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五章 吞宝童子(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三 书名:叩仙门
    ,七算众此人的脸煮挑战修十极瑕瞬间变卜七八百次啮傥么用处。所有的人可怜兮兮的看着石宏。不用他们这么“慷慨”的眼神,石宏也不会坐视不管,(身shēn)形一晃,已经到了护山大阵之外。

    石宏刚出来,迎头便是一片灿烂剑光,九道飞剑在空中剑锋朝内,组成了二道剑轮,旋转如飞,当头朝石宏罩了过来。

    石宏一(身shēn)修为,始终还是内天罡的境界,即便是到了内天罡的巅峰。在没有迈出最后那一步之前,他终究不能算是真正的元神高手。

    那九星连环子母飞剑的主人也十分清楚,只当他是一个普通的内天罡境界修士,在元神面前必定不堪一击,出于义愤冲出来准备支援河湘道人,随手就能灭了。

    九道飞剑凌空杀来,石宏望着天空,忽然眉头一皱。就好像正在思索着应该怎么应对似的。然而飞剑快如闪电,哪容他这样慢吞吞的寻思?

    便是那子母飞剑的主人,也在心中一声哂笑,他者九星连环子母飞剑。乃是整整耗费了三千斤号称海外第一神铁的海渊云铁炼制而成,不但封印了九九八十一道攻击阵法,更炼入了八重幻阵。

    这八重幻阵,更是用了三万条海外万丈深的海沟中才有的一种幻灯鱼的铁骨珠为阵眼布置的。

    这(套tào)飞剑在海外大大有名,元神之下未逢敌手,便是内天罡境界的修士,也根本看不穿这八重幻阵。往往被其迷惑,死到临头还是一脸的迷茫。

    石宏现在也是这般模样,这子母飞剑的主人,自然也就认为这个内天罡的修士,跟海外的那些一般遭遇。

    他随手一剑斩杀了石宏,并不怎么在意,准备将飞剑收回来继续轰击太(阴yīn)山,可是法诀一掐,却现自己的飞剑并没有飞回来。他大是奇怪。回头一看,只见自己的九道飞剑竟然悬停在空中,而那个原本应该“死掉”的对手,虚空把手一张,似乎正有一股无形的巨力,从他的手上散出来,缠住了自己的飞剑。

    子母飞剑的主人大吃一惊,慌忙把法诀连掐三遍,意图催动飞剑。可是他的飞剑却好像被定住了一样,愣是一动也不能动弹了。    他可是元神高手,这样的(情qíng)况,别说他没有遇到过,整个九州星上的修士,连同妖族算上,也没有出现过堂堂元神高手,本命法宝竟然被人定住的(情qíng)形。

    然而更让他吃惊的还在后面。压宏(身shēn)上九大命(穴xué)之中,各自飞出了一道暗金色的光芒,拍不成了一个奇怪的图形,那图形一成,隐约有一层暗光流淌而过,随即,那九点光芒相互勾连,宛如星座一般,幻化成了一头异兽模样。那异兽大口一吞,徒然一股吞噬天地的力量席卷而来。子母飞剑主人连掐了九道法诀。却无济于事,他那一(套tào)珍贵飞剑,硬生生被这头异兽吞入了腹中。

    一股纯粹的灵粹精气从冥冥之中送来,注入了石宏体内,石宏浑(身shēn)一震,吸摄了数百道金属矿脉的金元精气,都不曾寸进的太阿锻体法门竟然略有松动,似乎看到了进阶的希望!

    石宏大喜,立刻加紧催动法门。他新得了那块传道玉块的碎片之后,对于符文的修为更进一步,就到银月光环给太阿锻体法门的符文像契合,产生了他也不曾预料到的奇妙变化。

    石宏自己也不太明白那头九点光芒所化异兽到底是什么,竟然能够吞噬法宝。

    那子母飞剑的主人则要凄惨的多,石宏等于是在炼化他的本命法宝。而且是一点一点炼化,就好像凡人的凌迟处死一般,一刀一刀的割下去,痛苦无比。

    石宏催动了四次太阿锻体法门,从那(套tào)子母飞剑上,生生摄来四道灵粹精气,等于是在法宝主人的灵识上割了四刀。

    子母飞剑主人痛苦无比,对应着石宏每一次催动法诀,他都会出一声凄厉惨叫,喷出一口鲜血。四次之后,子母飞剑的主人已经七窍流血,真是受不了了,也顾不得这(套tào)飞剑乃是师门至宝,历代传承,珍贵无比,狂吼一声将自己跟法宝之间的联系震断!

    这可是本命法宝。这等于是自己斩断了自己的一条胳膊!但是如果这条胳膊落到了刽子手手里,那刽子手还一道一道的割(肉ròu),是个人都会一刀斩断逃走。

    子母飞剑主人一声惨叫,(胸xiōng)前的道袍衣襟已经是一片鲜红,满脸鲜血。原本风度翩翩的胡子道髻更是被鲜血粘在一起,凄惨狼狈。

    他一震断联系,当即大吼一声远渡逃走,连头也不会一下。

    晴空之中,只传来一声惨吼:“巫剑雄诚不欺我!”

    的确跟他相比起来,巫剑雄仅仅是被吓了一下,十足是个海外幸运儿啊。

    子母飞剑的主人逃走,他那一路仙山的门徒自然也跟着撤走,另外两大仙山的山主却有些莫名其妙。他们只看到那一(套tào)海外至宝九星连环子母飞剑被人收走了,却不明白为什么飞剑主人会不停地吐血,最后还上瘾了的自残一般,硬生生震断了自己和本命法宝之间的联系!

    本命法宝等于修士的半条命啊。到底为什么下了这么大的决 ?

    而且震断了和本命法宝之间的联系之后,莫名其妙的喊了一嗓子就窜走了,浑然不顾脸面,他也是堂堂三十六仙山山主啊!

    石宏这边吞噬着九星连环子母飞剑,脚下却不停,一路驰援河湘道人。河湘道人原本(情qíng)况不妙,举竟同时面对两个和自己同级数的对手。压倒(性xìng)的优势子对方手里。

    他开始凭着自己的火爆脾气小一阵勇猛,横冲直撞,硬拼硬打,将对手((逼bī)bī)得连连后退,可是这股势头已过。对方稳扎稳打,互相支援牵制。硬是压制的河湘道人狂吼连连。却毫无办法。

    让他没想到的是,石宏一出手,那子母飞剑主人失心疯一般的举动。倒是吸引了两名对手大部分的注意力,石宏还没过来支援,就已经解了他的围。河湘道人只是脾气火爆,可是傻,对手一分神,他将拘摄神塔一收,掉头便走。

    那两名对手这才醒悟过来,顿时大为后悔,立刻催动法宝追杀了过来。

    只见两道光芒,声势丝毫不比天妖的妖烟弱,舌 丸面顿时飞沙老石,便是此小的匠陵。也被把柑有。※

    河湘道人跟石宏迎头撞上,河湘道人一把拉住石宏:“这帮龟孙小子不地道,仗着多围攻咱们爷俩,这次不跟他们计较,快走!”

    石宏已经将那(套tào)九星连环子母飞剑吞噬的差不多了,灵粹精气一旦尽失,这法宝立刻化作一片铁砂,纷纷扬扬的洒落在老壶天地之中。

    石宏从这一(套tào)法宝之中获益良多,正是食髓知味的时候,河湘道人让他退走,等于要把老餐的嘴巴捆上,这如何可能?

    石宏轻轻一推河湘道人。朝那两主迎了过去。他头顶上,九枚暗金色的星光所化的那头异兽静悄悄的潜伏着,低眉顺眼,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

    那两位山主,一人手中执着一片晶莹玉叶,纵起漫天白色光华,另外一人则是手掐法决,((操cāo)cāo)纵着一座八只角上挂着风铃的玲珑神塔。

    那玲珑神塔当空压来,塔下出一股浩瀚的吸力,地面上哗啦啦的一阵乱响,什么山石树木沙子,尽数被这神塔吸了进去。石宏也跟着一起飘飞了上去。

    那名山主大喜:只要你入了我这炼魂神塔,碎魂铃声响成一片,便是你大罗金仙也再难逃得出去!

    石宏的确是飘飞上去,不过却不是被吸上去的,而是主动迎上去的。他头顶上那头貌似无害的异兽。猛然把口一张,一股吞噬天地的巨大力量,似乎要将面前的一切都吞纳进去!

    那名山主大吃一惊,炼魂神塔摇摇晃晃,竟然有些不稳了!他一声惊呼,双掌翻飞,一连十八道法诀打了出去,两股吸力对抗,那山主大呼一声:“道友助我!”

    手持玉叶的山主正将殉烂的白色光华伸长数万丈,当头要朝河湘道人卷去,现在却不得不放弃了,回(身shēn)来救炼魂神塔。

    只见一道白色光华(射shè)来,晶莹莹一片。石宏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这道光华击中。那山主大喜,把手中玉叶迎风一招,喝了一声:“收!”

    只见玉叶上泛起了一层淡淡的光影。上面是石宏的头像,便要纳入玉叶之中。而石宏,也被那道白色克华拉扯着,飞快的朝玉叶靠了过去。    眼看石宏就要被收进那玉叶之中。忽然他口中一声厉喝:“碎!”

    乒的一声,那摄住他(身shēn)体的光华粉碎。石宏头顶的异兽仰天一声惊吼。口中那股吞噬之力徒然又大了一倍,那名山主只觉碍手中一松,嗖的一声玉叶被那头异兽吸入了腹中。

    另外那座炼魂神塔,也随之一同被收走。

    两大山主大为心疼,一起朝石宏扑了过去:“竖子!还我法宝来”

    石宏(胸xiōng)口一阵气门,气血翻涌,心口都有点甜了  毕竟是元神高手全力一击,若不是石宏现在已经达到了心斋初期的境界,还真不敢硬抗这样一记攻击。

    不过收获也是巨大的,那枚玉叶法宝十分不凡。石宏便是看中了这件法宝,才不惜以(身shēn)犯险,除了这一招。还真难在急切之间靠近那枚玉小叶。

    两大山主本命法宝被夺,自然急红了眼要跟石宏拼命。两大元神高手一起作,威力之大可想而知。

    只见两人(身shēn)后的天空之中,各自卷起了一片数百亩的法云,灰蒙蒙、雾森森的一片,当头朝石宏罩了过去。

    然而就在那两片法云取将笼罩石宏的时候,两人突然齐声惨叫,口中鲜血如剑,冲天而起。

    两团法云烟消云散,石宏安然无恙的站在原地,他头顶上那头异兽。又恢复了之前人畜无害的样子,低眉顺目的趴着,懒洋洋的一动不动。

    围攻太(阴yīn)山的还有两位山主小一个御使着古朴的黑玉镇纸,一个驾驻着一道七色光霞。两人还在锲而不舍的轰击着太(阴yīn)山让 门,猛然又听到同道出一声惨叫,忙把眼望过去,接下来的一幕,简直就是之前子母飞剑主人的重演,只不过,这两个山主的骨头比不过子母飞剑主人。只挨了三次太阿锻体便受不了了。齐齐惨吼一声,将自己和法宝的联系震断了,元气大伤,也顾不得其他的,慌忙逃走。

    这两人一走,剩余的那两位一个哆嗦,虽然还不知道到底生了什么,但是剩下石宏跟河湘道人,肯定不是他们两个能对付的。两人立匆用法宝将自己的门徒一卷。互相招呼一声,分别往相反的方向逃窜。

    河湘道人在太(阴yīn)山山门之中。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这份祖宗基业,总算是又保住了。他正要招呼石宏回来,却没想到石宏像被踩到了尾巴的兔子一样噌的一下跳起来。两头权衡一下那件法宝更加美味,最终朝黑玉镇纸的山主追了过去,一边追一边大叫:“人走可以,将法宝留下来!”

    那名山主哪里敢答他的话?纵起法宝狂飞不止,只想着有多远跑多远!

    倒是太(阴yīn)山的人,包括河湘道人。看的目瞪口呆。

    海外仙山围攻太(阴yīn)山,乃是海外三十六仙山联盟之中,素有智计的苏桥设计的,原本自己为万无一失。却没有想到接连被石宏给破坏了。

    石宏追着那使黑玉镇纸的山主,那名山主自问不必之前三位山主强大,当然不敢单独停下来面对石宏。他为了自己活命,将石宏往其他的山主那里引。

    其他的止。主正在拦截前来支援太(阴yīn)山的各大天门,石宏这一路杀将过去,真是虎入羊群,于他来说却是如鱼得水,吞噬了数件天品法宝之后,更是胃口大开。只是其他的山主却再也不敢招惹他了,也不管什么苏桥的布置了,各自带着门徒狼狈逃窜。好好地一场算计,就这么风云流散了。

    石宏狗撵兔子一样追在那群山主后面足足有七(日rì),最后跟丢了完全怪他自己,在数件“美味”的法宝之间踌躇了一下,不知道该追哪一介。好。这么一犹豫,那些猴精的山主立刻逃了个不见踪影。

    石宏懊恼异常,为这件事(情qíng)着实自责了许久。

    今天虽然也是两更,但是七千字,又补了两千,还差六千字”

重要声明:小说《叩仙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