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零章 银月光芒照耀天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三 书名:叩仙门
    二居豹吊然是个纨绔,但并不是没有脑的时候出陈八燎,那是他知道石宏的实力。就算是奴族战士十大高手,到了石宏面前都不堪一击。矿区内的那些矿工,好歹也是家族辛辛苦苦积累下来的,一窝蜂的冲上去,肯定会被石宏切瓜砍菜一样,轻而易举的消灭了。

    到了元神级数,可就不是单纯从数量上能够弥补差距的。尤其是在天宫之内,比方说一件三品以上的法宝在手,就能秒杀无数手持八品以下法宝的同级别高手。

    至于矿区内鲍安那些管事的”鲍安本人也只是元神一转,申屠豹很怀疑他是不是石宏的对手。至于鲍安手下的那些人比炮安还不如呢。

    十大奴族战士,战斗力可都是过了一般的元神一转的高手。

    因此申屠豹是真不担心石宏的安慰,而是在琢磨着,石宏那小子八成不会听自己的,老老实实的呆着,这回家族内的矿工恐怕会有大缺口了。本来因为上一次某个长辈“一时冲动”硬((逼bī)bī)着矿工们强行深入矿坑搜寻那一种稀有的矿石,结果遇上了一群矿鳗,矿工折损大半。家族内的矿石供应就始终有些跟不上。那些负责制器的长辈三天两头指桑骂概,成了家族中最大的不和谐因素,这回要是再闹出事来,家里那些长辈还不把自己活录了?

    申屠豹人在半路上,就给凰御羽了一道传讯玉符,不过这回他还真不是为了自己“(淫yín),(欲yù)”完全是为了家族利益考虑,凰御羽跟石宏的关系比他铁。

    两人在半路上回合,时间一点不敢耽误,呼啸着冲到了藏魔星域。

    到了这里就没办法了,只能小心翼翼按照航行行进,就是想快也快不了。

    申屠豹的一颗心,不停地往下沉着。凰御羽一般不会安慰人,安慰人的效果一般也不会好。不过这一回,她是真想安慰一下申屠豹,琢磨了半天应该怎么措辞,终于鼓足了勇气开口:“申屠,其实你也不用担心,矿区内有上千矿工小还有十来名管事,石宏就算是厉害,一时半会也杀不完这么多。总得给你留下点,”    凰御羽觉得自己说的满有道理的,可是想不明白为啥申屠豹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正这会儿呢,外面星空景物一变。已经到了申屠家的矿区内。凰御羽赶紧说:“太好了,咱们到了。可是”

    凰御羽瞅着那颗矿产星辰有些奇怪:“我记得这颗星球从星空中看好像是黑色的啊。怎么变成银色的了?咦,不对啊,这是”凰御羽大吃一惊:“这是什么法宝,竟然将整个星辰笼罩进去?”

    在天宫之中。能够毁灭一颗星辰的法宝也不少。但是这样的法宝。绝对不可能出现在这样一座星辰上。

    而且凰御羽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因为那可星辰被一片银光笼罩之后,散出来的气息让他十分熟悉,是石宏的气息!

    凰御羽立刻给自己找到了借口:不是我不会安慰人,而是申屠豹已经看到了这一幕,心(情qíng)肯定好不起来。

    凰御羽没了这个心理负担,顿时轻松了不少。不过这种轻松没有维持多长时间,因为他们更靠近了一点,看得越清楚了:整个星辰表面的银光并非囫囵的一片,而是一根根丝一般的光丝,将整个星辰包裹起来,好像一团丝囊。在这个距离看上去十分美丽。

    不过,在那些银丝上,穿着一个个人形物体,不用看也知道是什么!

    申屠豹气的把自己的法宝往下一按,一头冲向那颗星辰,同时跟石宏传音:“石宏。我。们来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不是让你等我吗?”

    那可星辰表面,银丝光绦慢慢散开,露出一个眼睛状的空洞来。将申屠豹的龙舟纳了进去。

    星辰表面倒是没什么变化。那无尽的银色光丝,正是从申屠家的矿区散出去,火树银花般的。将整个星辰笼罩。黑色的岩石星球表面,银光照耀大地,璀璨如同夏花,却让人惊心动魄。

    除了申屠家之外,这颗星辰上还有其他几个氏族的矿区,都被这一幕吓呆了,近万名矿工跟管事聚集在一起,生怕那咋。“恶魔”突然狂。将他们也给一锅恰了。

    而在申屠家矿区内,中央位置上,被无数银色光丝缠绕戳刺着的,是一团淡红色的光团。光团之中,炮安和十几名手下联手,正苦苦支撑,申屠豹要是来晚一会儿,只怕他们就支撑不下去了。

    申屠豹脸色难看,把手一挥,一片灵光洒下,跟石宏的银色光丝一缠,一声沉闷的爆鸣声,申屠豹和石宏各自后退一步,那些围攻鲍,安等人的银色光丝终于慢慢撤了回去。

    申屠豹心中却是一惊,他已经是元神四转的高手,论实力实际上他还在凰御羽之上。虽然是随手施为。顶多也就是挥了四成力量,但是对上石宏这样一个刚刚成就元神的人,竟然还只是个平手,难怪石宏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把整个矿区内的矿工一扫而空,没有像凰御羽“安慰”自己的那样给他留下一部分。

    现在申屠豹觉得,凰御羽那些话还真是在安慰自己!

    “阿宏,怎么会闹成这样子?”凰御羽站出来朝矿坑中喊道 漫天谋几二坐收锁。石宏缓步从矿坑中老出来,肩头卜趴着小兽。六

    他的脸色有些难看,不是因为申屠豹,而是因为这些矿工。虽然他道心坚定,但是一口气杀了这么多人,还是有些难受。

    “我的实力,能杀得了他们。但还不至于强大到任凭他们围攻不还手还能毫无伤。”

    他说的也是实(情qíng),道法之宝威力无边,但是石宏还没有完全炼成。上千名矿工一拥而上,根本不给石宏说话的机会。

    石宏不杀他们,不到一刻钟,肯定就要被这些人杀死。

    此时石宏看起采镇定自若。实际上灾难爆的那一刻,也是凶险之极。一开始他并不能够很熟练的使用道法之宝。如果不是矿道狭窄。限制了同时进入的人数,石宏可能在第一波冲击狂潮之中就(身shēn)死道消了。

    接下来。的安并没有跟这些矿工们一起杀上来,这又给了石宏一个机会。鲍安等人好歹也是元神一转的高手,实力远在这些矿工之上。要是他们一开始就加入进来。石宏也无可幸免。

    道法之宝威力无与伦比,这其中最大的原因,还是道德灵文和(阴yīn)符宝字妙用无穷。石宏开始生涩,慢慢纯熟,;初次施展,便封锁了一颗星辰,虽然还不能和天宫中那些著名法宝相比,但是他的内心。在杀戮的难过之余,还是有些鼓舞的。

    等到将道法之宝彻底炼成,自己在这片天宫之内,也会拥有一定的话语权了吧。

    申屠豹一听,虽然心中还是有些埋怨石宏下手太狠,却也知道这件事(情qíng)怪不着他。申屠豹猛地一转(身shēn)。随手劈出一道精光。那精光之中也不知道藏着什么法宝,由申屠豹这位元神四转的高手祭用,威力惊人。轰然一声震得整个矿区连晃三四次,炮安等人猝不及防,不但淡红色的光团被炸得粉碎,连带他们都被震飞了数百丈远。

    申屠豹不理会炮安等人的正狂吐鲜血,粗暴的一把将十几个人凌空摄来。

    鲍安吃惊的看着申屠豹,他是认识这位申屠氏族的著名纨绔的。申屠豹可是未来,有可能继承申屠氏族族长的人选之一。    “豹少爷”鲍安难以置信的看着申屠豹:“这小子杀了咱们整个矿区的所有矿工,您怎么还反过来打我?”

    申屠豹气的不知道说什么好,自己堂堂申屠氏族少爷,低声下气的恳求一个奴族战士手下留(情qíng),不就是为了这个矿区的矿工吗?你可倒好。一个命令,把申屠氏族所有的矿工都给葬送了。

    整件事(情qíng)耍是认真论起来,石宏顶多算是杀人的刀,真正的凶手却是鲍安。

    “你这咋。蠢货给我闭嘴!”申屠豹一声狂吼,一把揪住炮安的脖子将他拎了起来,狠狠摔在了地上。

    “你知道是谁让你暗中照顾他?我的管家没跟你说嘛,不让他下矿井,只要你认真供养。不要短缺了他的物资就行。你偏偏要刁难他,难道是故意跟本少爷作对!”

    鲍安吃了一惊:“他、他是您的人?”

    鲍安反应过来,赶紧一骨碌跪在地上,朝着申屠豹不住磕头:“豹少爷,豹少爷我知道错了,我该死,我不是东西,您就饶了我这一回吧”

    他一边说一边抽自己耳光。本来他就内伤颇重,嘴里的血还没吐玩呢,这下子更是湿润了。

    石宏淡淡的站在一边看着。一言不。申屠豹心中的不满他也能感觉出来。他不说话,就是看申屠豹怎么处置。要是这位纨绔公子,还是像以前那样动辄迁怒于人。对人颐指气使,他跟申屠豹之间的合作关系。也就可以画上一个句号了。

    申屠豹愤怒异常,刚刚一段时间内,他已经把前后的利害关系考虑清楚了。

    长谷空灵能看出来石宏的价值,他何尝看不出来?

    石宏注定不会永远是一名奴族战士。

    申屠豹和凰御羽之间(日rì)渐亲密。也从凰御羽那里听到了一些事(情qíng),石宏潜力无限,有的人你可以不给他高等级的法诀,限制他的成就,但是有的人,就像是暂时困于浅滩的蛟龙,便是加上金锁,也锁不住他。

    从申屠豹第一次见到石宏。到上一次参加长谷空灵的武赛,每一次石宏都会提升一大截。申屠豹知道石宏就是那种人,而且很有耳能你越压制他反而会蹿升的越快。

    矿区出了这样的变故,的确会让自己承受家族中的责难,但如果自己为石宏扛下来,不正是一个跟石宏拉近关系的好机会?

    从感(情qíng)上来说。申屠豹也不是单纯利用石宏。做一个人(情qíng)投资,毕竟大家在一起相处愉快。要是看不对眼,申屠豹也懒得做什么人(情qíng)投资的。

    鲍安满口鲜血,悄悄抬头一瞧,现申屠豹若有所思,心中便又有了一丝侥幸:“豹少爷,小人虽然该死,可是那小子杀了那么多矿工,到时候家里责怪下来,您也不好交代啊”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连凰御羽都没看清楚申屠豹是怎么出手的。

    显然申屠豹是气急了,这小人到了这时候,还要挑唆自己跟石宏的关系。

    而鲍安周围的那是几个管事。则吓得一个哆嗦,因为鲍安的头被这一巴掌抽得在

    一道淡红色的光烟从鲍安的(身shēn)体中冒了出来,正是他的一转元神。

    申屠豹大怒之下。连他的元神也不放过,随手一抓,指缝中不知名的火焰喷(射shè),将这道一转元神炼化为虚无。

    石宏没有跟申屠豹要这道元神。一来他不愿在人前暴露自己《九鼎炼(日rì)》的法门。而来炮安的元神实在孱弱,石宏跟本看不上。

    申屠豹解决了炮安,对着剩下的那些矿区管事沉声说道:“这件事(情qíng)。你们如实上报。”

    撂下这句话,申屠豹把手一挥,一道光芒卷起了凰御羽和石宏,三人一起离开了矿区。

    乘着申屠豹的龙舟直入星空,申屠豹的脸色都没能恢复过来。他此时心中对石宏,一半是利用。一半是友(情qíng)。刚才在矿区内,利用的那一半感(情qíng)占了上风,处理的十分得当。

    此时没了外人,申屏豹纨绔之中可(爱ài)的一面显露出来,友(情qíng)占了上风。粗声粗气对着石宏嚷嚷起来:“你小子忒不厚道,给我留一些矿工不行吗?至于全杀了吗?御羽还安慰我说你不会都杀了呢。你这可好。让我怎么跟家里交代?”

    他一口气把心里的怨气撒了出来,反倒让石宏露出了一个笑容。

    自从申屠豹进入矿区,三人见面,石宏可是一直绷着脸。

    申屠豹在矿区内的作为,石宏怎么会看不出来什么意思?如果这会儿申屠豹还是宽言安慰石宏,那只能说明申屠豹纯粹是用功利的心态对待自己。那么石宏也不会把他当成朋友了。

    一旁的凰御羽大受鼓舞,看来自己已经能够安慰人了。

    “我不是不想留下一些,这件法宝我也是第一次使用,控制的不是那么熟练。

    ”    石宏这倒是实话,他先是将道法之宝运转的圆润,勉强抵住了那些矿工的攻击。慢慢试探出这件法宝的威力之后,一时兴奋,全力施展,没想到最后没能控制住,造成了灾难(性xìng)的后果。

    当然了,这其中更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矿工们摄于鲍安的(淫yín)减,不要命的往上冲,石宏也没得选择。

    申屠豹气哼哼的:“那我不管,你让我怎么跟家里交代?你小子必须补偿我!”

    石宏哈哈一笑:“你果然是在这儿等着我呢。”

    申屠豹脸上一红。索(性xìng)没脸没皮起来:“我就这样,你把我怎么着?”

    石宏不跟他计较。摸了摸下巴:“行,这件事(情qíng)我做的也有不妥之处,肯定会给你一个交代。不过你得先帮我。个忙。”

    申屠豹叫起来:“哟呵!你还没补偿我呢,反倒让我给你帮忙”凰御羽问道:“是什么事(情qíng)?”

    石宏拿出一样东西来,立刻让申屠豹没了声音,不过嘴巴倒是张得更大了。跟嘴巴一起张大的,还有他的眼睛。

    凰御羽的神色也慎重起来,上前来仔细的看着那块淡金色的矿石。申屠豹干脆不((操cāo)cāo)纵龙舟了也凑了过来,龙舟没了主持之人,惯(性xìng)的在星空中冲出去一段距离就停了下来。

    两个人围着石宏举着淡金色矿石的那只手,看了足有一盏茶的时间。石宏有些不耐烦了:“喂,看够了没有。我手都有些酸了。这就是我让你帮的忙,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凰御羽和申屠豹对视一眼。凰御羽轻轻的点了点头:“我应该没有看错,是帝兽魂晶”

    “帝兽魂晶?”

    凰御羽点点头:“你还记得那块衍星玉吗?”

    石宏当然记得,凰御羽和申屠豹就是从那次的事(情qíng)上勾搭在一起的。后来凰御羽把衍星玉送给了一位连凰家和申屠家都十分忌惮的高手寻求庇护。衍星玉珍贵无比,连那样等级的高动。

    “简单说,这一块帝兽魂晶小抵得上两块衍星玉。”

    石宏大吃一惊,看了看自己手里的那块淡金色的矿石,不经意间现一旁申屠豹“贪婪”的眼神。赶紧把这块矿石收了起来。

    “天外种族的个体也分强弱。最强者被我们称为帝兽。到了那个级别,就如同元神九转的高手一样,举手投足之间都能够毁灭一片星辰。”

    “可即便这样强大的帝兽。也不是不会陨落。有的帝兽陨落了,又恰好以这头帝兽的尸骸为核心,形成了一颗星辰,那么这头帝兽一生的精气都会被星辰核心的力量压制在尸(身shēn)上。越压越精粹,经过亿万年的时光,才会形成这样一块帝兽魂晶。”

    听了凰御羽的解释,石宏忽然现一点不合理的地方:自己现这块帝兽魂晶的地方,似乎并没有到星辰核心啊?

    申屠豹流着口水道:“阿宏。你把这块帝兽魂晶给我,我就大肚的原谅伽…”

    即便是以他的脸皮程度,说出这句话也觉得有些臊得慌,权当是一句玩笑了。却不料石宏微微一笑:“给你?也不是不可以啊。”

    今天去学车,累得半死,杯具啊,午餐在外面解决的,吃了这辈子吃过最难吃的聪鱼粉丝,都让我对这道本来很有(爱ài)的菜有心理障碍了”

    echo 处于关闭状态。

重要声明:小说《叩仙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