐以待毙,他猛地一握拳,九道双首真火龙脉加持在手掌上,举过头顶,狠狠的和曾叔拼了一记。他有神魂笼罩四周,曾叔的障眼法虽然神妙,却也瞒不过他。

    一声巨响,石宏闷哼一声,嘴角流出一道血丝,曾叔一声不响,收掌后退。他虽然没有受伤,但是心中却十分震惊:这小子竟然能接住老夫一招!

    他可是元神六转的高手,这辈子杀人无算,元神一转的废柴也屠戮了不少,对付石宏这样的人,想来都是随手一抓,碎了天灵盖,连元神一起勾出来随意毁灭,根本不值得他动用什么杀招。

    这次因为拓跋锋受伤,曾老担心回去之后受家主责难,有意在拓跋锋面前卖好,甚至将自己的得以(身shēn)法“天魔叠影”都施展了出来,这一击,至少有他全力杀招的七成力量,石宏竟然没有被轰成一滩(肉ròu)泥!

    而且,跟他对掌那一瞬间,这小子掌心上一溜的火焰力量钻了过来,生生不息,妥然一连九道!如果不是曾老元神六转,实力深厚无比,还真会被他搞的手忙脚乱。

    曾叔不由得慎重看待起了眼前这个年轻人。

    “唉”黎天兵张口唤了一声,却发现曾顺根本没理会他。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不再多说。

    而此时,隐藏在围观人群中的任崇也是心中暗惊,石宏刚才所说他也听见了,曾老出手他也看见了。拓跋锋元神三转,(身shēn)披隐遁法宝,暗中偷袭,却反被石宏杀伤。这曾老乃是元神六转的高人,实力高出石宏几十倍都一一山,一招下尖贵然没要了石宏的道泣就是古族的实“!三

    任崇不由得赞叹,难怪古族一直隐世不出,却能够左右天宫大局,实力果然深不可测。

    曾叔一招没能解决石宏,面子上过不去,原地将自己的灵元催的一浪高过一浪,在他的(身shēn)后,竟然隐约可见一道灵力狂泉,不断喷涌出淡淡的灵力光芒,越长越高。曾叔的气势也攀到了顶峰,一股环状气浪,以他为中心,瞬间扫过整个青庭峰,将这青庭峰上众人,压制的不能动弹。

    “小子,元神一转之中,你的确已经很不错了,可惜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下辈子记着莫要再犯这样的错误!”曾叔一笑,齿白如狼牙,唇黑如墨,(阴yīn)森无比。

    说话间,背后的灵泉忽然炸开,滔天水浪袭涌而来,曾叔投(身shēn)其中,竟然化作一头蛟兽蛇(身shēn),尾生毒勾的天外魔种,血盆大口一张,要将石宏生吞了下去。

    石宏眼睛一眯,已经准备动用杯影龙弓了。

    “啪!”一只大手有力的抓住了天外魔种的脖子,随手一扭,曾叔惨叫一声被打回了原形,狠狠丢了出去。死鱼一般的摔在了地上。那漫天灵力水浪也随之消失不见。

    钟破虏脸色难看之极,站在石宏(身shēn)边。一眼看见石宏嘴角的鲜血,大为愧疚:“师幕,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石宏悄悄撤了法术,将杯影龙弓送回老壶天地,默默擦了擦嘴角,只是说道:“我学艺不精,斗不过人家,怨不得别人。”

    他说完,也不理会众人,升起遁光转(身shēn)破空而去。

    “师弟”钟破虏在后面喊了一声,石宏就当没听见径自走了。

    石宏不是说的气话,来到天宫这些(日rì)子,他越来越明白,天宫冷漠。传说之中的仙界,其实远比人间可怕,没有实力,一切都是虚妄。

    刚才他知道肯定会有人来救自己,但是把自己的命运寄托在期盼他人相救,这让石宏心中憋闷的难过。

    他一言不发的离开,到了兵大师居处之外,在门口恭敬拜到:“求义父传我大道!”

    朗朗之声传进屋中,房门无声无息的打开,兵大师正站在门后,似乎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面色凄然,眼神慈祥疼(爱ài)。

    兵大师怔怔半晌,似乎想起了自己的当年。

    他缓步来到石宏面前,摸了摸石萎的头,抬眼一望,银月已经西坠,东方一抹鱼肚白,天色将明。

    兵大师(胸xiōng)中忽然一股豪(情qíng),宛如东升旭(日rì)不可遏制:这孩子不能让他再如我当年一样受尽冷暖任人欺凌,我兵大师如今有这实力护他周全!

    “磕三个响头,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义子,传我衣钵!”

    石宏离去后,钟破虏眉头一皱,目光扫过整个青庭峰,一股无形的压力,仿佛一块磐石,重重压在所有人的心口。

    躺在地上的拓跋锋还不知死活,大叫道:“钟前辈,你怎么放那小小子走了?他将我打成重伤,今(日rì)玄霆门若不给我一个交代,咱们合作的事(情qíng),就此作罢!”

    钟破虏听着听着,头发已经乍了起来。脸上的神(情qíng)却是越发冷酷了。他暂不理会拓跋锋,转过头去问自己的徒弟:“天兵,到底是怎么回事?”

    黎天兵自然是不敢隐瞒,一五一十的把事(情qíng)都说了。言辞之间,隐晦的透露出了自己揣测师尊意思,没有因为个人交(情qíng),而耽误门派大事。黎天兵自认处置得当,就算得不到褒奖,也不会受到责罚,却不料他一说完,钟破虏便寒生问道:“这么说来,你就眼睁睁看着拓跋家的人欺负为师的朋友?”

    黎天兵一愣:“师尊,过,”

    钟破虏心中大恨,他今天将石宏请回了青庭峰,却不料晚上忽然收到师尊发来的秘符,着他过去相见,是以他今晚才不在青庭峰。

    钟破虏去和师列(日rì)见,才明白原来这回要炼制的竟然是九转金丹!他是大弟子,黄鼎霜也有意让他继成衣钵,是以才将他单独唤去,面授机宜。

    元神九转,谁也不敢保证自己一定能迈过那道坎,就像九州星上,谁也不敢保证自己一定能够成就元神一样。

    黄鼎霜告诉他,交好石宏,别的暂且不谈,石宏手中还有十四颗九转金丹。就算石宏自己留一颗,给传人留一颗,也还有足足十二颗的富余。

    钟破虏立刻就明白了,这是师父再给自己将来铺路,当即叩谢师恩,心里面也琢磨着,怎么跟石宏进一步搞好关系。

    却不料跟师尊一番长谈,回到青庭峰就发现石宏被人打了,自己最看重的大弟子还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而没有施以援手。石宏临走之前那神(情qíng),让阅尽人(情qíng)世故的钟破虏明白,他已经心灰意冷。

    钟破虏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苦心培养的衣钵传人,到头来毁了自己通向九转大道的那一条路。

    他跟黎天兵,师徒感(情qíng)深厚,真要把黎天兵如何,他却也狠不下心来。只是这件事(情qíng),实在是让他失望之极,当下心中一声长叹,摆手对黎天兵道:“宗玄星正确一名驻守,你这就叭川”下尖吧,以后没有为师召唤,不得擅自离开宗玄星!

    黎天兵大吃一惊:“师尊,您,”

    钟破虏沉着脸一挥手:“现在就走”。

    不仅是黎天兵,周围的青庭峰钟破虏门下,也是大吃一惊。大家都知道大师兄黎天兵深得师父器重,师尊在大师兄(身shēn)上倾注了无数心血,却不料因为这件事(情qíng),师尊竟要将大师兄放逐!那个石宏到底是什么来历?大师兄没有护住他,竟让师尊如此大怒?

    黎天兵两眼含泪,正要哭求,钟破虏已经一挥手,一道光芒卷起黎天兵,不知道送到了哪里去。

    事已至此,拓跋锋就算是再混蛋,也明白钟破虏的立场了。一边的曾叔心中惴惴不安,盘算着今天如何脱(身shēn),拓跋锋色厉内接,极为不合时宜的说了一句:“钟前辈,咱们的合作,可是事关重大,您,”

    钟破虏眉毛一扬,面寒如水:“不必了!你刚才不是已经说了。今(日rì)玄霆门若不给你一个交代,合作的事(情qíng),就此作罢。那就作罢好了,我玄霆门虽然不是天宫第一势力,却也有些骨气,断然不会像拓跋氏这等粗鄙的暴发户一般唯利是图。你要我给你一个交代,好,我这就给你交代!”

    钟破虏话音未落,玄霆星上空,一片礼乐仙鸣,初生朝阳投下万道金光,如同一道道金蛇一般小从万丈高空的云层,齐齐游窜而下,钻入了青庭峰底。

    片刻之后,整个青庭峰忽然一颤,一声浑厚龙吟响彻天地。

    青庭峰下,一道龙形金光冲天而起,钟破虏把手一指,那道龙形飞剑忽然一落,拓跋锋(身shēn)边传来一声惨叫。

    一腔(热rè)血溅在了拓跋锋的脸上,他一个哆嗦,慢慢转过头去只见他视为依仗的六转高手曾叔,从头至脚,被一道炽烈光芒凿穿,两眼圆瞪,六转元神碎裂,死得不能再死了。

    “为老不尊,恃强凌弱,该杀!”钟破虏恨恨喝道。

    拓跋锋吓得一个哆嗦,直到此时,他才明白拓跋氏和玄霆门的差距。这曾叔在家中,便是父亲也要礼让三分,到了钟破虏面前,一招都接不下来!

    而玄霆门,还有一位九转老祖黄鼎霜坐镇。

    他这才明白,自己之前的心思多么可笑,以为可以凭借合作的事宜要写钟破虏”,

    “我与你父亲平辈,若是杀了你,天宫众道友定会笑我以大欺养不教,父之过。我且将你伞下,等你父亲来了再与他理论。拓跋锋,今(日rì)之事,绝不可能善了。十(日rì)之内。你父亲不来玄霆星给我师弟一个交代,我必一人一剑,杀上拓跋氏问个究竟。”

    “我要灭你拓跋氏也不难,只是我玄霆门从不仗势欺人。但我玄霆门也不会被人仗势所欺。更何况,你拓跋氏,还没有这个资格。”

    钟破虏一番话,说得拓跋锋呆若木鸡。

    那一道龙形飞剑,高高悬在青庭峰上。幽光如火,威压天下。拓跋锋知道,单凭这一只飞剑,拓跪氏便抵挡不住,钟破虏说要灭了拓跋氏,绝对不是一句妄言。

    他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一时猖狂,竟然会给拓跋氏引来一场灭门危机!只是此时,说什么都晚了。

    钟破虏赤着上(身shēn),背着一捆荆条跪在黄鼎霜门外。玄霆门老祖暴跳如雷:“你个混账东西,你是怎么安排的,竟然出了这样的事(情qíng),在咱们自己的玄霆星,咱们的客人竟然被人打伤,你让我这张老脸往哪儿搁啊!”

    黄鼎霜到不是矫(情qíng),撇开石宏答应他的那枚九转金丹不说,这件事(情qíng)传出去,黄鼎霜肯定要被奚落。

    黄鼎霜这个级别的人物。境界自然不同,交往的都是兵大师、萃东来这等天宫宗师,这要是传出去,他至少百年之内,是没脸出玄霆星访友了。

    “请师尊降罪!”钟破虏自知理亏,乖乖的跪在地上磕头。

    黄鼎霜火更大了:“你在我这儿跪着有个(屁pì)用?去找你兵师叔去,得让他们爷俩原谅你!”

    钟破虏傻眼,兵大师的脾气天宫闻名,他最心疼的传人在自己家里受了欺负,自己上门请罪,钟破虏想想都觉得胆怯。

    黄鼎霜一看就知道他的心思,气得直骂:“瞧你那点出息!”

    黄老祖虽然生气,但是心里也知道这件事(情qíng)不能怪大徒弟,摇了摇头无奈道:“走吧,为师带你过去。”他恼恨的自己用手拍了拍左脸,啪啪直响:“说不得,只能再卖一下为师这张老脸了。”

    他又想起兵大师的那脾气,不但徒弟害怕,他自己也觉得头疼,临出门之前,也是暗中叹了口气。

    一年又一年,刀旧年一晃又过去了。石三带着俺家小正太,跟大家道一声新年快乐!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踢走霉运,心想事成,(身shēn)体健康,阖家欢乐!新的一年里,俺要用心养孩子,用心想故事,好好写书,不给大家添堵,保证有一个欢乐的结尾。另外多保证一句,俺不烂尾了。

    ,

重要声明:小说《叩仙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