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二章 磷火龙脉(下)求月票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三 书名:叩仙门
    某前众道虚影。吊然只是金赏所化,却强大夭比,石宏能甄幕到,便是和部老邪等人相比起来。也毫不逊色!

    皇陵仅仅是用金丹期的实力护持,真正到了龙脉这里,才有这样的强悍战力。

    石宏原本懒得答它的问话,心念一转却是另有打算了。他冷冷一笑。这虚影虽然强悍,可惜却是魂体。就如同当时在大十字山脉,那些魂兽一般,攻击元神的法门,对于他们同样适用,尽管他们还远远没有达到元神的境界。

    石宏随手一挥,神魂和水火元神驾职着两具元神兵人从天而降,化作两尊威风凛凛的金甲天神,挥拳砸向了那虚影。

    鬼龙元神还在吞噬那道鬼龙脉,暂时不能出手,是以石宏无法布下三才杀阵。不过,只凭已经达到了炼神初期的水火元神,便能解决了这虚影,更何况还有元神兵人,还有神秘莫测的神魂。

    神魂在一旁压阵,水火元神驾驻着元神兵人,横冲直撞,每一次和那虚影碰撞,都炸出连片金光,那金光都是从虚影上削弱下来的。元神兵人,对于魂体的伤害到了一种可怕的程度。

    来去十个回合,那虚影怒吼连连,却无可奈何。原本五丈的高。眨眼之间便被缩减到了三丈!

    元神兵人每一拳砸出,都带着无边无尽的力道,只是两者之间的拼斗。却对周围的一切都不构成伤害,这是纯粹的元神争斗,和元神高手的战斗,又不相同。

    不过,天空之中,一道五丈虚影。和一尊金甲天神大战,声如洪雷,直震得周围山峰树木枯死,鸟兽丧命。

    守在外面的九万精兵苦不堪言,整个大营已经乱成了一团,所有的将士,包括主帅在内,抱着脑袋捂着耳朵倒在地上痛苦的翻滚着。

    又战了片刻,那帝王虚影已经被消减到了两丈高低,兀自怒吼连连。就是不肯退去,死死守住那道虎口大门。

    水火元神把一拳高举,一道血焰、一道血河,化作两只赤红色的长龙。围绕护持着怒拳。

    元神兵人一拳砸出,两条赤色长龙呼啸一声扑了出去。

    那帝王虚影死活不肯让开,狂吼一声,双掌叫在前,奋力向外一封。  “咚!”

    一层层的光波迅速弥散,帝王虚影口被元神兵人一拳打穿,一道道裂痕像蛛网一样密布在帝王虚影的上,终于乒的一声,那帝王虚影片片碎裂,虎口大门之前一片清明,再也没有阻碍。

    石宏收了神魂。以水火元神驾驭元神兵人护体,地磁真火龙脉环绕周,七十二相都天神魔大阵暗中加持,迈步安了进去。

    虎口之中颇为广大,洞顶一枚明珠洒下柔和的光芒。石宏却颇为意外:“佛眼珠?!”

    洞顶上那东西分明就是佛眼珠啊,他飞了上去,还能够感受到那明珠之中,一丝丝的力量跟外面那已经消散的帝王虚影之间的联系。

    石宏伸手取下那枚佛眼珠,挥手将它外面的各种制破去,这佛眼珠便和那帝王虚影再也没有什么联系了。

    石宏没有料到自己竟然在这里又发现一枚佛眼珠,心中更是奇怪:当年布下这些皇陵制的人,到底是什么人?

    他将佛眼珠暂时收回老壶天地。自己继续往下。

    云州龙脉和中州大同扛异。石宏下了龙脉之中,想了想,先将碧霄磷火放了出来,仔细锻炼。

    碧霄磷火与十二鬼王大有稗益。十二鬼王目前乃是自己坐下最得力的干将。河水火便是不修成真火龙脉,也能够克制丧之物,却是不用这般着急。

    周围紫气缭绕,此乃真真正正的王者之气,九州大地孕育了无数年。无数龙脉竞争,才在九州之上,各自孕育了这么一道珍贵龙脉。

    石宏端坐其中。借着龙脉修炼,却也并不强取豪夺。龙脉与他大有稗益,他的真火同样反哺龙脉。互有收益。

    石宏这一坐,又不知过去了多久,那一枚碧霄磷火金丹,已然碎丹化作一条只有小拇指粗细的真火龙脉。

    石宏没有马上起,而是继续在龙脉之中,淬炼这道真火龙脉,一点一滴的力量凝实,等到那道碧霄磷火龙脉壮大到胳膊粗细的时候,他才忽的睁眼,满意一笑,长而起。

    这龙脉周围,同样有无数成形的龙气飞舞,而且一道道玉晶之中,孕养着成形龙气。石宏依旧只挑了最完善的九道玉晶龙气收入囊中。

    他之前在大夏龙脉所收的紫晶龙气还剩八个。

    石宏先将一枚玉晶龙气扔给了鬼龙元神,鬼龙元神早已经将第三道鬼龙脉炼化,得了这枚玉晶龙气。立时便化作三条黑龙扑将上来,咔嚓咔嚓的啃咬起来。

    石宏收拾停当,从龙脉之中出来,心中无比畅快,有一道真火化成龙形,他的实力大涨,修为自然也水涨船高,只默默一查,门灶川了胎息顶峰,只要在有一番机缘,宫能突破胎息,昂目型八祖气的境界!

    石宏美滋滋的从皇陵之内出来,正要离开,一旁却突然传来一个声音:“你还真打这龙脉的主意啊,”

    石宏一扭头,竟然是高鹤道人,盘膝坐在一棵松树下,上已经长满了荒草,道髻上还不知被行么鸟结成了一个窝!

    此时他睁开眼睛,就好像突然之间一块石头睁开了眼睛,若不是神魂感知,石宏第一眼肯定认不出来这是高鹤。

    石宏大为意外:“你在这里坐了多长时间了?”

    高鹤将那鸟巢小心翼翼的取下来。随手幻化出一块跟自己大小差不多的石头,将鸟巢安置了上去。这才说道:“大概你进去第三天,我就在这里了。你进去已经半年多了。”

    石宏如今的修为远胜于当年在大夏龙脉,因此借龙脉修炼的速度也快得多。

    高鹤在这里等着石宏,他乃是元神高人,随便一个打坐,忽然之间有了体悟,便枯坐在这里整整半年,才成了这副模样。

    若不是石宏出关,惊动了他,还不知要在这里坐上多久。

    到了元神境界,这种体悟来之不易,高鹤也来不及在外布下什么制。而且他一旦枯坐,便于整今天地融为一体,便是元神高手,也很难发现。

    石宏顿时眉开眼笑,道:“可是存这里等着给我分润好处?。

    高鹤没好气道:“狗!我来将海眼石根还给你。拿去。

    ”他随手将海眼石根丢了过来。石宏接过来一看,海眼石根中的土行灵力并没有消耗什么吗,他先将海眼石根重新在老壶天地中种好,让其继续生长,才奇怪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高鹤也颇为失望,道:“哪里想到那制十分古怪,不单要先天五行灵力,还要几乎是同时注入。可是五人分别持五行先天灵力,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真正的不分先后。结果”可惜了我那五名师侄,原本都是大有希望成就元神之辈。唉!”

    石宏明白了,玄真门偷鸡不成蚀把米,反而赔进去五位大有前途的弟子,难怪这高鹤老道这般愁眉苦脸,堂堂元神高人,连粗口都爆出

    。

    石宏却是心中一动:“同时注入?”他心思转了几转,突然一笑:“若是我帮你们玄真门破开了这制,我能分润几成好处?”

    高鹤心中正郁闷,一摆手道:“莫要开玩笑了,咱们就此别过吧,我派中还有许多琐事

    石宏赶紧拦住他:“谁跟你开玩笑了?”石宏抱起了胳膊:“说说看,到底能给我几成好处?。

    高鹤意外的看看他,虽然他觉得这洞府的制,基本上已经是要被宣判无法破解了,但是眼前这人,委实也让他见识了很多“不可能他有些将信将疑的问道:“你真有办法?”

    石宏肯定点头。

    高鹤眉毛一扬:“若是如此”老道士却是在咬牙切齿了。一个,抠门的元神老道,碰上了石宏这样“雁过拔毛”的国师,讨价还价的过程精彩纷呈。

    “两成!”

    “五成!”

    “你狮子大开口啊,漫天要价!我弈真门为了这洞府准备了多少你知道吗?你一开口就割了一半去!”高鹤就撞天叫屈。

    石宏也是理直气壮:“没有我,你们所有准备全都白费,有了我,你们还能得了五成去。”

    “不成不成”高鹤连连摇头:“那洞府内的东西,都是扎实根基的。对于门派大有用处,国师孤家寡人。要那些东西做什么呢?”

    石宏眼睛滴流乱转:“你怎知我没有开宗立派的意思?”

    两人来来回回拉锯,石宏最后要进了四成不肯放松,高鹤苦口婆心。最后所幸只说了:玄真门真的已经盯上这个洞府很久了,前前后后调查了数十年,这洞府里面有什么东西,他们早就计算清楚。

    根据玄真门的计划六成的收获绝对是不够的。石宏却是不肯放松,直说自己也确实需要那些东西,而且之前双方合作,石宏已经做了自己该做的,玄真门却失败,半点好处没给,玄真门本来就理亏。

    两人你也没什么事,我也不着急。这一番砍价,足足从升到落。一旁那石头上小鸟一家已经叽叽喳喳欢快的度过了一天时光;这边两位堂堂元神高人,还在叽叽喳喳的讨价还价不亦乐乎!

    最后,高鹤道人一咬牙:“不如这样,我给国师一点补偿。”

    他说着,脸上一阵痛模样。从那个让石宏好生羡慕的玉带之中,取出一样东西来。

    话说,我已经彻底过晕了。一直以为今天是周末。可是既然不是周末,为啥月票这么少捏?

重要声明:小说《叩仙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