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八章 九转圣药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三 书名:叩仙门
    龙户间破碎的那刹那。凿甲忽然定住不动。峦,甲是光芒闪烁,从空间碎片之中涌过来一块块的光斑,集合在盔甲上,虚幻的盔甲竟然成了实物。

    光芒巨兽不失时机,张口一吞,十八具铠甲尽数落进了腹中。

    石宏已经收了杯影龙弓,静静的浮于虚无之中。在他的(身shēn)周,崩裂的空间碎片一块块的朝黑暗的虚无之中落去,虚无之中,却有一团厚重温和的宝黄色光芒冉冉升起。

    石宏伸手一招,一枚琥珀般的果实落在手中。果实凭空而生。无根无茎无叶,更奇妙的是,这果实竟然生的好像一个婴孩一般,却只有指肚大乍一看上去,到真像是一只湖泊挂坠。    而那枚果实一旦离开,那宝黄色的光芒立刻化作一道光气,嗖的一声钻进了石宏的鼻孔,石宏耳中“绷”的一声脆响,元神一瞬间冲破了关卡,灵元逆潮涌上。瞬间从化神境界突破到了炼神。

    黄色宝气却灵气未绝,继续叩开关口一路冲击,将石宏从炼神境界带到了还虚,又从还虚一路冲上炼虚,度才放缓下来,但最终还是慢慢的推进,平稳的过渡到了合道的境界,距离元神最高境界“证道。”只有一步之遥。

    石宏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双眼睁开来,一道淡金色的电芒,在眼中一闪而逝,惊若游龙。

    他(身shēn)上的伤势已经一扫而空小就连龙龟甲上的裂痕都已经消失不见,反而变得乌黑铮亮,色泽喜人。

    石宏收了那枚奇特的果实,抬眼一望。那破碎的虚空已经消失不见。他静静地漂浮在山谷之中,脚下,便是那一双巨大的石剑,只是两柄石剑中央的门户已经不存在了。

    那尊巨大的石雕尸骸。已经化作了一座巨大无比的沙山。

    十二具机关人正围在山谷中央,一起仰头看着石宏,满眼茫然。

    就在这时,那光芒巨兽吼叫了一声,散做了九道光芒,回到石宏九大命(穴xué)之中,可是天空中那十八具铠甲却依旧存在,并没有被光芒巨兽消化掉。

    小兽光光也窜了回来,不满的叫了一声。似乎对这些盔甲的“味道”很不喜欢。

    石宏莞尔一笑,将盔甲丢尽了老壶天地之中。他急着回去找兵大师。不等光光抗议,一把将它也塞了回去。随即催动鱼形玉佩,一道光芒从他的脚下冲天而起,将石宏笼罩其中,岁光芒化作一颗流星,迅的投入虚空不见。

    石宏回来的时候,兵大师正跟一位朋友请教教授徒弟的经验,这位在天宫之中也是一方豪雄,门下弟子过万,实际上却是他机运好,早年收了十大亲传弟子,这些弟子都是天资聪慧之辈,并未让他如何((操cāo)cāo)心调教,便一咋,个继承了他的衣钵。这十大亲传弟子开枝散叶,过了数百年。这人门下弟子竟然过万,成了天宫内煌煌第一大派!

    只是被好友找上门来,他却也不好意思说自己也不会教徒弟,再加上他惦记着兵大师这里不少好东西,立刻满口答应帮忙,已经过来白喝了十几天的好酒好茶了。

    石宏突然回来,兵大师搞了个手忙脚乱,赶紧把朋友安顿好,这厢才危襟正坐,让石宏进来。

    “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元岁星上的材料你都弄熟悉了吗?”

    兵大师被他偷袭措手不及,自然没什么好脾气。

    石宏当然摇头:“没呢,我回来有更重要的事(情qíng)。”兵大师大怒,借题挥:“什么重要的事(情qíng)?熟悉各种材料,这乃是制器一道的基础!基础越牢固,将来的成就自然越高,这点道理还要我教你?。

    石宏知道这老家伙一旦说起来就没完没了,兵大件的“毒舌”功力他早已经领教过了,当下什么念头都没有了,只有一个目的:赶紧让这老爷子消停下来。

    他原本还想卖个关子,可现在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在自己被说得晕头转向之前,双手一举,将东西呈现献出来。

    兵大师就好像打鸣的公鸡,突然一下子被人掐住了脖子,下面还有几个时辰的说辞,一下子被憋回了肚子里去,两眼圆瞪,腮帮子鼓起,难以置信的看着石宏手中的东西。

    “砰”。

    一声巨响,一旁的门被一股绝强的力量轰开    那可是兵大师自己布置的阵法,寻常修士别说轰开了,就是想撞得这门晃一晃都办不到。而能够一举轰开这扇门的,自然是兵大师的那位好友,天宫第一门派的老祖。

    这么大的动静,兵大师却没有一点反应。两只眼睛还是盯着那个东西。而来人也没理会自己的好友。反而跟兵大师一个造型,一个神(情qíng),凑到了石宏(身shēn)边。仔仔细细的看着他手中的东西。

    两人这么看了好一会儿,石宏举着那果实的胳膊都有些麻了,兵大师才长长的吐出一口气:“老黄,应该错不了了吧?”

    那人毫无一门道祖风度,居然咕咚一声咽了一口口水,点头说道:“没错,是人参果,”

    两人长长地吐了口气,兵大师费了好大两,才把自己的目光,桌卜拽了回来,看着石宏问道!“读东西你从哪儿报

    石宏老老实实:“您让我去元岁星,当然是在元岁星上找到的。”

    “什么!”

    第一个跳起来的不是兵大师,竟然是一边的“老黄”兵大师眼神古怪的看了石宏一眼,又转而看向老黄。老黄很有大将气度的一抚鬓边长髯,淡然道:“不好意思,我失陪一会儿。”

    兵大师赶紧在后面喊:“出去!离我的星域远一点。”

    老黄淡淡点点头。

    石宏一头雾水,兵大师也不解释,抬手探出食指,在空中轻轻一点。从他手指蔓延出一片虚空涟漪。泛起了一道光幕。

    光幕监视的正好是老黄。

    这回轮到石宏目瞪口呆了。这貌不嚓人的老黄,这么一会儿功夫,已经虚空飞出了兵大师的星域,而且还是(肉ròu)(身shēn)飞行。

    石宏咋舌:好厉害!

    他却没想到,更厉害的还在后面。

    老黄遁出亿万里之外,寻了一处无人的星域,忽然顿足捶(胸xiōng),似乎懊恼不已。这还觉得不够,一头撞向了一颗星辰。

    只见星空之中炸开一片五光十色的能量光波,那颗星辰竟然被老黄一头撞得粉碎!老黄似乎还是觉得心中憋闷,低着头一路撞了过去。瞬间便毁了数十颗星辰”

    星海之中,连串星爆引起了一场星空狂潮,能量粒子光流横扫了数十个星域,无数星辰遭殃,不少星辰被这光球生生削去了一层。倒是老黄,一点不受影响,闷头冲进那光流之中。看那姿势,分明是在嗷嗷乱叫,他的(身shēn)体强横无比,竟然用(胸xiōng)口顶住了那道光流,自虐了好半天,生生将那道毁灭光流平息下来,这才消停了一点。

    兵大师嘀咕了一声:“还好让他走远点。这老疯子。”

    光幕一收,没一会儿老黄就回来了。

    他已经换上了一(身shēn)新的道袍,依旧是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只是石宏心中纳闷,这是怎么回事?

    兵大师感叹一声:“你小子,正是运气好。竟然能在元岁星上现这颗人参果。你可知道这东西的珍贵?”

    石宏知道这东西肯定很珍贵。但是不知道到底有多珍贵,要不也不会回来找兵大师了。

    “这东西”兵大师犹豫了一下:“怎么形容呢,我还是说得直接一点吧,它的功效众多,我只说一种你就明白了。你师父我现在乃是元神八转的元神证道境界,只差一步就能迈入元神九转。但是我已经卡在这个境界上三百年了,估计很难突破了。不过有了这枚人参果,我马上就能突破,成就元神九转!”

    兵大师说完,又指着老黄说道:“老黄已经是元神九转化神境界,但是他的这一世,也就是这个样子了,想要更进一步已经不可能。要是他还想提升,只能转世重修。那又不知道要经历多少次的轮回。但是有了这人参果,他就有可能提升到九转证道的境界!”

    “这人参果。不到元神九转以上,要是吃了根本就是浪费。所以。这东西也叫“九转圣药。!”

    石宏自己也吓了一跳,他知道这东西珍贵,却没有想到竟然如此珍贵。无论在九州星还是在天宫。有一个道理是通行的,那就是境界越高。越难以再有所提升。

    元神九转,乃是足以横扫天宫的级高手。到了那个境界,想耍提件一星半点,都无比艰难。这人参果竟然有如此妙用,那岂不是说,有了这人参果在手,自己甚至能够收买天宫所有的九转高手!

    石宏这边被自己无意中寻到的宝贝吓得不轻,兵大师却已经从震惊中稍稍恢复一些,立刻便开始揭人伤疤。

    “你知道老黄为什么这么郁闷?因为元岁星就是他给我的。

    当年他跟我都以为这颗星球没什么珍贵之处,要不是看着老朋友的面子。我才不会收下这颗星球呢。没想到,上面竟然孕育了一枚人参果。”

    他又看了看石宏。眼里有五分欢喜五分嫉妒:“你小子狗屎运真好。去一趟元岁星,竟然让你找到了一颗人参果,唉”

    他当初就是觉得元岁星没什么价值,所以连仔细搜寻的心(情qíng)都没有。随便扔在了星域外围,此时后悔的大小肠都快纠结到一起编麻花了。    老黄刚才泄了一番,此时神(情qíng)倒是轻松不少,但是眼中那懊悔的神色。始终还是掩盖不住的。

    兵大师叹了口气道:“你去给老黄磕个头吧,这便宜让你小子捡了,东西本来应该是人家的。这也算是你跟黄鼎霜师叔正式见面。他乃是天宫玄霆门的老祖。”

    这什么“玄霆门”石宏到不怎么放在心上,天宫氏族横行,门派的力量弱得多。不过黄鼎霜乃是元神九转的级强者。只是刚才随意毁灭一片星域,这能力已经让石宏敬佩不已,这一拜,倒也是恭恭敬敬。

    不过他还是小看了黄鼎霜,玄霆门门人过万。十大亲传弟子也都有元神八转的实力,天宫第一门派。比起那些一流氏族,一点也不弱。

    黄鼎覆叹了口气,摆了摆茄且一“罢了,起来吧,是我老道没那谅道,他虽然背工泽然。眼睛却依旧扫量着那枚人参果。沉吟半晌,终于还是憋不住,厚着脸皮问道:“师侄,你这枚人参果有什么打算?”

    石宏还没来得及回答。兵大师已经佛然不悦道:“老黄,你可莫要做那些有**份的事(情qíng)。这东西乃是我门中人所得,你还想打什么主意不成?!”

    黄鼎霜臊的脸上一红:“你看你,一张臭嘴。我不是那个意思”

    石宏连忙说:“没关系,黄师叔不必愧疚。这东西说实话我也没什么好主意。黄师叔可有什么好的建议?”

    黄鼎霜呵呵一笑,大为高兴道:“果然还是小家伙懂事,不像你那大嘴巴师父。”

    石宏让他参与意见,就等于并不排斥让他分一杯羹。黄鼎箔跟兵大师一样,深知这“九转圣药”的重要(性xìng),得到了石宏这个暗许,饶是他道心稳如磐石,心脏竟然也不争气的狠狠跳了几下。

    兵大师没好气的一翻白眼:“他能有什么好意见?还不是跟我想的一样。”

    石宏微微一笑:“您老是做师傅的,这东西又在您的星域内找到的。最后怎么处理,还得您老拿主意。”

    兵大师刚才还在担心这小子白眼狼,找到了好东西就把师父丢在一边,现在石宏这么一说,顿时让他老怀大慰,哈哈一笑,抚着自己的胡须道:“老黄肯定跟我想的一样。”

    黄鼎霜也笑了笑没有反驳。

    石宏好奇:“到底怎么处理?”

    兵大师反倒温吞了下来,认真的看着石宏问道:“小子,这东西的价值你也知道了。你真放心把它交给我来处理?”

    石宏也不说话,双手将人参果恭敬地送到了兵大师手中。行动表示一切。

    兵大师几千岁的人了,竟然一阵感动,两眼都有些湿润了。一边的黄鼎霜长叹一声:“老道十大亲传弟子,若是能像师侄一样,这么放心的把如此重宝交给我处理,我就算是一辈子卡在这个境界上,也值了。”

    黄鼎霜轻轻拍拍兵大师的肩膀:“老家伙。你收了个好徒弟啊。”

    兵大师默默点了点头,他手下石宏不过半月时间,可以说他什么好处都没有给石宏呢,石宏反过来送给他一颗人参果。这世上哪有这等好事?

    兵大师虽然毒舌无敌,损起人来诣诣不绝,但是真(情qíng)时刻,却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感(情qíng)。他嘴上不说什么,只是轻轻点头,心中却已经认定了,自己这个衣钵传人,就是石宏了。等处理好了人参果的事(情qíng)。就广告天宫,收他为义子。自己若是离开天宫,这一片基业,也一定留给石宏。

    人参果珍贵,但是石宏暂时也用不到。

    石宏知道自己福缘深厚,天资也算不错。但是元神九转,便如一条根本看不清前途道路。谁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走到尽头。石宏自信,却不自大,他不敢保证自己一定需要人参果。而兵大师也说了,不到元神九转,服用人参果根本就是浪费。

    而石宏一向谨慎,跟兵大师现在虽然是实质上的师徒,但说实话没多少感(情qíng),毕竟两人相处时间尚短。

    他一开始并没有表态要把人参果交给兵大师处理,若是兵大师利(欲yù)熏心,一上来就开口讨要,石宏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把人参果塞进自己的嘴里。

    他有杯影龙弓傍(身shēn),争取这点时间有定没问题。

    兵大师虽然毒舌,虽然(爱ài)财,但是在这一点上却是一副君子作派,让石宏心服。要说起来,这东西毕竟是在兵大师的星域内找到的,兵大师跟石宏要,也不是没有一点根据。

    兵大师绝口不提,石宏才认定他品行端正,既然这东西自己将来都未必用得上,索(性xìng)就交给了兵大师。

    兵大师看着手里的人参果,想了想却又还给了石宏。

    “你先收着。”

    石宏一愣,一边的黄鼎霜似乎明白兵大师的心思:“你可是担心那老东西不肯出手?”兵大师点了点头:“他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六

    黄鼎霜一摆手:“咱俩同去,我就不信,他敢不买我们两个人的面子。”黄鼎霜又朝石宏招招手:“小家伙跟我们一起去,那人参果就由你保管。”

    石宏还是一头雾水:“咱们到底要去干什么?”    兵大师似乎有什么心思,有点闷闷不乐。

    黄鼎霜代为解释道:“你师父是炼宝的,这方面他不擅长。我们去找一个炼丹的老鬼,有他出手。能炼出一路九转金丹,足够数人服用。”

    石宏心头一喜:这感(情qíng)好了,本来自己已经准备自我牺牲,不要这好处了。现在看来,还能给自己将来预备一份。不管用得着用不着,备着总是没错。

    一大早爬起来去医院检查(身shēn)体,(胸xiōng)口疼了好久了。结果去了医生告诉我,是胃疼!做了个(胸xiōng)透小我了个去,还真是这么回事,无语“

    echo 处于关闭状态。

重要声明:小说《叩仙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