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零章 演武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三 书名:叩仙门
    二居傲的青年仙人问话,凰御羽理办不理,径自往里茬出尝,年男子眉头一皱(欲yù)要作,却似乎有所顾忌。又强忍下了这口恶气,颇为不满的跟在凰御羽(身shēn)后。

    凰御羽一(身shēn)火红的宫装。(身shēn)上却燃烧着淡淡的紫色火焰,一步一步踏进了森林之中?林中无数妖物,看着三人直流口水,却忌惮凰御羽(身shēn)上的火焰。在远处吱吱乱叫,一步不敢靠近。

    走了不长时间,眼前斗转星移,三人在阵法交换之下,不知不觉的来到了一座山谷之中。石宏放眼望去,这山谷荒芜一片,黄沙满地。秃岩噢绚。连一条四脚蛇之类的生灵都找不到。跟外面生机盎然截然不同。    凰御羽网一出现,旁边便有一声长笑:“哈哈哈,小凤凰你也来了,妙极妙极。本来我还以为这一次演武没什么趣味,你来了就大不一样了。”

    随着那笑声,一个须皆白的清瘾老者出现在一侧的山峰上,也不见他又和动作,便飘然出现在了三人(身shēn)侧。

    这人一派仙风道骨,便是石宏见了,也不由得暗中赞叹一声。再加上刚才那一手轻描淡写的“虚空挪移”法术,更显得此人深不可测

    凰御羽见了他,却没什么好脸色,怒哼一声道:“魏网锋!你信不信我杀上大梁星,灭你魏家!”

    “哈哈哈!”那老者魏网锋一声爽朗大笑:“你肯来,我还求之不得呢。不过你可要想好。你来了肯定不是杀人,而是生人。我魏网锋虽然有子嗣成群,但是只要您肯给我生,将来他一定是大梁魏家之主!如何?”

    凰御羽的(性xìng)子,这般被人当面调戏。气的浑(身shēn)抖,却拿这个为老不尊的老者无能为力,怒哼一声转(身shēn)便走。

    石宏大为诧异。虽然说修士的年纪不能从外貌上来看,但是这样一个仙风道骨的前辈,一门心思的惦记着人家小姑娘,多少还是让石宏有些难以接受。

    魏网锋却浑然不觉,依旧在凰御羽的(身shēn)后喊着:小凤凰,我等着你。只要你愿意,我魏网锋的大(床chuáng)。随时为你铺就!”

    石宏惊得一个,踉跄,抬眼去看,前面的凰御羽(身shēn)上紫色火焰噌的一下窜了起来,气的香肩抖。

    倒是那引他们进来的千年仙人幸灾乐祸道:“凰御羽,若是你肯从了魏网锋,咱家倒是能够结下一个强援。家主跟你说过多少回了,你怎么就是想不通呢。这魏网锋。除了喜欢比自己小的女人之外,倒也没什么恶癖了”

    “呼    ”一道紫焰瞬间杀到了那人的嘴边,嗤的一声烫的他满口燎泡,青年仙人大怒,凰御羽却毫不留(情qíng):“我不是魏网锋的九羽神诀的对手。难道你就是我乌火神决的对手了?若你不是,便乖乖的学我,在高等级法则面前,乖乖闭嘴!”

    青年仙人怒目而视,却真如凰御羽所言一般,敢怒而不敢言。

    三人继续往前。到了山谷中央。只见一尊由一整块黄褐色的巨石生生劈成的高台端放其中,两侧各有数人相对而立。凰御羽上前叩拜:“五叔!”

    凰御羽这一方之中,一名长者眉头一皱,似乎有些不满:“你来干什么?”凰御羽答道:“这一战事关重大。我知道家族中的奴族战士不足以应对大梁魏家,所以特意带了一个人过来。”

    五叔头一偏,目光越过凰御羽,落在了后面的石宏(身shēn)上?石宏坦然。

    “就是他?”五叔不满道:“倒是有些根基,悉心培养一下,大概,十年时间,就能成为一流战士。可是你现在把他带过来,有什么用?”

    五叔的眼神也很毒辣,一眼就看出来石宏的等级过低,就算根基扎实。将来的前途不可限量,对于现在的(情qíng)势却没有什么帮助。

    凰御羽却上前一步:“五叔,反正就算是使用家族现在的奴族战士,这一仗也肯定是输,你为什么不敢赌一把?说不定能有您意想不到的收获呢?”

    五叔心中一动,又看了石宏一眼。石宏一看他的眼神就明白。五叔已经决定用自己了。只不过,打动他的恐怕不是凰御羽的话,而是用了凰御羽带来的人输了,他能推脱掉战败的大部分责任。

    果然五叔点了点头:“那好吧。”

    凰御羽对五叔一拜告退,回头跟石宏道:“随我来。”

    两人走上了那座石台,一看到凰御羽上台,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对面阵营之中的魏网锋大喜叫道:小凤凰。这一阵可是还有额外的彩头,要压你的清白?若是如此,我便也豁出去了,把我的清白也压上去,

    凰御羽大怒:“魏网锋!你乃是大粱魏家家主,还请自重!”魏网锋却很没有风度的嘻嘻一笑:“追求自己喜欢的女子,还有什么自重不自重的?”

    凰御羽气的说不出话来。石宏心中好生同(情qíng):这便是天宫的现状了,即便是凰御羽这样(性xìng)格倔强的人,在“法则”之下,也是不能执拗半分。他上前一步。对对面大梁魏家的人道:“这一仗,我来打。”

    相对于摩科罗唯利是图来说,他更愿意跟凰御羽合作。是以适时站出来为她解围。

    魏网锋淡淡的扫了石宏一眼,问凰御羽:“当真?”

    凰御羽狠狠一点叹,品锋读才认真的尖看石宏,却不由得点了点头!“耙(性xìng)。”凤凰果然是不凡,不愧是我魏网锋看上的女人!你从哪儿找来的这人,根基扎实。天资出色,不错不错!若是悉心培养个,十年二十年。当时天宫一流奴族战士。可是小凤凰,你现在就让他出战,岂不是浪费?只怕这一战就将他打死了,这么好的一根苗子,多可惜啊。”

    他虽然对石宏赞不绝口,但也和摩科罗一样,用一种看待货物的眼光来开石宏。不光是石宏,只怕他们大粱魏家自己的那名奴族战士也是一样。

    凰御羽冷哼一声:“那是我的事(情qíng),与你无关。”

    “我这是关心你啊    ”魏网锋恬不知耻:“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老魏亲手调教的奴族战士的厉害。而且这回我带来的,可是最强的一个。”

    凰御羽一听,也不由变色:“你带来的是碧血獠?”魏网锋略有些得意:“正是小凤凰,我看你们还是认输吧,你的战士是个好苗子。要是给他十年二十年时间。说不定能跟碧血獠一争高下,现在嘛。让他对战碧血獠,简直就是送死。你们边将星凰家,家大业大的。又不差这一颗资源星球,就让给我了算了。”

    他忽然((贱jiàn)jiàn)((贱jiàn)jiàn)一笑:“不如。就当做你的嫁妆?”

    凰御羽大怒,狠狠瞪了他一眼,回(身shēn)跟石宏低声说道:“我也没想到他会带碧血獠来。大粱魏家的奴族战士天宫闻名,本以为他自大,以为只带了一般的战士来就能胜过我们。现在的局面有些失控。我也不知道你能不能取胜”

    石宏上前一步,对魏网锋道:“准备开始吧。”

    魏网锋看着凰御羽,满脸怜惜的摇头:“可惜了。”他一挥手,从自己的法宝之中放出来一人。

    碧血獠是这个,战士的外号。在天宫九野之中,能够闯出外号的奴族战士不多,都是顶尖的杀手

    这碧血獠显然不是九州生灵,也不知道魏家从哪里搜罗来的生命,虽然是人形,却生的一只狰狞狼头,一(身shēn)青黑色的鳞甲,双足如虎,双爪如鹰。(身shēn)材修长,全(身shēn)如同钢铁浇铸的一般。

    碧血獠一出现,低吼一声也不说话,只是将一双碧色的眸子不住看着魏网锋。魏网锋一指石宏,不等他说话。碧血獠已经一声不响的杀了过来。

    这一刹那,石宏便明白了对方的神通:((操cāo)cāo)纵天地灵气。

    碧血獠一动,周围天地灵气也一齐动了。刹那之间,整个石台上电闪雷鸣,天地灵气聚成了一个漩涡,漩涡的中心正是碧血獠。而石宏,根本没办法再从周围抽取一丝一毫的天地灵气。

    这种灵力封锁,若是对上一般的奴族战士,上来就能把对方打懵了。因为越是到了元神阶段,越是能够瞬间从周围的天地之中淬来大量灵力攻敌,这是元神阶段的一种手段。    偏偏石宏的老壶天地之中。同化了一座玉波池,就算是网开始有些措手不及,却也不至于惊慌失措。

    碧血獠行动如风,快如闪电,眨眼之间就扑到了石宏(身shēn)前,鹰爪一抬,五点爪影如同神兵一般,将石宏周围的空间封锁起来。

    与此同时,脚下无声无息的弹出一腿,当(胸xiōng)直踹。单腿一出,顿时一层青蒙蒙的光芒在脚前凝聚成了一团球形光罩,外表灰色的电芒不住闪动,劈啪作响。

    碧血獠自(身shēn)强悍,不休法宝,他本(身shēn)便是一件绝强的攻击(性xìng)法宝。

    石宏双臂一振,火焰狂舞。将自(身shēn)包裹起来。九道真火一震,将鹰爪封印击碎,左手看似毫无意识的朝下一拍,啪的一声两人之间一道炫目流光爆炸,真的两人分别飞退数十丈。

    石宏把手一抬,银月光环洒下一片灿烂光芒,震慑四周。

    那碧血獠却毫不畏惧,一声厉啸,周(身shēn)鳞甲啪的一声张开,他就像一只刺猬一样。一头撞向了石宏的怀中。

    人还未到,那一片片的鳞甲之上,已经带着一丝丝尖锐的流光。组成了一张铺天盖地的大网,迎风飘((荡dàng)dàng),将他和石宏两人,彻底笼罩进去。

    大网一收,石宏撑起一道火罩,拼抵之下,狂雷惊天,电蛇狂舞!

    流光大网一点一点的压下,显然单纯从实力上来说,石宏必定不是碧血獠的对手。魏网锋似乎看到有机可乘,笑眯眯的对凰御羽道:“要不咱们加一点赌注?要是你的战士输了。你陪我一晚,要是我的输了,我永远也不在觊觎你的**?如何?”

    凰御羽气的恨不得一巴掌把这个一脸道貌岸然,却内心猥琐的家伙抽得脑袋原地旋转三圈。无奈这只能在心里想想。她咬紧了牙根,憋出一句话来:“你真的认定了碧血獠能赢?”

    魏网。锋往台上一指:“还用我说嘛,这么明显的局势谁看不出来?”魏网锋又话音一转,一副居高临下的语气:“我早就说了,你这个决定太草率,苗子不错,若是培养十年二十年,说不定能够跟碧血獠一争高低,不过也仅仅是一争高下而已。至于现在,难道你真以为,强弱法则森严的天宫之中,会有什么奇迹生不成?”

    凰御羽原本因为愤怒而狰狞的面孔,却突然舒展开来,只是这个女子似乎天生不会笑一般,也仅仅是舒展开来

    即便如此,也让老色鬼魏刚锋看的呆住了。

    凰御羽冷冷说道:“哦?真的吗,奇迹?也许根本不是什么奇迹,只要凰御羽的下巴朝台上一挑:“他能够第二次拉开那张弓!”

    “嗯,你说什么?”魏刚锋有些没明白过来,这么短短一段时间内,凰御羽的表(情qíng)变化数次一  这对于凰御羽来说,已经是相当难得了,至少魏网锋纠缠了这个对于他来说年纪过于“幼小”。的女孩数十年,还是第一次见到。他一时间有些恍然也是正常。

    台上,碧血獠眨眼之间便将自己的功力攀枝顶峰,全(身shēn)上下的每一枚鳞片,都燃烧起来迸(射shè)出强烈的光芒。从那光芒之中,飞出来一道道似羽毛又似鳞片的虚影,整齐的在他的背后布成了四双虚幻翅膀。

    光幻翅膀挥动之下,碧血獠神通大增,那张流光大网只是一收。便将石宏的真火罩捏的粉碎,彻底将石宏困在了大网内。

    与此同时。力量从碧血獠的四双光幻翅膀开始凝聚,一线流光到了碧血獠的胳膊上。那只鹰爪登时迸(射shè)出最强烈的光芒,好似透明一般的鹰爪抓向石宏,即便是石宏拥有太阿锻体的法门吗,只怕也经不起这一下。

    银月光环在鹰爪上一(套tào),内外两道光环逆向转动,顿时万钧重压将碧血獠的利爪压的往下一落。

    碧血獠一声怒吼,无数道波浪光影炸开。利爪奋力一挥,一声惊天神雷炸响,震得周围地动山摇。将石宏的银月光环生生挤碎。

    但是这么短短一瞬间的功夫已经足够了。石宏祭出杯影龙弓在(身shēn)前一挡。碧血獠一爪狠狠落在杯影龙弓上,原本强光刺目的利爪,顿时光芒消散,一瞬间全被吸进了那张黑红色的弯弓之内。

    而碧血獠则一声尖叫,利爪猛地漆了回去,好像被边炉烫到的猫一样。

    碧血獠的(身shēn)体强横,不修法宝、不修法术,只是不断地锤炼自(身shēn),这一点到和石宏的太阿锻体法诀有些类似。因此魏网锋很清楚碧血獠的(身shēn)躯有多么强悍,没想到竟然蓄足了全部力量的一爪子抓下去,竟然只被一张弓一当,就见了鬼一样猛退回去。魏网锋简直难以置信。

    然而更让他难以置信的还在后面,石宏的手指搭在了弓弦上猛地吸了一口气,老壶天地之中,从异空间抽摄而来的灵能,源源不断的书如石宏体内,石宏以龙龟甲导引灵能,护住自(身shēn),奋力拉开了弓弦!

    石宏上一次强开杯影龙弓。已经落下了暗伤,这中间基本上也没有给他时间将伤势复原,因此这一回必须依仗龙龟甲,否则只要一开弓,他的(身shēn)体必定被杯影龙弓的力量撕裂!

    “哟    。    从龙口之中吐出来一道黑光,落在石宏两指之间,延展成了一只黑色箭矢。石宏根本不用瞄准,他的神识早已经锁定了碧血獠。引弓一(射shè),龙牙矢在空中(射shè)穿一圈黑红色的光芒,根本没人看清,那只龙牙矢是如何命中碧血獠的,众人之间碧血獠忽然(身shēn)子一弓,缩成了虾米。紧接着一声惨叫,四肢奋张,背后的四对光翼啪的一声炸成了漫天光羽,紧接着他的(胸xiōng)口一道光芒冲天而起,他的(身shēn)躯也随着这道光芒化作粒粒微尘,一起散逸在天空之中。

    大粱魏家的人简直难以置信。他们的最强奴族战士,绰号碧血獠的杀手。就这样数个回合之间。就被一个连元神还没有修成低微战士给杀了。而且尸骨无存?!

    刚才还自信满满,开口调戏凰御羽的魏网锋目瞪口呆,不过好歹他也是执掌一个,家族的强者,这个大**份的表(情qíng),只在他的脸上停留了不到一刹那的时间,就立刻被他强自压下去。

    魏刚锋显得有些狼狈的朝凰家人一拱手:“不必多说,那颗星球是边将星凰家的了说完,魏网锋把手一招,自己带来的众人被他收进了法宝之中,魏网锋单手托起那件法宝冲天而起,直入星空。

    大梁魏家的人在那只玲珑玉铃的法宝之中,被一道青光护着飞纵于星空之中。从刚才的震惊之中回过(身shēn)来,就看见家主魏网锋在外面嘴唇不住动着。虽然听不到,但是看那唇形,分明就是在一遍又一遍地嘀咕着:“这怎么可能?那小子是个好苗子。可绝对不可能打败碧血獠啊。没理由啊

    不光大粱魏家的人觉得不可思议,连凰御羽的五叔等人也是大为意外。五叔算盘打得很好。战士是凰御羽临时带来的。她执意要换人 责任已经分出去一多半。再加上大粱魏家出动的,乃是大大有名的碧血獠,这一场虽然是输了,结果不可能更改。但是自己可是一点责任也没有了。

    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小子竟然赢了。原本五叔以为他连碧血獠一招都接不下来呢,这个惊喜从天而降,沉重的砸在了五叔脑门上,让他晕乎乎的一时间都有些回不过神来。

    凰御羽一脸冰霜,不过眼神却不那么生硬了。在场最开心的人估计就是她了  她之所以高兴,很大一部分是因为石宏赢了,等于狠狠的扇了魏网锋那个,老色鬼一耳光。

重要声明:小说《叩仙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