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四章 长谷武赛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三 书名:叩仙门
    界邢女昭收入仙兵图志。因为天魔祭魂**的作用,邢次贻”明知道那张在自己面前缓慢打开的图卷不是什么好去处,却只能十分“自觉”的走了进去。

    邪文昭拥有元神一转的实力,一进入仙兵图志,不需要什么动作。只是架起了遁光笔直的朝第二层冲去,只见一道粗大绚烂的光华围绕在他的左右,一路上但凡敢冲上来阻挠的那些妖兽,凶兵,尽数被这道光华吸走,在光华内绞地粉碎。只把无数血沫、碎(肉ròu)洒落满地。

    顷剪之间他便冲上了第二层。(情qíng)况依旧没有改变,然后是第三层。

    石宏最早收进来的那一批仙兵,实力不错的还都在第三层挣扎,实力差的还在第二层。剩余的都已经死在这仙兵图志之中,冤魂肥沃了这里的土壤。

    第三层依旧没有丝毫的羁绊邪文昭,他一路而上,很快就杀上了第

    。

    石宏整个仙兵图志之中,能够有实力达到这一层的,只有卢航星人和师无名。只是师无名来不及杀到这一层,就被石宏派出去了。而卢航星人的那四名愧儡,事实上只能算是卢航星人手中的“法宝”和他是一体的。

    邪文昭杀伤第四层之后,也不过是稍稍吃力,飞遁的度慢了下来,但是他(身shēn)上的光芒忽然一炸,力量陡增,(身shēn)外那强烈的光芒之中,飞舞着一片片利刃一般的光旋,无数道光旋(套tào)在他的(身shēn)外,互相之间逆向旋转,就算是这第四层的敌人强大无比,也都是一靠近就被撕碎。

    卢航星人在千里之外,眼睁睁看着那一道光芒强势无比的杀上苍空。轰然一声巨响,撞开了这一层的空间,进入了第五层。

    卢航星人原本还有些不服,因为他是被石宏骗进来的,这一回却目瞪口呆什么也说不出来,暗忖石宏的真正实力到底有多强大,连这样的强者,都被他扔进了仙兵图志!

    邪文昭杀七了第五层,周(身shēn)力量徒然被打落下来,他不(禁jìn)脸色一变:“元神(禁jìn)锢!这小子分明练元神都没有成就,怎么会有这么高级的法宝!?”

    元神慧锢在天宫之中,也是一种十分罕见的法术,只有少数元神五转以上的强者才能施展。

    这法术更多的是用来突破,比方说某修士到了元神二转,始终不能再突破,那么如果他的氏族之中有一个元神五转以上的强者,有强大到足够施展这法术,并且懂的这个法术,那么请哪个强者对自己施法,(禁jìn)锢住自己的二转元神。在这样的(禁jìn)锢之下,再次突破,那么就能够突破到元神三转的境界了。

    邪文昭虽然境界不高,但是因为他乃是天宫一个秘密组织“长谷武赛”中的人物,所以见多识广,元神五转以上的强者,也见过不少。这些人之中,也只有两成左右,有能力施展这门法术。而且,都只能针对某一个人。

    可是石宏这件法宝,整个第五层都被一道“元神(禁jìn)锢”笼罩,邢文昭吃惊不已,暗忖只怕天宫之中那些个著名的九品法宝,也未必能够如此吧?

    邪文昭一杀上来,顿时被(禁jìn)锢了元神,斜刺里一道寒芒杀来,不容冉多想片刻,杀戮便开始了。他手掌一翻,法宝(射shè)出,在苍空自重划出一道弯月形的寒光,将袭幕的敌人斩杀。但仅仅是这么一瞬间的耽搁,便又有七八头獠牙如刀,体壮如熊的凶兽杀了过来,邢文昭立方陷入了一场苦战,,

    邪文昭从第一层杀上第五层小成为了石宏仙兵图志桌子红第一名五品仙兵,石宏也在那一刻对仙兵图志的作用进一步的了解了。

    之前他只是依仗着仙兵图志之中仙兵的数量取胜,直到第一名五品仙兵诞生,他才明白高等级仙兵的威力。跟那些**品的仙兵比起来,实力上的巨大鸿沟,根本就不是用数量能够填平的。

    仙兵图志真正的作用,便是海量选拔,最后培养出极为精锐的高等级仙兵。

    石宏先后投入仙兵图志之中的人也有上万,除却死亡的,现如今还有九千人左右。这些人至今也没有一个能够冲上第四层的,由此可见之中海量的选拔,需要多么巨大的基数。石宏估算着,如果投入仙兵图志之中的只是普通修士,只怕要十万之数,才会产生一名五品仙兵。    而想要产生一名四品仙兵,只怕这个数字还要翻倍。至于最高等级的一品仙兵”只怕是将数颗星辰的生灵尽数投入进去,都未必足够。

    他心中也开始奇怪起来:这等凶悍的法宝,怎么也会在九州星上?

    像仙兵图志、云纹老壶、杯影龙弓。甚至于石山神兽,十大凶兽,十大神器之类的存在,都绝对不会是在北辰氏族掌控九州星之后才进入九州星的,北辰氏族没有那么强大的实力。

    只可能是当年九州星还是一个流放地的时候,被天宫掌权者流放到九州星上的。然而那个时代太过久远,究竟生过什么,就算是石山神兽都说不清楚。

    石宏除了盘算仙兵图志之外,也暗窥了邪文昭的意识之海,从中找到了邪文昭所修炼的法门,元神一转之法。

    只是这法门被石山神兽大眼一扫,便摇头道:“太浅薄了,难怪这小子到现在都还只是元神一转。你可千万莫要修行这法门,否则这辈子可能都卡在元神一转之上。”

    天宫之中的修行法门,都是当年星空神明传下来的,只是经历了这许多年,被无数人修改过。有的修改的确契合新的的修炼者的体质,有的则未必。这就是功法高下的由来。

    石宏被他这么一说,顿时兴趣缺缺,将那道功法丢到了一边去。

    “喂,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凰御羽看到石宏心不在焉,眉头

    皱。

    石宏恍惚之间被她唤回神来,呵呵一笑道:“长谷武赛的事(情qíng)你就不必跟我说了吧?我从邪文昭那里已经知道了。”

    长谷武赛乃是天宫一个地下的演武比赛,其实已经到了半公开的程度。举办武赛的乃是一个流浪氏族长谷氏族,据说三万年前长谷氏族也曾经兴盛一时,但是却得罪了当时天宫第一势力,后来被对方追杀的逃出了氏族本星。

    长谷氏族在天宫之中流浪,连纵各大氏族,进行各种贸易,想要积蓄力量夺回氏族本星,然而当年的第一势力却在和后来的新兴势力征伐之中一败涂地,就连当年夺去的长谷氏族的本星,也在那一场大战之中灰飞烟灭,成了无数粒宇宙尘埃。    长谷氏族一下子没了追求,反倒是适应了这种天宫流浪、经营的生活,也就这么继续下去了。万年之前。长谷氏族便正式成为了天宫第一商业氏族,无论奴族战士、珍贵材料、稀有玉髓,甚至是各种星辰,只要你出的起价前;长谷氏族都能为你买来。

    五千年,长谷氏族开始筹办一些小型的地下武赛,最开始不过是表演。为了给他们的商业客户解闷,同时招揽顾客。却没想到无心插柳,反倒渐渐成了气候,三千年前,长谷氏族正式打出了长谷武赛的招牌。成了天宫著名地下武赛,每一场比武,外围赌注都会高达数万斤玉小髓。

    不仅如此,为了提高比赛的观赏(性xìng)和关注度,长谷氏族在每一场重要的比赛之中,都会有一些额外的“彩头”而凰御羽和申屠豹这一次的目标,就是一场级武赛的彩头。

    凰御羽“哼了一声,不再跟石宏多说了。申屠豹倒是还有些不放心,又叮嘱了石宏一次:“石宏,这一次可是关系到我们两个的终(身shēn)幸福,你莫要掉以轻心。我也不用多说什么。你自己明白,输了会有什么后果!”凰御羽又重重的哼了一声。

    这一次的武赛十分盛大,乃是长谷武赛十年一度的精英大赛,是以最终冠军的彩头十分珍贵,乃是一枚衍星玉,而申屠氏族正在秘密的炼制一件法宝,正缺的便是这一枚衍星玉。是以申屠氏族这一次志在必得,派出了族中最强大的奴族战士参与争夺。

    而凰御羽和申屠豹的如意算盘便是,凰御羽出再抢了这份材料,生生驳了申屠氏族的面子,还害得他们那件珍贵法宝无法炼制成功。

    到那时候,申屠氏族顾忌面子,是万万不会再要她这个媳妇了。

    申屠豹自命风流,还没玩够呢。当然也不愿意凰御羽这个强势的媳妇进门,两人一拍即合,勾结在了一起。

    面对申屠豹的威胁,石宏一脸淡定。不慌不忙的看着他,申屠豹有些恼火:“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石宏眼睛一眯,忽然灿烂一笑:“你就不怕我真的鱼死网破,故意输了比赛,到时候你们两个”申屠豹一个哆嗦,色厉冉茬道:“你敢!”

    石宏哈哈一笑,还是那般波澜不惊的看着他,却让申屠豹心里更加

    毛。

    “你怎么就那么肯定我不敢?你要是再这么威胁我,没准我脑子一(热rè)。还就这么的那么干了。”

    申屠豹强笑一下:“石宏,阿宏。咱们没必要这样吧?我做少爷时间久了,说话口气改不过来,你干嘛非要赔上自己一条命跟我过不去?不划算啊,”

    石宏一撇嘴,冷静的好似讨价还价的商人一般:“不能这么说。咱们来算一算。我是一死了之,你们两个却要过一辈子。什么叫做生不如死?而且修士寿元悠长,你们两个都已经元神三转,在天宫也是高手了,剩下的寿元怎么也不会少于万年,若是再有突破,到了元神四转。只怕还会更长。两万年?三万年?或者更长?这么长的时间内 你们都要互相陪伴,我可要先祝你们琴瑟和谐,夫妻生活美满帆  …”

    他说着说着,倒像是真的为两人即将到来的结合祝福起来。偏生那笑眯眯的样子,让申屠豹一个哆嗦,瞄了凰御羽一眼,心中暗道跟这个女人相伴数万年  还真是生不如死啊!他心头一阵惊悸。

    凰御羽虽然一张冷脸,但是眼神之中也流露出了一丝畏惧。

    申屠豹再也不敢跟石宏耍横,陪着笑脸道:“阿宏啊,我也不过是说说嘛,你这是何必呢?再说了。就算是跟凰御羽一起生活数万年,也没你说得那么恐怖吗”

    凰御羽毫不领(情qíng),冷冰冰说道:“跟你生活数万年,绝对有那么恐怖!”

    石宏扑哧一声乐了,申屠豹本想缓和一下两人之间的关系,也是他风流(性xìng)子使然,习惯(性xìng)的安慰一下女孩子,却不料(热rè)脸贴了个冷(屁pì)股,顿时脸色一沉,故作沉思了一段时间,肯定的点了点头:“好吧,我承认我说谎了,跟他一起生活,就算是一年,也比你描述的可怕百倍!”

    石宏捧腹大笑,凰御羽却没有一点动怒的样子,申屠豹的回击,好似一拳打在了空气丰。毫不着力,难受的要命。

    申屠豹颓然的坐在龙舟之上,连连摆手:“行了,别说那么多了,我认栽行了吧?阿宏,只要你能帮我们赢下这场比武,你就是我们两个的大恩人,我一辈子感激你?这总行了吧?”

    石宏笑眯眯的点点头。看着他的样子,申屠豹恨得牙根痒痒。

    龙舟连续数次顿破虚空,出现在了一颗星辰的外围:壁水獐的燎言星。

    这颗星辰在浩瀚的天宫之中并不起眼,也不是什么氏族的本星,灵气的程度,也仅仅是比九州星强一点。还达不到资源星球的高度。星辰之上自有凡人繁衍,当然也流传有修行功法,勉强算得一颗演兵讣脚不讨比起十州星、卢航星的地位就差得迄      长谷武赛的成功之处,便是从一开始,长谷氏族便将这个武赛的等级提升起来。有幸观看的都是天宫之中大有(身shēn)份之人。像这一回的十年精英大赛,更是只邀请了各大氏族的头面人物,像凰御羽和申屠豹这样的人,根本连武赛的地点都不知道。这才使了诡计,擒下了邪文昭((逼bī)bī)问。

    长谷武赛其实并不是在燎言星上举行,而是在燎言星外的星空之中。

    到时候长谷氏族以法宝在星空之中摄住一片虚空,那里就是擂台。

    而燎言星,仅仅是为了前来观看的各大氏族头面人物,以及那些奴族战士停驻方便而已。

    申屠豹在外空之中收了龙舟。把手在脸上一抹,改换了一个相貌:“别让家里人认出我来。”

    凰御羽冷哼一声,丢出一张白瓷的笑偶面具,不耐烦的说:“带上。就你那一易容术,只能掩盖面目,改不了自(身shēn)气息,还想瞒过家族高手?”

    申屠豹也无奈,他手上没有合适的法宝,只能用最基本的易容术了。接过凰御羽的白瓷面具,看到那面具的样子,是一个双目细长,留着两撇滑稽胡子的造型,顿时心中不喜,却知道这事(情qíng)不可儿戏,抱怨了一声也就带上了。

    面具扣在脸上的那一瞬间,一股灵力波动散满他的全(身shēn),将他原来的灵力尽数压制下去。表面上,申屠豹已经成了一个猥琐的中年人形象。果然是再也找不出一点他的样子来。

    石宏忍不住看了凰御羽一眼:这女人把自己打扮的冷的像冰,到九州星上,又是找了一具万年僵尸的(身shēn)体做替(身shēn),还收藏着这样的古怪面具。只怕自己也经常使用一难道她的审美有问题?

    石宏这边腹诽,凰御羽已经把手一挥,一道光芒将燎言星的天罡大气切开一道缝隙,带着两冲了下去:“走吧。”

    他们才一进入燎言星,便有一道清冷的声音传来:“何方道友造访?敢问可有长谷氏族的邀约符诏?”    凰御羽冷。享了一声,不客气道:“长谷空灵出来吧!”

    说话之间,凰御羽空掌一推,三人斜侧向虚空之中,忽然暴起六条光芒飘带,旋转舞动,牢笼一般将办一方天空(禁jìn)锢起来。

    “原来是你。”虚空之中一道人影浮现,由淡转浓,化作一名高挑少女模样,但只是虚影。

    那少女一(身shēn)紫色鳞甲皮衣,却只遮住了(身shēn)上重要的部分,雪白的藕臂、曲线玲珑的腰(身shēn),以及让人血脉愤张的**都露在外面。左手腕上一根只有镯子一般粗细的金色锁链。一层层的缠绕着,锁链放出淡淡的金光,将她的左手掩映的一片光芒朦胧。右手上带着一只巨大狰狞的血红色爪(套tào),跟她柔美、纤长的(身shēn)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视觉冲击巨大。

    火红色的齐耳短在虚空之中轻轻一((荡dàng)dàng),那美艳危险的长谷空灵冷笑一声:“凰御羽,你在凰家的地位。还不足以让我们邀请你吧?”

    凰御羽跟这个少女似乎早就认识,关系却肯定不会归入友好的范畴。听到长谷空灵的讽刺,她冷哼了一声:“我是来报名参加武赛的。”

    长谷空灵意外:“你报名?给谁报名?你(身shēn)边的两个,一个已经元神三转,肯定不是奴族战士,另外一个,连元神都未成就。”

    凰御羽一指石宏:“他。”

    长谷空灵猛然想起来:“哦。我听说了,你现了一个天才奴族战士。还让魏网锋那咋,老色鬼吃了个亏,不过一个奴族战士再天才,连元神还没有成就,就想在我们的十年精英赛中崭露头角?”

    凰御羽只是道:“我给他报名,多少玉髓?”

    长谷空灵又看了看石宏:“这小家伙是不错,凰御羽,你现在让他参赛可就可惜了,在培养几十年。成就了元神,说不定能够跻(身shēn)天宫奴族二十强呢,你可考虑好了?”

    凰御羽不耐烦道:“长谷空灵,我跟你的关系,似乎还没有好到你要为我设(身shēn)处地谋划的地步吧?”

    长谷空灵眉毛一挑:“三千斤玉髓,交了钱,你们就可以进去了。”

    凰御羽道:“我们要直接挑战最后的胜者。”

    “哦,那就得五千斤玉髓了,给钱吧。”

    凰御羽毫不客气的看向了申屠豹。申屠豹愣了一愣,垂头丧气的嘀咕了一声:“我说呢怎么跑来找我,原来是这个原因。”

    倒霉的申屠豹(肉ròu)痛的交了五千斤玉髓,就算他花花大少,平(日rì)为了女人花钱如流水”这一笔巨款。也像割(肉ròu)一般心疼啊。

    两天没有更新,没啥借口。俺郁闷了。这是实话,也不怕被人笑话,写手这行业就是靠成绩说话。这本书开头很不顺利,成绩自然比预期的要差,中间有一段时间俺也很迷茫,不过好在慢慢找回了思路。只是似乎大家并不认可。再加上家里的事(情qíng)比较繁杂,一直心(情qíng)压抑,前两天到了一个极致了,索(性xìng)甩开手不管了,找了几本对自己胃口的书,昏天黑地的看了两天,彻底放松了一下。今天重新整理思路,再写起来。书不会太监,俺所有签约的书从来没有太监过,所以不用自以为洞悉一切的宣布太监,而且不出意外,这本书还有很长,现在已经近百万字了,应该还会有几十万。俺还是会用心写下去,大家的意见俺都看见了,说得对的,俺都会尽量改正;欠账又多了,如今负债累累,颇有压力,但还是会努力补回来,就是还贷年限恐怕要拖长了。就说这么多吧,谢谢大

重要声明:小说《叩仙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