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七章 烈焰纸船(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三 书名:叩仙门
    这些人乌殃殃的一群,有的快有的慢。慢的还不喜别人带携。觉得你瞧不起我,飞遁得快就了不起吗?

    时间不长,已经起了三次争吵。好在大家都知道,这一次的幻神海之行,凭借众人单独的实力,根本连汤都别想捞一勺,这才互相隐忍,继续向前。

    只是这般一来速度实在快不到哪里去,也难怪孟破非想去求一件飞遁法宝。

    海面上空三千丈,一道道遁光刮破长空,好似一片美丽的流星雨。

    石宏和孟破非并肩而行,飞在众人的最前面。石宏略有些疑虑的询问孟破非:“你与那位前辈有旧?这么有把握求到一件飞遁法宝?”

    孟破非却是一笑:“非也。说起来这位前辈在修真界也是大大有名,人称高风隐士,取高风亮节之意,又借了他名字之中的一个字,衣无风。”

    石宏毕竟在魔玄门呆的时间不长,很多修真界的轶事都不知道,对于这位高风隐士也不曾听说。孟破非详细解释:“这位衣无风前辈乃是制器高手,为人慷慨,急公好义,一向喜欢提携后辈。

    若是有后辈修士求上门来,只要不是心术不正能够之徒,说出所求法器的用途,他都会慷慨相赠,只要相等的制器材料,别无所求。”

    “我虽然不曾见过这位前辈,但已经备下了足够的材料,想来他是不会拒绝我们的。”

    石宏也是大为钦佩,他进入修真界以来,见得多了那些满口大道,却自私自利,只为自考虑之辈,突然知道有这么以为慷慨的前辈,着实有些意外。

    众人飞了三,前方海面上渐渐出现一股浓烟。孟破非精神一振,对石宏道:“国师,前面便是衣无风前辈隐居的雷火岛,咱们赶快些!”

    石宏一点头,两人这一加快速度,整个队伍顿时被拉长,后面那些跟不上的自然掉队很远。

    石宏飞到了近处才看清。原来这雷火岛乃是一座颇大的火山岛屿,岛屿郑正中,乃是一座正在熊熊喷发的巨大火山,只见烈焰滚滚,火光四,那道滚滚浓烟,便是火山喷发的火山烟灰。

    石宏心中暗道:走了,隐居在此,恰可以借用这无穷无尽的地脉真尖制器,倒也是方便。

    却不想,两人网到了雷火岛近前,猛然一道凌厉光芒破空而来,不由分说,呢的一声斩向了孟破非。

    两人意外,孟破非却也不慌不忙,他虽比不上赤炎烽云直流,但是在青年一代之中,也是佼佼者,当下把手隔空一推,一层半球形光罩出现在两人前。那一道凌厉光芒叮的一声站在光罩上。光罩破裂,那光芒也被挡了回去。

    孟破非恼怒道:“在下孟破非,求具衣无风前辈,何人敢在衣前辈仙府前出手?”

    一声音瓮声瓮气道:“老朽衣无风,自今起,雷火岛关闭,胆敢擅闯者,杀无赦!”孟破非一愣,连忙说道:“前辈,晚辈实是有事相求,还请前辈

    “滚!”突然一声怒吼如炸雷,刚才那道了,凌厉的光芒突然有窜了出来,迅疾无比地刺向孟破非。

    孟破非有求于人,不敢还手,只能放出一面有一面半球形的光盾抵挡,登时被杀的节节败退。

    “前辈,倾听在下一扣…”

    那光芒却毫不放松,一招狠过一招的连连斩来,孟破非汗流浃背,苦苦支撑。

    石宏眉头一皱,将碧霄磷火龙脉一放,化作一道碧青色的火焰巨龙,口中衔着佛眼珠,当空一声咆哮,张口将那道光芒吞了进去。

    “何方小辈,敢坏我法器!”那声音大怒。

    孟破非也很着急:“国师,万万不可。我等有求于人,快些将前辈的法器还了。”石宏冷笑一声:“他不是衣无风!”

    “谁说老子不是!”那声音大怒,徒然之间却有另一个温文尔雅的声音在雷火岛上响起:“我说你不是。”

    “轰!”一声巨响,火山之中猛然喷出一道粗大的赤红色火焰,裹着炽的岩浆,天外流星一般的砸在了一处天宇之中。

    一个人影顿时幻化出来,被那火焰烧得之声鬼叫,落荒而逃。

    孟破非顿时汗颜:“还是国师高明,看穿了歹人。”

    火山之中,缓缓升起一团火云,火云到了天空之中,朝八方涌出一道火桥,中央升起一座金色火焰莲台,一名道人高居其上。

    只见他,着银色宝衣,扣宝珠,氤氲有神光;手持七宝如意,潇洒自如,风流倜傥。

    , 可

    “刚刚这一件法器正到了紧耍关头,腾不出手来,差点被人坏了我的名声。”衣无风一开口,十分随和,不见一点前辈的架子。

    石宏两人后,其他人也渐渐的追了上来。看着越聚越多的修士,衣无风却有些无奈:“最近前来求法器的人未免太多了些,就算老道占着这一道地脉真火,也炼不过来啊。”

    孟破非连忙要解释,衣无风却一摆手:“老规矩吧,各凭机缘,不是老道不近人,宝物都在下面,只看你们福缘是否足够,若是足够,自然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正说着,那火山之中轰隆一声巨响,喷出漫天绚烂火花,衣无风一声怪叫:“老道先走了,晚上一步,这件宝贝可就毁了,”

    他一头四:久山!中,萧破非自始系终,却办没能说卜向※

    石宏却会意笑道:“衣无风前辈只怕早已经知道了你的来意。只是正如他所说,最近大家都前往幻神海等待仙墓出世,来他这里求法器的人太多,给谁不给谁,他也不好做。他这般安排。也是无奈之举,咱们就去碰碰运气吧

    其实石宏大可独自上路一走了之,之所以在这里耽误时间,无非是因为他其实对这个所谓的幻神海仙墓,并不抱多大希望。之前孟破非所说的那些“异象”都是石宏自己搞出来的。

    重宝出世,天降异象乃是一个很重要的确定因素,没有这个,自然可信度大大降低。

    石宏赶过来,只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实则内心并不抱多大希望,也无所谓耽搁不耽搁。

    只是后面那些人之中,却有不少对这一行很心的,当下便有些不满。

    一名满脸黄色狼须的中年汉子,便大声叫嚷道:“这是什么意思?莫不成这衣无风有意拖延我等时间,好让他自己抢先?”

    他边不远,那少年商瓷独自驾着一道橙色遁光,不紧不慢的跟着众人,仗义直言道:“你这人好生可恶,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那狼须汉子大怒:“早就看你这小白脸不顺眼,平白招惹你家大爷,看我不将你这张兔爷脸给撕碎了!”

    那大汉许真是黄狼成精,一爪抓出。凌空凝出一只丈许大小的虚幻狼爪,当头朝商瓷抓了过去。

    孟破非冷笑一声小声与石宏道:“这商瓷一路占不曾出手。韬光养晦,这黄郎看不出他的厉害,只怕是要吃苦头了。”

    石宏灿亨一声:“这等人,便是要给他一个教!”

    那黄郎自忖这一爪下去,这白白净净的少年不死也要丢了半条命,却没有想到商瓷竟然不闪不避,迎着那巨大的爪影冲上去,狠狠一拳砸了上去。

    “找死!”黄郎一声狞笑,又催灵元。

    修士的体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和法术、法宝硬抗  石宏那样的怪胎乃是意外 黄郎看到商瓷拿拳来砸。自以为赢定了。

    没想到那商瓷看上去白白净净,拳脚上的力量却大得惊人,一声巨响一拳砸在爪影上。黄郎自以为十拿九稳的一爪,顿时分崩离析,被砸得粉碎。

    商瓷一招得势,毫不手软,嗖的一下窜了上去,黄郎只觉得眼前一花,一顿拳脚相加,揍得他鼻青脸肿,连爹娘都认不出来了。

    这还是商瓷手下留,否则几拳下去。黄郎这条命就没了。

    , 可

    黄郎也是带着朋友一起来的,哪里受得了这个气?一声怒吼:“给我杀了他!”

    呼啦一下子七八名修士一起涌了上来,围住商瓷虎视眈眈。

    “住手”。一个威严的声音传来,众人一转,石宏怒目而视,随手指点着刚才围攻商瓷的那些人,包括被揍成了猪头的黄郎:“你、你你”马上给我滚,这个队伍不欢迎你们了

    黄郎大怒,跳将出来指着石宏鼻子破口大骂:“你算什么东西?甘心给人当奴才的狗货,你也有脸出来说话!你说让我们走我们就走了?这队伍里,还轮不到你指手画脚!”

    他那七八名伙伴,哗啦一下子都站在了黄郎后,显然交不错。

    石宏一声冷笑,回头看了孟破非一眼。孟破非已经气得脸色铁青,惭愧道:“国师随意而为,孟某交友不慎,让着等肤浅粗鄙之人混了进来,愧对国师!”

    黄郎等人大怒:“孟破非,没有我们,你这队伍里还有几个能派上用场的?别怪黄爷没有提醒你,你可要想好了,这回去幻神海,凭的是实力,他在世俗界,再有势力,在幻神海上有什么用?”

    孟破非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一摆手苦笑道:“国师,一帮蠢人,快些赶走了也就走了,莫再脏了你我的眼睛耳朵。您可要出手?您不出手孟某可就忍不住要自己动手了”

    石宏哂笑,把手指凌空一点。碧霄磷火龙脉咆哮一声,化作一道百丈长的碧色火龙,口衔佛眼珠,一头撞向了黄郎等人。

    黄郎狞笑一声:“弟兄们,有人不知道天高地厚,便让他见识见识咱们的地煞破魔阵!”

    他的那些同伴一声呼喝,各自飞快穿行,站住了自己的阵位,组成了一座玄奥阵法。黄郎把手一抬,其他的同伴几乎是一个动作,整齐戈一,将各自的力量注入阵法之中,以中认为根基,一层层叠加,将所有人的力量,全部汇聚在黄郎上。

    黄郎眼能看的清楚地膨胀了一下,上宽松的衣衫,嘶的一声被撑裂了。

    一道道灵光在阵法之中闪烁流淌,气势人,原本站在附近的商瓷等人,都被开,退出数十丈。

    黄郎狞笑一声:“咱们弟兄的地煞破魔阵,可以将每个人的力量全部会聚在一起,九个人的力量完完全全集中在一个人上,一丝一毫也不浪费,等于境界提升了九层!整个修真界,这般阵法也不多见。石宏,我们也不为难你,你将那个小白脸赶走,乖乖给我兄弟磕头赔罪,这次我们就饶了你,”

    石宏懒得理会这样的白痴,把手一指。碧霄磷火龙脉一声狂吼,把头一撞,黄郎九人组成的阵法哗啦

    ,被撞得粉碎,十个人连声哀号都没来得及发出来。就彼不见了踪影。

    石宏随手收了碧霄磷火龙脉,摇头道:“最近总是见到这样自以为自己的阵法天下无敌的蠢货。便是能够将九个人的力量完全集中起来,一丝一毫也不浪费又能怎样?关键是你们九个太弱了,九个人的力量集中起来,也还是不堪一击。

    石宏当然觉得这九个人根本就是跳梁小丑,如此不堪一击,还要不停的叫嚣,向别人宣称自己如何了得。

    可是在旁人看来,黄郎九人的地煞破魔阵,的确有独到之处,九人力量汇聚在一个人上,光是刚才那气势,就得他们不住后退。

    可是石宏轻描淡写,一根手指,就把这九个人打到了爪哇国去,这份修为在这些人眼中,惊为天人。

    原本还有些不属于石宏愿意入朝为官的人,此时也是心中骇然,暗自庆幸,幸好自己没有学那黄郎作出头鸟。不然如今化作流星一般在天边闪烁的,就是自己了。

    石宏解决了黄郎那些人,才对孟破非道:“既然咱们是来求法器的,就莫要坏了人家衣无风前辈的规矩,咱们下去看看吧。”

    孟破非一点头,众人一起落了下去。

    ,王珐比北

    雷火岛面积不整个乌上都已经被衣无风布下的阵法笼罩。这几十个人一落下来,顿时光芒不停闪烁,将众人一个个传送了出去,每个人送往的地方都不一样。

    石宏只觉得五色光芒流转,一层层的闪烁,待一切安定,自己已经站在一片奇特的石林之中。这些石抹上,刻着各族文字,不同岩画,各自代表各奇特的意思。这些文字石宏基本上都不认识,唯独能看懂那些岩画。

    可惜的是,岩画上的内容也十分怪异,根本猜不出究竟是何窝意。

    石林数目众多,石宏放眼一要,怕不得有数十万之数。他也大概,明白衣无风的意思了,这些每一根石柱之中,有的藏有法器,有的没有,只有一次选择机会,一旦选定,不管是否能有收获,不管是否得到的是自己想要的法器,马上就会被阵法送出去,再也不能进来。

    至于能收获什么,则要看个人的机缘了。

    石宏抓了抓脑袋,说实话,他对这些东西确实没什么**。便是天品法器,他的乌木戒指之中也藏着几件,这里的法器再好,也不可能达到天品。

    石宏原本想随意的选一根石柱,手网伸出去,却被石山神兽给喊住了:“且慢。”

    石宏收回手来:“前辈有何指朝 ”石山神兽给他指点:“往前三十步,右手边第七根。”石宏依言走过去,伸手在石柱上一拍,石柱轰然一声碎裂,一道金光落进了石宏眼中,紧接着石宏脚下光芒一闪,下一刻,他已经出现在了雷火岛上空。

    “这可是整个石林之中,最有价值的东西了。”石山神兽道。

    石宏眼中那道金光飞快旋转。石宏脱口而出:“妹衣化宝咒?”

    “这只是袜衣化宝咒六道宝咒之一,而且是第一层,不过对于你现在来说,也足够了。妹衣化宝咒乃是洪荒时期第一方便神咒,没想到现在还有流传,这老道竟然还藏着一道妹衣化宝咒,到是让我也有些意外。”

    石宏诧异:“第一方便神咒?”

    裂天犀兄忍不住插口道:“用起来方便,你演练一番就知道了。”

    石宏把功法一催,运转着妹衣化宝咒,立时便明白了其中的奥妙,忍不住哈哈大笑:“这是哪位前辈创出来的功法,果然奇思妙想,虽然威力不大,到真是胜在方便,随手指来。”

    石山神兽也不知道:“这就不知道了。洪荒时代能人辈出,谁又能记得那么清楚呢。”

    石宏边光芒连闪,其他人也都得了各自的法器回来。

    有人两手空空,有人手中攥着一团灵光喜不自胜。孟破非也回来了,他手中握着一枚灵珠,滴流乱转,品相不错。

    孟破非喜忧参半:“这件法器倒是不错,可惜并非飞遁法宝,唉”

    孟破非又去其他人那里问过了,大家得到的,都不是飞遁法宝,不由得一阵垂头丧气。

    石宏看看众人,问道:“诸位谁上有纸?”

    这话问的孟破非一愣:“难道国师想要方便?”

    石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孟破非看到石宏的脸色,连忙道歉:“孟某鲁和…”

    商瓷从怀里取出来一张泛着灵光的纸:“我这里还有一张制作符篆的金铭银篆纸。”石宏接了过去,折成了一只小船模样,张口喷出一股灵气,将那纸船托住,双手间一道道法诀打出去,纸船猛然一震,凌空化作一只楼船大轰的一声巨响,一道烈焰自船下熊熊燃烧,将周围的天地灵气一丝丝的抽来,灌注进这只巨大的纸船之中。

    周围中人目瞪口呆,这般法器今生还是第一次见到。

    石宏满意的点点头,暗道,果然是第一方便神咒,真个信手指来,随遇而成!

    今儿太累了,就五千字吧,虽然很不好意思,但还是要伸手说一声:叔叔阿姨,大爷大婶,可怜可怜,给口月票吃吧”,如知后事如何,请登陆 心比叭 ,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叩仙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