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三章 天魔祭魂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三 书名:叩仙门
    二占招落下,申屠豹年下最出色的两名奴族战士联个瑰愕,申屠豹大为兴奋,跟凰御羽两人背着石宏嘀咕了一阵子,商量了什么古怪计戈,在石宏看来,这两人真是臭味相投一拍即合。

    果然片刻之后,申屠豹一挥手。把家族在这颗演兵星辰上的负责人唤来,一番,丁嘱之后,就跟凰御羽一起,带着石宏离开了这颗星辰。

    申屠家乃是牵牛星第一世家,实力雄厚。申屠豹更是申屠家九大直系子嗣“正门九支”之一的长子,在申屠家颇受器重,远比凰御羽在凰家的地位高。

    申屠豹乘坐的法宝,远比凰御羽的奢华。乃是一道六十丈的龙舟,这道龙舟周(身shēn)点缀着各色宝石,便是在星空之中最黑暗的地方,也不用点灯。船(身shēn)璀璨如同星河。这艘龙舟乃是用一块完整的玉髓雕凿而成一石宏在九州星上找到一道数丈大小的玉髓,就诊若(性xìng)命,再看看人家”石宏只能暗自摇头感叹,天宫之中资源丰富,让人嫉妒啊。

    申屠豹因为不用娶凰御羽而大为兴奋,一路上不住的夸赞石宏,把自己那些个手下骂的狗血淋头一文不值。凰御羽颇为自得,申屠豹有些不明白:“凰御羽,你从哪儿找来这么出色的一名战士?我相信我自己不会看错,他肯定还没有成就元神,但是为什么却具备元神一转的实力?”

    凰御羽淡淡的吐出了两个字:“九州。”

    申屠豹恍然,又有些担忧的扫了凰御羽一眼:“你还真大胆 连北辰家族的东西也敢动。”

    “那又如何?”凰御羽满不在乎:“北辰氏族早已不复当年盛世。”申屏豹不再多说了。

    石宏有些好奇,问凰御羽道:“元神一转是什么意思?”凰御羽倒也不瞒他:“你可听说过一句话:元神只是起步?”

    石宏点了点头,这话石山神兽也曾经跟他说过,只是并没有解释具体的意思。

    “化神、炼神、还虚、炼虚、合道、证道。元神六大境界。可是当你迈过了这六大境界之后,接下来会是什么?”    “羽化飞升。”石宏脱口而出,九州星所有的修士都知道这一点。

    “那么飞升天宫之后?”

    石宏愣了愣,猜测道:“想必天宫之中,另有其他的境界。”凰御羽摇头:“没有。元神六大境界,天宫之中也是一样。但是在天宫之中,修到了最后证道关头,便会在虚空之中自碎元神,随后一切从头开始,再经历化神、炼神、还虚、炼虚、合道、证道这六大境界,重修一遍。”

    石宏恍然:“这边是元神一转!”

    凰御羽点头:“不错。元神九转之后,便是你离开天宫,前往真正的仙界的时候了。”

    石宏又吃了一惊:“还真的有仙界存在?”

    凰御羽肩膀一耸,不置可否道:“反正人们都是这样传说的。元神九转,便是天宫尽头。至于回去哪里,总之不会是这里了,便用仙界称呼好了。”

    她随手指了指周围的星空:“我想总比这里好,这里哪有一点仙界的样子?”

    这句话倒是说道石宏心坎里了。他默默地点了点头。

    凰御羽看了看申屠豹,又低声对石宏许诺道:“元神之后的心法,九州星上没有。元神转世的法诀,各大氏族都严密控制,不会泄露给奴族战士,所以奴族战士绝大部分都只能够停留在元神境界连元神一转的关卡都迈不过去。”

    凰御羽忽然打住,一双眼睛盯着石宏。似有期待。石宏叹了口气:“我为你征战,换取元神转世的口诀。”

    凰御羽满意的点了点头,冷冰冰的脸上有些松动:“你明白就好。我现在可有些后悔了,不应该这么轻易的用掉你欠我的一个人(情qíng)。不如我们更换一下条件:你帮我这一次。我给你一个成就元神的契机,如何?”

    石宏大为意外:“成就元神的契机还能够认为创造?”他之前听人说过无数次,元神那一道关卡。必须自己迈过,旁人便是拥有逆转天地的大威能。也(爱ài)莫能助。

    凰御羽冷。多一声:“这里乃是天宫!”

    石宏愣了愣,点了点头道:“好吧,成交!”他又有些好奇:“你们到底打算干什么?”凰御羽却不多说:“在你我的交易之中,你只负责打架。”

    申屠豹的龙舟遁破虚空,在一颗草绿色的星球外停了下来。这颗星球的天罡大气,也呈淡绿色,好似一层薄雾笼罩在星球表面。在天罡大气之外,还有一道美丽的金绿色光环缠绕。足有数万里宽窄。

    石宏大吃一惊,即便是远隔数十万里,那颗星球上浓郁的可怕的天地灵气。却不料一旁的凰御羽随口说道:“这是一个小氏族的本星,我们要在这里打探一个消息稍作停顿就走。”

    这是石宏进入天宫之后,第一次来到家族星球。听凰御羽这么一说,石宏忍不住问道:“只是一个小氏族的本星?灵气就这么浓郁?”

    凰御羽和申屠豹一起愣了一下,随即申屠豹笑了:“倒是忘了,你是从九州星永…二巴个破星辰的灵气环算浓郁。只有一鲨灵力川罢了,什么时候带你去我们申屠家的主星牵牛星看看,你就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氏族星球了

    凰御羽朝申屠豹点点头:“准备好了吗?”申屠豹一点头,凰御羽抬手放出一道金色光符,光符迅即无比的投入了那颗星球之上。几乎是同时。申屠豹将自己的龙丹法宝隐藏了起来,而凰御羽也从石宏(身shēn)边消失不见。

    石宏一愣。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只见那颗星球上飞起来一道遁光,眨眼之间到了星球之外,一道金色波纹散开,能量护送着一道音波,传遍整个星空:“邢文昭叩见典使大人”

    那道金光之中,一名老者躬(身shēn)跪倒,星空之中异象突起,老者邪文昭(身shēn)后。绽放出一团绚烂星芒,星芒之中喷出来五道光芒飘带,成莲花状在邢文昭周(身shēn)一绕,便将那片星空整个封锁起来。

    邪文昭一声怒吼,(身shēn)上金光如火,轰然一声炽烈起来,硬生生抵住了那羌芒飘带。石宏(身shēn)边的申屠豹着急:“战决!惊动了旁人可就不妙了!”

    他说话之间,伏击邪文昭的凰御羽又从那灿烂星芒之中喷出五道光华飘带,朝邢文昭缠去,一颗足有中州大小的陨石正好从一旁经过,被一根飘带轻轻一扫,顿时化作一片混沌之气,融进了周围的星空之中!

    申屠豹却有些不耐烦了。把手在空中一抓,石宏顿时感觉到整个星空似乎都轻轻颤抖了一下。

    申屠豹的脸上闪过一片青光,无声无息的一拳砸出,隔着数万里远,邪文昭所在的那一片星空突然塌陷,邪文昭一声狂吼,被一股无形的巨力挤灭了(身shēn)上的金光,十道光华一卷,将他裹成了粽子,凰御羽(身shēn)形一闪,回到了龙舟之内,还带着那名老者。

    这场战斗持续的时间极短,却让石宏看的目瞪口呆,不说凰御羽,就算是(身shēn)边着看起来就是一纨绔的申屠豹那随手一拳,就能将数万里之外的星空击塌,这份实力”难怪天宫之中大家从不轻易动手真的是一动起手来,不知道要毁灭多少颗星辰。    一般的星辰倒也罢了,若是不小心毁灭了那些珍贵的资源星球,任谁都会(肉ròu)痛几十年,恨不得找人打自己脸几百次才能解恨。

    申屠豹和凰御羽两人倒是配合默契,凰御羽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道光符,假冒了那“典使”捉了邪文昭返回龙舟,申屠豹立刻一催龙舟,船头的巨大龙口,龙牙狰狞,撕裂了虚空,只见哑光一闪。庞大的龙舟消失不见。

    那颗星辰之上,升起来十几道光芒,在虚空之中拨索了一围,却是一无所获。

    石宏心中暗道:这两人倒是一对颇符合规格的雌雄大盗。

    雌雄大盗将邢文昭带到了一座荒芜的星辰之上。这颗星辰刚刚成行不久,也无人驻留,雌雄大盗寻了一处地方拷问邢文昭,石宏在一旁百无聊赖的等着。却不想那邪文昭人长得干干瘦瘦,尖嘴猴腮,是个(奸jiān)臣相,却生了一副硬骨头。打死都不吐露雌雄大盗想要的消息。直把这一对狗男女气的七窍生烟。

    石宏忽然想到了他从卢航星人哪里得到的那一道邪术:天魔吞心。石宏本就有血焰熔魂的法门,得了天魔吞心之后,一并扔给五行元神,将这两门邪术合而为一,成了一门新的法术,取名“天魔祭魂”。

    这法术他本来就打算在天宫中使用,看到雌雄大盗一筹莫展。石宏顿时跃跃(欲yù)试。

    “要不。让我试试?”

    申屠豹和凰御羽狐疑的看着他:“你?。石宏坦然点头。申屠豹哂笑:“你别以为我们这么轻易就把这老小子捉来,就以为他好欺负。这老家伙可是货真价实的元神一转,你连元神都未成就,有什么手段对付他?”

    石宏虽然没有成就元神,但是他对于元神的了解却不少,新钻研出来的“天魔祭魂”邪术,便是针对元神强者设计的。他微微一笑。并不因为申屠豹的轻视而动怒,淡淡道:“反正你们也问不出来,不如让我试试,死马当活马医呗。”

    申屠豹狠狠的瞪了已经被揍得满脸鲜血的那文昭一眼,随手一挥,将邢文昭扔到了石宏面前。

    这老者被凰御羽十道光华飘带从周(身shēn)经脉深处穿过,一(身shēn)修为死死锁住,是绝不可能对石宏造成什么威胁。他倔强强硬的瞪着石宏。口中愤愤道:“小子,要杀要刮随便,想要从我口中(套tào)出什么。想都别想!那两个都是元神三转的高手 诸般手段已经在老夫(身shēn)上试过了。他们都不行,你觉得你能比他们还强?哈哈哈!”

    申屠豹正再为撬不开一个小小的元神一转的家伙的嘴巴而恼火,见他还这么嚣张,冲上去又是一顿拳打脚踢,揍得邪文昭血流满面。那老头却依旧倔强。眼神之中丝毫不见一丝的屈服。

    石宏轻轻拦住了申屠豹。凰御羽也过来拉住他:“让石宏试试吧。”凰御羽的脸色十分难看,她跟申屠豹的计划十分周密,但是所有周密的计划都有一个通病,那就是每一个环二讣二确保安仓,不能出错六一个环节出了问癞,就会导致叩。划失败。

    凰御羽眼看着自己的计划走进了死胡同。心(情qíng)不比申屠豹强多少。只是她遇到石宏以来,石宏总是能够给她意外的惊喜,现在她跟申屠豹所有的手段都用过了,一筹莫展,不由得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石宏(身shēn)上一  尽管她知道希望十分渺茫小但心里还存着那么一丝侥幸。

    申屠豹愤愤的退开一边。却对石宏没有一点信心,气恼不已的跟凰御羽道:“这老狗不肯开口。咱们计划难以实现,看来只能听从家族安排成婚。咱们提前约好。结婚之后,我不管你,你也别管我。本少爷风流潇洒,(情qíng)人遍布天宫。我可不想把(身shēn)子栓子你这头母夜叉(身shēn)上

    凰御羽也是心中凄苦。倒是忽略了申屠豹又一次不客气的称他为“这头母夜叉”了。

    两人都没有去关注石宏,石宏正乐得清净,专心钻研自己的邪术。这是他第一次施展天魔祭魂,因此格外小心。幸好邢文昭已经彻底被(禁jìn)锢了,否则他一反抗。石宏还真没法这样平心静气的验证自己的邪术有何缺陷。

    石宏对于血焰熔魂十分了解小但是对于天魔吞心就要差一些,他一面运转邪术,一面跟仙兵图志中的卢航星人以神识交流。

    尽管卢航星人对他十分不满。却被仙兵图志制约,对石宏有冉必答,知无不言。

    期间,石宏的天魔祭魂出了几次岔子,痛苦的邢文昭全(身shēn)经脉扭曲,血管暴起。邪文昭还以为这是石宏故意折磨他。竟然硬是咬紧牙关,一声也不肯喊出来。

    有这么一个“敬业”的实验对象,石宏要是还不能将天魔吞心完善,那就真是对不起人家这么专业的态度了。

    足足数个时辰之后,邢文昭头顶上一道暗黑天魔一闪而逝,邪术已成!

    石宏大喜,这一次施术,对他而言意义重大,证明了这天魔祭魂的邪术,对于元神高人的确有效。而且累积了经验,以后有时间,他可以慢慢推演这门邪术,进一步改进。

    “成了”。石宏爽朗一声,凰御羽和申屠豹一愣:“成了?。

    石宏把手一只邢夫昭:“想问什么就问吧

    邪文昭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被石宏的邪术控制,依旧强硬的瞪着三人,狠狠啐了石宏一口:“呸”。

    申屠豹一阵泄气:“这是成了的样子吗?”

    石宏不以为意,手掌一指邢文昭:“你到底想问什么?试试不就知道了吗?这还用试?”申屠豹不满。凰御羽却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道: “五(日rì)之后的长谷武赛在那颗星辰上举行?”

    邢文昭哈哈一声狂笑,眼神坚定无比,申屠豹恼火,嘀咕了一声“浪费时间”撸起袖子来就要上前。邢文昭却忽然感觉到脑中什么东西动了一下,他眼睛一眨,脱口而出道:“西北幽天,壁水獐,燎言星

    申屠豹一愣,停下了脚步,邪文昭自己也难以置信,他双手不能动,一双眼睛拼命的往下看,似乎想要看清楚,自己的嘴巴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一五一十的全说了。

    “真的?”申屠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跟凰御羽审了那么长时间,死硬不肯开口的邢文昭竟然跟石宏呆了几个时辰,不见石宏用什么刑罚,就这么轻而易举的开口了。    凰御羽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暗暗点头。以她的(性xìng)格,自然不可能跟石宏说什么“你又给了我一次惊喜”之类的话,不过眼中之中那一丝温暖,却说明她心中实实在在的就是这么想的。

    申屠豹的话问出口,邢文昭又十分“配合”的回答:“当然是真的

    申屠豹一阵狂喜。仰天一阵大笑:“哈哈哈!太好了、太好了!石宏,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神了”。他从过去,用力给了石宏一个拥抱,石宏没想到他那副小白脸的皮囊下面,藏着一头暴熊的力量,就算是他太阿锻体修炼有成,也被勒的有些喘不过起来,他求助的看向一边的凰御羽,凰御羽脸上冰霜少了一层,看上去心(情qíng)正好。石宏心说申屠豹感谢我,那可是因为有可能不用娶你,你至于这么高兴吗?

    申屠豹总算是注意到了石宏的“困顿。”赶紧松开手,但还是眉梢带喜。用力拍了拍石宏的肩膀:“你是怎么做到的?我还真是小看了你,你这小子。总能让人吃惊啊,”

    石宏也很开心,这道天魔祭魂的邪术,乃是给那些不能让他收入仙兵图志的人准备的。

    申屠豹一挥手:“走,去壁水獐星域”。

    石宏却的着邪文昭:“这个人,你们还有用吗?。凰御羽和申屠豹相互看了一眼,申屠豹爽朗一笑,十分大方:“没用了,你若是耍,尽管拿去好了

    最近很邪门,总要花以前三倍的时间,才能写出等量的文字来。难道是我老了?让俺调整一下。争取尽快吧欠账补回来。,如(欲yù)知后事如何,请登6 心 ,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叩仙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