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八章 真正的极品材料(上)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三 书名:叩仙门
    点无疑问,越往矿坑深入越危险,但是珍惜的矿石也今越愕渊,。

    星辰核心存在着一种奇异力量,保证整个星辰融成一团不会轻易因为外力破碎。只是天宫之中还没有能够利用这种力量炼制法宝的法门,否则就凭天宫中那些元神七转、八转的强大修士,动起手来只怕轻而易举就能粉碎一颗星辰,天宫中怕也找不出多少完整的星辰了。

    不过这星辰核心的力量,对于天外种族的成长却是极有帮助,它们天生的神通,能够借助这些力量。

    因此在星辰上的那些未成年的天外种族,成长之中便不断地朝星辰核心靠近。随着实力越来越强大,也会越来越接近星辰核心。而每一头冲出星辰,遨游星空的天外种族,必定都要在星辰核心之中经过一番磨练。这其中的痛苦,一般修士绝难想象。

    天外种族在成年之前智慧都十分有限,完全依靠本能行事,对于每一座星辰都极为(爱ài)护,绝不会随意破坏星辰核心,因为它们本能的知道,每一座星辰核心,都是孕育自己后代的摇篮,必然要好好保护。

    这一点上,凭本能行事的天外种族,反倒比那些拥有大智慧的修士要明智得多。

    石宏已经深入矿坑数万里,估计着和地面的垂直距离,也有近五千里了。

    到了这个层面上,石宏明显感觉到,神魂的探查能力进一步减弱。原本能够“看清”周围三千里的范围,现在却只能够看清楚两千里。    星辰核心的力量隐隐约约的传来,那是一种沉重凝实的力量 这就好像一片雪花,虽然朦胧,但是能够看透。可是如果有力量将雪花捏实,视线就难以穿透了。

    而越往下,矿石的数量也逐渐减少,但是每找到一块,品质却都极高。

    石宏用手指敲了敲(身shēn)边的石壁,果然声音跟周围有些不同。他已经用神魂“看”过了,里面有一块能量反应十分强烈的矿石,只是神魂,不能够分辨出来到底是什么矿石。

    这里的岩壁比上面更加坚硬,石宏单纯用手指已经有些吃力。此时他才略微领略到了普通矿工的痛苦    明明知道里面有宝贝,但是要想拿出来,却要豁出命去,费上九牛二虎之力。

    石宏抡起拳头对准石壁一顿乱砸,粗暴不讲理的夯出来一个深坑,然后采用手指小心翼翼的从底部扣出一块只有眼珠大小的矿石。

    挖掘一块矿石,就要花去小半个时辰。

    普通矿工远比石宏辛苦,现一块矿石本来就很困难,要将矿石挖出来就更加凶险。要小心翼翼,如果法宝在矿石挖出来之前被毁了,那么只能遗憾的离开,先去修复法宝。即便是一切顺利,也要提放着黑暗中随时可能杀出来的凶兽、魔怪,和抢夺矿石的其他矿工。

    石宏看这手中这枚小小的矿石满意的点点头。每一种矿石都分为上中下三品,而矿石本(身shēn)也有高下之分,评断矿石珍贵程度的直接标准就是兑换玉髓的价格。

    石宏第一次开采到的那一块太变土玉精,被血湖凝练提升品级,成为上品太变土玉精之后,价值相当于三千斤玉髓。

    而他现在手中拿的这块矿石,虽然不大,却是一块货真价实的太(阴yīn)魂玉,品质也只是中品,但是按照玉牌中的兑换比例,这块中品太(阴yīn)魂,玉,价值万斤玉髓!

    奴族十大高手一场武赛的基本出场费也不过十万斤玉髓,也就是说只能买这样的矿石十块,可想而知它的价值。

    石宏的储物空间内放着三十万斤玉髓,原本以为是一笔巨款。随着他不断深入,虽然挖掘到的矿石数量急剧下降,来到这里两天时间,也不过只挖到了二十多块,但是高等级矿石不断出现,每一块都是价值在五千斤玉髓以上的上等货色,让石宏觉得,那三十万斤玉髓,似乎也没什么了不起。

    事实上,奴族战士再天宫之中,永远都是处在最底层。

    申屠氏族在天宫之中算不上一流,申屠豹也不是家族唯一的继承人,而且还没有管事,每个月就有数万斤玉髓的例子钱。而那些最顶级的奴族战士,冒着生命危险打一场,也不过十万斤玉髓。

    石宏之前觉得三十万斤玉髓之一笔巨款,只是被他所接触到的世界迷惑了而已。天宫中那些强者,哪个会把几十万斤玉髓当回事?

    就连申屠氏族都拥有这样一座价值连城的矿场,更行况那些一流的氏族。

    石宏将那块太(阴yīn)魂玉丢进了血湖之中,继续搜寻新的矿石。

    随着矿石等级越来越高,血湖也不能像之前那样轻而幕举提升品级了。像这枚太(阴yīn)魂玉扔进去,也仅仅是更加凝练一些,不能够提升为上品魂玉。

    石宏没有在原地多做停留,他的神魂已经感应到了,有一头体长过一百二十丈的巨大矿鳗,正无声无息的游过矿坑,朝他慢慢潜行过来。

    这条矿鳗已经好几天没吃东西了,胃口正好。

    石宏不怕它,但是跟这个大家伙在这样狭窄的地方纠缠起来十分麻烦,平白耽误自己寻找矿石的时间。

    他刚刚避走,那条狂蟒就从一旁的一条矿道中探出头来。硕大的头颅上,两颗宝石般的眼睛闪烁着饥饿的光芒,微微咧开嘴,吐出唯的一声,满口利齿森然。

    没想到猎物已经逃处,俐鲤似乎有此不甘心,两只鼻孔轻轻抽*动。想要搜寻到瞻儒愕的蛛丝马迹。

    忽然,狂蟒现了什么,浑(身shēn)一抖,眼中竟然流露出一丝恐惧,它飞的朝后缩去,但是已经晚了。

    黑暗之中,唯的一声吐出一道猩红的芯子,好像利刃一样的准确的插进了矿鳗的额头之中。狂蟒吃痛,可是还不等它挣扎,在它的后方两侧,忽然又出现两道猩红的芯子。((操cāo)cāo)控如同飞剑,绕着它庞大的(身shēn)躯一转,将这头一百二十丈长的巨大矿鳗轻而易举的斩成了三段。

    随即,一只独角顶开了石壁,三头夜蟒各自卷起一段矿鳗的(身shēn)躯,缩进了石壁中大嚼起来。

    这头矿鳗在这一片矿区内可谓一霸,矿工要是遇上了绝无幸免。可是面对强大的夜蟒,却毫无还手之力。便是只有一头,它也不是对手,更何况一次来了三头?是以轻而易举就被碎尸分吃了。

    每头夜蟒分了四十丈的矿鳗,缩进石壁之中,不过小半个时辰,已经吞吃了干净。三只独角顶开石壁露出头来,一起朝着石宏消失的方向,吐着腥红的芯子唯唯的交流一阵,似乎达成了某种共识,又各自缓缓缩回石壁之中。

    周围的石壁之中一震能量起伏,三头夜蟒已经不知去向。

    周围的岩壁就算是对于石宏来说,也十分坚硬,可是三头夜蟒天赋神通,遁走其中,就好似在水中游动一般轻松自在!

    石宏又在周围搜罗一番。收获了十二枚矿石之后,这片矿区已经被采空了,他只能继续深入地下。

    可是没走多长时间就傻眼了:矿洞到了这里已经到了尽头了。    事实上就算是挖到这里的矿洞,还是不知道多少年以前,矿工们在管事的((逼bī)bī)迫下结伴而来,数千名矿工合力开采出来的。那个时候,鲍,安都还没来到这片矿场内。这么多年从来没有矿工敢再次深入到这里。

    那一次,乃是因为申屠氏族的一个大人物炼制一件法器,需要一种极为罕见的矿石,在天宫中买不到,只能((逼bī)bī)迫矿工深入地下搜寻。

    不过那一次的行动,虽然找到了几块珍贵的矿石,却没有那位大人物需要的那一种,并且还因为挖到这里的时候,遇到了数头强大的矿鞋的袭击,数千名矿工有七成成了矿鳗果腹之物。

    那一次的事件之后,申屠氏族的矿区矿工数量直线下降,直到现在都没能恢复过来。

    至于那位当时的管事,却因为这件事(情qíng)讨了那位大人物的欢心,平步青云,离开了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又过了数十年,鲍安才来这里上任。

    一虽然没有找到那种需要的矿石,但是那位管事对待大人物“吩咐。全力以赴,大人物十分满意。至于矿工的生死?连奴族战士的生死都无人过问,更何况这些比奴族战士地位还要低下的矿工。

    石宏面对混沌一片的石壁,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让他集空开凿一条矿道,他也不愿意干。这可是绝对的苦差。

    他检查了一下自己的收获,现低等级的矿石足有两千块,高等级的矿石要少得多,只有不到两百块。

    按照第一枚道德灵文字印的消耗来看,这些矿石至少也能炼制出三枚字印。距离五千三百之术,差的还远啊。

    石宏叹了口气,盘算着离开这片矿区,再去其他区域碰碰运气。

    他正要走的时候,忽然神魂之中感应到了几道异常的能量波动。石宏眉头一皱,这几道能量波动一只到了他周围八百里左右的距离才被他现。而石宏此时的神魂正常的感知区域,在两千里上下。也就是说,这几咋小不知来意的生灵,隐蔽了自己的气息,十分成功的欺近了一千两百里。

    石宏顿时谨慎起来:就算是那头一百二十丈的狂蟒,也是一进入自己的感知区域就被现了,难道说这片矿区内,还有什么更加强大的物种?

    谨慎起见,石宏将小兽光光放了出来  这小家伙终于弄明白,石宏不会因为它把矿石踢进血湖而责罚它,才肯溜出来。

    石宏在周围做好了布置,随后将小兽光光藏在自己怀中,他本人盘膝而坐,四指相搭拇指相对,收敛周(身shēn)气息,似乎已经入定。

    来者只怕是敌非友,不得兄卜心应对。

    夜蟒成年之后,飞出星辰,遨游星空,在天外魔种之中,它们不算强大,但是却是最难缠的一种。

    和一般的蟒蛇不同,夜蟒是群居生物。天外种族大多个体无比强大,是以独来独往,夜蟒却是个例外。

    而夜蟒之所以数量众多,是因为它们从产卵开始就能一窝下丰来个,而在星辰之上,夜蟒有两项天赋神通。便是这土遁和潜行。让它们能够逃过大部分的灾祸,繁衍生息。

    天外种族个体强大,是以生产下一代的时候,都会孕育多年,每一次生育自然数量不多。

    夜蟒算是反其道行之的一种了。

    石宏安然而坐,似乎在修炼什么功法,又好像是炼制法器。三头夜蟒的独角轻轻一顶,无声无息的破开了岩壁。这畜生天生狡诈,并没有直接出来,而是暗中观察了一阵子。唯唯几声交流之后,才有一头夜蟒慢慢游了出来。

    石山神兽又冒了出来:“奇怪,这三头夜蟒好像被人控制着呢”

    石宏心念

    那头探路的夜蟒游走到了石宏(身shēn)边,现石宏竟然还没有一点动静,胆子便大了起来,张开血盆大口忽然一吞,将石宏整个吞进了肚子了。

    石宏竟然还没有一点反应。

    这也是这头夜蟒走运,它没有一口咬上去,要不石宏太阿锻体心斋境界,肯定崩碎它满口乱牙。

    夜蟒一碍手,炮安那边就知道了。只是他觉得有点奇怪。石宏好歹也是一名元神高手,怎么这么没有一点反抗之力就进了蛇腹?

    鲍安能够把持这片矿区上百年,也不是一个没脑子的人,琢磨了一下觉得这里面只怕有诈。石宏这么轻而易举的就擒,反倒让他觉得不踏实。他立方下了一道命令,三头夜蟒没有马上回来,而是在矿坑内到处游走,猎食那些矿坑中隐藏的天外魔种。

    这一下,最倒霉的却不是那些未成年的天外魔种,而是夜蟒肚子里的石宏。各种血(肉ròu)粘枯呼呼的进来,跟他混合在一起,他实在受不了了,索(性xìng)将灵元一催,一片光芒裹住了自(身shēn),将那些污秽之物尽数排开。

    他这一动,鲍安立刻就觉察到了,不由得一阵得意:果然如此。

    可是让他奇怪的是,石宏还是安安稳稳的呆在夜蟒的肚子里,并不出来。这是怎么回事?

    石宏确实是想揪出背后指使之人,不过他从一开始就是两手准备。

    被夜蟒吞进肚子,要是能够轻而易举的找到幕后黑手那正好,要是不行,石宏还有另外一个办法。

    他现在手中材料不少,而且都是高等级材料。

    想要炼制一枚凶兽兵符轻而易举  这法门师无名知道,卑无名乃是他的仙兵,石宏自然也知道。

    不过却有一个问题,在天宫之中炼制的凶兽兵符,自然是要控制天外种族。就算是没有成年的天外种族,也不是师无名((操cāo)cāo)纵的那个凶兽兵符能够控制的。

    如果想像师无名那样,控制千万天外种族,那炼制这枚凶兽兵符所需要的材料也是海量,石宏还拿不出来。但是石宏可以简化一下,一枚凶兽兵符控制一两头天外种族还是轻而易举的。

    他在夜蟒腹中,已经开始了炼制。他只需要控制一头夜蟒就足够了,因此这枚凶兽兵符十分简陋,不用花多长时间就炼成了。石宏立匆不客气,把手一指,道德灵文字印银光闪烁,化作一柄利刃破开了夜蟒的肚子杀了出来。

    那头夜蟒凶悍异常,虽然被开膛破腹,却并没有死去,喷的一声怪叫,一口朝石宏咬了过来。

    另外两头夜蟒在周围一盘,将所有的去路封死,虎视眈晓的盯着石宏。

    石宏却微微一笑,怀中小兽光光忽然闪了出来,跳上那头夜蟒的头顶抬爪一拍,掀开了那夜蟒的天灵盖,一口将脑浆吸干。

    另外两头夜蟒吓了一跳,不顾石宏掉头就跑,光光冲出去追上一头,苏外一头庆幸那小兽没来追自己,一低头独角顶开石壁准备钻进去。只要遁入石壁之中,那可怕的小兽也拿自己没办法。

    却没想到,它一头好像撞在了一座不可逾越的铁山上,平常根本不会有什么感觉的独角好像裂开了一般,和自己的额头相连的根部剧痛无比。夜蟒一抬头,自己跟石壁之间隔着一个人    刚才那个猎物,自己一脑袋结结实实的撞在了他的(身shēn)上。

    它那有限地智力目前还很难想明白,这个猎物刚才轻而易举就能到口,怎么忽然变得这么厉害了?

    夜蟒嘶鸣一声,毫不客气的一口咬了上去。

    石宏不退反进,大步上前忽然冲起一拳,大喝一声结结实实的打在了夜蟒的上顾上。

    “咚!”

    整个矿坑震得一颤,一头长达两百丈的狂蟒,力量是何等的惊人!石宏一拳砸上去,竟然硬生生的止住了夜蟒的来势,但他自己也被震得后退了一步。

    夜蟒被揍得眼睛酸,怪叫了一声,把头一低就要往地下拱去。石宏掐了一个法诀,九道双真火龙脉忽然自地下出现,轰然一炸,将夜蟒那颗硕大的头颅轰的狠狠撞在坑道上面的洞壁上。

    石宏随手一挽,九道真火龙脉加持在拳头上,跃上蛇,狠狠一拳砸了下去。

    只见九道真火顺着夜蟒的全(身shēn)窜了出去,究如绽放了一朵殉烂的烟花,美丽的可怕。夜蟒一声哀鸣,摔倒了地上。

    道德灵文字印从天而降,化作一片银幕,将这头夜蟒裹了投入凶兽兵符之中。

    石宏立刻可以肯定,幕后主使之人那就是鲍安,而小兽光光也窜了过来,巴结的拽着石宏的裤脚晃啊晃,显然两头夜蟒还没吃够。

    这样未成年天外魔种,对石宏来说没什么战斗力,解开凶兽兵符随手丢给了光光。光光像开西瓜一样拍开了那头夜蟒的脑壳吃的开心,石宏则将三头夜蟒的独角取了下来  这恰好也是十大凶兽重塑金(身shēn)需要的材料。

    石宏手上割着三头夜蟒独角,心中却还在惦记着别的事(情qíng):鲍安手里只有这三头?要是还有别的,怎么让他给自己送上门来呢,这些材料,自己去收集可是太费劲了,,

    晚了点,不过好歹保住了金(身shēn)不破。

重要声明:小说《叩仙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