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六章 付出(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三 书名:叩仙门
    心泛舞愣!”靳亢双。亢双城丰。”她一阵凄然!滞不有这么回事,好、好、好!”

    秦火舞不知道怎么回事,石宏却清楚。那一晚上,靳无双来的时候,借助无双鬼城。他没有觉察到,但是走的时候心神慌乱,石宏怎么会没有觉?

    他在一边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似他这样的人物,早已经过了争强斗狠的阶段。便是祝九(阴yīn)再蔑视他,也难以惹怒他。不过。石宏真的有些不耐烦了。

    祝九(阴yīn)跟秦火舞之间的事(情qíng)。石宏比这两个当事人还看得明白。毕竟感(情qíng)的事(情qíng)最容易当局者迷。要是让两人这样继续下去。石宏担心冥阳落山,自己也看不到当年的那一份文书。

    他忍不住摇了摇头,上前一步指着祝九**:“你欠她的,我帮她拿回来。然后我得到我所需要的东西。这件事(情qíng)对我来说就是这么简单。复杂的部分是你们两个人的,我想将来你们有的是时间把这件事(情qíng)彻底弄清楚,现在,开始吧”。

    祝九(阴yīn)冷。当一声,盯着秦火舞根本看也不看石宏:“你这位朋友让我有些厌烦了他随手一指一道九(阴yīn)玄火鉴,那道两人高低的烈焰玄鉴轰的一声炸开漫天火焰,又重新团聚起来。化做一头体长六丈的火焰冥兽。

    秦火舞脸色一变:“冥河龙蜥!”

    九(阴yīn)玄火鉴需要捕捉冥兽炼化进去,捉到的冥兽越强大,这一道九(阴yīn)玄火鉴修炼出来也越强大。而且可以幻化成冥兽的形态进行攻击。

    冥河龙蜥,乃是八阶冥兽,实力堪比六队鬼王,被炼入九(阴yīn)玄火鉴之后。力量更增,这一头九(阴yīn)玄火鉴所化的冥河火龙蜥,只怕已经达到了九阶鬼王的实力。

    秦火舞立刻明白自己还是猜错了祝九(阴yīn)的实力,如果五道九(阴yīn)玄火鉴都是这咋。级别,那么祝九(阴yīn)肯定已经成为了四阶鬼圣!

    秦火舞吃惊之余,却也心中惨然一笑:要死在这里?其实,这样也好呢。

    石宏很不耐烦的摇了摇头。手指在另外四面九(阴yīn)玄火鉴上一点:“一头一头的来。你也不嫌麻烦?你有什么手段,一起施展出来吧?需不需耍(热rè)(身shēn)?如果不需要,就拿出你的全部实力来吧

    祝九(阴yīn)大怒:“火舞,你的朋友真是不怎么样,没什么本事。却狂妄之极。这样的人,究竟是怎么在(阴yīn)冥十道活下来的?。

    他话还没说完,连同第一头冥河火龙蜥在内,被石宏手指点过的九(阴yīn)玄火鉴轰的一声炸的粉碎。漫天赤红色的火焰纷纷扬扬的撒落下来。大(殿diàn)内经历了一场火焰雪暴。

    祝九(阴yīn)闷。当一声,捂着(胸xiōng)口连退了三步才稳住了(身shēn)形,难以置信的看着石宏:“你、你是怎么做到的”,小

    石宏却没工夫回答他。把手凌空一招,一道金光在空中凝成了一介,光芒漏斗,将那漫天的火雨收纳回来。尽数转化成了最纯净的(阴yīn)气 炼成了一枚黑红色的珠子,送到了秦火舞面前。

    “这是五面九(阴yīn)玄火鉴的力量,吃了吧。”

    秦火舞也没有想到石宏这么强大,她开始以为石宏到了九(阴yīn)鬼城犹豫。是担心祝九(阴yīn)太强大,难以力敌;却没有想到,祝九(阴yīn)引以为傲的五面九(阴yīn)玄火鉴,一咋。照面就被他给毁了。

    看着眼前那一枚黑红色的珠子,她能够清楚的感受到里面强大的力量。她毫不怀疑,吞下这枚珠子。她立夏可以晋升为二阶鬼圣。

    石宏把珠子交给了秦火舞。怎么处理就是她的事(情qíng)了。石宏则面向祝九(阴yīn):“快刀斩乱麻,我的处理方法如何?我知道你这样自傲的人是不会束手就擒的,不到黄河不死心,所以。还是我自己动手吧

    祝九(阴yīn)突然暴起:“没错!”

    整个九(阴yīn)鬼城内,所有的(阴yīn)气都被他调动起来,一片黑色的天幕笼罩鬼城。天幕如云,翻滚当中吐出一道粗大的黑色光柱,笔直的砸落在大(殿diàn)上空。

    祝九(阴yīn)全(身shēn)沐浴在(阴yīn)气光柱之中。陡然之间力量倍增,仰天一声怒吼,整咋。九(阴yīn)鬼城为之一颤。

    他双臂大张,(胸xiōng)口一团深渊一般的黑芒迅凝聚,化作一颗狰狞鬼。

    石宏却摇了摇头:“我说了。你欠她的我得帮她拿回来,虽然我们之间没有协议,但是我接受了她的帮助,总要有点表示。这座鬼城。当初也有她的功劳吧,要是鬼城的(阴yīn)气都被你浪费光了,拿回来又有什么用?所以,还是停下来吧

    他说的轻描淡写,手上也轻松自如,一道金光“包裹了他的手掌。锋利如刀,切进了那道黑色光柱的保护之中,生生攥住了那一刻狰狞鬼。

    祝九(阴yīn)动了自己能够动用的全部力量。甚至不惜将整座鬼城都搭进去。但是石宏一只手,就好像捏住了他的心脏一样,祝九(阴yīn)狂吼一声,口中一道血剑喷出三尺高低,却一动也不能动。

    石宏并没有将那颗鬼扯走,相反,祝九(阴yīn)体内的(阴yīn)气不受控制的飞朝那颗鬼涌去。只不过。石宏切断了他跟九(阴yīn)鬼城之间的联系,现在损耗的。可是他祝九(阴yīn)实实在在的修为。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祝九(阴yīn)体内的;胆品算耗殆是那疯狂涌出体外的(阴yīn)与并没有停止 帜(阴yīn)汛的从四阶鬼圣跌落下去,一路到了三阶、二阶、初阶。然后他的七窍一连串爆鸣声。洒徊的流出黑血,境界从鬼圣跌落到了鬼王”

    终于,当祝九(阴yīn)从鬼王跌落到了九阶鬼将的境界时候,石宏指甲一戈。切断了那颗鬼和他之间的联系。

    祝九(阴yīn)浑(身shēn)软绵绵的瘫倒在了地上,一动也不能动弹。一双眼睛无神的望着(殿diàn)顶。似乎他的一切都随风而去。

    石宏双手一握,一道金光裹住了掌心的那颗狰狞鬼。(阴yīn)河水火双龙脉呼啸而出,在金光的包裹下,眨眼之间就将那颗鬼炼化成了第二枚黑红色的珠子。

    石宏以就送到秦火舞面前。

    秦火舞怔怔的看着地上的祝九(阴yīn),直到石宏提醒她,她才猛地回过神来。石宏递上珠子,她也是浑浑噩噩的收了。    石宏无奈的提醒她:“我要的东西呢?。

    秦火舞反应了一下,忽然一声长叹,恢复了过来。她指着大(殿diàn)旁边的一扇拱门:“如果那些卷宗还在,应该都在那里面

    石宏手中拿着一道卷宗走出大(殿diàn),门口的那道火焰阶梯已经消失,石宏凌空落下。

    林书豪和左邪歌紧张的问:“怎么样?。

    石宏拍了拍卷宗:“他们衩靠秦火舞,可惜被祝九(阴yīn)谢绝了。至于后来去了哪里,这上面也没说,不过我已经想到了一个办法”。他说到这里,才注意到两人的神色,不由得哑然一笑:“你们问的是秦火舞?。石宏大有深意的回头望了一眼那座黑暗的大(殿diàn):“等着瞧吧,一个新的鬼圣,就要诞生了

    林书豪一阵欣慰,左邪歌却神色一暗。

    石宏拍拍手:“咱们走吧

    九(阴yīn)鬼城之中那些鬼兵鬼将,都从谢无神那里得知了事(情qíng)的真相,祝九(阴yīn)调动全城(阴yīn)气的那一夏,这些鬼兵鬼将都已经躲得远远地。两位鬼圣的恩怨,还是让他们独自解决吧。

    支持祝九(阴yīn),万一秦火舞赢了,他们将来的下场可想而知;反之亦然。

    林书豪有些恋恋不舍得看了大(殿diàn)一眼,拍了拍有些恋恋不舍得左邪歌,安慰他:“走吧,兄弟,这里不是咱们的天地

    石宏当先,鬼兵鬼将无人敢阻拦三人。他们顺顺利利的出了城。石宏却不走了,就在城门外一块巨石上坐了下来。

    林书豪有些奇怪:“你让我们跟你出来。你怎么又不走了?。

    石宏高深莫测的一笑:“等人。”

    “等人?。林书豪和左邪歌一头雾水。还有什么人?就在这时。九(阴yīn)鬼城内,一道(阴yīn)气冲天而起。如同大地愤怒一棍,戳穿了苍天一般。整座鬼城轰隆隆的一阵晃动。鬼城附近的(阴yīn)气疯狂朝城内涌去。

    左邪歌颇有些感慨,望着那道(阴yīn)气天柱喃喃道:“秦火舞成就鬼圣了

    他黯然的低下头。知道自己跟那个女孩的距离是越来越远了。一边忽然有一只胖手伸了过来,轻轻拍了拍他。左邪歌摆摆手:“我没事

    “不是林书豪的声音有些异样:“我知道石宏在等谁了左邪歌一抬头,只见秦火舞一(身shēn)火红长裙。面蒙轻纱,飘然从九(阴yīn)鬼城之中走了出来。

    左邪歌大为意外,又看了看那道(阴yīn)气天柱:“怎、怎么回事?。

    石宏眉毛一扬:“好了。人到齐了,咱们出!”

    秦火舞一言不的加入进来。左邪歌虽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却异常兴奋,林书豪更是大大咧咧。小秦回来了。他就是单纯的开心,乐呵呵的咧开嘴笑着。

    秦火舞紧赶几步,跟石宏并排走在最前面。

    “你知道我会把力量重新还给他?”

    石宏两脚不动,脚下(阴yīn)气翻滚,将他朝前送去,这般赶路省力省心:“我只是看出来了,当初他如果跟你要。不管是鬼圣的修为。还是火舞鬼城,你都会毫不犹豫的交给他。

    秦火舞一愣。

    “他用的手段不对,可是他一直保留着你的东西    我还看出来一件事(情qíng)。你不是一个硬心肠的人

    秦火舞黯然神伤:“你说的都没错。现在。我能给他的都给他了。从今往后。就再也不会跟他有任何瓜葛了”。她抬起头来看着石宏,轻轻一点头:“谢谢你

    “不石宏望着远空,摇头道:“应该是我谢谢你。你之前不是问我是什么让我愿意冒这么大的风险吗?我可以告诉你,我的迷茫不是因为担心,而是因为我还没有想明白”。他顿了一下:“不过。你让我看到了什么是真正的(爱ài)(情qíng)。我应该谢谢你才对。”

    这一章纠结了一整天,到现在才写完。写的我很蛋疼,不过好在想要表达的意思总算是写出来了。对于感(情qíng)的认知。这一章里的内容未必是对,只是书中人物对于感(情qíng)的态度。大家如果觉得不对,坚持您自己的(爱ài)(情qíng)观就好。

重要声明:小说《叩仙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