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二章 远去天宫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三 书名:叩仙门
    煌阳天。道金米彻照海荒神镇城破空出现城墙上,巨大的王甲魔神森然恐怖,似乎在警示周围的一切生灵,不得冒犯。

    石宏以八荒神镇城笼罩了魔玄门众人,带着大家返回九州。这一出来,离神铸仙山已经不远了。

    九州上生的一切,魔玄门众人都已经知晓。原本的山门灵气涣散。再加上又是大家的伤心地,也没什么人提出要在原址上重建。

    来到了神铸仙山,这里天地灵气充沛,而且神铸仙山即将扩张而成一座大6,展的空间广阔,有许多刚刚诞生的灵兽灵草,潜力无,限;众人都十分满意。

    石宏又取出乌木扳指,里面存货之多,让所有人咋舌。

    结合两者,大家也都明白石宏为了重建麾玄门所作出的努力,心中暗暗感激。

    石山神兽给他的重塑金(身shēn)的秘法。自动降低一个等级,就能够为众人重塑(肉ròu)(身shēn),而且还是那种九大天门都会抢着收入门下的人族顶尖资质。

    材料方面石宏多得是,花了十数天的时间,就将众人的(肉ròu)(身shēn)重新祭炼出来。对已经进阶元神的石宏来说,这倒不是什么难事。反倒是接下来护持着各位同门,寄生冉(身shēn)倒是格外凶险。

    这一过程光有石宏护持远远不够。寄生过程痛苦无比,而且最重要的是灵魂本(身shēn)的意志力。

    石宏本来有些担心,结果却轻轻松松的闯了过去,相比于当年那个。魔玄门,如今虽然灵魂未变,但是素质上却要高了好几筹。(阴yīn)冥十道的经历的确磨练人。

    复活了魔玄门众人,石宏便着手开始重建山门。

    先将老壶天地之中的那百万凡人放出来,在神铸仙山内繁衍生息。然后,那些被他传授了修炼法门的人挑选出来,便是魔玄门第一批

    子。

    向东流等人轻车熟路,很快将魔玄门的构架组建了起来。向东流已经是这些门人之中辈分最高的了,他自然执掌大长老一职。跟石宏同辈的弟子,有的负责传功、有的负责赏罚、有的负责门内资源调配等等。各项事务井然有序。

    向东流将这一切安排妥当了,才来找石宏商量:“阿宏,重建山门你有什么想法?你选的地方真是不错。潜力无限,还跟昆仑派比邻,正好可以守望相助。”

    石宏点点头:“我跟昆仑现在的掌教歌泪仙子交(情qíng)匪浅,两派当世代友好,不可内斗。”

    向东流听到石宏提起歌泪仙子,看了他一眼没有多问,继续讨论止。门的事(情qíng):“我看可以派弟子在这片大6内搜寻灵矿,多多开采。重建山门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qíng),累积的材料越多,咱们建起来也就越从容。我倒是从《歌月太苍经》中参悟出来一些阵法。可以布置在山门附近。”

    石宏还是点点头:“师叔觉得可以就行。”

    向东流有些奇怪的看看石宏:“阿宏,你怎么心不在焉的?”

    石宏犹豫一下,还是直说道:“六师叔,我在这个世界的时间可能不多了,恐怕等不到山门修筑起来了”

    向东流不解:“你已成就元神。怎么会小”他猛然明白过来。一阵狂喜道:“你要飞升了?”

    九州之上的一般修士,尚不知道飞升仙界,实际上是去给人家当奴隶。一听说飞升,便欣喜若狂,那是他们苦苦修炼的最终目标。

    石宏虽然觉得讽刺,却也没法解释。只好含混道:“差不多吧。我得在走之前把你们安顿好。”

    向东流明白了:“你有什么安排尽管说。”

    石宏手掌平平一抬,掌心处一拳金光。缩小了无数倍的袖珍八荒神镇城浮了起来。石宏道:“八荒神镇城。外有河书阵法护持,内有六十余名元神高手合力祭炼的城墙庇护。城内的设施虽然不完善,但是要保我魔玄门平安不成问题。”

    “而且这城墙上,有八具仙命王甲。乃是我得自大十字山脉中的顶级仙命甲,可分别赐予我门内杰出弟子。代代传承,此乃一大宝藏也!”

    向东流大吃一惊,他在(阴yīn)冥十道。曾经见识过这件法宝的威力,石宏这么大公无私的将自己的法宝献出来,他虽然欣慰,却也觉得不妥:“不行,这恐怕是你的本命法宝吧?没了它,你战力大损,万万不可如此!”

    石宏摆手:“师叔放心,这家法宝虽然厉害,送出去了却也不会让我对敌时无法宝可用。而且,一旦飞升,这些东西都要留在九州。”

    向东流犹豫了一下,勉强点头答应下来。

    石宏另外一只手凌空一挥。七十二相鬼鱼剑阵虚空浮现:“这座大阵,本来是血焰门的护山大阵,用在咱们山门内再合适不过,有这两件宝物留在神铸仙山,我才能放心离去”

    忌廉星资源匿乏,灵气稀薄。算起来在天宫之中只能算是一颗不起眼的星辰,但是这颗星球表面河流奔腾。山川如画,美丽异常。

    这一切并非忌廉星上天生而成,皆是申屠家砸下了玉髓塑造出来的。

    这颗星球每年为申屠家带来必髓的收入。荐申屠家总收入的一半以争!众颗星球在 楔“小有一个别称:风月星辰。

    申屠豹乃是忌廉星的常客。除了光顾忌廉星上鳞次栉比的青楼酒肆之外,申屠豹还有更高的“追求”;事实上,这也是他除了修炼之外,最(热rè)衷的一项“娱乐”。

    此时,申屠豹就徜徉在忌廉星上一条滔诣大河的岸边。河岸边巨石如兽,列阵蹲伏;山峦如剑,直插苍空;大河奔涌,时常一头撞上一座大山,出怒吼般的咆哮,将白色的水浪掀起半山高低。

    两岸的密林之中凶手出没,每隔数十里,偶尔能够看到一座用原木建造的风格粗矿的房子。

    房子中住着的男儿,(身shēn)形高大,容貌阳才,且天赋异禀  这些当然不是给申屠豹这样的人准备的,而是为了天宫无数的深闺怨妇。

    可以乘着法宝而来,也可以信步徜徉,只要看上合乎心意的人儿,申屠家的人自然会按照您的要求来安排。

    一次偶然的避遁,或者是粗暴的占有,甚或是温柔的缓缓追求。各种要求按照那些粗狂男修的付出收费。

    申屠豹出现在这里,完全是因为他那扭曲(阴yīn)暗的心理:这里猎艳。更能说明自弓的魅力。

    前方的树丛中,香矿一闪,以为体态婀娜的仙子面蒙黑纱,骑着一头雪白的麋鹿,缓缓而行。看那腰(身shēn),盈盈一握,在麋鹿背上一颠一颤,让人能够轻而易举的联想到一些**的运动。

    申屠豹却轻轻叹息一声,懊恼不已:怎么自己现在完全没有兴趣了呢?难道真因为那个冷的像冰一样的女人?

    申屠豹经历过无数(热rè)(情qíng)如火的(床chuáng)伴。他之前从来没有想过会对这样一个冰冷的可以说毫无(情qíng)趣的女人有什么感觉。偏偏这种感觉之强烈。突如其来,不等他有所抵抗。就已经彻底沦陷  就像他以前让那些女子沦陷一样。

    “报应啊”申屠豹懊恼不已。脑海中闪过一个个哀怨的面孔,这种神(情qíng)最近也在他的脸上出现过。凰御羽毫不留(情qíng)的跟他道别,不理会他的挽留,返回了自己的氏族。

    额丧的申屠豹自信心大受打击。准备来这里重拾自信,可惜面对着前面上等的猎物,他却提不兴趣。

    他对人家不感兴趣,克死不代表人家对他不感兴趣,前面的白鹿仙子竟然缓缓朝他行来。申屠豹知道人家肯定是误会了,不等那女子到面前,他就立刻道:“我不是做生意的”

    “是吗?”那女子一声轻笑:“是因为价码不够吧?”

    申屠豹一愣,那女子却摘下了面上的黑纱,申屠豹吓了一跳,竟然是长谷空灵!

    “申居公子,奴家有笔生意介绍给你。不知上一次你们的那名奴族战士现在何处?”

    申屠豹这回是真吓了一跳:“你怎么知道是我?”

    他跟凰御羽计戎小把两家联姻搅黄。不过对外的事(情qíng)都是凰御羽出面。却没想到还是被长谷空灵看穿了。    长谷空灵神秘一笑:“这个你不用管。我可是好心,你们两个大闹我们长谷氏族的武赛,我可压着没有告诉你们两家的长辈。”

    申屠豹心说难怪两家并没有什么动静。也没有宣布取消联姻,原来是这长谷空灵不知道安了什么心思。没把事(情qíng)捅出去。

    之前申屠豹自然巴不得长谷空灵赶紧去族中长辈那里告状,就算是被狠狠责罚一番也无所谓,可是现在”申屏豹恨不得两家明天就把婚事敲定下来,后天他就带人去凰家迎亲”

    “呵呵,长谷仙子好兴致啊。可是空虚寂寞了,要不要在下给你介绍几个持久力跟本公子不相上下的男宠?。

    长谷空灵脸色一变:“申屠豹!你真的想我把那件事(情qíng)抖出来?”

    申屠豹一个哆嗦,苦笑道:“你还真是吃定我了”我只是奇怪,你是怎么知道的?。

    长谷空灵又露出了一个神秘的笑容:“这个刚才已经说了不用你管。我们长谷氏族是做生意的,商场如战场,(情qíng)报自然十分重要。”

    申屠豹有些颓然:“那直说罢,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情qíng)?我在申屠家也就是个小角色,别对我期望太高。

    “和你们申屠家无关。”长谷空灵跟申屏豹并肩而行,她若不因为生意问题气急败坏,倒是一个出色的美人。气质空远,属于那种让人一看就想要亲近,靠近了才现根本触摸不到的类型。

    申屠豹鼻中嗅着长谷空灵(身shēn)上的香气,不由自主的跟凰御羽比较起来:自己经历体香暗来的女子已经太多了。还是凰御羽一(身shēn)淡然的感觉更师傅一些”,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申屠豹立刻在心中狠狠的把自己鄙视了一番,却也很是无奈,陷进去了,就是陷进去了。

    长谷空灵道:“我来找你是有一笔好买卖便宜你”她似乎意识到自己的措辞,在这样的环境下有些古怪。不由得扑哧一笑:“你别误会,不是尖(肉ròu)生意。”

    申屠豹自然又在心中把她的笑容跟凰御羽比较了一番,得山”上论是!他还没看过凰御羽的笑由得对那冰山女容更加期待起来。

    “上一次你们的那个奴族战士。我很看好。再过几天的长谷武赛,将会十分有趣,我想跟你借用那名奴族战士。当然了,自然不会亏待你们。我得到的好处,分你们三成。”

    申屠豹有些疑惑:“你为什么这么看好他?”

    长谷空灵一阵心虚,她当然不会明说自己被石宏惊了一(身shēn)冷汗,才没有把申屠豹和凰御羽两人故意搅黄两族联姻的事(情qíng)抖出去。却没想到误打误撞,调查之后现了申屠豹和凰御羽的私(情qíng),正好以此来要挟申屠豹跟自己合作。

    不过,她对于石宏倒真是信心十足。

    “这个嘛,”还是那句话,你不再管。答应不答应?”

    申屠豹眼珠一转:“长谷仙子不厚道啊,人是我们的,这好处怎么也应该是我们占大头吧。”

    长谷空灵冷哼了一声:“但这件事(情qíng)是我一手策划的,没有我,你们什么也得不到,”    两人一番唇枪舌剑,最终五五分成达成了协议。长谷空灵把坐下的白鹿一拍,那灵兽从鼻孔中喷出一道灵光。将长谷空灵和自己一并裹了,四蹄一番冲天飞起。朝天外而去。

    “申屠公子切记,五天之后。一定要将那名奴族战士送来,长谷空灵拜托了”。

    申屠豹目送她离去,忽然一阵兴奋。也不回去了,就地放出自己飞遁法宝往凰家赶去。这件事(情qíng)能有多少收益,他还真没怎么放在心上,他贵为申屠氏族的公子,要什么有什么,让他兴奋的是,终于有个借口可以去找凰御羽了,,

    石宏将八荒神镇城和七十二相鬼鱼剑阵交给了向东流,然后助他炼化了这两件法宝,浩浩((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的在山门外布置下来。

    七十二相鬼鱼剑 阵之中,尚有上古十大凶兽以及众多其他凶兽的生魂。石宏已经跟他们谈妥,不带他们去天宫了。他们的力量就算是尽数恢复,到了天宫之中也帮不上什么忙。

    石宏暂时还没有足够的材料帮助他们重塑金(身shēn),便托他们留在九州星。照顾魔玄门。等他凑够了那些材料,立亥回来为他们重塑金(身shēn)。

    跟石宏比较熟悉的裂天犀兄 无上鲸龙、珊角金枕当然信得过石宏。可是其他七大凶兽却不那么好说话了。最后还是石山神兽出面担保。才安抚了其他的凶兽,安心在魔玄门镇守门户。

    石宏和向东流在为重建山门筹备,那些弟子也没有闲着。百万凡人洒向神铸仙山,人数虽然不少。可是神铸仙山内已经要开辟出一块大6了,这么大的面积上依旧是人丁稀薄。魔玄门的弟子。便通过这些凡人,先将整个神铸仙山大致梳理了一遍,一些有异象的地方,才派弟子重点勘查,倒真是找到了不少矿脉灵物,弟子们挑选品质高的富矿先行开采,各种材料源源不断的运回山门。

    众人都知道重建山门工程浩大。需要海量的材料,因此都格外卖力。

    石宏这边网将这些芜杂的事(情qíng)梳理清楚,凰御羽就来了。

    石宏之前的预感没错,凰御羽这回来是要带他走的。

    九州星乃是北辰氏族的演兵星辰,北辰罪天也曾经“恩赐”石宏玉牌阵法,如果石宏老老实实在九州星飞升,那么他毕竟是北辰氏族的奴族战士。凰御羽当然不愿意。

    石宏已经成就了元神,还是早点带走稳妥。

    事实上申屠豹跟凰御羽已经商量好了如何安顿石宏。

    石宏回到神铸仙山之后,一直没有去找歌泪仙子,他希望有一天歌泪仙子会带着好消息来寻自己。可惜直到凰御羽来,石宏所期待的事(情qíng)也没有生。

    卓已至此,石宏隐隐已经明白。妹妹可能是不在人世了。

    她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独自在外。原本活下来的机会就十分渺茫,更何况中间还经历那么凄惨的人族大劫。只不过石宏心中一直不愿意承认罢了。

    石宏请凰御羽在九州星外稍等,他一一拜会了自己的好友,托河湘道人和歌泪仙子照顾魔玄门;又跟魔玄门众人道别,思量了一下,还是决定将双亲安置在魔玄门内。

    六师叔和童君乐等人绝对是他能够完全信任的人。自己远去天宫前途未卜,莫要连累了双亲。更何况。石宏始终期望着奇迹出现,万一真的找到妹妹了,也需要二老辨认。

    两位老人体内的毒素已经快要清除干净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醒来。石宏双目含泪,将他们托付给六师叔的时候,心中已经暗暗下定决心,一定会尽快回来探望二老。

    九州星上的一切安顿妥当之后。石宏这才给凰御羽传讯,后者一道神通将他摄离了九州星,,

    这两章有些平淡,属于(情qíng)节过度,把九州星上的事(情qíng)小结一下。当然主角还是会经常回来的。下一章开始,主角在天宫的修行正式开始!

重要声明:小说《叩仙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