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二章 嫁娶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三 书名:叩仙门
    宏知道凰御羽的脾与。因此也不多问什么,凰御羽众样圳叭,某些方面跟石山神兽类似,那就是想说的时候你别想封上他的嘴,不想说的时候你也没办法撬开。

    他这么等着,凰御羽倒真是沉的住气,丢下了那么没头没脑的一句话之后,就((操cāo)cāo)纵着自己的飞舟,数次顿破虚空,一直到了一座灵气浓密的星球上,自始至终,都没有再开口。

    这颗星球虽然不凡。但是石宏也能看出来。对于天宫九野而言,并不算三个什么十分了不得的星球。凰御羽找他,自然是做打手,石宏如今并不排斥。

    凰御羽并不更换法宝,直接用飞舟撞开了这颗星球的天罡大气。飞舟前面一道盾形的光芒层,在大气内飞度迅捷。

    石宏感觉到飞舟的度是越来越快。中忽然有些不安,再一看凰御羽,果然脸色(阴yīn)沉的可怕,咬牙切齿,似乎他的仇人就在眼前。

    忽然飞舟猛地一震,不知道撞上了什么东西,飞舟前还是一片虚无。但是那盾形光芒层却咔嚓一声撞得粉碎。

    凰御羽绝对是个狠妞,急了就拼命的那种。就算是飞舟前面的先,芒层碎裂,她却是毫不在意,手上法诀一掐,一道淡金色的光芒从她的(身shēn)上水银泻地一般的注入了脚下的飞舟之中。飞舟猛地朝前一顶,嘎吱一声让人牙酸的扭响,飞毋前面的虚无之中,被戳出一个光芒四槽,飞舟正深深地嵌在其中。

    “哈哈哈!”一声长笑传来,一个人凭空出现,随手一挥,洒下满天星光。拦在飞舟前的那一股无形的力量顿时消失,飞舟前,另外一片天地展开。

    和之前一路上看到的鸟语花香不同。这片天地之中,巨岩参天,古木耸立。远近都能够看见一座座方圆数里的巨大黑色岩石擂台。这些擂台成塔形,下面大上面顶上的平台之上,还有用特殊的阵法加固,隐约可见一道道金光,从特定的阵法刻线之中一闪而过。

    外面的世界婉约,这里面的世界雄奇。

    之前那人为他们打开了同道之中。便似笑非笑的看着凰御羽:“怎么,凰御羽你已经等不及要见自己未来的夫君了?哈哈哈,结婚之前见新郎,这可不吉利啊,该不是你打算把新郎克死,好另寻新欢吧?哈哈哈!”    到了这里,凰御羽的脸色反而淡然下来,她随意的一挥手:“唐卫。你不过是申屠家的一条看门狗而已。不管我的结果如何,你都没资格嘲笑我。就算我最后被迫嫁入申屠家,我也是堂堂正门九支的少夫人之一,你今(日rì)逞口舌之利得罪于我,他(日rì)便有剜目割舌之刑加诸你(身shēn)!”

    那负责镇守门户的唐卫,不过是随口戏弄凰御羽罢了,他也知道凰御羽在家族之中渐渐失势,要被迫嫁给自己少爷,而少爷对这门婚事似乎也不怎么满意,是以才随口调侃了一句。凰御羽这么一提醒,他才猛然醒悟,不管是凰御羽还是少爷;都没能力反抗家族的安排”  申屠家、凰家,正想借着这次联姻结盟。凰御羽若是真的嫁进了申屠家,要收拾他一个外姓奴族,那不是举手之劳?

    唐卫吓得一个哆嗦,赶紧就耍跪下来认错,死他这般混到了镇守门户的奴族着实不易,但是在凰御羽和少爷这样的人眼中,一个奴族的生死。不过是一念之间的事(情qíng)罢了。

    石宏感觉到,这唐卫的修为深不可测,远比他之前见到的那些奴族战士强大,但是被凰御羽随口一说,就吓得浑(身shēn)抖,忙不吃跌的要跪地赔罪,心中不由得一声轻叹。他此时,更不后悔修炼了九鼎炼(日rì)法诀。若是没有力量,自己将来的处境。只会把这个唐卫更惨!

    凰御羽却没心(情qíng)跟唐卫纠缠,随手挥手一道金光,化作九道匹练。在唐卫(身shēn)上一刷,唐卫跪在地上不敢抵挡,硬生生受了这一下惩罚。顿时背上出现了九道深可见骨的血槽。

    凰御羽随手惩罚了唐卫,根本没觉得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qíng),接着问道:“你家少爷呢?”唐卫不敢阻拦,一指远处:“在中央战台呢。”

    凰御羽带着石宏,也不下那飞舟,继续往前飞去。

    一路上,石宏也看出门道了。这一片天地之中,以一座座巨大的岩石擂台一  也就是唐卫口中的战台  为中心,一颗颗直径十丈 高数百丈的上古巨木总成排列,将每一座战台隔绝开来。

    那些古木不知生长了多少年,已经通灵。树木的枝干勾连在一起,天然一道绿色墙壁。

    中央战台比一般的战台大上数十倍,足有几十里见方。此时中央战台当中。正有一对奴族战士杀的如火如荼。在中央战台的四个方向上。各有一座山峰一般的巨岩,巨岩被雕凿成了一座巨大的座椅,北面的巨岩座椅上,正做着一名面色红润。眉清目秀的青年男子,在他(身shēn)后的空中,数十名修士拱卫。

    那青年男子,看着战台内的战况。眉头紧锁,十分不满的用力拍着巨岩扶手:“废物!一帮废物!这么长时间。家族投入了这么多资源,就得到这些废物?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

    他(身shēn)后那些人一个咋。低着头。不敢跟他争辩什么,心中暗道这两名奴族战士已经很不错了,你是少爷。心(情qíng)不好可以拿我们出气,我们只能认了。

    那青年男子暴跳如雷,大声咆哮,吐沫星子都快把那几十名修士给淹没了。恰在此时,凰御羽飞来,青年男子却脸色一变,一个哆嗦转(身shēn)就走。

    凰御羽大喝一声:“申屠豹你给我站住!”

    青年男子申屏豹无可奈何的停下了遁光,转过(身shēn)来:“凰御羽,你来干什么?”

    凰御羽看他一脸的不(情qíng)愿就有气,恨不得冲上去给他一个大耳瓜子:“收起你那副表(情qíng)!你不想娶,本姑(奶nǎi)(奶nǎi)更不想嫁!”

    申屠豹一听这话,顿时松了一口气:“想我申屠豹家世殷实,相貌出众,修为精深,正是天宫少女理想的梦中(情qíng)人。要我把一生的幸福,绑在你这么一头母夜叉(身shēn)上,简直就是天宫九野第一悲剧!”

    石宏一个哆嗦,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

    凰御羽大怒,驾着飞舟朝申屠豹牢过去,就要撞他:“老娘就是母夜叉,你说对了!但是你为什么耍用“一头,这个量词?”

    石宏有种石化的感觉,暗忖道。这两人若真是结了婚,倒也合适,一对活宝啊。

    申屠豹躲闪了几下,大怒:

    二想跟女人动年而凡,你莫要以为我怕你了!”凰御羽休!“我是母夜叉,你别把我当女人好!”申屠豹到真是听劝,当即不把她当女人,放出一件尺形法宝,两人轰轰隆隆的对撞开来。

    申屠家的其他修士一看,心中窃喜。终于不用挨少爷的吐沫星子风暴了,一个个脚底抹油溜了。只是中央战台上那两个奴族战士苦了,没人让他们停下来,两人只能继续拼战,还要做出卖力的样子来,着实不易。

    石宏也在飞舟之上,凰御羽的飞舟每一次跟对方的法宝硬碰,都震的他眼冒金星,两耳嗡嗡。两人你来我往,着实打了很高一会儿,都有些累了这才收手。

    凰御羽恨恨道:“跟你的帐以后再算,我问你,你可有什么好办法,阻止两族联姻?”凰御羽在说话的时候,一道淡淡的波浪状光膜,将两人所在的天地封闭了起来,想来是具备隔绝声音之类的作用。

    申屠豹随手一指中央战台上那打的(热rè)闹的两人:“办法你我肯定都知道,我来这儿不就是为了那件事(情qíng)吗?可惜这些人都不争气,我又能怎么办?天宫之中,高手如云,偏偏就缺战力强大的奴族战士 就算我现在去黑市高价收购,一时间也难以找到合适的奴族战士啊。”

    凰御羽“哼了一声:“战士我倒是有一个,只要你配合,这件事(情qíng),咱们一定能把它搞黄!”

    申屠豹眼睛一亮:“真的?是谁?可是六宫之中著名的奴族战士?这件事(情qíng)可是非同小可,一般的奴族战士战力必定不足,我看至少也得是天宫排名前二十的奴族战士才有戏!”

    凰御羽却让他失望的摇了摇头,随手一指自己(身shēn)后:“就是他。”

    申屠豹一愣:“他?原来他是奴族战士,我还以为是你的你小白脸呢。这么亲密的带着,我就奇怪了。你的口味什么时候这么独特了”

    石宏汗颜,他虽然不算绝世非哥,但当年在大夏,也曾让无数王城少女尖叫,不至于申屠豹说得这么不堪吧?

    凰御羽气的眼睛里要喷火,申屠豹才猛然那意识到了,忽然闭嘴,一双眼睛灵动活泼,滴溜溜的打量着石宏。石宏心中也是一声感叹:这申屠豹虽然自负,倒真是生了一副好皮囊。但是这双眼睛,就能够走不少少女心啊。

    “这个”,不是我不信任你。”申屠豹说道:“你把自己一生的幸福都压在这咋。人(身shēn)上,想来此人必定有些独特之处。不过,他连元神都未成就,你真的觉得他只得托付这样的重任?”

    凰御羽看了看那中央战台上打的(热rè)闹的两人,问道:“他们都是什么级别?”

    “都已经到了合道的级别。”

    元神六大境界:化神、炼神、还虚、炼虚、合道、证道。  合道境界甚至还在炼虚之上,距离元神最高境界证道,只是一步之遥。放在九州星,单从境界上而论,就是九州星第一高手了。    凰御羽点点头:“就让他们试试?”

    申屠豹人长得英姿飒爽,心思却龌龊(阴yīn)暗,拿眼睛扫了扫石宏,嘴巴去问凰御羽:“你确定?你真的不是被这小子在(床chuáng)上癫狂的五迷三道。所以才这么看好他?我听说某些上半(身shēn)生的糟糕了,下半(身shēn)便有异禀。反正我也不会娶你,跟我说说也没啥

    凰御羽气的头顶快要冒烟了。申屠豹终于住嘴了,不过在他眼中。石宏肯定还是靠着(床chuáng)上癫狂小下(身shēn)异禀迷惑了凰御羽的。

    “你真要他们比试?”申屠豹又问了一句,凰御羽重重的点了点 头。申屏豹的嘴巴又开始((贱jiàn)jiàn)了起来:“你确定?你找这么一个好用的活家伙不容易啊,我这可是替你着想

    连石宏都忍不住想出手教这个家伙一下了,凰御羽(身shēn)上数十道金光迸(射shè),宛如她的怒火一般,眼看着就要压抑不住了,申屠豹赶紧点 头:“行,我不说了,你要把自己活宝拿来送死,管我球事”

    他朝中央战台上招了招手,那两名奴族战士的了命令停了下来。申屠豹怜悯的看了石宏一眼,倒真是很好心的说道:“我理解你。”

    他拍了拍石宏的肩膀,扫了一边的凰御羽一眼,悄悄跟石宏说道:“每天伺候这么一头母夜叉,生不如死吧?你能想出这么绝的一招,毁了她一生幸福,到真是个报仇的好办法,小子,有种!不过你别把我捎上啊,所以,对不起了!不过你放心,我跟他们两个交代过了,只打的你(性xìng)生活不能自理就好    我这可是再帮你!”

    石宏和凰御羽之间,要真是申屠豹想象的那样,申屠豹这么做了还真是在帮石宏,可惜这世界上很多事(情qíng)。坏就坏在那些自以为是的家伙

    。

    最让人恨得牙根痒痒的事(情qíng)。也是那些自以为是的家伙,自以为是的认为是在为你着想,结果一如既往的自以为是把事(情qíng)搞砸了。

    石宏轻轻抚了抚自己的(胸xiōng)口,告诫自己淡定。好一会儿才恢复了平和的心态,对申屠豹微微一笑:“可以开始了吗?”

    申屠豹一点头:“随时可以!”

    石宏根本不往那中央战台上走,只把手一抬,隔空三万丈,九道双真火龙脉呼啸一声,火光瞬间填满整个天宇。那两名奴族战士根本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就分别被四道龙脉神兵当头一切,全(身shēn)防御土崩瓦解。一股森然之力浸透全(身shēn),一动也不能动弹。

    剩余一道真火龙脉,在高空之中滴流游走,显然石宏还有余力!

    凰御羽也大吃一惊,他有信心石宏能够打败这两人联手,但那是在他祭出杯影龙弓之后。却没有想到石宏举手投足之间,便杀的这两名合道级别的元神战士毫无还手之力。

    申屠豹更是目瞪口呆,嘴巴、鼻孔一起放大,哪还有一点帅哥的模样?好一会儿,他才用力把自己的下巴推上去,上下牙咔挞一声重新碰在一起。

    “没道理啊,级别相差这么多。他连元神都没有成就,怎么可能”这、这是元神一转的实力啊!”

    申屠豹怎么也无法理解,石宏却淡淡扫了他一眼,问道:“可以了吗?”申屠豹赶紧说:“行了。行了

    石宏一挥手,九道双真火龙脉回到体内。

    继续拉个票吧

重要声明:小说《叩仙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