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六章 元神之战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三 书名:叩仙门
    石宏一声唱喏,三道元神的力量弥漫开来,三才杀阵重新成形,这一回锁住了更加广阔的天地。

    高鹤明显感觉到周围的空气似乎粘稠了起来,飞遁的速度大大减缓。

    他不由得脸色一变:“怎么。难道你定要分出今生死不成?老道虽然不是你的对手,但若是硬要和你拼个鱼死网破,你也不会好受”。

    石宏悠然摇了摇头:“道友稍安勿躁,大家既然已经炼就了元神,又岂会不自珍惜?只不过,道友就这么走了?”

    高鹤一愣,不这么走了,还想让我留下来跟你烹茶聊天不成?

    他疑惑问道:“老道愚鲁,不明白小友是什么意思。”

    石宏摸了摸下巴,缓缓说道:“据说在上古时期,凶兽一族有个规矩。双方比试,弱势一方战败,则需要用大量玉精将自己赎出来。当然了我只是听说,想跟道友求证一下。是不是真有这回事儿?”

    当然没有这回卓,石宏随口胡诌的。

    高鹤道人大怒:“你是在跟我要赎钱?!”石宏却不芶言笑,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话不能这么说。道友刚才也说了,结下一段善缘。既然如此,我看玄真门家大业大,不在乎这点小钱,在下又正好手头拮据,还欠着别人一百多枚玉精珠魄,若是玄真门能帮了这个忙,那这善缘结的才算足够殷实。”

    高鹤暴跳如雷:“你这不是明抢吗”。

    石宏叹了口气道:“我若是攥着鬼龙梭镖明抢,于道友面皮上也不好看。何况咱们元神高人,总不能做那些世俗泼皮事。”

    高鹤气哼哼的说道:“你分明就是已经在做了。”

    石宏不耐烦,三才杀阵锁紧了一些:“道友堂堂元神高人,不会连百枚玉精珠魄都拿不出来吧?”

    高鹤气的脸色铁青,石宏不愿意和他硬拼,他自然更舍不得这一道行,当下气哼哼的从自己的储物冉带之中取出玉精珠魄百枚,随手一挥,一连串的打向石宏。

    石宏把地磁真火龙脉放出,化作一道百丈长的巨大火龙,口中衔着那枚佛光温润的佛眼珠。打开了佛眼珠,将百枚玉精珠魄收了进去。

    高鹤看到佛眼珠大吃一惊:“你倒是好运气,年纪轻轻修成了三道元神,竟然还得了这样的佛家至宝!”  石宏却把眼睛直盯着高鹤的储物玉带。这玉带只有拇指粗细的一根。通体红润,只在中央嵌着一枚鸽卵大小的明珠。做工精美,款式典雅。可比石宏那一根上档次的多,不愧是元神高人的随之物。

    石宏赞叹道:“这储物玉带着实不错,不知道友还有没有存货?有的话倒是可以慷慨的送我一条,我自不会驳了你的面子不肯收的。”

    高鹤暴跳如雷:“就是山贼也没你这样的啊,已经谈妥了条件,你怎么随便涨价?”

    石宏似乎是被他的爆裂态度给吓到了一般。一撇嘴说道:“你堂堂元神高人,怎的这般小气?一些外之物却看的如此之重。当初我败了部老邪,人家还不是元神高人,便有一百多玉精珠魄的藏货,各种珍藏无数

    高鹤猛然一拍脑袋:“你是石宏!”

    石宏一点头:“没错是我高鹤狠狠的一跺脚,一道遁光飞走了去。

    石宏不知道他现在在修真界最大的名气并非修为如何高深、战力如何强盛,而是他雪洗了郜老邪的轶事。

    这件事虽然当事人都没有说过。但是元神高人还是能够看出来郜老邪自从回了血巫山之后,处处节省。就连玉精都捉襟见肘,显然是被人敲了闷棍,将财物一股脑的劫走。联系前后,能做这件事的,便只有石宏了。

    也不知道是谁传扬了出来这便一传十十传百,很快整个修真界人尽皆知了。

    高鹤为元神高人,自然知道这件事,只是现在后悔却也是晚了。他飞遁出了千丈之外,才一声悲恰高呼:“大夏国师、雁过拔毛!”

    越是元神高人,越是需要玉精珠魄。因为这个层次上,什么玉、精、玉精魄之类的。里面的灵气根本不足用。因此高鹤其实并没有多少存货,石宏这一张口就是一百枚,石宏不是真正的元神高人,厚着脸皮无所谓。

    他高鹤道人可是拉不下脸来跟石宏讨价还价。今天落荒而逃,还跟一个晚辈讨起了“善缘”已经是极限了。

    这一百枚玉精珠魄,当真是把他这只大雁,拔得一毛不剩。

    石宏大概是这个世界上,第一个打劫元神高人的修士。真正。儿”高人较量,的确是点到即止,即便是亢神最高境界的拙四矗峰。对上初入元神的化神初期,如非必要,也不会真的痛下杀手,免得找来对方临死一击。

    元神高人也更不会像石宏这样讨要什么赎钱。说到底,石宏不是货真价实的元神高手,没有这样的矜持。

    百枚玉精珠魄网一到手,东皇鲸钟的声音便响了起来:“呵呵”友。欠我老钟的四十枚玉精珠魄可以给我了吧?”

    石宏一阵痛,敲诈的横财在手里还没有暖,便又送出去四十枚。

    只是东皇鲸钟和云纹老壶,乃是他目前保命的两道重器,石宏务必要在东皇鲸钟的心目中留下一个诚信的好印象,因此虽然痛,也只好送了四十枚玉精珠魄与他。

    东皇鲸钟大口一吞,四十枚玉精珠魄便不见了。

    百里之内已经是一片狼藉,石宏飞了出来,正在彷徨要往哪里去呢。突然一道熟悉的灵力波动被他的神识捕捉到了。

    那波动只是一晃便不见了。石宏却咧嘴一笑。把手一指。地磁真火龙脉呼啸一声,百丈长的巨大火龙一头撞碎了一块巨大的山石,一声惊呼传来:“别、别,我自己出和,”

    左笑我畏畏缩缩的从碎石后面走出来,嘿嘿干笑两声,伸了一个招呼:“道友别来无恙?我看道友天庭饱满,红光满面,最近定有喜事上门。我这就不打扰道友了,就此别过

    他网一转,火焰长龙呼的一声。把硕大的一颗龙头摆在了他的面前,两只龙眼足有水缸大没精打采的开合一下,两道真火嗤的一声喷了出来,吓得左笑我原地一跳。

    “我也不与你多说,你从玄真门那果得了十枚玉精珠魄是吧?。石宏把胳膊一抱,凌空摆出一副看你小子上不上道的神态来。

    左笑我痛无比,颤颤巍巍的将十枚玉精珠魄取了出来。

    石宏却也不接,只是看着他。

    左笑我一愣。旋即哭丧着脸道:“道友,我真的没钱了,您这是我第一笔开张的生意”。地磁真火龙脉原地一转,呼啸一声将他缠

    盘成一圈的地磁真火龙脉,中间就好像一只巨大的火炉,左笑我汗如雨下,连忙叫了一声:“道友手下留,我想起来了,好像我的玉、带里还有几枚玉精珠魄。”

    “到底几枚?”

    “嗯,,五枚?”

    呼的一声,周围真火大涨。

    “十枚!”真火又涨。左笑我哭丧着脸说道:“要不您说几枚吧?”

    “给我四十枚玉精珠魄,咱们的事一笔勾销。”

    “四十枚!”左笑我一声尖叫:“你烧死我吧!”他把之前那十枚玉精珠魄往玉带里一塞,横躺下闭着眼睛等死。

    石宏把真火一催,学着血焰老祖的样子狞笑一声:“这个要求我可以满足你

    眼看着真火就要上,左笑我噌的一下跳起来:“喂,你玩真的!你以为本国师跟你刷着玩呢?”

    左笑我无可奈何,取了四十枚玉精珠魄出来交给石宏,口中嘀咕着:“这可是割了我的心肝了

    石宏美滋滋的收了四十枚玉精珠魄。刚刚送出去四十枚,没想到这里便有一位散财童子在等着自己。

    他收好玉精珠魄,清清嗓子。说道:“好了,咱们旧账算完了,现在来谈谈新生意左笑我一个哆嗦:“还有新生意?。

    “你不是接活吗?。

    左笑我一听,顿时来了精神:“当然!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我做不到,我的宗旨就是,只要价钱合适,就算是你想让昆仑七花仙子给你暖,也就是一桩生意的事。”

    “很好石宏点头:“帮我查一下,屠教在中州的事。是谁负责的。”

    石宏不能杀上屠教直接跟他们要人。第一他还没有这个实力。他能打败元神高人,但是如果来了一个炼就了十尺内天罡的高手,他就不是对手。屠教在云州实力雄厚,必定有高人坐镇。

    第二,就算他能杀伤屠教,人家万一拿他妹妹做人质怎么办?

    所以,这件事还是不能之过急,得一步一步来。

    月票的事儿却不能缓看来,火急火燎啊,就那么几本书,你上我下我下你上,这年头,大家都不把贞洁当回事了。但是俺还是一如既往的纯洁,所以要恳求大家的月票。力保菊花不失!,如知后事如何,请登陆 肌但 。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叩仙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