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五章 吞宝童子(上)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三 书名:叩仙门
    那漫天的星米,飘洒向太(阴yīn)山的各个方向,好似有灵(性xìng)一佩,谗近之间互相结合,方圆数百丈之内的星光,自动汇聚,组成了一枚含义深奥的符文。竟然跟原本根基扎实的太(阴yīn)山护山大阵结合在了一处。

    一护山大阵遍布整个太(阴yīn)山,由三千六百枚一张粗的玉精魄棱柱作为基点,按照特殊的阵法结构排布组合而成。

    那些符文,恰好也生成了三千六百枚,每一道符文落进了一根棱柱之中,光芒一闪,那根棱柱内,立刻多了一团神秘金光,缓缓运转。生生不息。

    有了这三千六百枚符文的加持。太(阴yīn)止 护山大阵之上,腾起一道巨大的金色篆文,好似一道披锦一般从太(阴yīn)山上漫漫飘过,随后消失于天际之中。

    就在崭新的护山大阵成形的那一刹那,另外三座仙山的山主已然杀到。三道恢弘光芒之中,三件顶尖法宝轮番轰炸下来。

    一只古引黑玉镇纸,一道七色光霞。一(套tào)九星连环母飞剑。

    海外:十六仙山的山主,乃是海外修士之中的顶尖存在,这三件法宝。都已经达到了天品七的级别小跟河湘道人的拘摄神塔相比起来。也毫不逊色。

    三件法宝轮番轰击似乎还嫌不足。三大山主把手一挥,门下数千弟子。各自结成了一座大阵,将彼此之间的功力聚合起来,三座大阵,一座显化出一条横天巨蟒,一座显化出一头(身shēn)高三百丈的碧眼金猿,最后一座则是化作了一座金光万丈的山峰。

    太(阴yīn)山中弟子脸色一片惨然,莫说三座仙山来攻,便是只有一座,此时的太(阴yīn)山也难以应付。

    三件法宝如冉滚雷一般隆隆而下,各自带着长达千丈的殉烂光尾,光尾和空气摩擦,燃起一层火焰,三件法宝好似三道澎湃的天罚神火,降落在太(阴yīn)山之中。

    “轰!轰!轰!”

    三声可怕巨响还未消散,只见那横天巨蟒把(身shēn)子一扫,尾巴如同巨型长矛,狠狠戳在了太(阴yīn)山上。三百丈的碧眼金猿狂吼一声,(胸xiōng)口擂锤如鼓,并起了双拳狠狠砸在太(阴yīn)山上。那一座金光万丈的山峰,则是直接从万丈高空飞落下,狠狠砸在了止 上。

    六道攻击轮番而来,迅捷无比。在第一道攻击杀来的那一瞬间,太(阴yīn)山门徒就以为这回山门必定被打得粉碎,绝无幸免的道理,顿时一起闭上了双眼,不是他们不奋争,而是敌人太过强大。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六声怒雷一般的巨响声接连从耳边轰过去,门徒们却觉得自己好像

    !

    睁开眼来,只见太(阴yīn)山护山大阵在他们的头顶张开了一道波光粼粼的护罩,上面三千六百枚符文闪耀着光芒。

    这护山大阵连挨六下惊天重击,竟然安然无恙!太(阴yīn)山自己的人很清楚自己的护山大阵是何等威力:便是完好无损的护山大阵,也不可能硬抗这么多次的重击。更别说之前的大战中,护山大阵早已经破败不堪。

    那么,这一切甚能归结于那三千六百枚符文的神奇!

    所有的弟子一起看向石宏,眼中尽是敬畏和感激。

    当初河湘道人任命石宏为太(阴yīn)山外门长老,门中弟子大多不服,石宏年纪轻轻,也只是声名鹊起的时候,怎能高攀得上太(阴yīn)山这样的九大天门?却没有想到”河湘道人这一举动,竟然是太(阴yīn)山(日rì)后的第一福缘,短短数(日rì)间,石宏便两次拯救太(阴yīn)山。

    这一回,所有的太(阴yīn)山门徒心服口服,也不知道是那个弟子带头。真心实意的抱拳一拜到地:“多谢石长老救命之恩!”所有的太(阴yīn)山门徒一起跪到了下去,声如洪雷:“多谢石长老救命之恩!”

    在护山大阵之外的河湘道人也不由感按:果然因果循环,天道难测。自己当年一时善念,与石宏折节相交,想不到(日rì)后对与太(阴yīn)山,竟然有这样巨大的帮助。

    石宏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望着天空中那一层光罩,心中也有些惊讶,北辰罪天的胃土星护大阵,竟然这般厉害!

    北辰罪天想要扶持石宏,是以当初给了他天罡总录,想要助他早(日rì)炼成冉天罡,还给了他胃土星护大阵的玉牌,助他重建山门。

    石宏有了神铸仙山,先天(禁jìn)制。自然也就用不上这胃土星护大阵,刚才不过是随意一试,却没想到效果竟然这般好。

    而护山大阵之外,三座仙山的止 主脸上却有些挂不住了。    巫剑雄带人狼狈逃了回去,还言说九州修士势大,话语之间甚至还流露出了退回海外的意思。一心抚来了海外其他仙江山主的嘲笑。这四名仙山山主更匙淋愕,机可乘,商议一番便各自带了部众杀来。却没有想到,人家巫剑雄好歹是差一点就攻破了山门,只是最后功亏一篑,他们倒好,四位山主气势汹汹,连人家的护山大阵都破不去。这要是传了回去,他们四长老脸往哪儿搁啊?

    当下,还是一人缠住河湘道人。另外三人率领部众,不惜代价的朝着太(阴yīn)山狂轰滥炸。太(阴yīn)山的人开始还有些担心连番轰击,这阵法承受不住,但是过了片刻,看到不管海外修士如何法术、法宝翻来覆去的连番轰击,都只能在那些符文光罩表面泛起一层层的淡淡涟漪,他们也就放心了。

    石宏更是看明白了:这些人根本杀不进来。

    他倒是想先去帮河湘道人,只是河湘道人的(身shēn)份一旦动起手来,也容不得别人插手。更何况石宏心中始终有一只小猫在挠抓,那只猫。名叫传道玉块。

    既然太(阴yīn)山没什么危险了,石宏便选了一处地方定做,分出鬼龙元神,沉入了老壶天地之中。

    鬼龙元神化做了石宏的模样,只是气质上要显得更加邪意,若他以这幅面目出去,不知道要迷倒多少深闺怨女。

    鬼龙元神一(身shēn)黑袍,拿起那枚传道玉块,又将杯影龙弓召唤而来。

    石宏实际上忽略了一点:杯影龙弓的力量太强,在九州星上一旦出现,周围的空间都会变得脆弱起来。可是在老壶天地之中,一点问题都没有,这很能说明一些问题。

    另外三枚传道玉拱的碎片,都嵌在了杯影龙弓那道神龙脖子上的光圈内。石宏心念一动,杯影龙弓重新化行一条神龙,亲昵的在石宏(身shēn)边磨蹭着。    石宏抬起手掌,那一枚传道玉块缓缓飞起,落在了那光圈之内,正好跟两枚碎片拼接在了一处。三块碎片严丝合缝,石宏脑中轰隆一声,宛如亘古天变,刹那之间无数意念疯狂涌了进来。

    原本定做的石宏登时双眼猛地一睁,瞪得老大,瞳孔之中不停地闪过一串串符文连串,石宏第一次无意之中祭炼传道玉块之时,那些轰鸣雷音一道道重新在他脑海之中闪过,不过这一回更加清晰、意义也更加明确。

    石宏感觉似乎是过去了无尽的岁月,但实际上在太(阴yīn)山门徒眼中,石宏只是那么坐着,忽然哆嗦了一下,全(身shēn)僵硬了一个呼吸的时间而已。

    石宏的感知很清楚外界的一切,太(阴yīn)山门徒都在盯着他看着,只是修炼机缘一到,也顾不上什么惊世骇俗了。

    石宏把手一抬,太(阴yīn)山门徒只见到一片漫天指影一闪而过,天空中便是一批那绚烂的银华    他们看不真切,但是石宏自己心里清楚,他又将三百(阴yīn)符宝字、五千道德灵文书写了一遍。

    这一回,(阴yīn)符宝字化作一枚小一些的光圈,道德灵文化作一枚大一些的光圈,(套tào)在一起,又是一枚银月光环,缓缓沉进了石宏的腔中(穴xué)内。

    石宏的手指不停,又是漫天指影一闪而过,殉烂银华凝成银月光环。沉进了他的尾阁(穴xué)内。

    刹那之间,指影、银华九次闪过,凝结了九道银月光环沉进石宏的九大命(穴xué)之中。这中间,天空中红电如龙,连番的电光灿烂如同烟花,雷声轰隆,并不凶厉,却好似在放礼炮一样。

    大地微微颤抖,也只有石宏坐下那一块地方,反倒是稳如泰山。

    天地异象,石宏一指功成!

    九(套tào)(阴yīn)符宝字、道德灵文沉进他的九大命(穴xué),他的每一道(穴xué)位之中。都有一枚神秘符文,那是太阿锻体的符文,银色光圈进入命(穴xué)之后。跟命(穴xué)之中那修炼的已经有些气候的符文融合在一起,产生了一些连石宏也觉得神奇的变化。

    他睁开眼来,目光已经投(射shè)到了数十里之外,河湘道人的对手,已经不是一个了,又赶来了一名山主,现在是五大山主围攻太(阴yīn)山,两位山主联手,准备先要灭杀河湘道人!

    局宏冷笑一声:“无耻”。

    他之所以敢这么放心的定做监察传道玉块,就是因为他觉得到了河湘道人、仙山山主这个级别的强者,不会这么不要脸皮的以众欺寡,却没想到海外修士浑然不把脸皮这种东西当成珍贵玩意儿。

    太(阴yīn)山的弟子都被石宏(身shēn)周的异象吸引,石宏这一喊,他们才看清掌教竟然在被人围攻,登时脸色大变。

重要声明:小说《叩仙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