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六章 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下)第三更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三 书名:叩仙门
    听到这个名字,河湘道人一惊,立刻向石宏大喊:“石宏,这天妖奋彝(肉ròu)(身shēn)无敌,号称妖族最强悍的**,千万不要跟他拼功力,快用法宝”

    “哈哈哈!”苍无病一声大笑,将元休(殿diàn)催的虎虎生风,应是拖住了石宏的银月光环。不但如此。他甚至还放出了几件法宝,将银月光环团团围住,像一群苍蝇一样。

    看到这(情qíng)形,河湘道人也顾不的那么多了,恨恨一跺脚,嘱咐歌泪仙子:“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得出去帮他,这里就交给你了”

    河湘道人双足一顿,冲天飞起。拘摄神塔光芒流转,石宏却大喝一声:“多谢前辈好意!前辈还是护住门下弟子吧,我自有办法。”

    河湘道人一阵犹豫,只见下面的那些修士,没了拘摄神塔护持,顿时被那些追随天妖杀将而来的妖圣杀伤不少。河湘道人狠狠一跺脚,拘摄神塔重新落下,一道道光带将那些妖圣((逼bī)bī)退。

    石宏对面滚滚妖烟散去,露初一颗狰狞可怕的头颅来。这天哟啊奋彝,浑(身shēn)漆黑,肌肤铮亮好似钢铁一般。整个脑袋上光滑一片,好像蒙上了一层钢铁面具,只留下一双血红的眼睛。整个(身shēn)子都被一层坚硬的骨甲包裹,这种骨甲比一般的鳞片更加坚硬,防御力更强。

    石宏死死地盯着重来的天妖奋彝(身shēn)上慢慢冒出一层层的火光,一连就到火光之中,众人之间一道全须全鳞的火焰灵龙从石宏头上一闪而逝。石宏怒吼一声,炸开漫天火云,竟然也像天妖奋彝一样,一头撞了过去。

    “阿宏!”歌泪仙子和河湘道人大吃一惊,救援已经来不及了。

    苍无病免得得意笑容,心中暗道这小子也被((逼bī)bī)急了,跟天妖奋彝硬碰硬,不是找死吗?就算是一座大小装上去,也要粉碎,更何况是**?

    就连藏在暗处的米狮驻父女,也目瞪口呆,石宏这个举动,实在是太出乎大家的意料了。

    石宏一声不响的离开,米狮骇当然不肯让到口的女婿就这么跑了,当即要带米七七追来。只是米七七老大不(情qíng)愿。跟父亲闹了好一会儿别扭,才在父亲半哄半劝之下。扭扭捏捏的来了。

    父女俩这一耽搁,赶到的时候就晚了,恰好看到石宏一头撞向天妖奋彝这一幕。

    “呜呵呵哈  ”天妖奋彝隐藏在骨甲之下的巨口出一阵沉闷的豪笑,把头一低,度不减狠狠的跟石宏撞在了一起。

    “咚!”

    众左只觉得周围天地都为之一晃。连空间都震动起来,那些修为稍低的修士和妖怪,脑中嗡的一声大响,摇摇晃晃的倒了下去。

    一人一妖相撞的那一瞬间,好似时间都被变慢了,相撞的每一个细节。都在众人眼中无比清晰。

    从块头上,石宏要比天妖奋彝小的多他的脑袋撞在了奋彝的骨甲上。双方对峙了数个呼吸的时间,互不相让。然后,只见那坚硬无比。号称妖族第一的骨架,竟然从石宏脑袋相抵的位置软绵绵的塌陷了下去,石宏一头撞了进去,天妖奋彝出一声惊天的凄厉惨叫声,石宏在那一瞬间消失在他的(身shēn)体内。

    随即,天妖奋彝的骨甲下面,从脖颈部开始,沿着脊椎一路向下,啪啪啪的炸开了一片血红色的妖血从股价下迸(射shè)出来。溅的到处都是。

    石宏九种真火护(身shēn),一路熔炼下去。轻而易举的将天妖奋彝的(身shēn)体钻穿。天妖奋彝如果真的和石宏一刀一枪的比都起来,石宏就算能赢,也要累个半死,说不定还会付出重伤的代价。

    但是这一撞,却恰恰是石宏对于妖族最喜欢的战术。

    九种真火凑起,尽管只有六道真火龙脉,但是真火已达数之极也,那种神秘的加持效果达到了顶点,再加上炎火龙灵,熔炼一头天妖不成问题。石宏的太阿锻体大成之后。更是不惧任何碰撞。

    以九种真火开路,钻进了奋彝的体内之后,找到奋彝的紫脉线,轻而易举的炼化了。    一代天妖,号称(身shēn)体强悍第一的奋彝,却偏偏死在了对自己的(身shēn)体太过信任上。这也不能怪他,他又怎么知道,这个世界上会有一部功诀。名叫《太阿锻体》。天生就是他的克星呢?

    庞大天妖尸体轰然砸落蚀金河,溅起了诣天巨浪。一侧的苍无病目瞪口呆,怎么也不相信眼前生的一切。

    三十六仙山踏入九州时间不短了。自然明白天妖奋彝的强悍,苍无病自己也曾用元休(殿diàn)汇聚了全派上下的力量,轰击天妖奋着,却被他用(肉ròu)(身shēn)硬生生的扛下来了。这样一个怪物,竟然跟石宏撞了一下,(身shēn)体强悍第一的神话,就跟他的(身shēn)体一样噗的一声被戳破了。

    就在这时,另外三座仙山的山主突然有所觉察,一起大喝一声:“不好!”

    刚才的战斗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更将周围的天地灵气搅得更加动((荡dàng)dàng)。所以一直到现在他们才现。竟然又有四道天妖的气息正在飞快靠近。果然没过多久,四道百丈妖烟赫然出现在蚀金河周围的四个方向上!

    而在这四头天妖前面的,则是四大天门的弟子。

    这些弟子将天妖引来之后,一言不一头冲进了蚀金河道场,托庇于拘摄神塔之下。

    石宏面带微笑看了苍无病一眼。轻声道:“谁输了?”

    他说完,把手一挥从容收回了银月光环。老壶天地一开。将九州修士尽数容纳进去。随即对着苍无病一笑,伸手凌空一扯。

    苍无病大叫一声:“他也有能顿破虚空的法宝

    然再周围的空间没有一丝异样,石宏却凭空消失了!

    螺祖绢,栽赃嫁祸、偷袭群殴之必备法宝也。石宏裹了螺祖绢潜进了蚀金河中,远远游遁出去。之前的两头天妖,再加上后来被九州修士引来的四头天妖,一下子把目标全都对准了海外修士!

    苍无病怔了半晌,突然一声怒吼气的一口喷出漫天鲜血:石宏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要什么蚀金河道场,跟他打赌完全是为了拖住他。否则四大山主在场,摆脱两头天妖的纠缠轻而易举。

    看似石宏傻乎乎的把好处都让给他,实际上是留着后面的杀手。

    他用的是祸水东引之计,石宏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shēn)。提前跟河湘道人传音,河湘道人紧急联络了周围的同道,果然有四大天门的门人正在附近,拼死将四头天妖引了过来。

    现在,这六大天妖面对四大山主。苍无病麻烦大了。

    今儿个是儿子百天,突然感慨。联想到俺百年之后。扯远了。最后跟大家求个月票,手里没票的兄弟姐妹无视即可,有票的觉得本书值得给的就投了吧,谢谢!

重要声明:小说《叩仙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