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二章 这回真的不是故意的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三 书名:叩仙门
    干二天应该是去大师兄的青庭峰去住,可是其他三位师兄4州心归(情qíng)的一定要一起送他过去。幸好石宏是个男人,否则真有些怀疑这些师兄们是不是要追求自己。

    一路上,五人结伴煌煌而过一一在玄霆星上。谁不认识十大亲传弟子的飞遁法宝?这十人备份颇高。(身shēn)份尊贵。这百年来,便是在玄霆门中都不怎么路面了,每一位出现,都代表玄霆门要出大事了。平(日rì)里两人一起出现都极为罕见,今天却一下子出来了四人,那些看到四人法宝遁光的弟子都在猜测:可是什么天宫前辈到了玄霆星?

    可是等五人飞到了近前,却吃惊现,五人竟然是陪着一名普通修士,那修士年纪轻轻,分明只是元神一转的实力啊。

    弟子们大为惊讶,纷纷猜测这年轻修士到底是什么来历。当然也有人心中羡慕,要是自己是那名修士该多好。

    却不知道这名年轻的修士,心中却恨不得能够脱离这四位师兄的纠缠。

    石宏在四人的簇拥之下,终于到了青庭峰外面,他们在上面飞遁,下面却有一人看不过眼。

    “这小子什么来路,竟然让玄霆门四大亲传弟子一起现(身shēn)接待?本少爷堂堂拓跋氏公子,却随便派了个人过来应付我等,玄霆门好没道理,哼!”

    此人住在青庭峰下的一片竹林小院内,这在玄霆星上,也算是招待尊贵客人的场所了。而在这满口不满的少年(身shēn)边,一名气度非凡的公子呵呵一笑,不着痕迹道:“这可难说了,许是几位前辈的长辈门下弟子。

    “哼,区区元神一转,想来也是仗着长辈余荫,否则焉能得到玄霆门如此重视。”少年公子讥讽道。

    而他(身shēn)旁那人。则淡淡道:“这世上仗着长辈余荫的人多了。你我又能如何?就好像刚才那人他随手一指,石宏等人,此时已经落在了青庭峰的最高处,那里可不是他们能够上去的。

    而那少年拓拔公子眼中嫉妒更盛:“任兄,你可是堂堂任氏公子,玄霆门又是如何对你?你可记得你我来时,那安排我等住在这里的玄霆门弟子,曾对我俩明言,莫要轻易涉足青庭峰一一是什么意思。就是不让咱们上去呗。凭什么那个元神一转的废物就能上去,还是最高处?”

    这玄霆星上,除了老祖黄鼎霜住处之外。这青庭峰可以称得上是整个星辰的“机枢”所在,毕竟钟破虏乃是大师兄。这青庭峰之数,便是钟破虏的居所,能够在那里被招待。无疑表示你是玄霆门最尊贵的弟子。

    任公子淡淡一笑,看着那不忿望着青庭峰之炭的拓拔公子,眼中不易觉察的闪过了一丝嘲弄:就凭你小子,还想挑唆本公子?若是石宏在此。定能认出来,这个任公子不是别人。正是在兵大师那里偶遇的任氏任崇。

    “呵呵呵,我只是任氏众多继承人之一。玄霆门轻视我那是正常。你拓拔公子可是拓跋氏名正言顺的第一继承人,(身shēn)份其实我能相比的。”任崇撩拨了他一下,又假意劝解道:“拓拔公子也不必太放在心上,这种事(情qíng)天宫中多了去了,那小子长辈在世还好,长辈一去,又如何能争得过你拓拔公子?”

    “话虽如此,可玄霆门如此作为,怎不叫人怒恨?”拓拔公子恨恨道。

    任崇自然人出来拓拔公子口中不断诋毁的那人乃是石宏,他自认“深知”石宏底细,拓拔公子刚才却不知死活的挑拨他,本来任崇没什么坏心思,虽然不喜欢眼前这拓跋锋的张亚跋扈,但也不之一故意害人。可是拓跋锋不仁,就不怪人家任崇不义了。三言两语下来,拓跋锋就蠢蠢(欲yù)动。

    “那又能如何?”任崇加了一把火:“这里可是玄霆门的地盘,人家是玄要门的客人,拓拔公子可不敢造次,我等乃是负了家族使命而来,坏了家里的事儿,可不是闹着玩的。”

    他再一激,拓跋锋果然忍不住了,嘿嘿一阵冷笑,(阴yīn)毒的看着青庭峰之损,低声对任崇道:“任兄,你不知道吧,小弟有一件法宝,能够隐去形迹。便是元神八转的高人也现不了。虽然藏在这法宝内偷袭,威力大打折扣,但是小弟乃是元神三转,对付他一个元神一转的废物,还不是手到擒来!”

    他说着,把手比划“了一个老鹰捉小鸡的姿势,得意洋洋的笑了。

    任崇看到火候差不多了,赶紧假意相劝,那拓跋锋哪里肯听?只是拍着(胸xiōng)口跟任崇保证:“任兄就等着瞧好戏吧!”言罢,摆摆手跟任崇告辞而去,却没有现,背后任崇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

    任氏公子在心中对石宏道:“这回可要连累你受苦了,他元神三转,你的确不是对手,不过你有钟破虏保护,顶多也就受点皮(肉ròu)之苦。”

    拓跋氏在天宫中,乃是一个后起氏族,但是最近这几十年却势头生猛,已经越了申屠氏、凰氏这些二流氏族,实力直((逼bī)bī)任家这样的一流氏族。不过暴户总是有一些惹人厌烦的毛病,就好比这位拓跋锋公子,自己也不过是元神三转,还是靠着家里无数灵药堆出来的。他不反思自(身shēn),却总拿别人说事儿。

    天宫中的一流氏族,那都是有千万年的积淀,哪一个不是深不可测?便是那些二流氏族,也都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手段。这拓跋氏,仅仅是势头上越了普通的二流氏族,其实若真个拼斗起来,他们连申屠氏都杀不过,更别说任氏、安陵氏这些大家族了。

    可是任崇和这拓跋锋在星域中偶遇,都要来玄霆门办事,便结伴而行。一路上,拓跋锋对任崇态度倨傲,语气之中,处处流露着一股拓跋氏已经跻(身shēn)一流氏族,而且是强的一流氏族,像任氏这些一流氏族中稍弱的。已经不足以对拓跋氏形成威胁的论调。

    任崇在氏族中跟其他的继承人勾心斗角,城府颇深,表面上笑脸相陪不动声色,心里早已经种了颗恨种,逮到机会,自然要(阴yīn)他一下。

    且不说青庭峰下拓跋锋和任崇的小心思。峰顶上,石宏好说歹说,才将

    他这人对于居处没什么讲究,这方面倒是很能随遇而安。在魔玄门中,一座小院子也能住,在殷都。一座宫(殿diàn)也能住。跟钟破虏要了一件静舍,便盘膝打坐,调息灵元。明天开始炼丹,虽然让自己出力的可能(性xìng)极但他还是想将状态调整到最好。

    将自己的功法逐个修炼了一遍,又将《歌月太苍经》中元神法门修炼一轮,外面已经是明月高悬,银辉清冷的深夜了。

    玄霆星的月亮比九州星巨大得多,石宏不用运使法门,都能够感觉到月辉之中,那一丝丝活泼的灵气。他一阵感叹。天宫中的修士的确比九州星要幸运得多,似玄霆星这等星球,修士们只怕百年之内,人人皆可修成元神一转。浑不似九州星上,人人争先,元神关卡如同一道天铡,斩杀了无数英才!

    修炼完毕,他也不困,想了想打开老壶天地进去看看。光光自己在老壶天地之中颇为无聊,那些桃妖见了它就直哆嗦,无人敢跟它作玩伴。老壶元灵又整天惦记着“小故作老成”不怎么和它玩耍。是以一看到石宏进来,光光立刻一声欢呼扑了上来。

    石宏也是哈哈一笑,这一人一兽玩耍了一阵,石宏才将小家伙拎起来,搁在自己的肩头上。然后朝天空唤了一声:“老壶前辈?”

    已经化成一名黑衣青年的老壶元灵从天空骄阳之中显出出来双手背在(身shēn)后,一本正经问道:“何事?”

    “小我上回送进来的十八具铠甲呢?”石宏记起来自己受了十八具铠甲在老壶天地中,他琢磨着把这些铠甲送去仙兵图志,给那些高等级仙兵穿上。必定能够战力倍增。

    老壶元灵哼了一声,随手一指光光:“你去问它吧。”说完,转(身shēn)回了太阳当中。

    石宏心中升起一丝不详的预感,猛然转头,却不是去看光光,而是盯紧了那面积越来越大的血湖。

    他进来的时候,就曾经注意到血湖中心,似乎有一道漩涡,只是当时没怎么在意,老壶元灵这么一说,他赶紧去看,果然那漩涡当中。似乎有什么东西!

    “光光!”他一声怒吼,光光已经化作一道闪电,嗖的一声钻进了桃林,死活不肯出来了。

    那血湖,不管扔进去的炼废的法宝,还是成功的法宝,一概化成了原材料吐出来。这十八具铠甲,不知道经过了多少年的漫长岁月,才能累积那么多的煞气,只怕已经开了灵识了。这样的法宝,化作原料实在可惜。

    石宏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看来得给小家伙重新找一斤。“窝。了,留在这里面,整天祸害自己的宝贝。

    石宏拿光光没办法,虽然心疼,那是这十八具铠甲也不是什么(性xìng)命攸关的宝贝,摇了摇头也就算了,他正准备离开,忽然空中一声呼唤:小小子且慢

    石宏大为光火,转(身shēn)跳脚朝天空中老壶元灵怒吼:“你们一个个什么毛病?怎么都喜欢喊我小子?能不能尊重点?”

    黑衣青年,老壶元灵一本正经道:“就算从我诞生之(日rì)算起。我的寿辰也在万载以上。若是再算上我本体的寿元,只怕比你诞生的九州还要久远,不喊你小子,喊你什么?”

    “这个石宏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得摆手道:“你喊就喊吧,别那么语气中带着不屑好不好?好歹我现在是主人

    老壶元灵皱了皱眉头:“主人?我若是女子,变这么叫你也无妨。可我乃是男儿之(身shēn),这么喊你,你不觉得毛骨悚然?”

    石宏在脑海中想象了一下,忍不住一个哆嗦,赶紧说道:“算了,你喊我小子就(挺tǐng)好

    “你先别急着走,瞧瞧这个老壶元灵说着,把手往血湖之中一指,只见那血湖渐渐变得透明小漩涡之下,隐约可见十八具铠甲正围着漩涡不住旋转,渐渐地相互之间距离变越来越近。最后,已经贴在了一起,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被”

    石宏惊讶一声。那十八具铠甲,在他眼前,慢慢的重合,竟然变成了一具铠甲。而那铠甲之中,忽然冒出来十八道黑红色的火焰,似乎是铠甲元灵,得了那血湖之水的滋润,越强盛起来。

    十八道暗红色的火焰忽然扭在了一起,血湖之中涌起一道血浪,拍打在了火焰上面。血浪落下之后,十八道火焰已经化成了一道金红色的火线。

    火线笔直升起,缓缓注入那具铠甲之中,终于血湖中轰然一声,那具铠甲被吐了出来。

    和之前的十八具铠甲相比,样式上没什么变化。但是却光芒内敛。其中隐约有宝光闪动,显然品质更胜一筹。

    一点金红色的光芒从铠甲头盔缨之中升起,落到了地面上,就地一滚,化作一名黑胖婴孩,一(身shēn)诡异花纹,见了高空中的老壶元灵立刻跪地一拜,虎声虎气的唤了一声:“大哥!”

    石宏着实吃了一惊,他现在已经知晓天宫之中法宝等级的划分,自然明白从“灵识”道“元灵”之间的巨大差距。法宝有了灵识,只能说明有诞生元灵的可能。但法宝还是法宝。只有诞生了元灵,法宝才能被称为灵宝。而灵宝和法宝之间的威力,可谓天差地别。

    那十八具铠甲,虽然都开了灵识,但是百件灵识法宝当中,也未必能有一件诞牛元灵。这就好似在九州星上证道元神一般,靠的乃是机缘,根本没有概率可言。

    十八具灵识铠甲,竟然能够合为一具。并且诞生元灵,这血湖有一次给了石宏一个惊喜。

    芹炼矿石、提升法宝,看来云纹老壶的确生着巨大的变化。石宏忍不住去看老壶元灵,后者却是把手一摆:“莫要问我,我也搞不清是”

    老壶元灵尚在恢复之中,许多记忆不曾寻回,这些事(情qíng)他也真的解释不清楚。

    不过又多了这样一件元灵法宝,石宏自然心中欢喜,也就没有着急扔去仙兵图志,而是留在了老壶天地之中。

    可是这盔甲元灵一副黑恶做派,出来就认了老壶元灵做二,于他读个正牌走人似平都不怎么买账也难怪代宋捉来。人家能对你有什么好脸色?

    石宏在老壶天地中研究了一阵子血湖。估算着天快亮了,这才出来。

    果然已经距离天亮没有多长时间了,不过此时,倒是夜里最黑的时候。整个青庭峰上。也是静悄悄一片。石宏能够感觉到,玄霆星月亮清辉之中,那活泼的灵元,在此时也达到了一个顶点。他不由得有些意动。缓缓的将自己的神魂放开小在神手元神的掩护下,覆盖了自己静舍周围的一片区域。

    月辉洒下,滋润着他的神魂。

    神魂已经许久不曾这样沐浴在月光之中。更何况是这样灵力活泼的月光。石宏顺服的忍不住呻吟一声,好似疲惫万分的人,忽然有美人菜夷。轻抚全(身shēn)一般。

    可惜这种感觉并没有持续多久,就被一阵带着敌意的波动打断了。

    石宏猛一睁眼,却有些意外小没有现任何敌人。然而神魂感应之中,那一丝敌意的波动越来越近,他不敢怠慢,灵元一催,整个(身shēn)体毫无征兆的挪开了数尺,几乎是与此同时。一股淡青色的锋芒,从他刚才所在的地方一划而过,(身shēn)体、锋芒交错,只是毫厘之差!

    石宏脸色一变:这玄霆星上会有什么人要暗害自己?!

    他来不及多想,因为那一丝敌意波动再次靠近,他再一次闪避。又是一道青色锋芒划过。

    这一回,石宏是真的愤怒了。

    而藏在暗处的拓跋锋连续两次失手也很意外。他(身shēn)上披着的这件宝贝。乃是他瞒着家里,从黑市上搞到的。试验了几次之后,的确隐蔽效果绝佳。不过拓跋锋还真是不知道,这宝贝能不能避过元神八转的高手。

    因此他今天晚上在青庭峰下面转了好几圈,就是想确认一下。看看钟破虏能不能现自己。也因此。耽误到了现在才上来刺杀石宏。

    第一次失手,他还以为石宏是侥幸,正好在自己出手的那一刻。想要换个地方。所以他也没在意,第二次又立刻出手。

    两次失手之后。他才觉得有些不对劲。可是连钟破虏这样一个元神八转的大高手都不能看破的法宝。这小子只是个元神一转的废物。没理由能看穿啊。拓跋锋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索(性xìng)也不去想了。((操cāo)cāo)纵这法宝第三次扑了上来。

    这一次,石宏也搞清楚是怎么回事了:原来是藏在隐(身shēn)法宝之中动袭击。石宏暗暗冷笑。隐(身shēn)法宝,别以为只有你有。

    拓跋锋第三次偷袭,又被石宏躲了过去。正在他准备第四次动手的时候,忽然找不到石宏了。拓跋锋吓了一跳:石宏就这么在他眼前消失了!

    他怎么也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如果石宏也藏进了隐(身shēn)法宝之中,那么他的隐(身shēn)法宝一定很高级。否则自己这件法宝还附带着一种名叫”鬼视”的法术,能够窥探到附近一切隐遁法宝。

    但是要说石宏能够拥有一件比自己的法宝更高级的隐遁法宝。他怎么也不愿意相信。

    两人就这么拼上了法宝,拓跋锋要是现在就跑。石宏也未必真的会把他怎么样。可是拓跋锋就是不服气。而且他也自负:老子堂堂元神三转,就算站着让你一个一转的废物打,你又能我怎么样?

    这就产生了杯具。

    石宏之前使用螺祖绢。都是想着躲避。没有想过用这件法宝隐(身shēn)偷袭。拓跋锋反倒是提醒了他勺

    石宏隐(身shēn)在螺祖绢中。也不客气,用神魂锁定了敌人,一抬手。连环字印飞了集去。

    攻击透过骡祖绢。挥了百分之百的杀伤力骡祖绢的确比拓跋锋辛辛苦苦搞来的那件法宝等级高,根本不会截留杀伤力。

    拓跋锋感觉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他索(性xìng)把(身shēn)子一(挺tǐng),一脸“你能奈我何”的欠揍神态。然后,小就被连环字印轰的飞了出去。

    石宏是元神一转不假,所有因为他境界而轻视了他的杀伤力的人,都没什么好下场。

    这一晚上,注定了是拓跋弘这一生最郁闷的一个晚上:法宝比拼。他最得意的一件法宝完败给了人家;仗着自己皮糙(肉ròu)厚硬抗人家的攻击。没想到碰上了天宫最近几百年的第一妖孽,元神一转的实力。轻松就能出能够杀伤元神三转高手的攻击。

    石宏出手的时候也没留意。连环字印恰好轰在了拓跋锋(身shēn)体下半部分靠前的正面中央个置,拓跋锋飞出去的前半段,巨大的痛苦都让他连气都喘不上来;直到数十丈之后,他才出一阵杀猪般的嚎叫声。与此同时,肮脏污浊的鲜血尿崩一样沿路泼洒了出去”

    那一声惨叫。惊动了整个青庭峰。

    拓跋锋已经摔在一片石坪上来回翻滚。胯下污浊的脏血正在石坪上做着泼墨大写意。他悲别的地方在于。钟破虏今天晚上实际上根本不在青庭峰,青庭峰上没有元神八转的高手!

    拓跋锋的那件法宝,能够避过元神七转的灵识,但是躲不过八转的高手。钟破虏如果在峰上,就能够现他,也就不会有后来这些让拓跋锋“痛”了一生的遭遇。

    钟破虏不在,青庭峰上(身shēn)份最高的。便是负责迎接拓跋锋和任崇的那名弟子。事实上这名弟子在玄霆门地位很高,乃是钟破虏的大弟子。

    他也是第一个赶来的,拓跋锋那件隐(身shēn)法宝也被石宏一招击破。所以他赶来之后一眼看到地上的拓跋锋,一下子懵了,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一方是跟玄霆门有合作关系的拓跋氏。另外一方是石宏。石宏一直是由钟破虏亲自招待,没有让其他人插手。是以这个大弟子也不知道石宏(身shēn)份,眼看石宏打伤了拓跋锋,他当时左右为难,不知道该帮谁了。

重要声明:小说《叩仙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