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九章 金风元神(六千字大章求月票!)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三 书名:叩仙门
    烈焰纸船上。孟破非伸手一指前方海域,只见那片海域之上一片空明。倒是和周围遁光无数的海域显的与众不同。

    石宏只看得一眼,就猜到这片海域上空,不知隐藏了多少元神高人。先天、后天法宝,因此也不敢把自己的神魂拿去查探,想了想。便将烈焰纸船停了下来,对孟破非道:“我等修为,还不足以进去凑数,就守在外围吧。”

    他虽然这么说,实际上停下来的位置十分微妙,距离那些元神高人的界限,只有一线之隔,可以说是最靠近这些元神高人的地方。

    真个有什么重宝出世,也能第一时间杀进去。天宇之下,看似数百里的距离。对他们这些修道之人来说。也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根本不耽误什么事。

    又不用冲进去和那些元神之辈拥挤,何乐而不为?

    比。, 万比北

    虽然这一片天宇看上去清明。但是石宏也能猜得出来,这里面元神高人们只怕都想抢占一块地盘,只是他们的手段,外面这些普通修士看不明白而已。

    孟破非原本也是打算捡漏来的。自从见到河湘道人,又被真魔宗众人压制之后,他对自己的实力认识的更加清楚,虽然不至于灰心丧气。但是也不会再抱太大希望。

    石宏把烈焰纸船一收,三人各自凭着神通,站在云端之上。

    石宏网一露面,前面那片清明的天宇之中,突然幻化出一点金光。那光芒迎风便涨,眨眼之间成就了一尊金色人形,只见金光一闪,那人影已经到了石宏面前,化作一个吊梢眉、朝天鼻的傲气道人。

    “来者可是石宏?”

    石宏坦然:“是我。”

    “哼!”那道人一抖手,石宏面前的虚空徒然裂开一道缝隙。从里面掉出一副黑铁的枷锁来,正落在石宏脚边。

    枷锁上一道道符文,好像料斟一样趴着。

    “老道青城厉幽皇,你自己带上这幅枷锁,跟我回青城杀风囚洞,自闭三百年,然后在青城门下世代为奴。我便饶你一条命!”

    石宏心头火起:这老道好生无礼,自己跟他素未谋面,一上来便是这副兴师问罪的样子。竟然还趾高气昂的让自己世代为奴,而且看老道的样子,似乎还是对自己天大的恩赐一般!

    石宏暂压心头怒火,沉声问道:“不知道石某犯了什么错,要被道长这般处置?”

    厉幽皇冷笑一声:“本座数百年的苦心,被你一手毁去,这般对你。一时法外开恩,看你还有几分用处,否则,早就一道金风,让你神魂俱灭!”

    石宏隐约猜到了几分,冷笑一声问道:“可是为了那祸害苍生的屠教?想不到啊,挑动世俗战争,收摄魂修炼,罪大恶极的屠教。竟然是青城的凡间道场

    “住口!”厉幽皇怒斥一声,一道金色声波瞬间扫过石宏三人,石宏脸色一变,子晃了一晃,至于孟破非和商瓷则更加不济,一阵头晕目眩,当场掉了下去。

    石宏把手一挥,河书阵法化作一道绵长银河,将两人卷了回来。

    “黄口小儿,也敢妄论天下大道?岂不知术法本无正邪,丧之术。用的好了,也是顺应天道,造福苍生之术。”厉幽皇怒声道。

    石宏嘿嘿一阵冷笑:“说得好,术法本无正邪之分,偏偏道长手下的屠教之人佞,这些年挑动大元天子。不知造下了多少杀孽,只怕这些罪过。也要算上道长一份。道长就真的不怕,将来天劫来临,会多一道公道神雷吗!”

    厉幽皇气的浑发抖,厉喝一声:“你懂什么!我已给过你机会,你自己不知珍惜。可莫怪老道。诸位同道今给我做个见证,老道收了这无知狂徒,事出有因,并非老道以大欺小!”

    他朝那片清明天宇一拱手。顿时有几道光芒显出行藏来。

    “道长放心,我等都看到了,”

    孟破非大急,厉幽皇乃是青城名宿。证就元神已经近千年,乃是炼神中层的元神高手,石宏如何能是对手。他连忙一拜,高声道:“还请飘萍前辈主持公道。前辈不是特意赶来调停众人之间的恩怨的吗?”

    他这一喊,飘萍真人也不好在里面藏着了,显出形来,却是一个,头大如斗,细脖瘦的滑稽道人。

    “这个”飘蒋真人指了指自己的那几根胡子:“话虽这么说,但是这些私人恩怨,我也实在不好插手啊。”

    孟破非将希望全都寄托在飘蒋真人上。听他这么一说,登时急了。正耍再分辨,石宏却拦住了他:“不用说了”

    孟破非大急:“国师您还看不出来吗,这些人欺软怕硬,不愿意得罪厉幽皇和青城派,还什么元神高人。这些人,跟刚才被您赶走的那些小人一个嘴脸!”

    “大胆!”厉幽皇一声怒吼。随手一掌挥出,一道金风扑面而来,霎时间无数金光笼罩孟破非,死死金光顺着他的七窍和周毛孔钻了进去。孟破非被这一道金光,封成了一尊金人,还保持着刚才愤怒的神态。

    石宏脸色一变,上前一步:“放开他!”

    厉幽皇傲然看着石宏,幽幽的:“现在的后辈,当真不是天高地厚。我们这些老家伙再不出手管教他们一下,只怕他们都要蹦上天击了。

    石宏冷笑一声:“好一个清高的借口,这边是青城派的做派?把一己私的理由,也说得如此冠冕堂皇?”

    “大胆!”厉幽皇一声怒斥。

    石宏不屑冷笑,声音比他还高:“你才大胆!既想杀我,放马过来便是,少在本座面前装出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惺惺作态,一张没皮老脸。活了这许多年,也不知道羞耻!”

    厉幽皇气的浑发抖,指着石宏一连说了三个。“好”字,猛然一道金风自他脚下卷起。老道形在金风之中隐去不见,化作一道直达天际的金色风暴,呼啸一声充斥在整个海天之间!

    石宏把河书阵法一放,银色河水和金风狠烈的拼撞一记,一声巨响。石宏的银色河水满天飞洒,他一连退出数里远,厉幽皇却紧跟着追了上来。金风漫天,厉幽皇的影在金风之中显露出来,凝聚除了一张足有五丈长的狰狞金色人脸,口中发出一阵冷笑:“不堪一击!”

    一道金风过裹上了石宏的体,眼看着”业帖要像萧破非样化作一尊会像,陆然道凶煞点与叮沁石宏开了那金风,双拳一挥,双锤撞山。狠狠的捣在了那张巨大的金色人脸上。

    “咚!”

    左手无上鲸龙,右手裂天犀兄。两头上古凶兽的凶煞之力,虽然因为并不是两头凶兽完全的实力,也打的厉幽皇一个措手不及,金色的人脸啪的一声碎成了无数小块,汇聚到了漫天金风之中。

    “哼!”

    金色的人面在数里之外重新幻化出来:“真以为我会那么轻敌?你能凭借一己之力覆灭屠教,我怎会不防着你一点。”

    金风化作一道龙卷,将石宏整个笼罩其中,一道道金色的光芒凝聚成的沙流,在龙卷之中哗哗作响,好像磨盘一样,一点点的将石宏的凶煞之力磨去。

    裂天犀兄暴跳如雷:“若是本座实力尽复,岂容这等跳梁小丑放肆!”

    石宏双臂一振,凶煞之力冲天而起,龙龟甲披,七十二相都天神魔大阵护持。河书阵法的银色水滴也慢慢重新会聚在一起。

    蚌五在河水之中现出形,一声大喝:“弟兄们,全力开动!”

    河书阵法之中,十万海妖一起发力,银河登时化作一条银色长龙,周三千六百可星光要,十万鳞甲,一跃上了高空,当头朝那张金色人面咬了过去。

    “不自量力!”厉幽皇冷笑一声。人脸化作一片金风,顿时将那条银龙卷了进去。蚌五带着十万海妖苦苦支撑。每一名海妖都知道这是生死存亡的时刻,将全的真元都注入了阵法之中,蚌五驾驭着这股无匹的力量,对抗外面那金风化沙的炼化。

    蚌五一声厉喝:“十二头小鬼,还不出手,更待何时!”

    他还没喊完,十二道鬼气冲天而起。一直隐忍不发的十二鬼王终于瞅准了机会,突然出手。四象阵法发动。鬼皇魄珠之中涌出一股澎湃的力量。十二股力量合成一处,生生将那金风龙卷撕裂,蚌五赶紧驾驻着银龙逃了出来。

    “哼,天罗地网,我看你往哪要逃?”

    漫天金风席卷而来,整个海天之见都被笼罩,蚌五和十二鬼王一头撞进了一团金风之中,却被结结实实的困住了。

    那边,石宏凭借着两头上古凶兽的凶煞之力,以及七十二相都天神魔大阵和龙龟甲的威力,堪堪挡住了另外一道龙卷风沙。双方也只是一个相持不下的局面。

    厉幽皇大喝一声:“带我炼化你的妖兵,再来处置你!”

    一道金风卷向了蚌五他们。石宏冷哼一声,将九枚玉精珠魄拍入龙龟甲之中,灵力徒然大增,奋力一挣。竟然脱出了金风的控制。

    “咦,果然有些本有 ”厉幽皇冷笑一声。困住蚌五他们的那道金风猛地一震,蚌五和十二鬼王一声惨叫。被震出数百里远,不见了踪影。

    厉幽皇将那道金风收回来。整个金风元神凝练成了一团,化作了一丝只有拇指粗细的金色风沙,呼啸着围绕石宏盘旋不停!

    石宏紧守门户,双拳之上,凶煞之力凝成了一只巨大的黑气蛇首,森森的随着那金色风沙的盘旋而转动着。

    厉幽皇在外围伺机下手。那方清明天宇之中,已经有人等的不耐烦。出声催促道:“厉幽皇,一个晚辈而已,你就费了这么长时间还没能收拾下来?别再浪费时间了,你的龙噬天下呢?快些使出来,灭了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赶快回来。高唐仙墓随时可能出世,咱们人手本来就不充裕,你还在那里磨磨唧唧

    被人这么一催,厉幽皇脸上挂不住了,一声大吼,那一道拇指粗细的金色风沙,顿时化作一条六百丈长的金色巨龙。

    巨龙完全有金风凝成的金沙组成,围着石宏当头一绕,以龙婚之姿。将石宏困在了里面。

    “吼!”一声巨大龙吼,石宏周围的空间咔嚓一声碎裂了,一片片黑色的空间裂片在周围飞舞,空间乱流狂涌,石宏费尽了力气,才将形稳住。

    “吼!”第二声龙吼响起,一条金色的龙尾抽了过来,石宏把凶煞之气迎上去。只听见“啪”的一声。两道凶煞之气全被这一尾拍得粉碎!石宏摇摇晃晃的差点掉进了一道空间裂缝之中,吓得他连忙又取出九枚玉精珠魄拍进龙龟甲之中,灵力狂涌,这才稳住了形。

    厉幽皇朝刚才那个声音喊了一句:“这便解决了这小子,跟你们会合来了

    “吼!”第三声震天的龙吼。一只巨大的金色龙爪,从虚空之中抓来,这一下,石宏再也没有什么能够抵挡的了。厉幽皇认定,这一爪必定能灭杀石宏,解决了这个让自己大丢面子家伙,他已经准备转

    了。

    石宏高声道:“请前辈出手!”他没有送上玉精珠魄,东皇鲸钟知道不是喊自己,老神在在的飘在老壶天地之中。

    老壶元神突然出现,扯起了祭台阵网。一瞬间将整今天地改换。

    不光是厉幽皇,那片清明天宇也被笼罩其中。

    , 正

    那些元神高人们骇然,纷纷驾驭了各自的法宝,只见一道道遁光飞起。刚才还清明一片的天宇之中,瞬间乱成了一锅粥,这祭台阵网委实太过诡异,没人愿意被笼罩其中,即便是元神高人。

    他们能投逃的掉,可是厉幽皇却逃不掉。整个祭台阵网便是针对他的。

    厉幽皇怒喝一声,他的元神所化六百丈黄金巨龙猛然无限膨胀,祭台阵网也不停扩张,双方就在比水的速度更快!

    眼看着双方的速度差不多。这么下去就看谁的功力深厚。这方面。无疑厉幽皇更占优势。可是偏偏在这个时候,从老壶天地之中,嗖的一声出来一道四色火鞭。

    火克金,厉幽皇成就的乃是金风元神,一般火焰奈何不得,但是这火鞭乃是石宏凝结了三种真火以及自己的劫坏神火所化而成。纵这火鞭。乃是藏在老壶天地之中的水火元神。

    尽管水火元神的等级比厉幽皇低。但是大家都在元神以上,再加上属相克,四种火焰的强悍,利刀切豆腐一样的将厉幽皇的金色巨龙抽出了一道深深地伤痕!

    厉幽皇的速度一滞江偏偏这个时候,蚌五和十二鬼王一起赶了回来。一起嚎叫着,悍不畏死的一头撞在了黄金巨龙的背后。

    一声巨响,十二鬼王和蚌五所驾驭川,一阵法。乱飞出去数百里远。蚌五边的银色水珠四州,网海妖一起鲜血狂喷。

    十二鬼王的鬼皇魄珠直接被从体内震了出来,哇哇怪叫着浑失去了控制。

    但是就是这一撞,成了压垮骖驻的最后一根稻草,厉幽皇的黄金巨龙再也无力和祭台阵网比拼,瞬间便被阵网笼罩。

    那一道四色火鞭呢的一声又抽了出来。缠住了黄金巨龙,生生拽了

    去!

    “轰隆隆,”

    老壶天地之中电闪雷鸣,困住一道已经达到了“炼神”中层的元神并不简单,厉幽皇虽然被困住。却并不甘心。不停地挣扎,老壶天地之中金风四溢。

    石宏也不慌张,把水火元神当空一罩。刹那之间火焰滚滚,三种真火加上劫坏神火,慢慢开始炼化厉幽皇。

    这是真正的水磨工夫,但是如果水火元神能够炼化一道炼神中层的元神,对水火元神而言,稗益巨大。

    石宏索封闭了老壶天地,任由水火元神施为。

    石宏从老壶天地之中抽出来。却看到孟破非已经成了一尊金像,顿时心中难过,未有炼化了厉幽皇。才能找到解救他的办法。

    石宏无可奈何的先将孟破非收进了佛眼珠之中。

    周围那些元神高人却是渐渐现,看向石宏的眼光自然不同,如果之前只是将石宏看做是一只无足轻重的蝼蚁,现在则已经把他当成是能够平等对话的存在了。

    石宏甚至看到。河湘道人所驾驻的那拘摄神塔之上,那守塔童子,曾经满不在乎的随手五枚玉精珠魄赔给自己的那位,看到自己曾经那般轻慢的对待一位能够打败炼神中期高手的高人,直吓得脸色发白,不由自主的往后缩了缩,似是想要托庇于自己主人羽翼之下。

    一点青光飞来,不带一丝敌意,长相滑稽的飘萍真人到了石宏前。嘻嘻一笑:“想不到啊想不到。堂堂一位元神高人,竟然大隐隐于朝”。

    飘萍真人饶有兴趣的打量着石宏,转向周天那些元神高人问道:“这位小友的实力,可足够加入进来?”

    “自然!”众人齐声道。

    飘萍真人颌首,转来对石宏说道:“快些入位吧,你杀了厉幽皇,他的位置归你了。你能在这里占着一个位置,高唐仙墓的藏宝,便有你的一份!”

    比。, 万比北

    石宏抬头一看,不知何时,那清明的天宇,隐隐浮现出一道奇异的八卦阵法。每一个阵眼之上,都法驾一名元神高人,有个驾着灵兽,有的高居宝座,有的法器护持,形形色色,只是众人的实力无不在元神以上。

    石宏一眼扫去。这里的元神高人,不下三十人!

    石宏没有想到竟然聚集了这么多的元神高人,也忍不住愣了一下。他想了想,总觉得这件事不妥。回过来对一直等在一边的商瓷道:“听我一句劝,这件事元神以下毫无希望,您还是回去吧。”

    上次目睹了石宏两次出手,也明白石宏乃是好意,点了点头,与石宏一拱手,驾起遁光自己去了。

    石宏等他走远了,这才回过来。端坐在厉幽皇的位置上。

    这一场风波过去,元神高人们又各自沉寂下来。也无人说话,那片天宇又恢复了一片清明,静静等待那一玄的来临。

    石宏心中不忿这些人欺软怕硬。转念一想却也释然:元神之间的争斗凶险万分,这些人跟自己又没什么关系,怎么会为了一个无足轻重的人物,轻易和另一位元神高人交恶?而且他们之间还是合作关系。

    只是石宏没有想到,修真界竟然隐藏着这么多元神高人。

    这却是他自己没想明白了。一个穷小子。一辈子也未必能够认识一位亿万富翁,可是如果这个穷小子自己成了亿万富翁,他就会发现边的人都是亿万富翁。这就是份和眼界的关系。

    他既然能够杀败元神高人,就有了和元神高人平起平坐的资格,自然遇到的元神高人也就多了。

    石宏将蚌五和十二鬼王收了回来,把河书阵法在自己边一绕。银河滔酒,护住了自己。

    相比于其他元神高人那些法宝、坐骑、宝座,石宏的河书阵法显的分外寒碜,只是人家刚刚宰了一名炼神中期的元神高手,也无人敢来笑话他。

    石宏端坐阵中,心中却另外打着算盘。

    这下面便是那头纹兽所在,纹兽太过强大,石宏不是对手。但是纹兽牙齿上的灵纹,他又十分想得到。

    之前那半颗牙齿,他顺着那灵纹探究下去,隐约把握到了什么。就在要明悟的时候,灵纹突然没有了。

    这一眸子,石宏隐约猜到,那灵纹应该是和自己的河书阵法有关。说不定便能凭借这机缘,将河书阵法第九层祭炼完成。

    一旦第九层阵法炼成,石宏便能够打开大十字山脉的封印,任意猎取命髓。到那时。石宏便再也不用为区区玉精珠魄烦心了。

    自己打不过那头大家伙,不过这里这么多元神高人呢,这可都是帮手啊。

    他和这些人没什么交,使谋耍诡计也没什么心理负担,这心思便开始活泛起来,如果,”

    石宏四处一看,飘蒋真人端坐在这八卦阵法的中央,显然他便是那居中策应之中。

    他考虑一下,一道传音送过去。

    “真人,不知您可推断出来,这高唐仙墓,到底何时出世?是否有异兽守护?”

    那飘蒋真人动也不动,一道传音送回来:“正要跟小友解释呢,异宝出世,天机难测,到底什么时候出世老道也只能推算个大概。不过异兽守护那是肯定的。只是不知是何异兽。老道布下这阵法,便是为了对付那镇守仙兽,待会小友只要顺着阵法输入法力便可

    石宏点了点头,不由得把目光落向了海面,那深海之下巨兽潜伏。不知道这些元神高手是否已经感应到了。不过没关系,不管他们有没有感应到,自己想办法让那巨兽感应到上面这些“可口美食”就行,

    昨儿个没拉月票,结果只有三张。今天到现在才只有一张。太凄惨了啊,于是很不出意外的被人爆了。大家还请支援一把,咱们反爆回来,我们杀!

重要声明:小说《叩仙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