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一章 元神法诀(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三 书名:叩仙门
    下河之水诣诣。亘古不变的在黑夜中暗暗流倘。      …一

    此时本应该是冥兽们上岸猎食的大好时间,可是这一段冥河,河水之中见不到一头冥兽浮沉。即便是它们,感受到了岸边那个人的冰冷之后。都本能的避开了这段河岸。

    石宏一般不喝酒,此时手中却有一坛冥界美酒,可惜酒水冰冷,一如他的期望。

    冥界无烈酒,石宏也不需要烈酒,他知道自己需要什么,酒壮怂人胆,酒只是一个借口。

    他可以毫无畏惧的面对天宫众多高高在上的氏族,他可以不计后果跟人族大圣魔祖、道始分庭抚礼,他可以向一界之主堂堂冥帝展示实力,恳求《歌月太苍经》,他从来就不缺乏勇气。

    实力可以通过修炼不断提升,但是在感(情qíng)问题上,石宏依旧是十几年前,那个无意之中窥到了师姑出浴,惊为天人;却暗自灰溜溜的溜走的小男孩。

    在找到魔玄门众人之前,石宏曾经从秦火舞的(身shēn)上看到了一种他甚至有些难以理解的(爱ài)(情qíng)。

    一他难以理解,却为之震颤。

    这让他一度曾经否定自己最初来到(阴yīn)冥十道的计划,因为他冷静的知道,自己对叶陶,只怕是青(春chūn)时期的蒙动,多过于真正的(爱ài)(情qíng)。

    但是当他再一次见到叶陶。一股异样的(情qíng)怀瞬间将他之前所有冷静的判断击地粉碎。那一瞬间,他不知道自己真实的(情qíng)感究竟如何,也不想去谈久了。

    甚至一辈子都搞不清楚也无所谓,沉浸在那种如同逝去年华一般的(情qíng)怀之中,感觉真的很好。那么安静的互相对视,竟然也如醇酒一般令人陶醉”

    他知道这种感觉是不会错的,所以他在那一瞬间决定,抛开一切,带她回去。

    哪怕回去之后,叶陶跟他之间还是一片空白,甚或是距离越拉越!远,他也在所不惜。因为他知道。如果不这么做,就算是他杀入天宫。有朝一(日rì)成为元神九转的级高手,他也始终会有一个心结难以释怀。

    有机会不留下遗憾,那为什么不去做呢?

    石宏心潮澎湃,不知不觉中引动了天地异变。冥河之水如同他的心绪一般不安宁起来。在黑暗之中,浪花渐渐起来,跟随着他的心(情qíng),渐渐推高,终于如山的大浪汹涌的拍打向了河岸,轰然一声巨袍般的水响。石宏噌的一下站起来,想了想,还是一口将坛中的酒喝干,猛一转(身shēn)要往鬼城而去。

    转过(身shēn)来的石宏愣住了,鬼城大门悄无声息的打开了一条缝,叶陶一(身shēn)朴素的蓝色棉布长裙,裹了一(身shēn)温柔妩媚的线条,款款朝他走来。

    一瞬间,冥河之中巨浪平静,唯有层层涟漪,不断泛起。

    叶陶看了看石宏手中的酒坛子,皱了皱眉头,忽的又是一笑,有些自我解嘲:“阿宏长大了,师姑也不该管你喝酒了”(阴yīn)冥十道的酒水(阴yīn)寒,你毕竟不是鬼修,喝多了不好

    她虽然说不该管石宏了,可还是忍不住出言劝诫,语调温柔一如当年。其中浓浓的关怀,石宏甚至能够从她(身shēn)边嗅到。

    这还是石宏来到(阴yīn)冥十道之后,两人第一次单独相处。石宏略显手足无措,叶陶的裙子在夜风之中轻摆,她到了石宏(身shēn)边也坐了下来。

    “回去之后,要小心呢,前一阵子(阴yīn)冥十道的冤魂突然多了起来,九州不平静吧。”

    石宏把妖族和海外修士的事(情qíng)一五一十的跟她说了。黑夜之中,叶陶静静地听着,一双眸子在夜色中明亮如同宝石,石宏渐渐沉溺在那光芒之中。

    石宏说完了,叶陶轻轻叹息一声,忽然说道:“你,真的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文文弱弱的孩子了呢  ”。

    石宏一怔,叶陶温婉一笑,把脸转过去望着前方无尽的冥河。石宏从侧面看去,叶陶的额头,睫毛,琼鼻,樱唇,构成了一道完美的弧线。隐隐散着美玉一般的光泽。

    他轻轻叹息一声,忽然之间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了,就那么偃旗息鼓,静静的坐在她的(身shēn)边。

    (阴yīn)冥十道的冥阳升起。并无什么好看的。

    在这样一个朝阳毫无生气。河水浪浊,荒野苍凉的早晨,那个温柔如水的女人是唯一的美好的存在,也是永远美好的回忆。    叶陶对他温婉一笑,起(身shēn)返回,简简单单的蓝色棉布长裙,在她(身shēn)上颦颦婷婷,格外的美丽。

    石宏看着她走,忽然之间明白,有些感(情qíng),自己可能一辈子也说不出口,但是这无碍于这些感(情qíng)的美好。

    叶陶是个外柔内网的女子。让她跟自己返回九州,她可能一辈子要托庇于自己的羽翼之下,这对手她来说是不公平的。

    石宏忽然之间现了自己和秦火舞的共同点,或者说,世人之(爱ài)的共同点:都希望对方能够过的好一点。

    在(阴yīn)冥十道的叶陶,比在九州快乐。

    这就已经足够了,他还能奢求什么?就像钟西河说得,想他们了,就来看看,不是很好吗?

    (爱ài)你在心,有口难开,未必就是悲剧,或者这也是上苍另外一种微妙的安排,

    石宏走了,留下了十二鬼王守护叶陶鬼城,石宏严令他们不得打扰魔玄门。只有魔玄门危难之时才会出现。

    除此之外,他一一去找了(阴yīn)冥十道十大鬼圣,被他戏弄过的那七位自然不必说,剩下的三位也非常“通(情qíng)达理。”石宏说明来意之后。他们很客气的表示,绝不会去找魔玄门的麻烦。而且如果别的鬼城和魔玄门有纠纷,一定帮助从中调停。

    石宏心中暗道,这可是对其他鬼城的保护,那些鬼城要是真的不开眼杀上魔玄门,且不说十二鬼王在(阴yīn)冥十道力量暴增,无比凶悍;等到自己来了,知道了这消息,必定不会放过那胆敢冒犯的鬼城。

    石宏知道自己一向冷静,但是自己心底更有不可触犯的东西,现在是三个:父母。妹妹,魔玄门!

    一旦涉及到这些,他马上就像变了一个人,不顾一切。

    最后,石宏再入冥河,第二次拜倒在冥帝皇城外,这一次,石宏直接放出了神魂。

    皇城之上,虚空之中投(射shè)出了一道鬼城的虚影,正是叶陶鬼城。那影子一闪而逝,石宏知道冥帝已经许诺,庇佑魔玄门,他这才放心下来。恭敬一拜:“晚辈末学欠前辈一个人(情qíng)。将来前辈若有所差遣。石宏万死不辞!”

重要声明:小说《叩仙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