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二章 七海妖(求月票)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三 书名:叩仙门
    大千牢神咒如同鲜血一般在米狮鸵(身shēn)上流淌着,红光跟银光紧紧纠缠在一起,石宏能够清楚的感觉到眉心光茧的吃力    自从这一枚吕字形的光茧寄生在自己的眉心(穴xué)窍。对于任何符咒,哪怕是施术者的等级远比自己高,也都是毫不费力的一口吞下。但是现在眉心光茧竟然有了吃办的感觉显然如果不能吞噬了这道大千牢神咒,那么必定被对方反噬!

    此时石宏心中笃定,苦仪尊者的大千牢神咒来历必定不凡。石宏能够得到那些碎玉,乃是他的机缘,天下修士千千万万,除了他之外别人未必没有大机缘。说不定这苦仪尊者早年有何际遇,才成就了这海外第一符咒神术。

    只是对于眉心光茧,石宏实在不知道应该如何助它一臂之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任凭银光和红光互相争斗撕扯,如同两头上古凶兽一般的厮打。

    渐渐地,石宏的银光终于占了上风,毕竟大千牢神咒脱离了苦仪尊者的本体,仅仅是一道神咒,而银色光茧却是全力以赴。

    只不过,这种优势还不能马上转为胜势。苦仪尊者得道数千年。一心苦修自己的三大神咒,这一道大千牢神咒到让不是那么容易就被击败的。

    红光虽然处于下风,却依旧凶残。不时的掀起一**狂躁的反击,石宏依旧是看的胆战心惊,生怕眉心光茧一个闪失,前功尽弃。

    便在这时,一个声音透进了石宏的脑海:“可要我助你一臂之力?”是伏羲刮琴。

    石宏意外:“前辈有办法?。伏羲剑琴有些英雄气短的意味:“我现在的状态,只凭我自己很难办到,不过好在你自己的符咒之术十分惊人。我只要锦上添花即可。”

    石宏正担心眉心光茧,立时便恳求道:“如此拜托前辈!”

    石宏话音一落,只见一道淡淡的音波从一侧(射shè)来,好像剃刀一样舌过那大千牢神咒,顿时一层红光被击碎,眉心光茧抓住机会,霎时间从自(身shēn)分化出无数道细的几乎看不见的银丝,透进了大千牢神咒之中。

    这些银丝一扎进去,大千牢神咒猛然绷紧,再也无法在米狮职(身shēn)上流淌,那些鲜血一样的红光,也渐渐凝固,就如同真的血液一样渐渐硬化、变黑。

    银光源源不断的从石宏的眉心之中透出来,将大千牢神咒彻底的包裹起来,随即一点一点的回收,石宏(肉ròu)眼能够看得见,大千牢神咒就好像一个银皮红馅的饺子一样被硬生生的从米狮鸵的(身shēn)上拽出来。随即银光一收,回到了石宏的眉心。

    石宏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就在这时,变故突起!

    眉心光茧刚刚将那团红光吞下。猛然只见大千牢神咒一声尖锐鸣叫。突然从眉心光茧之中挣脱了出来,就好像诈尸一般吓人。

    石宏大吃一惊,正不知该怎么办的时候,眉心光茧的银光层层叠叠。将大千牢神咒牢牢地束缚住。渐渐拉回了光茧之中。大千牢神咒也确实惊人,只是回光返照一下。竟然真的差点被它挣脱了出去。

    石宏把手一挥,现象还为苏醒的米狮驻送出了老壶天地,这才盘膝坐下,细细体味眉心光虽的收获。

    原本一片灿烂银色的眉心(穴xué)窍之中,因为吞噬了大千牢神咒,已经化作一片银红色。至于眉心光茧究竟有什么样的收获,现在还不好说。眉心光茧之中三百(阴yīn)符宝字、五千道德灵文正在飞快的流转着,每一个文字的银光表面都蒙上了一层血色。文字之中正涌出一团团的银色雾气,将这红光慢慢洗刷、同化。

    这个过程十分缓慢,石宏却没时间等下去了。

    他从老壶天地之中出来,米狮驼已经恢复了。这位海外三十六仙山之一迎真仙山山主,顶尖的元神强者。已经大刀金马的坐在一边的石头上,用一种复杂的目光打量着石宏。他的女儿米七七乖巧的站在他(身shēn)后。倒是歌泪仙子,嘴角挂着一丝玩味的笑容,隔着他们八丈远站着。似乎在宣城自己跟石宏没关系。

    石宏有些奇怪的看看歌泪仙子,不太明白眼前的状况。

    “小子”。米狮骇一开口,竟然是毫不客气,石宏心中有些不喜,自己救了你们父女一命,对待救命恩人。即便您是元神高人,也不应该是这个态度吧?

    却不料米狮骇下一句话让他差点扑倒。

    “你还不错,把七七托付给你。我也放心了。迎真仙山的仇我也不想报了,三十六仙山入九州,我本来就不同意,正好就此抽(身shēn)事外

    米狮驼声音洪亮,语飞快一  在任何一位岳父的眼中,把女儿给女婿,对女婿而言,都是天大的便宜给了你小子占,更何况米狮驼这样的元神高人,米七七又是国色天香,资质不凡?    石宏赶紧摆手,又是作揖又是告饶。这一双手都有些比刮不过来了。这才把自顾自说着的米狮驼拦住。

    “前辈、前辈,我想,这是一个误会”。

    米狮驼把眼睛一瞪:“你什么意思?。

    江七七,双妙目扫来。雪白的素手下意识的轻抚双唇。必下他尬不已。自己亲也给人家亲了,除了娶了她。似乎自己也没什么好出路了,”

    石宏猛然打住自己这个念头。什么跟什么啊,自己可是男人。只是眼前的局面,实在让人有些哭笑不得。

    他再看看米狮鸵父女两人,忽然明白,那种在这个时候最容易冒出来的“算了,不能拂了人家面子。以后找机会说明白”的念头,就算是把智商降低到跟某种九州民众为了它们白白嫩嫩的(身shēn)子而笑里藏刀饲养的家畜相平齐的高度,也是错误的。现在不说明白,以后就根本不会有机会、更说不明白了。

    偏生歌泪仙子还要凑个(热rè)闹,悄悄传音给他:“石兄,米姑娘国色天香,丽质天成,更是元神高手的女儿,二八年华,便已经迈入钻杳冥的境界,前途不可限量,这样一段天造地设的因缘,别人便是打了灯笼也找不到啊,石兄何不将错就错了?”

    石宏大恼,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忽然传音道:“仙子芳龄几何?按说你成名极早,只怕比我大上十好几轮了,你这么一口一个石兄的叫着,小子好生折寿啊。哎呀呀。要是咱们那个约定真的意外生效,咱们两个结成道侣小子岂不是更加吃亏?”

    石宏反击格外犀利,顿时把歌泪仙子气的脸色铁青。石宏则暗中窃笑不已。

    米狮耻却已经等的不耐烦了,猛地一拍喝问道:小子,你到底什么意思?”面对米狮骇典型的岳丈作风,石宏无奈苦笑道:“前辈误会了,我来迎真仙山,只为了那座您承诺的无主仙山,不敢有别的心思”

    米狮鸵人老成精,石宏嘴上说“不敢”有别的心思,那是客气,心中只怕是不屑有别的心思才对。米狮耻当即大怒:小子,你行么意默  我米狮驼招婿,你来应招,被选中了,却敢不娶我女儿?”

    “这个,”

    石宏正有些理屈词穷,忽然歌泪仙子站了出来,寒着脸说道:“前辈。您招婿的时候可是说了有一座无主仙山作嫁妆,现在只有您的女几,嫁妆呢?”

    “这个”这回轮到米狮鸵理屈词穷了。那无主仙山先天(禁jìn)制开启的钥匙还在迎真仙山之下,他现在却是拿不出来的。

    而且这里面的秘密只有米狮鸵知道,这些无主仙山的先天(禁jìn)制,打开是需要一种用特殊的媒介,海外这些高人开启先天(禁jìn)制,第一件事(情qíng)便是在这仙山周围的海中寻找这种相伴仙山而生的媒介物质。可能是一块神铁、也可能是一只贝壳,甚至可能是一把沙子。

    但是,这东西仅此一件。

    所以弃了那枚钥匙,米狮耻自己也进不去。

    “这便是了,货不对板,难道前辈还要强迫我们?”

    米七七气的鼻子都歪了,什么叫做货不对板?当自己是什么了?

    看到歌泪仙子伶牙俐齿,将米狮驻父女说得哑口无言,石宏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却忽然又有些明白,赶紧跟歌泪仙子传音:“你不是故意搅黄了这事,好让我孤老终生。最后不得不便宜了你吧?”

    歌泪仙子突然回头,对他璀璨如花的一笑:“知道就好,看你以后会还敢得罪本仙子!”

    米七七看着两人“眉目传(情qíng)”当即气得不轻:这女人好生无耻,拆散自己跟夫君。又当着自己的面跟夫君眉来眼去,世上怎还有这般不知廉耻的女子?

    她忽上前一步,跟石宏一伸手:“既然如此,将七海妖还我吧。”

    石宏张口吐出那枚珠子,直到现在才有机会看上这珠子一眼,这一看。登时把石宏吓了一跳:这枚晶莹剔透的珠子之中,竟然(禁jìn)锢着七头凶兽的生魂!

    就好像琥珀之中的昆虫一样。七头生魂被生生定在了珠子之中。除了珊角金枕、无上鲸龙和裂天犀兄之外。上古十大凶兽的其他七头的生魂。都在其中!

    难怪这枚珠子会被叫做“七海妖”石宏之前还怎么也想不明白。七头上古十大凶兽:九焰火螃、八翼天蝠、蟒甲变牛、七目黑麟、淹山巴蛇、云雷金狙、紫电霄鹏。

    这七头凶兽,哪一头的本体都不会比一座让 峰但是现在却像七只蚊虫一样,被囚(禁jìn)在这枚珠子之中。

    米狮驻明显看到了石宏将七海妖拿出来的那一瞬间严重的贪婪之光。眯着眼睛谆谆善(诱yòu):“你可知道这七海妖的作用?这是一件信物,只要持着这枚七海妖,寻到大海之中那一座九(日rì)仙墓,就能够打开仙墓。到时候,不但能够拥有七头上古蛮横海妖之力,而且据说能够得到传说之中的九(日rì)太上舟,不需渡过天劫。便能够直接借助此舟,飞升仙界!”

    石宏大吃一惊,难以置信的看着手中的珠子。这东西竟然还有这般多的好处。

    米七七却偏在这个时们,把一双晶莹玉致的小手伸到石宏面前:“还来。”

    石宏很想厚起脸皮来私吞了此物。但是终究面皮功夫远没有达到八荒神镇城的地步,心

    却没想到米狮骇突然拦住了米七七:“七七,等一下。”他把下巴一抬,一双铜铃大的虎目正好迎上石宏的目光:“你若是想要,我也不是一定要收回来。这东西应该抵得上那之座无名仙山,就充作我女儿的嫁妆,可好?”

    石宏颇有些意外,怎么着米狮驼一定要自己娶他女儿呢?刚才颐指气使的岳丈作风也不见了,到好像是赔了好大的嫁妆,也一定要把女儿嫁给自己一般。

    米狮鸵心中也是有苦自知。石宏的修为他是看到了,如今他四面楚歌,几乎跟整个三十六仙山为敌。就算是自己不想报仇,苏桥那些人只怕也不会放过自己。女儿托付给一般人,还真是不放心。刚才那副做派,不过是色厉内换而已,想给女儿将来争取一份强势。

    却没料到,米七七的国色天香,在石宏面前没有一丝吸引力,人家一门心思冲着那座无主仙山而来。米狮驼没办法了。只好出此下策。

    石宏大感为难,七海妖他十分想要,那样的话凑齐十大上古凶兽,十分了得。可是米狮驻的条件”,石宏把眼睛扫了扫一边的米七七。这女孩面色粉质,天生一股柔水一般的气质,一双眼睛活泼的会说话一般。

    嗯,似乎也不是不能接受啊。

    石宏心思转了几转,可惜他终究不是混蛋,做不出为了一件法宝就娶一个女人的举动,不是怕委屈了自己,而是怕不能对人家负责。

    他长叹一声。终究还是将七海妖放在了米七七那柔弱无骨的掌心

    中。

    米狮鸵眼中精光一闪,却不是一股杀意,而是更加认定了石宏。这年轻人,有((操cāo)cāo)守!如今的修真界,为了一件法宝、一份天材地宝,杀人越货连眼睛都不眨一下,道心坚定,更不会有一丝愧疚。像石宏这样,能够抵住(诱yòu)惑,坚持自己原则的人是越来越少。米狮骇修炼数千年,一件小事便能看出一个人的脾(性xìng)来,石宏完全是无意之举 却更能体现他的本心。

    米狮鸵知道((逼bī)bī)得急了也不行。心中便开始盘算起来:这年轻人似乎对仙山十分需要,既然如此

    石宏还了七海妖,脸上还挂着二两重的(肉ròu)痛,看的歌泪仙子只想笑。石宏已经朝米狮驻告辞:“前辈。我等就此别过吧”

    “且慢。”米狮驻已经打定了主意。唤住石宏道:“你救了我们父女二人,这等大恩不能不报。

    石宏呵呵一笑,到也毫不客气的把手一伸:“既然如此,前辈可有玉精珠魄之类的东西,给上我七八千颗就行了    米狮鸵原本想装一下前辈高人。却不料石宏真的伸手就要东西,还一张口就是七八千颗玉精珠魄,米狮职就算迎真仙山在手,也凑不齐这么多玉精珠魄啊。顿时这脸上的颜色就颇为好看了。

    石宏又是哈哈一笑,把手在一块碎石上一拍,将那碎石化作一道烈焰火船,便要离去:“前辈好意心领了,我救你们,已经得了好处,前辈无需挂怀,”

    石宏道不是安慰他们,眉心光茧已经将大千牢神咒吞噬了大半,从其中得到的好处,石宏已经略知一二,就足以让他欣喜若狂。

    米狮鸵却大声喊住他:“小子莫急,老头子还知道一处无主仙山。若是你有意,老头子可以帮你将其掌握。”

    石宏赶紧停了下来:“前辈不是跟我玩耍?”

    米狮鸵终于得到机会,一捋颌下长须,做足了前辈的派头,傲然道:“自然不是。”

    石宏和歌泪仙子大喜,他俩见识过了迎真仙山,自然看得出来,一座仙山广大,实际上足够两三个大门派安扎道场。周围又有小道元,数。再向外辐(射shè)控制一些寻常岛屿。养活几百万人不成问题。

    对于两人来说,一座仙山已经足够解决眼前的问题。

    石宏大喜:“多谢前辈”。

    米七七却忍不住眉头一皱:“爹,你不是打算收了神铸仙止:吧?。米狮驻认真的点了点头:“正是。”米七七脸色大变:“爹,三十六仙山联手,七十五年都没能够将神铸仙山收服,您千万别冒险帆  ”。

    米狮鸵却是脸色一整道:“那不更是说明这座仙山不凡?如此谢礼。方能体现我父女的诚意啊

    “可是”米七七还是担心。米狮鸵却老神在在,再次找到了前辈的感觉,轻抬右手,一拦女儿:“为父自有妙计!”

    石宏和歌泪仙子你眼看我眼,歌泪仙子给他传音:“我怎么觉得这老家伙有点玄?”

    隆重推荐《寂灭天骄》作者高楼大厦菊菊新书《叱咤风云》,书号 猛昭,一个绝对新奇的创意。保证大家之前从来没有见过。此书上传不久,正是大家包养高楼菊的大好机会。哈哈哈,大家可以去肆虐高楼大厦菊菊的书评区,就说这外号是我起的,嘿!,如(欲yù)知后事如何,请登6 ,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叩仙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