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一章 擅动刀兵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三 书名:叩仙门
    宏心中对千妙生仙墓其实是种很矛盾的心!他的嘶心法和玉神引龙诀都是得自妙生仙墓。受益良多;但是如果不是妙生仙墓出现。魔玄门也不会覆灭。尽管这其实怪不到妙生仙墓头上,但是终究有了这一层因果关系,石宏并非圣人。心中如何能够平静?

    他听了高鹤的叙述,忍不住讥讽道:“玄真门也愕了不少好处吧?当年各大派齐聚西沙河,必定少不了你们道家五门之一啊。不过,怎么不见玄真门将好处分润给你老道一点,反而尽数便宜晚辈?”

    高鹤一摆手:“你难道还不明白?炼就元神之后,这妙生仙墓之中的东西,除了法宝之外,对咱们用处也就不大了。无论是丹药还是法诀。不过都是想让人修成元神,既然已经成了,还能有多大用处?元神至上,又该如何,却是各人有各人的机缘,我撑得乃是火焰元神,赤炎烽云的是他血河派的血河元神,各不相同,这其中,有多少本人的体悟?外人如何能够助力?”

    石宏心中一想也是,便是那玉精珠魄,搁在普通修士上了不的。但是元神高人用起来也就相当于修士们使用普通玉精。

    这倒不是石宏想不明白。乃是因为他的元神皆不是自己苦修的来,这大面上看起来没什么区别,实际上道心细致处的琢磨,却要差了不少。完全无法和高鹤这样真正凭借自己的苦修炼就元神的高人相比,便是和赤炎烽云那般依靠妙生仙墓中的东西强行冲关的元神强者相比 亦差了不少。毕竟他修道的时间太短。

    交代清楚了如今修真界形势的来龙去脉,高鹤紧接着说道:“真正到了道家五门、魔门十支这样的等级,各家各派的实力相差不大,老一辈上已经没什么悬念了,争斗都是在新人上。

    所以大家才不遗余力的一定要培养新人。”

    高鹤看了石宏一眼,道:“这一回跟你合作的事,也就是跟我们培养博字辈的弟子有关,事关玄真门万年基业,便是跟血河派为敌,玄真门也毫不犹豫,更何况你并不要我们助你对抗血河派。”

    石宏点点头:“那好,咱们就算是说定了。”

    他把手一挥,空中细碎的光片折着阳光,幻出斑澜的五彩光泽,组合在一起,形成了一副石珊的画像。

    石宏道:“帮我从屠教之中找出此人,你们要我做什么,我马上就去。”

    高鹤一点头,摄了那画像去了:“放心,三天之内,必定给你消息。”说罢,他也不耽搁,立时去了。

    高鹤一走,石宏脑海之中,石山神兽一声唷叹:“元神高人、元神高人,须不知元神才是刚刚起步?”  石宏大吃一惊:“您说什么?元神之后不就要飞升仙界了吗?”

    “仙界?”石山神兽不屑一声冷笑。这已经是石宏第二次听到石江 神兽这般不屑仙界了,他心中大为吃惊:“前辈,您倒地想说什么?”

    石山神兽沉默一阵,说道:“有些事你现在知道了反而不好。你只要记住,元神才是起始的那一步就行了。其他的事,也只有你真正迈出起始的那一步,才有资格知道。你当年发下宏愿,要帮我重塑真,也必须从你炼就了元神开始。”

    石山神兽说完便不再言语,石宏知道他的毛病。要是不想说,不论你如何追问也是白搭。只是被他这样憋着好生郁闷。

    石宏的神识在附近一扫,寻了一座大城落下,随手摸了银钱住进了一家上好的客钱 他不是苦行僧。既然现在有的是钱,何必非要委屈自己?

    这座城池唤作高城,乃是大元天朝著名的一座城市,建城已有六千年之久,多经刀兵,也曾产生了无数的风流文士,在云州的历史上,乃是赫赫有名的一座名城。

    石宏进了客栈,一应俱全,他也懒得出去,便在客栈内打坐修炼,细细体悟最近接连大战的一些收获。同时将太阿锻体法门,和玉神引龙诀推上一个,更高的层次。

    石宏既然来了云州,自然心中已经开始打起了大元王朝的那道龙脉的主意,这回说什么也要进入龙脉采药。将另外两种真火之一,练成了真火龙脉。

    如今他已经不需要想当年在大夏那般隐忍,直接去大元天朝的龙脉就行了。如果顺利的话,从云州去雷州方便,顺便也去文宋龙脉走一趟。

    这些都是后话,眼前却有一件事让石宏有些头疼。

    金属龟甲已经只剩下最后一块了,而且石宏现在的吸摄速度极快。只怕用不了多久,这块龟甲也会被吸摄干净。虽说四块龟甲合一。组成的龙龟甲必定更加神妙。但是石宏就要面临着没什么东西修炼太阿锻体法门的窘境了。

    他可以随便从老壶天地之中取些五行金精出来吸摄,但是那些金精之气实在比不上金属龟甲丰的精纯。

    这些事石宏着急也没办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这一天,他正收了功法,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突然心中若有所感。他把手一抖,血焰元神化作一丝火苗从指间飞了出来。

    血焰元神已经成功炼化了血河元神。两着合而为一。

    原本酒酒血河、猎猎血焰,如今凝成了一丝火苗。这火苗虽然是火的形态,但是却像水一样的流淌。果然已经是水火双行,那一只鬼妖葫芦。也化作米粒大静静漂浮在火苗之中,就好像漂浮在水面上一样。

    这两种属截然相反的元神合而为一之后,虽然凝练到了只有一根火苗大但是力量上却成倍增长,从化神中期,一路破关、连升两个。境界,已然突破到了炼神初期!

    如今石宏的三道元神,神秘的神魂也高不清楚到底是什么等级。鬼龙元神还停留在化神初期,不过眼看着就要突破了。水火元神已经到了炼神初期,原本最弱的一道元神,远远超过了鬼龙元神。

    他正美滋滋的把玩着自己新炼就的水火元神,外面一声清朗:“玄真门末学后进,恭请国师!”

    石宏一愣,心说果然是地头蛇,好快。

    玄真门要找他也卜办易所以石宏!前根本没有和高鹤留下什么联络!法”有礁叭家纹便寻来了。

    石宏出门,只见客栈门口站着三名朴素道士,年纪虽然不大,但是一灵元内敛,气质超凡脱俗,果然是名门之徒。

    石宏心中暗道,只怕这些便是高鹤口中“博字辈”那些要悉心培养的精英弟子了。

    那三名道人这样高声喊话。着实惊扰了整个客栈的客人,只是听到人家自报是玄真门的人,那些想要聒噪的客人便立时闭嘴。云州乃是玄真门的根本之地,玄真门在此,的确根深蒂固。

    石宏从楼上下来,三名玄真门弟子十分恭谨,躬道:“国师请。”

    四人看似缓慢的走在街道上。但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已经消失不见。

    出了高城,城外十几里的一座小山中,高鹤正在一座规模颇大的道观之中等着他。

    这道观显然也是玄真门的外围产业,所有的道士对高鹤等人是毕恭毕敬。石宏却发现高鹤脸上一抹隐忧。他心中咯噔一下,连忙问道:“况怎么样?”

    高鹤看看周围,道:“进来说话吧。”

    两人进到了屋内,之前带石宏来的三名道人很自觉地守在外面。石宏迫不及待:“没有找到?”

    高鹤摇摇头,道:“找是找到了,只是”他看了石宏一眼,一咬牙说道:“只是人却已经死了。”

    “什么!”

    石宏大吃一惊,晴天霹雳。连退了几步,一股坐在椅子上。良久没有回过神来。

    高鹤长叹一声,用手一指,一层的白色布满自动掀开,露出后面的黑色灵枢来。高鹤道:“人在那里。你,看看吧。”

    石宏还是难以相信妹妹已经死了,自己苦苦追寻这许多年,没想到希望就在眼前的时候,妹妹竟然死了!

    他随着高鹤的话,木然的转动了脖子,看向了那具椎木,好半天,才颤颤巍巍的站起来,慢慢走了过去。

    到了棺木前,石宏几次伸出手。又颤抖着缩回来,实在不忍去看。

    最后,还是一咬牙,伸手猛地推开了棺木。

    里面,一名二少女安静的躺着。好像睡着了一般。石宏却清晰的感觉到,她生机已绝。

    只是石宏却一阵欣喜:“不是她!”

    高鹤一愣:“不是谁?”石宏一抹眼泪,仔细的又看了一下,欢喜无比:“不是她不是她,哈哈!”

    在别人尸体前这般开怀大笑。怎么也有些说不过去,但是石宏此时却无心去管那许多,这棺木之中的女子,并非他妹妹石珊!

    高鹤道:“可是这分明就是画像上的女孩啊?”

    石宏看了看那女孩,的确和自己妹妹有几分相似,跟那张画像更像。

    只不过,那张画像乃是依照父母的记忆画出来的,这一来而去,便有了很大的偏差。其实石宏来云州之前,便有些怀疑修云宗看到的究竟是不是自己的妹妹,他也想过或许只是个长的相似的人,但是只要有万分之一的可能,他都会毫不犹豫的赶来云州。

    高鹤顿时有些着急,石宏连忙安抚他:“你放心,虽然人不是我要找的人,但是咱们的协议依旧有效。”

    既然屠教之人不是石珊,石宏对这个屠教顿时失去了兴趣。至于朱雀神坛被灭,对于屠教和血河派究竟造成多大影响,石宏也懒得去顾虑。这家都不是什么好鸟,若是他们敢来扰,石宏保证不会吝惜法力,再掘了他们一座神坛。

    说实话,朱雀神坛内的藏货,还真让石宏动心。若不是他石宏只是偶尔客串一下劫道的,说不定就真的杀上屠教其他三大神坛,夫肆洗劫一番。

    高鹤听了石宏的保证,这才松了一口气,跟石宏解释道:“我们要用这海眼石根,乃是因为要进入一处洞府。不过那洞府的制,却需要庞大而纯净的五行之力开启。并且是先天五行,后天修炼而来的力量算不得数。本来已经凑足了其他四种,唯独缺了这土行。没想到云海派自己送上门来,你莫要低看了我们玄真门,以为我们看中人家一个姑娘。”

    高鹤一边说,一边另着石宏往北去了,石宏有跟他打听龙脉的事。高鹤一听就知道他的心思。很有些奇怪:“你已经修成了元神,这些龙脉与你毫无帮助。而且这些东西背后牵扯着一些天机,冥冥之中自有护持,是以元神高人都会约束门人弟子。若非必要,绝对不会去沾染。

    石宏一笑,掩饰道:“只是好奇,随口问问而已。”

    高鹤随手一指,瞬间将两人的视线拉远数万里,看到了一处巍峨止。脉:“便是此处,云州龙玄山。这龙脉之内,有当年辅佐大元天朝立朝的绝世高人设下的制,只是这制虽然厉害,却阻不住你我炼就元种之人。我们所畏惧的,乃是那冥冥之中的法则而已。”

    高鹤收了法术,继续领着石宏往北,介绍道:“那处洞府在云州北方幻神海岸边,咱们先过去。我通知门内的弟子加快赶去”

    高鹤正说着,突然眉头一皱,取出一只黑铁仙鹤来,那仙鹤口吐人言:“师叔出大事了!”高鹤不悦,拉着石宏停了下来。大约半个时辰之后,一道遁光从天际飞快而来。到了两人面前,倒头便拜:“师叔。”

    高鹤不悦问道:“到底什么事?难道不知道我这里有贵客吗!”

    那道人被一位元神高人教,不敢有丝毫不满,连忙解释道:“师叔,不是真正的大事,我们岂敢打扰您?而且这件事,和国师也有关系。”说罢,看了石宏一眼。

    石宏意外:“与我也有关系?”

    “正是!”那道人道:“大元天朝南征大军已然攻破文宋最后一道屏障崖山关,文宋最后的五十万大军尽数被杀,文宋再也无力抵抗大元天朝,天朝上下已经一片欢庆。同时,大元天朝已经宣布,明年尽起水师,远征中州大夏!”

    石宏脸色一变,那道人却继续说道:“屠教不知怎么的知道了袭击朱雀神坛的乃是国师,以此为借口。决定遣门徒随大元天朝水师一

    石宏大怒:“什么,他敢!”

    屠教显然已经撕破了脸,竟然以修士的份,掺和到凡人的战争之中。

    石宏当时攻杀朱雀神坛,用的乃是河书阵法,那一道福诣银河,城中许多人看到,想找出他的份并不是难事。

    高鹤一摆手,安慰他道:“国师不用担心,修士不得参与这些凡人的战争,乃是修真界的一条通则。虽然大家阳奉违,但是真的如果有人敢公然破坏这个通则,肯定会有人阻止的。”

    石宏却不敢把希望寄托在所谓“有人”上,冷笑一声,随手将海眼石根从云纹老壶中取了出来丢给高鹤。

    那巨大的石笋一般的海眼石根。怕不得有数十万斤重?但两人都是元神高人,摆弄起来跟玩沁似地。石宏一抛,高鹤忙不吃跌接过来,顿时眉开眼笑。

    石宏却提醒了他一句:“别光顾着高兴,我去找屠教晦气,这海眼石根与你,但是之前说好了我那一份。却一点也不能少!我信你元神高人。玄真门豪门大派,必不会坑了我。”

    高鹤叹了口气,愁眉苦脸道:“就你那雁过拔毛的子,谁敢克扣你的好处?被你知道了,我就是一只铁鹤。也被你拔成秃鹤了。”

    石宏哈哈大笑,一道遁光已经在数千丈之外,一声怒吼震天:“屠教。老子来了!”

    高鹤摇了摇头,心说屠教你自求多福吧。老道修道一千八百年,证就元神也五百多年了,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年轻就修成了货真价实三道元神的人。  石宏别了高鹤,直接在遁光上把张度胡便揪了出来,一番审讯,将屠教上上下下的实力打听的一清二楚,这才知道朱雀神坛之所哼哼那么多私藏,也是因为朱雀神坛负责屠教海外事务的缘故,因此收获比别的神坛多,私藏的自然也多。

    这自然引起来其它三大神坛的不满,是以上回朱雀神坛被攻击,其他三大神坛拖拖拉拉,来得最快的反倒是赤炎烽云这血河派一支援兵。

    不过屠教发展数百年,辅佐大元天朝,总坛乙经被架空,四大神坛坛主才是真正的掌权者。

    屠教辅助大元天朝,远征大夏的决定,必定也是三位坛主一起商量决定的。

    飞遁了半天功夫,天已经彻底黑了。

    石宏化作一道流星闪过天际。停在了一座大城之外。

    海城,西靠龙玄山,东望藏影云海。乃是屠教青龙神坛所在地。石宏原本以为青龙神坛之上,也会竖起一尊巨大的青龙雕塑,瞅了半天却也没有在城内找到,后来自己想明白了:朱雀神坛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得了一尊青鸟真像,以为是朱雀塑像,搬回来搁在了自家门口显摆,其他三大神坛却没有这般好不定这也是其他三大神坛嫉妒朱雀神坛的原因之一。

    青龙神坛,以青色巨石垒成了高台。高台之上,建有黑沉沉的宫

    石宏以神识扫过整个海城,并没有什么强大的敌人潜藏。

    他边,十二道黑气早了出来。十二鬼王出现,口处的鬼皇魄珠在夜空之中显得格外妖媚,似乎正在一丝丝的吸收着夜晚的黑暗。

    珠子内各自封印的那一部分诛心杀道和罪骨刀魂,缓缓运转 玄奥异常。

    石宏一指青龙神坛,只说了一个字:“杀!”

    十二鬼王整齐的仰天一声长啸,刹那之间铺天盖地的死气冲过了数万丈的天宇,席卷整个海城 钢铁一般死死压在了青龙神坛上空!

    十二鬼王乃是藏影云海之中称霸一方的妖魔,更加上如今十二件天品一的法器,诛心杀道、罪骨刀魂!组合起来,便是元神高人也能硬抗。

    之前朱雀神坛,是因为鬼七落单。否则只凭十二鬼王,拿下朱雀神坛也不成问题。只是十二鬼王要破诛心杀道自必然有所损伤,石宏舍不得,才亲自出手。

    这一回,十二鬼王联手,大显神通。鬼气森森,先声夺人。

    屠教修的乃是丧之术,十二鬼王体内还有鬼皇魄珠,天生压制屠教中人。青龙神坛内不少人还在睡梦之中,便被这股鬼气直接抽了一修为,死的不明不白。

    “轰!”

    突然一声巨响,青龙神坛上一道巨大的请黑色光芒腾空而起,冲破了十二鬼王鬼气封锁,撞碎了夜空,化作一条巨大青龙。

    那青龙头上,端然站着一人。高声喝道:“石宏!你既然来了,何必藏头露尾,可敢出来与我一战!”

    整个海城听的一清二楚,所有的居民吓得紧锁房门,关紧门窗,一家老小抱成一团集瑟发抖。

    石宏猜测这人便是青龙神坛坛主顾联跳。他却站在海城之外笑而不语。鬼一那森森的声音好像是从九幽地底传来。能渗出人一声冷汗:“想挑战我家主公?你还不配!”

    “咕咕咕

    无数拇指大小的罪骨互相碰撞着发出一阵阵奇怪的声音,从黑暗之中冲了出来,洪水一般的盖满了整个海城上空。

    顾磋跳大吼一声:“朱雀神坛投敌了!?”

    黑暗之中又飞出来十二道刀魂,凌空一展,和那无边无尽的罪骨融为一体,化作一柄巨大的钝头天刀。

    紧接着十二枚鬼皇魄珠落进了钝头天刀之中。那巨大无比的天刀凌空一斩。

    顾联踪大吼一声,下的青龙迎了上去。

    他青龙神坛和朱雀神坛平起平坐,护法大阵不相上下,顾联跳自然不惧罪骨刀魂。

    却不料那钝头天刀一刀斩落。力量大的竟然让他无法抗拒,便是那条浩瀚青龙,咔嚓一声当场被斩成了两段。

    顾磋跳吓得魂飞魄散,不顾一切的化作一道青光窜回了青龙神坛。

    鬼一森森道:“早说了,想挑战我家主公,你还不够资格!”

    嘿嘿,大家出去疯狂的也都该回来了吧?正好投票吧,跟前面的差距是越来越大了,不能这样啊

重要声明:小说《叩仙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