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一章 天地为庐魂为火(上)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三 书名:叩仙门
    的话让申屠豹和凰御羽都是一愣,申屏豹反倒是据4来,连忙推辞:“我就是开个玩笑,这东西太贵重了,”

    一千多名矿工对于申屠氏族来说,也就是一件工具。这块帝兽魂晶,就算是对天宫中的一流氏族来说也是一件宝物。何况是还远远达不到一流氏族申屠家?

    石宏无所谓的笑了笑。竟然真的随手将那块珍贵无比的帝兽魂晶抛给了申屠豹!申屠豹堂堂元神四转的高手,去接那块矿石的时候,竟然手忙脚乱,险些将之掉在地上,显然是因为过度紧张。

    申屠豹拿着矿石下了半天决心,还是一咬牙又还给了石宏:“不行,我不能占你的便宜。”

    石宏却不去接那块帝兽魂晶:“我是真心给你。这就算是我给你的补偿好了,至于你是拿回去献给家里的长辈,平息他们的怒火,还是自己私藏起来,就随你的便了。”

    石宏不是那么容易接受别人成为自己的朋友,但是如果认可了,就绝对不会做出让朋友因为自己而蒙受损失的事(情qíng)。

    这一次矿场的事(情qíng),虽然不怪石宏,但是申屠氏族中那些眼高于顶的老家伙们。可不会去跟石宏这样一个奴族战士讲什么道理。申屠豹要想保下石宏。肯定会付出惨重的代价。而石宏付出了这块帝兽魂晶,应该可以让他免于氏族内的责难。

    石宏觉得这是自己应该做的。自己做了,也就足够了。至于申屠豹到底怎么处置这块矿石。他就管不着了。

    申屠豹颇为意动,但是明显又觉得受之有愧,内心挣扎。凰御羽在一旁说道:“申屠,你不是正好遇到了瓶颈,需要借助法宝的力量破关,这块帝兽魂晶,你就收下你成了元神五转的高手,有的是机会补偿阿宏。”

    凰御羽的话终于让申屠豹做出了决定,他不在矫(情qíng),把帝兽魂晶收起来,对石宏点点头:“好,这份人(情qíng)我记下来。不过我可不会给家里那些尖东西,这种珍贵的材料。我要自己留着。

    凰御羽默不作声的给了他一枚储物玉镯,里面是上一次长谷武赛分得的那三十万斤玉随。

    申屠豹一愣,凰御羽幽幽道:“这么好的材料。怎么也要请兵大师出手。虽然有了这块帝兽魂晶,兵大师见猎心喜,必定不收费用帮你炼制,但是只有这一块帝兽魂晶肯定不行,其他的材料也必定十分昂贵,你就拿着吧。”

    申屠豹大为感动,偏生石宏在一边促狭的狡笑,不合时宜的插了句:“豹少爷是不是觉得有点不太适应?以前都是你给女人花钱。忽然有个女人给你花钱,感觉不一样吧?”

    凰御羽脸色一变,申屠豹恨得咬牙切齿,之前因为帝兽魂晶对石宏的感激一扫而空。

    申屠豹立刻要走,石宏却借口自己在这颗星辰上还有事(情qíng)没有处理,让他们现在星空中等候自己。

    申屠豹和凰御羽问他什么事(情qíng),他也不说。申屏豹无奈,只得将他送了回去,又丢下了一枚玉符,让他办完了事(情qíng),通过玉符联系自己。

    这颗星辰上,并不只有申屠氏族一家,除了申屠氏族占据的这片矿区之外,还有三个大矿区、两个小矿区,隶属于其他五个氏族。

    这些氏族都是没有能力独自霸占一颗矿产星辰,是以联合起来开一颗星辰。

    石宏(身shēn)披螺祖绢,混进了其中一个较大的矿区。有这件人族大圣的至宝掩护,石宏一直深入矿区的最底层也没有被人现。

    这里的悄况和申屠氏族矿区内差不多。越往下走人越少。到了矿区底层。几乎没有别的矿工了。

    石宏放出神魂,细细的感受着。这矿区内的储量,比申屠氏族的还要丰富,在石宏神魂的“视觉”之中,可以看到一团团的能量光芒,分散在他(身shēn)边千里范围中。可是这一次,石宏对这些珍贵的矿石视而不见。神魂全力以赴,默默地寻找着那一丝感觉。

    可惜的是,他努力了几个时辰,还是一无所获。恼火的石宏索(性xìng)收了神魂,把小兽光光放了出来。

    小家伙撅着(屁pì)股,鼻子贴着地面,一边嗅着一边走,不用两个时辰,小家伙一声欢呼啊,奋力的往地上刨起来。

    挖坑的活儿自然是石宏的,掘进了几个时辰,石宏果然又掉进了一具已经成了化石的巨大骸骨之中。

    骸骨头颅位置上,一枚散着淡金色光芒的矿石,正将绚烂的金色光雨纷纷扬扬的撒落下来。

    帝兽魂晶这样珍贵的矿石,石宏也十分心动。之所以他会大肚的送给申屠豹,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猜到了这颗星辰内,还有其他的帝兽魂晶。

    按照凰御羽的解释,帝兽魂晶乃是天外物种陨落之后,以它们的尸骸为核心,凝聚成一颗星辰。在星辰核心内经历了亿万年的压力和高温才能形成。

    石宏当时就觉得有点奇怪,自己现婆块帝兽魂晶的地方,按其深度来判断,根本就没有到星辰核心的位置。

    石宏推测,这颗星辰的核心必定还有一件更加珍贵的东西,而帝兽魂晶出现在星辰外层,那么按照平衡关系,这颗星辰内至少应该还有五枚帝兽魂晶。

    总共六枚帝

    小围绕在星辰核心周围。分外于正方体的六个面卜

    而且石宏现,这颗星辰上大大小小一共留作矿区,恰好处在这六个面上。这让他更加肯定自己的推测。

    他回来一找,还真让他现了这块帝兽魂晶。

    接下来的事(情qíng)就要简单的多小石宏从这些矿区内,将剩余的帝兽魂晶都找了出来,总共五枚,全被他收入囊中!

    就算是天宫那些一流氏族,要是知道石宏手中有整整五块帝兽魂晶,只怕也会毫不犹豫的将石宏提拔为自己氏族的核心成员,而根本不在乎他本来奴族战士的(身shēn)份。

    不过,虽然同为帝兽魂晶,还是有品质之分的。那两个稍小的矿区下找出来的帝兽魂晶明显品质差一些。其他四大矿区内,算上石宏之前送给申屠豹的那一块,在一起比较,申屠氏族矿区的那一块也只能排在第三位。

    而石宏手中,现在最完美的那一块帝兽魂晶,就算是石宏拿在手中,用神魂试探,也能够感觉到一股柔和却澎湃如海的力量。

    天外种族的力量大多狂暴,但是经历了亿万年的沉淀,帝兽魂晶中的力量,已经变得内敛而温厚。口8。酬泡书凹不样的体脸!

    五块帝兽魂晶,石宏暂时只想到了一块的用途:将品质最差的那一块拿出来,放到黑市上跟人交换,石宏要的不是玉髓,而是重塑金(身shēn)的全(套tào)材料。

    兵大师不属于任何一个氏族小却独自一人占据了一颗异常富饶的星球。那颗星球便是从星空之中看去,也能够现晏球之上多处地方散逸着宝光。

    石宏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富饶的星球,真是有些吃惊。申屠豹看到他的样子,一边((操cāo)cāo)纵着飞舟。一边说道:“这还不算什么,周围星域内数十颗矿产星球,都是兵大师的财产,这位大师可以说是富得流油。”

    这些“资产”乃是兵大师白手起家,自己挣来的。

    想当年兵大师可是天公有名的“钱串子。”自从他炼器之术大成之后,有谁想想他炼制一件法宝。没有五百万斤玉髓那是不可能的。

    也就是这些年。兵大师的财富这辈子都花不光了,又占据了这样一颗星辰。想要什么样的材料星辰上都有,他对于黄白之物的那种(热rè)衷,才慢慢淡了下来,转而玩起了高雅,要多出几件作品。这才放出话来,只要拿着极品的材料来寻他,他可以免费炼制法宝。

    石宏听了这位兵大师的“轶事”倒也觉得有趣。申屠豹已经((操cāo)cāo)着龙舟到了那颗星辰之外,却不敢轻举妄动。石宏隐约感觉到。周围的星空之中,星辰之力有些不同寻常。

    “这里也有星阵?”

    凰御羽一点头:“当然了,而且还是整个天宫之中,最强的几座星阵之一。”

    难怪申屠豹如此慎重,在这样威力的星阵之下,莫说是他区区元神四转,就算是元神六转的高手,想要灭杀,也是顷刻之间的事(情qíng)。

    申屠豹恭恭敬敬的放出了一枚玉符,然后便在龙舟上静静等候。足足过了四个时辰,就连凰御羽都有些不耐的时候。才看到那颗星辰附近的星域之中,一阵淡淡的银色波动,空间忽然裂开,一名道袍修士轻盈踏空而来,也不说话,对着龙舟随手一抓,一团银光将龙舟裹了。

    申屠豹不是不想反抗,而是根本无力反抚。那团银光不只是什么法宝,不但将空间封闭起来,还将他体内的一切法术压制住了。

    只有石宏一声惊讶,赞叹道:“好奇妙的构思”

    他对于炼器之术也有颇深的造诣,这件法宝看上去用料并不奢侈,石宏甚至能够从气息之中分析出其中的几种原料,他在矿区内都曾开采出来。但是到了这位兵大师手中,却能够化腐朽为神奇。封印住空间之后,其中还加入了大量普通阵法,这些阵法并不复杂,作用十分简单,便是将银光之中所有人的修为,与他们本人隔绝在两个空间之中。

    所以申屏豹感觉自己的法术被镇压,实际上是个错觉,他此时依旧能够出法术来,只不过法术生成在另外一空间之中,他看不到罢了。

    石宏能明白这个道理,但是怎么样用那些普通的阵法欺到这一点,他就不清楚了。

    银光笼罩龙舟没有多长时间便散去了,三人已经到了那颗星辰的表面。

    那名道袍修士就站在龙舟前不远,似乎在等着他们。申屠豹收了龙舟,三人跟了上去。那名道袍修士气息强大无比,就连申屠豹都被压制的有些高傲不起来。到近前,石宏却看到那名道袍修士竟然生了一张金脸!

    凰御羽解释道:“这是兵大师的机关人,每一名机关人都拥有元神五转到元神六转之间的实力,这样的机关人,在兵大师的领地内有上千名。”

    石宏暗暗心惊,也明自了为什么没人敢来打兵大师的主意。

    机关人当先走了,三人跟着他,一路上不时有各种异兽从小路两边那茂密的丛林之中窜出来。没走多远,他们就见识到了十几头未成年的天外种族。和这些家伙相比起来,石宏见过的星野独狼、夜蟒,根本就是弱小的蝼蚁。

    不过这些天外种族见到了那名机关人。都夹

    一溜溜的逃走。

    跟着那名机关人,众人越走越觉得灵气浓密。渐渐地深入丛林之中,在那种高大的不知名的树种下穿梭着,似乎每吸进一口空气,都能够感觉到其中灵气温润着自己的肺部。

    不知不觉的,那些巨树的叶片上,竟然慢慢的洒落一片毛毛细雨一一其中蕴含的灵气浓度更高。在这样的细雨之中徜徉一阵,三人都有些下意识的放慢脚步。想要多呆一段时间。

    前方渐渐有水声传来,头顶上的雨雾更加浓密了,转过一片山坳,忽然水声轰鸣,迎面一道瀑布。宛如九天银泉,从天而降,冲出山壁数百丈远,化作漫天银光,纷纷扬扬的洒落进下面的一片碧绿灵湖之中。

    这瀑布周围,灵气已经达到了即将凝成实质的地步,而那名机关人到了这里,则一言不的掉头走了。显然已经送到了地头。

    三人并不知道,那瀑布乃是上游九十九道灵泉汇聚而成。是以此地的灵气才会如此浓密。便是寻遍整个天宫,能有如此得天独厚的风水的星辰也不会过五颗。

    瀑布旁边,有一座草庐。

    虽然说是草庐,但并不简陋。连绵一片,少说也有十几间房屋。草庐正前方,一道阵法将一股细细的灵泉从瀑布下的灵湖之中摄来,晶莹的水柱,在阳光下反(射shè)着金光,落在一口水缸大小的石槽之中,溅的珠玉满地。

    在他们来之前。草庐前已经等候了好几拨人,显然都是来求兵大师炼宝的人。

    这些人气度不凡,随从皆是修为精深之辈。虽然石宏看不出他们的深浅,但是用他们和申屠豹互相对比,隐约能够猜出来,至少也是元神五转以上的强者。这样的人,只能当的随从,可见来求兵大师炼宝的人。都是天宫内大氏族的子弟。

    这些人到了草庐面前,却是恭敬站立着,既不敢祭出行宫类的法宝,也不敢从储物玉镯中取出椅子来坐。

    “小想不到在这里竟然遇上申屠知”。

    那些人当中,忽然有一位看到申屠豹,展颜一笑打了声招呼。申屠豹看到他,却是吃了一惊,连忙上前抱拳问候:“原来是任崇兄。”

    凰御羽脸色微变,低生与石宏道:“原来是任家的人。”

    任家乃是天宫一流氏族,就算申屠家和凰家加起来也远远不如。石宏察言观色,周围其他等候的几波人,对这位任崇并不显得多么重视,显然自(身shēn)的分量也不在这位任崇之下。

    申屠豹和任崇客(套tào)一阵,这才转了回来。

    三人刚刚站定,草庐内传来一个声音:“东西呢?”

    那石槽之中的灵泉,幻化出一只手掌。缓缓地伸到了石宏的面前。

    石宏一愣,都是申屠豹出面小怎么这位兵大师偏偏找上了自己?难道被  ,,

    申屠豹连忙在一边把那块帝兽魂晶取出来放在灵泉手掌上,恭敬道:“大师,在我这里

    “嗯?”那个声弃似乎有些疑惑,不过也没有多说什么,灵泉所化的手掌握住了那枚帝兽魂晶,团成了一颗水球,慢慢飞回了草庐之中。

    片刻之中,草庐大门忽然被一阵狂风吹开:“都进来吧!”

    另外几拨人站得远,只看到申屠豹把一件东西递了上去,也没看清到底是什么。听到兵大师话,这些弟子立刻一窝蜂的往里面涌去。不少人还在腹诽申屠豹,都是你小子来得晚了,让我们在外面等了这么长时间。

    他们来到这里,自然都是准备了极品材料。

    这些人看到申屠豹对任崇十分恭敬,哪还看不出来申屠豹的(身shēn)份比自己这些人要低?在一扫他(身shēn)边两人,凰御羽不过元神三转,石宏更是刚网成就了元神,带着这样两个“随从”的人,能有什么好材料?    这些一流氏族的子弟,认定了申屠豹是占了自己的光,才能进入草庐,却连累的自己在外面枯站了那么长时间,心中自然不满。

    却不料这些人刚到门口,那两扇打开的草门忽然毫不客气砰地一声关上了,冲在最前面的那名再族子弟,被草门拍在了鼻子上,顿时鲜血长流!

    “大师”那名弟子怀恨在心,却不敢作。

    “哼,都给我滚到后面前,让那三个人进来。你们可都是占了他的光,否则今天谁也别想进来!”

    在场的三人一起的只有石宏三人,那些眼高于顶的氏族子弟,怎么也没想到会是他们三个带来的东西打动了兵大师,一起吃惊的转头看着石宏三人。

    申屠豹舒爽无比,他自然看得出来这些人包括那位有过一面之缘的任崇在内,耸有些看不起自己。可是人家(身shēn)份摆在那里,他也作不得。却没想到兵大师一点也不给这些人面子,申屠豹在这些人注视之下,昂(挺tǐng)(胸xiōng)走了进去。

    他心中却在暗暗感谢石宏,若不是阿宏弄到这块帝兽魂晶,自己在这些天宫一流氏族的子弟面前,恐怕永远头抬不起头来,更别说扬眉吐气了。

    周末了,跟大家拉个推荐票,随手点一下就好,谢谢!,如(欲yù)知后事如何,请登6  有山叭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叩仙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