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六章 元岁星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三 书名:叩仙门
    二到兵大师!前。石宏从来不敢想象,制器!术竟然讹攒此神奇。独立开辟一方天地,以天地为洪炉,元神为烈火炼制法器。

    再遇到兵大师之前,石宏也从来不敢想象,一根男人絮叨起来竟然能够如此可怕。

    八个时辰,无论如何也处理不完那一份材料,于是石宏见识到了他这辈子经历过的最可怕的事(情qíng):兵大师的唠叨。

    事实上在他确定这件事(情qíng)乃是他人生最可怕的经历之时,脑海中曾经回忆起血焰老祖覆灭魔玄门。双亲被血河派劫走诸多事(情qíng),稍稍动摇之后,立刻坚定了下来:没错,这件事(情qíng)就是自己经历的最可怕的事(情qíng)。

    其他的事(情qíng)。对乎他来是最糟糕的,但是并不可怕,不足以让他畏惧。

    兵大师从他清醒过来到现在足足四个时辰了,嘴巴竟然没停,极尽泼妇之所能,指桑骂枫,指东打西,指南扯北,各种讽刺挖苦的手段层出不穷,让人惊叹原来语言也能有如此的攻击力和辐(射shè)范围。

    石宏恨不得塞住自己耳朵,之所以没有这么做,是因为他知道这样做没用。兵大师修为比他高出太多,塞上耳朵也阻止不了魔音灌脑。

    可恰的石宏在面对比自己强大的多的敌人的时候也不曾畏惧,但是现在。他甚至有瘫倒的趋势。

    就在石宏即将崩溃的那,瞬间,满啃可怕词汇的兵大师忽然没了声音。被他说的有些晕头转向的石宏一时半会竟然没能适应,足足反应了几个呼吸的时间,才抬起一双茫然失神的眼睛看向兵大师,那一双可怕“雄(性xìng)泼妇之唇”已经闭上了。

    石宏精神一振,恢复了生机。

    兵大师一声冷笑,不再去理会石宏,专心处理材料。石宏气的咬牙切齿:“你信不信,要不是因为打不过你。我刚才已经出手了。”

    兵大师很认真的点头:“信。”

    他双手一拍。火焰吐的一声将一块处理好的材料喷了出来,准确的落在了一堆材料当中。吧嗒一声码放整齐。兵大师眼皮一翻:“我就好心提醒你一声,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内,你都不是我的对手,所以你如果不想再有刚才那样难忘的美妙经历,最好在我吩咐的时间内完成任务。”

    石宏恨得牙根痒痒,却无可奈何,这一瞬间,他真是有些后悔留下来。

    还真是一物降一物,石宏在兵大师面前是一点办法没有,比修为。他元神初成,兵大师呢,虽然不能肯定具体是什么境界,但是只要是元神八转。比法宝,石宏在普通修士里面。当得起“多宝童子”这个称号,可惜到了兵大师面前,拜托。你跟专门炼制法宝的人比谁的法宝多,脑子让门夹了?

    石宏被吃的死死地,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qíng),偏生兵大师也不跟他动手,只是这样絮絮叨叨的罗嗦,还没办法不停,烦的他要爆炸。

    兵大师施展了这一招“魔音灌脑”折磨了石宏四个多时辰,心中这口恶气也出了,(性xìng)子便平顺了许多。后来的材料处理,倒也给石宏留出了充足的时间,石宏没有动用神魂,也能轻松完成。

    兵大师花了数月时间,将这些材料按照那些氏族子弟的要求炼成了法宝,钱货两清。便将那些子弟们赶了出去。

    这些子弟不敢有什么意见,只是临走之前,都想跟石宏“亲近亲近”这可是古族子弟,就算他们有些不信任申屠豹,却不能不信任兵大师的眼睛  兵大师为什么单独把他留下?而且看起来兵大师对他很不错。

    石宏因为魔音灌脑的事(情qíng)。对兵大师颇有怨愤,言辞上便也不怎么恭敬,要找回来一点便宜,兵大师混不在意,知道这小子以后再也不敢跟自己乖张,自然是心中大快。这些细枝末节上也就不跟他计较了。

    这般举动,落在那些氏族子弟眼中,竟然成了“看起来兵大师对他很不错”!

    赶走了那些氏族子弟。兵大师开始认真教导石宏。

    这可难为了这位老先生乙

    兵大师出(身shēn)贫苦,早年受尽白眼,一(身shēn)绝学也大都是自己摸索出来的。再加上几次机缘巧合,得了上古遗宝,从中学得以一些深奥的制器之术,慢慢摸索积累。才有了今(日rì)的成就。

    也就是说,兵大师是没有师傅的。    他没有被师傅教过,也就不知道怎么去教徒弟。这可难着了兵大师。

    如果是个一般人,以兵大师的本事自然能够糊弄过去,可是石宏这小子太机灵,自己要是敷衍他,必定被他看出来。好不容把这小子修理的听话了,要是被他看出来我老头子不懂怎么教徒弟”

    兵大师眼珠子骨碌骨碌乱转,忽然计上心头:“有了,先来一招缓兵之计!”

    兵大师做完了买卖,石宏也完成了自己的任务。这几天也着实把他累得不轻,那堆积如山的材料,一件一件的处理起来,累得他一(身shēn)臭汗。

    在茅庐前的石槽内舀了灵泉洗了个澡,石宏网把(身shēn)上擦干,就见茅庐的门呼的一声打开来,兵大师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阿宏,进来,我

    石宏暗中腹诽,这老家伙每一次都把时间卡的那么准。

    他一边往里走一边穿着衣服小茅屋内,兵大师踞坐在那块大得吓人的玉髓精魄上,面前的长几上摆着一只古铜色缎面盒子。

    “要学制器,先要从材料入手。我知道你在藏魔星域的矿区干过,不过那里的材料种类单一,我这就送你去元岁星,在那里几乎能找到天宫所有的制器材料,你先体验一番,尽量多寻一些材料

    兵大师这番话说得在理,石宏也没有挑出什么毛病来,默然点点小头。

    兵大师指了一下桌子上的那只盒子,盒子活了一般嗖的一声飞起来落进石宏手中。石宏狐疑的打开来。盒子内是一只鱼形玉佩。

    “这是我自己炼制的,只要是在我的星域内,遇到什么危险,立刻就能把你送回这草庐内。”兵大师说着,把脸一板:“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需动用!”

    石宏将那只玉佩挂在腰上。小巧玲珑,温润可(爱ài)。他躬(身shēn)应了一声:“是

    眼前光华一闪,瞬间划 过无数道银色的星线,周围的一切飞的朝后退去。恍惚之间,空间平静下来,石宏已经被兵大师送到了一个陌生的星球上。

    在石宏打量元岁星的时候,草庐内的兵大师长长的松了口气,心思飞转:自己的好友之中,有谁好为人师?

    元岁星位于兵大师拥有的这片广袤星域的外围,兵大师说得倒是没错,他当初之所以看上这颗星辰,就是因为这颗星球上,能找到绝大部分制器材料。但是有一点兵大师没跟石宏说,那就是每一种材料的储量都是相当的稀薄,不管是矿物小还是生物材料。

    而且,高等级材料极为稀少。

    石宏要想在这颗星球上认清制器材州,不花上几年时间是不可能的。即便是这样,还只能有一个大概的了结。

    石宏岂是心里惦记着藏魔星域,那矿区的星球内,还未到星核部分,就已经藏着六枚帝兽魂晶,是什么东西把帝兽魂晶从星核内挤了出来?石宏对此大为期待,只是他现在还没有能力深入星核,倒是急也急不来。

    到了这颗星球上。石宏也不用担心是用神魂会被兵大师觉了,为了了解星球的(情qíng)况,当下把神魂一放,扫过了整个星球。

    现的,是距离自己千里远的地方,总共有十二具他和申屠豹三人见过的那种机关人,根据申屠豹的介绍,这种机关人至少也是元神六转的实力,石宏心头一暖。兵大师这是担心自己,给了自己鱼形玉小佩还有些不放心。暗中派了这十二具机关人来保护自己。

    神魂越过那些机关人继续扩张,笼罩了整颗星球之后,石宏盘膝坐下来。

    神魂能够迅扫过整颗星球,但是要真正了解星球上的细节,就必须慢慢体会。

    这一次,石宏一坐便是十天,将星球上的地形、植被、生灵、矿产等等了解了清楚。还有些晦涩不明的地方,就需要他亲自过去察看了。

    这样的地方,在星球上总共有六处,石宏选了一个随意赶了过去。之所以选择这一出,完全是因为石宏懒惰。

    处理了那么多材料,还没好好休息就被送过来。紧接着又是十天,全力催动神魂。他现在的确有点疲惫了。

    六处晦涩不明的地方,两处较大,四处较石宏选的这一出。第一离自己近,第二属于较小的一个。

    石宏隐约感觉到这个地方,氤氲迷雾笼罩之中,似乎有残垣断壁若隐若现。早点完工,还可以在里面休息一下。

    一道遁光落在了一片山谷外,从外面看上去。山谷并不大 顶多也就是数十里方圆。元岁星上山脉雄奇,山峰动辄高达万丈,山间方圆数百里的山谷盆地随处可见,反倒是这样小个头的十分稀有。

    石宏站在山谷前,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因为这片山谷的感觉有点奇怪。就算是他站在这里,也感觉不到里面具体是什么(情qíng)况。

    慎重起见,石宏放出神魂从山谷上空扫过。

    一股柔和的力量抗拒着神魂。虽然未能将神魂排开,但是神魂也难以窥探山谷的内幕。

    石宏顿时犹豫起来,这样一座神秘的山谷,自己到底要不要进去?里面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现在可不是什么(性xìng)命攸关的时候,不得不冒险,石宏不会拿自己的(性xìng)命开玩笑。    在他的(身shēn)后,十二道气息正飞快的追上来,犹豫中的石宏顿时一笑。抬脚走进了山谷。倒不是他真的对那十二具机关人多放心,而是因为他忽然想通了。这里可是兵大师的地盘,这颗星辰只怕来来回回被兵大师搜索了不知道多少遍,哪还会有什么危险?

    可惜石宏想错了,这颗星辰,兵大师还真没怎么好好查看过。

    兵大师的这片星域,其中有不少星辰,乃是他用通天神威,从别处生生摄来,放在自己的星域内。

    这些星辰也都是别人托他制器的

    兵大师挑选报酬的时候,也不可能把一颗星辰来来回”仔细,他靠的是种特殊的法门!望         ※

    这个望气不是九州星上那些风水师们看(阴yīn)阳宅用的手段,兵大师看的乃是“宝气宝物有灵。就会放出宝气。兵大师能知道石宏(身shēn)上还藏有帝兽魂晶,便是看到了石宏(身shēn)上散出来的宝气。

    一般的网开始修炼这法门的新手,顶多能判断谁(身shēn)上藏有宝物,但是兵大师这咋,级数,已经能够大致推断出是什么宝贝,数量有多少了。

    这种宝气一般很难遮掩,就算是藏在储物空间中,储物空间也会带上宝气,散出来。

    兵大师原本就没看中这颗星辰,因为这颗星辰的宝气并不浓郁。

    只是那个托他制器的人,与他也是老相识,一时间又拿不出别的合适的东西来,便劝说他:这颗星辰上资源虽然不多,但胜在全面。将来你若是开宗立派,总需要个跟徒弟们讲述制器材料的地方,这颗星辰最合适了。

    最后这句话打动了兵大师。才将这颗星辰收了下来。

    可是收下来了也只是仍在星域的最外围。大致查看一下,也就没怎么伤心了。就连那十二具机关人。都是因为石宏要来,临时派过来的。

    兵大师倒是现这颗星辰上有些地方有古怪,不过他也不放在心上。宝气难以遮掩,这些地方就算藏着什么,等级也不会太高。

    石宏进了那山谷,越往前走,灵气越稀薄,这颗星辰虽然比起兵大师其他的星辰来说要差得多,但是灵气浓度也远远过了九州星。

    可是石宏深入山谷数十里之后,灵气已经流失殆尽,虽然这里依旧是草木繁茂,苍翠一片,但在修士的眼中,这里就好像荒漠一样。

    石宏猛然醒悟过来:自己已经深入山谷十几里,按说早就应该走到头,可是眼前,”

    他一眼望去,山谷中绿意盎然,一眼望不到边际,仿佛一片翡翠王洋一般。

    石宏眉头一皱,暗暗将一丝灵元注入腰上的鱼形玉佩,一有不对,赶紧开溜。

    (身shēn)在山谷之中,石宏感觉不到什么空间法术的灵气波动,显然这座山谷本(身shēn)就十分巨大,只是外面施了障眼法。看不出来而已。    银月光环慢慢从脑后升起。小兽光光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不安分的从老壶天地之中钻了出来,趴在石宏的肩膀上,鼻子朝着四周一阵抽*动。忽然兴奋地用小爪子拍打着石宏,朝着一个方向使劲的指。

    石宏能找到帝兽魂晶,多亏了这个小东西,所以他对光光信心十足。看到光光主动指点,立匆走了过去。

    这座山谷还真是广大,石宏又往前走了数十里,忽然前面出现了一片断壁残垣,看上去似乎是一座远古时代的宫(殿diàn),规模宏大,连绵数百里。

    从残存的遗迹上来看,这片建筑风格粗扩,大多是巨石建筑,雕凿而成。

    这片遗迹的出现,让石宏和光光都大为兴奋,一人一兽冲将进去,兴致勃勃的搜索一番,却让人失望的一无所获。

    石宏大为不解,按说应该就是在这里啊?小兽光光似乎也有同样的疑惑。低着脑袋不住的在地上嗅着,可惜跟石宏一样一无所获。

    找了足足半天时间,石宏不得不放弃了。这片遗迹干净的像被洗劫过。

    他拍了拍光光招呼小家伙离去,光光一步三回头,恋恋不舍,又满肚子疑惑,终于还是走了。

    直到眼前一座巍峨的山峰耸立,再也没有路了,石宏还是没有找到什么东西。这让他大为意外小兽光光也是一脸的迷茫。

    它从石宏肩膀上跳下来,毛耸耸(肉ròu)墩墩的(身shēn)子在地上扭来扭曲。不停地寻找着,分明闻到那东西就在这附近。可是为什么就是找不到呢?

    光光不死心,奋力的开始刨地。石宏摇了摇头,制止了光光。他已经用神魂将周围地面下三千里范围查看了一遍,下面空空如也。

    (身shēn)在山谷之中,那种排斥的力量似乎不见了,可是神魂也还是找不到那股奇异能量的所在。

    这种(情qíng)况,石宏不但不灰心。反而异常兴奋:就算是在藏魔星域,就算是帝兽魂晶。在神魂下都无所遁形乙这东西竟然能够避开神魂的侦查,显然是比帝兽魂晶还要高级的东西啊。

    石宏一把抓起光光,甩在了自己的肩膀上,来来回回将山谷内地毯式的搜索了好几遍,还是一无所获。他不再盲目的寻找了,随便在一块伏牛石上坐了下来,心中开始思量起来。

    这山谷内藏着一件珍贵东西是毫无疑问的,但是肯定不那么好找。如果轻易就能找到,只怕早就落到兵大师手中了。

    可是整个山谷已经找了个遍,就是没有一点线索。那东西能够隔绝神魂的探测,但是到了这谷中小却有没什么影响,这是唯一一点可疑之处,石宏隐约觉得,自己忽略了什么东西。要是把握住了,就能解开这个迷局。

    好吧,俺随大流,混个圣诞快乐!

重要声明:小说《叩仙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