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四章 分说阴冥(中)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三 书名:叩仙门
    杀猪般的惨叫声伴随着道血剑从苍丹病的口中冲视渊州,石宏碎了他的本命法宝,简直比杀了他还要痛苦!

    五年之前二蚀金河一战阳平仙山精锐尽没,但是苍无病仗着元修神(殿diàn)逃得一命。回到海外之后,他以半座阳平仙山为酬劳,请自己交好的两位山主:得一仙山山主巫剑雄、宗华仙山山主魏叔山,一起出手,帮他将就做分(身shēn)神(殿diàn)炼化进了元休(殿diàn)本体之中,仗着这件威力非同寻常的宝贝,他依旧能够在海外三十六仙山之中占据一席之地。

    只不过,跟以往相比,苍无病如今成了海外第一打手。

    这一回攻上太(阴yīn)山,便是海外看上了太册让这一方洞天福地,以及太(阴yīn)山万年累积的资源。虽然攻山的只有这三大仙山,但是拦截各路援兵,却整整触动了十二座仙山的力量,可以说这是海外势力入侵九州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行动。原本一切顺利,直到石宏出现。

    石宏一掌捏碎了苍无病的法宝。心中却更加恼火:苍无病就像一只苍蝇一样,总是不停的在自己的周围嗡嗡乱转,这种小人是他最厌恶的。其实上一次如果不是石宏半路被摩科罗胁迫而走。他肯定会等到大战最后,如果苍无病还没死,再上去了结了他。

    上一回没能解决掉这块狗皮膏药级别的麻烦,果然这一回,不知深浅的苍无病又跳了出来。

    还有什么样的敌人,比苍无病更让人厌烦?

    石宏碎了他的法宝之后,另外一只手虚空一抬,天空之中一轮明月当空,一股绝强的吸力凌空摄来。苍无病好歹也是元神强者,尽管本命法宝被毁,受了不轻的创伤,但谁也不会认为,石宏举手投足只见,就能灭杀一名元神强者。包括苍无病自己,也不这么认为。

    他把全(身shēn)功力一凝,想要顶住天空中那股吸摄之力,然后尽快躲到同来的得一仙山山主,好友巫剑雄的背后。

    “石宏,你给我记住,我阳平仙山,绝不会放过你的,,啊!”

    他话音未落,忽然觉得自己一(身shēn)灵元,竟然尽数被那股吸摄之力撕扯碎裂,在那股力量之下,苍无病堂堂元神修为的抵抗,竟然也显得如此脆弱。那股力量凌空将他捉走,后面的巫剑雄感觉到不妙,赶来救援已经来不及了。亦只能眼睁睁看着苍无病被一股力量化作白色气旋。卷进了那银月光华之中。光环内外逆向一转,苍无病只出了半声凄厉惨叫,漫天血雨洒下。

    银月光环当空皎洁。

    石宏修为大进,自然对于道德灵文和(阴yīn)符宝字的((操cāo)cāo)纵更加灵活。他之前御使银月光环,里面只不过是归纳了他的全部法宝而已,但是现在,除了云纹老壶小八荒神镇城、东皇鲸钟、伏羲剑琴和七十二相鬼鱼剑阵之外,还将近万仙兵、三万桃妖尽数归纳进去,而这一道银月光环,更是以那大头童子老壶元神作为主魂,这样的实力,只是当空一吸。在九州星上,便是元神高手也绝难抗拒。

    石宏先是一把捏碎了大名鼎鼎的元修神(殿diàn),紧接着众人还没回过(身shēn)来,便有一抬手灭了元神高手苍无病。他自天宫归来,眼界、境界都已经大不相同,并不觉得自己这番作为有何了不起。无论是摩科罗、北辰罪天,还是凰御羽,随便一个人都能够轻易办到这些。

    但是石宏觉得没什么了不起,并不意味着其他人也这么看。

    巫剑雄在元修神(殿diàn)被毁的那一瞬间就被吓了一跳,看到苍无病朝自己这边逃了过来,他自然张开法宝接应,却绝对没有想到,三十六仙山山主之一的苍无病,就这么轻易就被石宏给杀了!海外三十六仙山让主的修为虽然参差不齐,但是绝对不会相差太多。这岂不是说,就算是他巫剑雄自己“勇猛”的扑上去,也会是一样的下场?

    这个念头让巫剑雄觉得脊背凉。暗自庆幸,自己仅仅是准备“接应。苍无病,没有真个冲上去帮他跟那个杀神厮杀,要不然,只怕那一片血雨之中,还有自己的成分在内。

    主将尚且心寒,更何况下面的那些修士?

    银月光环虽然依旧皎洁,不曾沾染一丝血污,但是在这些海外修士的眼中,那一道美丽的光环,已经等同于死亡。石宏((操cāo)cāo)纵着银月先,环在周匝一扫,海外修士哭爹喊娘,狼狈避让。

    这叫荒乱起来,溃不成军。

    另外一名山主飞了过来,远远便朝巫剑雄喊道:“剑雄兄,事不可为。退走,否则大受损夫

    巫剑雄一听说要走,巴不得呢!他把手中法宝一晃,凌空卷起一片黄色光芒,如同战旗一般在空中朝后摆去。凌空一声大喝:“退”。

    在他下令之前,海外修士已经开始了溃败,这一”广一下,海外修十年中飞遁法宝多如牛毛。顿时乌侠淡心,片。什么飞舟飞剑飞梭飞轮飞针,青的白的黄的蓝的各色光芒,乱糟糟的互相碰撞挤兑,狼狈不堪的逃窜了去。

    整个过程中,石宏不曾出手。太(阴yīn)山被围攻多(日rì),也没有余力追击。可是海外修士却因为自己人互相碰撞误伤,受伤者足有三成!

    石宏就像一只牧羊夫,把银月光环在左面升起,海外修士齐声哇哇怪叫,一股脑的朝右面冲去小石宏钻进了还没松开的九火龙拳在右面晃了晃,海外修士便又掉头往左逃去。没头苍蝇一般噼里啪啦的互相碰撞,掉落下去许多人。

    “哈哈哈!”河湘道人一声长笑,打舁了太(阴yīn)山的护山大阵,升起遁光出来与石宏相见:“痛快!这帮海外龟孙,在咱们九州之上耀武扬威许多时(日rì)了,今天咱们终于扬眉吐气了!”

    石宏打眼在大(阴yīn)山中一扫,不由得一阵动容:“怎的这般凄惨!”堂堂太(阴yīn)山,十成弟子之中,能够继续战斗的已经不足三成!

    河湘道人恼怒道:“还不是海外这些龟孙子搞得,先前两头天妖攻山,搞得我们狼狈不堪,刚刚打退了妖族,他们就杀过来了。只怕前头那两头脑壳愚钝的天妖,也是他们算计过来的。”

    石宏叹了口气,取出了一些灵丹交给河湘道人:“先救人吧。”他毕竟是太(阴yīn)山外门长老,舍些灵丹与太(阴yīn)山也是应该。

    这介。时候,便能看出太(阴yīn)山九大天门的深厚底蕴,除了灵丹、玉精之类应急之物的储备,这种传承了万年的大宗门,在危难时刻却是井井有条,尽管遭受重创,依旧不慌不乱。河湘道人将一应事务安排下去。自然便有弟子各司其职执行下去。

    这一点上,昆仑更能体现。

    昆仑圣境大变,掌门飞升,歌泪仙子临危受命,却能够带领昆仑弟子在人族大劫之中,不但保住了实力。而且还收摄了百万凡人,为将来昆仑再次崛起奠定了基础。

    石宏虽然不会妄自菲薄,却也知道,若是魔玄门到了这般田地,只怕不出一个月就会烟消云散。

    太(阴yīn)山的事(情qíng)石宏帮不上太多忙。将灵丹给了河湘道人之后,他便寻了一处地方定坐下来。

    他一把捏碎了元修神(殿diàn),九火龙拳收回的那一瞬间,已经不动声色的将元修神(殿diàn)的碎片尽数纳入了老壶天地之中。

    元修神(殿diàn)这种级数的法宝,不知道用了多少天材地宝才炼制而成。石宏的太阿锻体已经到了一个瓶颈。单纯的吸收金元精气再难有半点提升。在捏碎这件神(殿diàn)法宝之后。石宏忽然有了一个想法。

    吸摄法宝之中的灵粹精气,不知道会不会对自己的修炼有所帮助。

    他进入老壶天地之中,元修神(殿diàn)碎片在血湖旁边堆成了一座大山,竟然一点不比石宏清理出的魔玄门数千年累计的那些制器废料少!

    石宏坐在旁边,运转太阿锻体,双掌一伸,按在了这座大山上。功法刚刚运转,他却忽然睁开眼来,眼神惊异不定,将手臂一推,一只手掌摸进了那如山碎片之中。抽出来之后,掌心里纳着一块东西:

    传道玉块!

    难怪元修神(殿diàn)这般强横,原来这件法宝的核心,乃是一块传道玉小块的碎片。

    石宏大喜过望,他手中还有三块碎片,也就是说至少还应该有四块碎片,不知道这一块能不能够跟其它的三块拼凑在一起,石宏正要召唤出了杯影龙弓,尝试一下看看,忽然感觉到河湘道人正在呼唤他。石宏只好将这块碎片暂时放在老壶天地之中,出来去见河湘道人。

    河湘道人已经将太(阴yīn)山上一切事(情qíng)安顿停当,两人安坐下来。只是这一回,道人的存货仙盅茶早已经被他糟蹋光了,只能拿出普通的太(阴yīn)山出产招待石宏。

    “这几年你去哪儿了?”河湘道人一面往茶壶之中冲水,一面问石宏:“歌泪仙子到处寻你,也来我这儿问了好几次。”

    石宏开玩笑道:“她寻我作甚?我不在了,她岂不是正好霸占整座神铸仙山?”河湘道人也是莞尔一笑。石宏不愿意回答,他也不再

    问。

    石宏不着痕迹的应付过了这个不知道如何回答的问题,转而询问河湘道人:“前辈,(阴yīn)冥十道的事(情qíng),您知道多少?”

重要声明:小说《叩仙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