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五章 断玉之威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三 书名:叩仙门
    长啸,清冽如辽 泉滚落青石道眼可旦的淡与巳波以石宏中心,瞬间扫过方圆三十里的海面。

    石宏猛地睁开眼睛,把手张开,那一枚金属龟甲已经只剩下一层淡淡的黑色了 只怕下一次吸摄,就能够将这片龟甲中的金元精气彻底吸摄干净。

    阳逆转奥义对石宏帮助极大,一直停滞不前的境界也终于有所突破。几乎是吸摄了整整一块龟甲内的金元精气之后,太阿锻体的法门终于昂首阔步跨过了销金的等级。达到了“断玉”级别。  而修行的境界也大有突破。他之前一直停留在“采药”级刷上,并非他修炼不勤奋,而是因为他辅修了《玉神引龙诀》,因此牢牢被拖在采药的级刷上。但是阳逆转的奥义彻底改变这一切,玉神引龙诀不再成为羁绊,而是真正和太阿锻体法门结合在一起,成了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而他的境界也一路突破了采药达到了“炼杰。级别。

    心为之君火,而曰上昧。肾为之臣火,而曰中昧。膀酷为之民火。而下昧。三杰聚而为火,散而为杰,故曰三昧真火也。

    三味真火乃是最低级别的真火。石宏早已经拥有了更高级别的劫坏敌灵龟火,更别说采药纳入体内的三种自然真火,是以在体内这些年积累的深厚灵元支撑下,炼蒸级别一冲而过,一路达到了“识神”级别。

    宗气对识神,祖气对元神。后者自然远胜于前者。

    石宏具神魂和再大元神,这一方面来说,早已超脱了识神的级别,不需什么心感悟,这一道关卡也不曾拦住石宏,境界继续一路提升。一直到了“胎息。级别才停了下来,连跨三级。

    石宏检查了一下自,饶是他道心稳固,境界停滞不前许久,一下子提升这么多,也是喜不自胜。

    他心念轻动之下,龙龟甲如一片玉华覆盖在体上。石宏取出第三块被吸摄干净的龟甲,轻轻贴在了龙龟甲上。

    第三块龟甲好像一滩牛一样的融化了,和龙龟甲水耿交融,完全合为一体。石宏感觉了一下,龙龟甲的厚度并没有增加,但是却能够明显感觉到,龙龟甲的品质提升了不少。而且龙龟甲内的九大府都增大了不少。

    大船上,众人都被石宏那九道音波惊得不轻,木然尚数次来到石宏舱外,但是看到里面一点想动也没有。又不敢惊动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

    石宏自然是懒得出去解释什么。依旧守在自己的船舱内。他这一次闭关时也不短,打开河书阵法。十二鬼王和五珠神蚌都不在,不过河书阵法之中水波连连,生机盎然。石宏粗略一算,竟然有不下八万海妖!

    而五珠神蚌则更是可,将自己坐镇的中央水眼布置成了一座仓库!五珠神蚌这些年也攒了不少东西,绝大部分都是各种制器材料。只是他的这些材料实在是太次了,其中竟然还有世俗界的金银铜铁!

    藏影弃海之中沉船无数,这些材料自然是最好找的。

    石宏哑然失笑,索就等着他们回来。

    十二鬼王毕竟是灵魂之体,来去无形,遁法比五珠神蚌快得多,片玄工夫已经来去了好几回,看到石宏。也都是叩头问礼,便赶紧离去继续捕获海妖。

    十二鬼王来去三次,五珠神蚌才回来一次。不过十二鬼王一次只带回来一只海妖,五珠神蚌却将蚌壳打开,哗哗啦啦掉出来十几头海妖。

    看到石宏,老蚌连忙化作一名白胖子,谄媚笑道:“主公出关了?”

    石宏点点头,指着他那仓库问道:“这都是你这些年收集的?。五珠神蚌颇有些自傲:“正是,别的老蚌还不敢自夸,但是这制器材料,我敢说我这存货,是整个藏影云海之中最齐全的!”

    石宏看他骄傲的样子,都懒得在言语上打击他了。石宏把手一只,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全都收进了自己的玉带之中。

    五珠神蚌看到石宏一句话不说。就取了自己的东西,顿时一阵痛。脸上的胖一阵颤抖。

    石宏打开老壶天地,随便挑了一些材料扔出来。等是让五珠神蚌眼珠子都快瞪到了眼眶外面。

    “这些材料且给你用来练手石宏随口吩咐了一句便自去了一这些材料对石宏来说,实在不算什么。且不说老壶血池炼化的那些废料。就是他从血焰老祖、郜老邪和屠教那里搜刮来的,都只能用堆积如山来形容。是真的堆成了山!

    老蚌虽然修为精深,但是毕竟没有离开过藏影云海,很多东西藏影云海之中根本没有,世俗之人也不知道这些材料的存在,沉船之中自然不会有。修士们没有几个人愿意来藏影云海,老蚌收集起来自然是十分困难。

    刚才还有些痛的老蚌,没想到自己的那一堆废物竟然换来这么多珍贵材料,欢喜的有些傻了,一个鱼跃。扑通一声落在哪些材料上,咧着嘴呵呵直笑,也不管那硬邦邦的材料格的自己生疼。

    鬼三正好回来一趟,看到老盒子笑的口水都流出来了,不由得摇了摇头:“这老盒子傻了,”

    一个半月以后,石宏从木然尚口中得知云州就要到了。

    这一个半月以来,河书阵法之中的海妖已经好过了十五万头!怏怏一片,已经达到了河书阵法现在能够容纳的极限了。

    这些海妖在河书阵法之中修炼,足足将河书阵法的威力提升了一个,

    !

    石宏重新开始修炼河书阵法,第九层阵法一路势如破竹,几乎没有耗费自的灵元,便已经完成了一半。

    只是这一半之后,不论石宏如何催动灵元继续祭炼,阵法却再也没有一点进展。联想到之前第八层阵法最后阶段的况,石宏心中有些明白了:只怕以后,河书阵法的修炼就不是只靠自的实力能够完成了。必须满足一些特殊的需要才能继续祭炼。

    这第九层,有一个条件,就是将阵法之中填满妖怪,但是除了这个之外,还需要另外一个条件,这条件,却是需要石宏去慢慢发现的。

    就要到云州了。丛。知和木然尚父女的缘分也就到此为止知为什4四心中忽然又闪出那一天晚上木然玉沾的背画面;而这个画面和许多年前一个画面又一次的重叠在了一起。石宏心中一阵莫名的愫,想了想。把玉带打开,五珠神蚌收集的那些材料之中,颇有许多的金银。

    他用手一拨,黄金白银自然而然的分开一边,估算一下,黄金至少也有数百万两,白银约莫也是这个数字。

    石宏分出一半黄金来,想了想,随手放出一道深火,将这百万两黄金融化,贴在了自己的船舱内壁一 他的船舱乃是整个大船上最大的,融化了这些黄金贴上去,空间也骤然小了不少。

    石宏把手一指,舱内的桌椅板凳全部化作木屑,黄金内壁之外,尽数贴上了木屑。普通人一眼看去。整个船舱还是木质,绝对看不出里面的玄机。

    石宏将银子留下来,免得到了云州再遇到当初在望海潮那样的尴尬。

    剩下的这些材料,石宏索一把火全炼化了。也不去管什么材料的配比,只是专心致志的将这些材料之中的杂质全部炼化小山一般的一堆材料,三三夜,被石宏最终炼成了一团脸盆大小的红色金液。

    想了想。石宏又放出地磁真火龙脉再次凝炼,虽终将这小山一堆的材料,练成了一柄模样普通的长剑。  长剑款式和大夏普通长剑并无区别,只是其中加入了数个阵法,都是石宏从河书阵法之中演化而来的。

    若是没有这些阵法,这一柄剑重量在数万斤以上,一般人根本无法

    用。

    阵法最关键的阵眼,乃是用一块玉精魄镇压,这件法器虽然是给普通人用的,但是能够自行吸摄天地灵气,在主人危难时刻,能够发出三道匹练剑气,便是一般的修士。也能够抵挡一二,对付一般人自然不成问题。

    石宏刚刚炼制完这柄长剑,外面突然一阵欢呼声传来,云州到了!

    石宏开怀一笑,难道这真的是天机安排?自己心中做了一个了结,这段缘分便真的到了了结的地方?

    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把十二鬼王和五珠神蚌都叫了回来。整理好了一切,石宏在无牵挂,洒脱自然地走出了船舱。

    大船正在缓缓靠岸,云州码头上的喧闹声也渐渐传了过来。

    看到石宏出幕,木然尚兴奋地迎上来:“贵客,咱们终于到了!”石宏淡淡的点了点头,木然玉沾站在一旁,看着石宏巧笑盈盈,只是那眼神之中,却还藏着一丝期待。

    石宏也不矜持,走过去取出长夕来交与她,想了想,却又觉得自己满腹之言,是对她说又不是对她说。最终只是淡淡一笑:“留个纪念吧。”

    木然玉沾愣了一下,下意识的接过了长剑,却还有些不死心,脱口而出问道:“你,还回来吗?”

    石宏一声长笑,指着云州方向道:“我可得往前走了,已经耽误了太长时间。”

    “咣!”

    大船靠岸,石宏凌空一步,已然到了大船之外,飘然落下,几步便消失在码头茫茫人流之中。

    木然玉沾望着他的背影,满心失落。木然尚走过来。拍拍她的肩膀:“莫想了,他跟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木然尚也有些黯然的摇了摇头。这一趟活儿是完了。五十万两白银。足够自己的船帮支撑半年时间。但是以后呢,望海潮到底要怎么办?

    一丝声音传进他的耳中,木然尚猛地一呆。连忙四周看看,却哪里有石宏的踪影?

    他也知道事关重大,当下不动声色。到船边看了看。不知什么时候。大船吃水深了许多!

    木然尚一如既往的在云州补充了食物饮水,这才不慌不忙的返回望海潮。一路上没有任何异常。

    直到回到望海潮,他将所有的人遣散了,才半夜独自一人,悄悄上了船,打开石宏住过的那船舱,匕首在舱壁上一刮,一片金光灿烂!

    石宏信步走在这码头的街头,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也不知道自己接下来究竟要往哪里去。只是心中一种感觉,就这么信步走着。

    他所告别的不是木然玉沾,那豪爽的异族女孩,只是和他心中的那个影子重叠而言。他所真正告别的。是当年那段愫。

    大道,究竟是有还是无

    石宏能够弄懂阳逆转的奥义。却回答不上来这个问题,

    在这港口内逛了好一会,疾步快走,石宏的绪才慢慢平复了下来。他这一回过神来,四处看看。却连自己也不知道走到哪儿了。

    这里看来是云州一个十分重要的港口,每一条街道都很繁华,人声鼎沸。石宏正准备找个人问问,却听到一边有人高声吟唱:“当世醉卧石上笑,我自痴狂看云清。莫辞千金买一醉,偷得浮生半闲。”

    歌声洒脱,于鼎沸人声之中,却字字清晰的传入了石宏的耳中,石宏忍不住转头望去,却见一名头戴风帽披稠衫的男子,正坐在一家就关门外,一口饮尽了一斗酒,将那硕大的酒具随手放在了酒馆柜台上。

    看到石宏,那人把手一拍,面前的布幡哗啦一声展开,如此洒脱的一个人,布幡上却写着两个白话大字:接活。

    那人嘻嘻一笑:“客官可是有什么为难之处?只要您说出来,我便有办法帮您解决。”石宏正待说话。那人却突然一竖手指:“别急,若是您说了我再接活,反到显不出我的本事来了。您不用说,跟我来便是 ”

    他神秘一笑,随手扔了一角银子在柜台上,抄了布幡便走。

    石宏一阵纳闷,想了想跟了上去。

    那人也不掩饰自己修士的份,上的灵元波动强烈,修为尚在石宏之上。

    石宏虽然战力无双,但是因为所修行的法门的问题,境界并不高。遇到一个修为在自己之上的人,到也并没有多想。

    那人脚程极快,不多时便已经走出了港口,却不走那些大路官道,尽捡些小路来行。约莫走了顿饭工夫。周围已经是荒芜一片,丘陵连绵,狼狐出没。

    那人回头对石宏一笑,突然一顿足,一道遁光高起,却不走远,只在高空等着石宏。石宏驾了遁光跟了上去。

    两人一前仁后这一飞遁,已经是距离石宏上岸的那一座港口数百里之外,周围群山连绵,灵气丰沛。

    前面那人徒然遁光一按,落在一座山峰半山腰的一座平台上。

    石宏也跟着一起下去。那人哈哈一笑:“到了到了。老道士,人我是给你找来了,快些付钱”。

    石宏一看那半山的石坪,顿时皱起了眉头。这石坪分明不是天然形成,而是有人一剑劈开了山峰,再拦腰一斩,生生开辟出来的。这个世界上,除了修士,还有什么人能有这样的能力?

    石坪之上空无一人,也不知引石宏过来那人在跟谁说话。

    那人却是眉头一皱,把手中的布幡往石坪中央一块巨石上狠狠一戳:“老道士,你想赖账啊”。

    轰隆一声巨响,那巨石崩碎成无数小块,里面赫然一名老道盘膝

    。

    “左笑我,我既然答应了,自然会给你报酬,难道我堂堂玄真门,还能赖账不成?”那老道颇为不满。把手一挥,十枚玉精珠魄落进了左笑我的袖子中。

    左笑我呵呵一笑:“你们玄真门最是抠门,若是还不赶快付账。我岂不是亏死?喏,人我给你带来了。你自己看着办吧。我走了。”

    左笑我转来超石宏一笑,抖了抖布幡:“接活。要是你能出得起价钱,我可以帮你打发了这老道士。”

    老道大怒,厉喝一声:“左笑我你想坏了规矩不成!”

    石宏没有看那老道士,而是一直盯着一边的山壁,淡淡说道:“前辈元神高人,何必藏头露尾呢?”

    石壁宛如水面一般泛起了一片涟漪,一道影子从石壁之中走下来,刹那之间周围天地,万丈灵光来,汇聚在那一道虚影上,虚影慢慢凝实,化作了一名着黑色道袍的老者。

    之前那名老道士立刻叩拜:“恭迎师尊。”

    左笑我大吃一惊,把布幡一顿。一道遁光冲出数百丈:“这活儿老左接不了小子你自求多福吧!”

    石宏没有理会把自己诳来的左笑我,眼睛死死盯着那元神老道,冷冷问道:“你是为了那根海眼石根?”

    那黑衣老道轻轻一点头,朝石宏道:“老道玄真高鹤,广炉就是我不争气的徒孙他一指一旁的那名老道:“这便是被你打了的广炉的师傅大洪。”

    石宏看也不看虽外那名老道大洪。只是盯着高鹤。高鹤爽朗一笑,大袖一挥:“大洪下去吧,你根本不如人家小友的法眼。”

    大洪脸上一片怒气闪过,上前一步道:“师尊,这等小辈,何劳您老人家出手?弟子这便擒了他,交给您老发落。”

    高鹤沉吟一下,点点头:“也好,你小心些,这小子有点古怪

    大洪傲然:“不过是仗着法器之利而已,胎息境界,还能翻上天去?”  大洪道人说完,微微上前一步。浑气机顿时便和整个山峰融为一体。这件简单单的一步,已经激发了周围的大量灵气,脚步落下,石坪微微一颤,似乎承受不起他的重量。

    “天发杀机、气机无敌,虚空凝兵、巨灵神爪,杀!”大洪道士一声大喝,周围数座山峰的灵气猛然汇聚到了他的右手之上,在皮肤表面凝成了一片灵气铠甲。

    铠甲为爪,凌空一击,直奔石宏头顶而来。

    石宏还是定定的看着高鹤道人,毫不理会一边的大洪道人这一番“做作。”

    大洪道人的巨灵神爪眼看就要到了石宏头顶,石宏还是一动不动,只是看着高鹤。他怒吼一声,右手一抽,生生将这一击收了回来。

    “小子,你想寻死不成?就算是死。也要交出海眼石根,否则老道必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石宏根本不屑去理会他,真正的大敌,是眼前的元神高人高鹤。

    石宏一点也不敢放松,全神贯注的戒备着高鹤,只是口中淡淡对大洪道:“若你还看不出来,这场战斗之中,你的力量根本无足轻重,那就真的白活了这几百岁!”

    大洪道人大怒,一爪击出:“好你个狂妄小子,老道今天擒下你。拷问之时绝不手软。到时候你必定后悔冒犯了老道!”

    那巨大的灵气铠甲猛地一缩,又凝实三分,灵铠之上的问路却愈发的清晰起来,显然这一手法术也十分玄奥,绝非泛泛。

    大洪道人这一回不再试探,祭出自己的全部力量,一爪狠狠抓向石宏的口。

    五道鬼爪速度极快,爪尖和空气摩擦,竟然刮出了五道赤红色的火线,发出声声凄厉尖啸。

    “砰!”一声闷响,灵铠鬼爪狠狠抓在了石宏的口上。

    大洪道人预料之中石宏口吐鲜血飞出百丈之外的画面并没有出现,反而是他的灵铠鬼爪被一股巨大的反震之力震得片片碎裂,哗哗啦啦的掉落了下来。

    石宏安然无恙,只是外突然放出三团奇特光芒,围在石宏头顶不住旋转。

    大洪道人右手鲜血淋淋,满眼惊骇的望着石宏:“这不可能,”

    石宏太阿锻体法诀大成,已经达到了断玉级别,又负龙龟甲,再加上七十二相都天神魔大阵、河书阵法,大洪道人一击攻不破他的防御。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

    倒是高鹤,心中的惊骇一点也不具大洪少。

    大洪道人一击那一刹那,高鹤原本想趁机发难,却不料石宏似乎未卜先知一般的,自体内接连放出三团异光。高鹤乃是元神高人,自然看的出来,这每一团异光,其实都是一道元神。

    这人到底什么来路小小年纪竟然已经练就三道元神!

    在外面折腾了一天,回来赶紧码字,总算是赶上了。不过今天的月票真悲剧了,居然只有一张!苍天呐,你不是在玩儿我吧?召唤大家的月票,哗哗啦啦的都下来吧。不能这么悲惨吧?,如知后事如何,请登陆 肌凶叭 。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叩仙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