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二章 大补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三 书名:叩仙门
    …人修道兰道关生命基,讨不得这一关,不是心旧便是心不足,与大道无缘,自然也就谈不上修道。

    其二金丹。之后便是元神。

    金丹和元神,非有大机缘者不能成功。因此石宏心中明白。这年轻人虽然短短一年之内从识神直入金液,堪称修真界第一天才,但是想要结成金丹却并非那么容易的事  便是资质无双,没有机缘感悟,也是白搭。

    只是这人对侣用痴重。他实在不忍相劝,打击人家。  石宏看了看周围,想了一下,随手将那巨大的石技收进了佛眼珠内一 这人说打坐就打坐。根本连一点护持都没有,若是来了什么歹人,便是实力远不如他,也能轻松将他收了。一个金液期的修士。可是祭炼邪门法器大好的材料。

    老壶天地乃是石宏的根本。里面秘密太多,自然是不会放心让他进去的。佛眼珠里面,只是一些玉精珠魄,虽然昂贵,却也算不上多么珍贵。

    石宏安顿好了这一对落难鸳鸯,这才把目光集中在那一根巨大的海眼石根上。他眼睛毒辣,第一眼便看出这海眼石根还能继续生长。如果想要将这海眼石根移入自己的老壶天地之中,便需要连同石根下的这一眼清泉一起挪走。

    石宏放出神识查看一下,这眼清泉却是连同着下面小板座山峰,着实有些麻烦。石宏想了想,自己出手肯定办不到,自己采药级别的能力。还没有这种“移山填海”的大威能。

    索唤出老壶元神,让云纹老壶自己来做。

    他心念一动,云纹老壶却纹丝不动。石宏还以为自己心念传达上出了问题,又是一道心念送出,老壶元神依旧没有反应。

    石宏把神念透进了老壶元神一看。只见那白白胖胖,冒充太阳的老壶元神。悠哉悠哉的挂在天空。混没把石宏的意思当回事。

    石宏无可奈何,叹了口气。恭敬道:“请前辈出手…”话还没说完,老壶元神已经嗖的一声窜了出去。打开老壶天地,瞬间便将整个明涂岛都笼罩了进去,连带着岛下的那一道地底火脉在内,一点不剩,一口吞了进去!

    石宏目瞪口呆,下面,骤然一座海岛消失,周围的海水汹涌的卷过来,在海面上形成了一个可怕的巨大无漩涡,引动的周围天地能量翻滚,狂风大作!

    当初在大十字山脉,云纹老壶便一口吞了人家整整一片万年原始森林,这回干脆,一座岛屿下肚。

    石宏一阵懊恼。这胖壶越来越刁了,分明馋得不行,却还硬着,一定要自己喊他前辈才肯出手。幸好这家伙还不能开口说话,否则真的和石山神兽、裂天犀兄、东皇鲸钟三个凑成了一桌麻将,哪还有自己消停的时候?

    他正烦恼着,突然天空中一道红色闪电,咔嚓一声撕开了天宇,准确的朝石宏劈了过来。

    石宏心头刹那之间警兆大生 刹那之间挪移出去数百丈,那红色闪电凌空落在海面上,整个海面瞬间变成了一片火红,直径十丈以内的海水,瞬间被蒸发成空。

    石宏大怒,既然对方根本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动手,那自己也不需和他客气。五指一张,裂天犀兄的凶煞之力瞬间凝视,望着天空一拳砸了出去。

    拳头凌空一扯。无边无尽的凶煞之力已经将整片天宇笼罩其中,一拳砸出,顿时有无数黑灰色的能量从四面八方朝石宏攻击的那个点挤压过去。整个空间一阵扭动,都被这一拳力量积压的有些变形了。

    天宇之中凭空哉 出一道人形,一声大喝:“好!小小采药修士,能够发挥出这样的实力,难怪云海派会在你手中吃亏!”

    那人年岁也不夫,约莫和石宏相仿。只是一正统的道家打扮,青布道袍,白玉发暮,后却背着一只形状奇特的长剑。

    那长剑乃是用一整块的翡翠雕琢而成。健赤红如血,上面恰好有零星的翠绿点缀,被再势利导的雕刻成了一片片的绿叶。绿叶如星,洒在鲜红的长剑上,显得古意盎然“灵气十足。

    剑鞘格外别致,竟然是一只如意的模样,只不过相对而言,这翡翠如意剑鞘实在比一般的如意巨大许多倍。

    那人面对石宏惊天一拳,不慌不忙的摘下了背后的长剑,恭敬的道:“请剑前辈出手!”

    话音一落,只听那如意玉剑在剑悄之中飞快的震动,发出一声清冽的玉啸声,一道红色剑波发散出去,剑波一震,便将石宏的那一恭恭劲分割化解,最终消们于无形。

    石宏大吃一惊:“天品法器!”

    这还是石宏真正第一次和天品法器比斗。那青年道士微微一笑:“不错,如意玉剑前辈乃是天品五的等级。乃是我玄真门六大重宝之一。我们也不在意什么云海派,修道之人更无人贪恋他什么女儿,只是这海眼石根与我们玄真门大有用处。是以才请动如意玉剑前辈出手。不论你是什么来历。只要交出海眼石根。我便做主放你离去。”

    石宏眯起眼睛,问道:“玄真门放心将如意玉剑交给你,只怕你在玄真门内地位也不低吧?”

    那青年道人表面客气的一个稽首,面皮上一阵傲然:小道玄真广炉。”石宏了然点头:“玄真广炉,修真界青年一辈十大高手排名第二,果然果然。”

    广炉一点头道:“你既然知道我的名号,又知道了我所负的如意玉、剑前辈乃是天品五的无上法器,便应该明白。无论如何你也不是我的对手。玄真门更是道家五门之一。无论如何也是你得罪不起的。只是我大派自然要有大派的气度,只要你交出海眼石根,这次我便饶过你。

    石宏哂笑:“大派气度?刚才那一道闪电便是你的大派气度?”

    广炉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若你连那道闪电都躲不开。那点实力,我何必与你谈什么大派气度。”

    石宏心中恚怒:“那边是说。若是我被那道闪电劈死了只是活该?”

    “正是。”广炉毫不避讳,他自认实力远在石宏之上,语气虽然客气,骨子里却傲气十足,说话直接:“既然你敢插手玄真门的事,便应该有这

    ”

    石宏一阵长笑:“哈哈哈”可惜啊,海眼石根既然入了我手,就绝没有再送出去的可能了,这可如何是好?”

    广炉脸色猛然一变,手中如意玉剑似乎也被激怒,叮的一声剑鸣,声达云霄!

    “果然我玄真门多年不履中州,这边的人便以为我们玄真门好欺负的。稍微有点实力便不知天高地厚。以为能够触犯我玄真门!”广炉一声冷笑:“也罢,这些井底之牲,与他们说这么多有何用?以他们的境界,永远也高不明白的。打杀了了事。剑前辈不需出手,晚辈自有能力处置了此人。”

    他还跟那如意玉剑交代了一声,如意玉剑叮的一声剑鸣,似是首肯。广炉将如意玉剑恭恭敬敬收在了背上,傲然面向石宏:“这是你咎由自取。可怪不得广炉心狠手辣!”

    石宏正要说话,脑海之中却有一个貌似忠厚的声音响起:“友…”

    石宏一愣,东皇鲸钟什么时候这么客气了?所谓无事献引起。非即盗,他立刻警惕起来:“前辈?”

    “呵时,小友,对面那人背上那根红玉,看上去非常可口啊。”

    石宏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您说的是如意玉剑?”

    “初开灵识,虽然不能化形、不能人言,但是已经很不错了。若是你能给我吃了,我出手…”嗯,两次!怎么样?”

    “两次?”石宏跳脚大叫:“前辈,人家可是天品五的法器读,而且对面那小子在您眼里不算什么。可是对我来说却是一个几乎不可能战胜的对手。才两次?最少您也得出手五次!”

    “不行不行,我正在将养恢复,吃了它才能恢复多少?出手五次我可亏了最多三次!”

    “四次!不然您自己出手抢夺好了,我不管了!”

    东皇鲸钟一阵痛:“真不行啊,要不这样,你把你藏起来的三十枚玉精珠魄也给我,我出手四次。”

    “这事儿你也知道?”

    东皇鲸钟貌似憨厚的呵呵一笑,却不肯多说。

    石宏眼珠一转:“成交!”  两人诈的一阵讨价还价,都是在石宏脑海之中进行,不过是一瞬间的功夫。

    他谈妥了价钱,心中大美,再次看向广炉的眼光便有些不同了,伸出手指头朝广炉勾了勾,笑容有点狐狸:“来吧!”

    广炉冷哼一声:“不管你谁,只要你能在我手下撑过三招,便是死了,在冥十道,也足以自傲,同别的鬼魂吹嘘了!”他把双手一扣,一道法诀打出,后顿时海浪翻涌,怒涛如炸,冲天而起。化作一道百丈高的巨大水龙,狰狞咆哮。

    “气统万法,水龙三杀!化、化、化!”

    广炉手指一连三点,又有两道水龙怒吼而出,三道气机所化的百丈水龙。带着无边无尽的威压,自三个方向包围扑向石宏!

    石宏脑后飞起一道银河,冲上万丈高空,又凌空挂落,一道银色水幕将石宏护在当中。七十二相都天神魔大阵蓄势待发,隐藏在石宏龙龟甲之内。

    那三头水龙一头撞在了河书阵法上,连续三声巨大水雷,水龙和河书阵法一同消失。广炉却一声长啸,清冷喝道:“认输吧,交出海眼石根,饶你不死!”

    他的气道绵绵不绝的已经融进了周围每一滴水珠之中。三道水龙毁了河书阵法的防御,却已经和石宏脚下的海水融为一体,一滴水珠之中的气道,便能控制一盆海水。

    广炉把两指一竖,手指为剑,气机牵引两指剑意锐利无限,嗤的一声朝石宏刺了过去。

    整个海面轰然一声掀了起来,就好像这方圆百里的海面下,有一头巨兽猛然窜了起来。海水一下子倒悬到了天上,整个海面生生拔高数百丈,将石宏吞入了海水之中。

    一道道百丈水龙在海水之中来回游动,不断冲击着石宏。

    石宏再次放出河书阵法,刚才河书阵法和那三道水龙一碰,石宏意外感觉到河书阵法竟然有些改变。

    他收回了阵法查看一番,竟然发现阵法之中多了不少海水!

    河书阵法纯粹是用灵力模拟水流,之前里面从来没有注入过别的水,没想到这一次无意之中和巨量海本相碰,一些海水涌入了阵法之中,竟然让阵法一直停滞的第九层有了一些松动。

    河书阵法与石宏来说格外重要,只要第九层阵法一成,他便能够进入大十字山脉,猎取命髓。因此发现了这一点之后,他毫不犹豫的又一次开始实验。

    石宏人被裹进了海水之中,河书阵法无声无息的在周围护持着。任凭那些水龙来回冲撞。那一道道水龙,看似凶猛无比,实际上一头撞在河书阵法上,立刻便被阵法裹了进去。

    石宏悄悄取出九枚玉精珠魄。拍进了龙龟甲之中。借助龙龟甲,石宏实力暴增,河书阵法应付这些水龙游刃有余。

    到是那广炉。看到石宏只守不攻,以为他的手段仅止于此,得意的又是一声长啸,意气风发道:“这回你可知道了,道家五门绝不是你这般散修所能触犯的了吧,哈哈哈!”

    石宏不言不语,默默的用河书阵法将周围的海水不停地抽进来。

    广炉好无所觉。只是耗费灵力,不断将海水升上去。海水从他法术的周围哗哗留下来,好像一座巨大的瀑布。

    石宏和广炉这般足足对峙了三四个时辰。广炉厉声喝道:“我看你还能坚持多久!”他手指为剑,凌空一划,剑意凛冽,凌空从百里之外抽取了无数海水冲上天空,凝成了万道百丈长短小山粗细的巨大水剑轰然砸落。

    石宏所在的海域一片乱震,终于有数道水剑冲破了石宏的防御,狠狠的刺向了他的本体。

    广炉大喜:“井底之蛙,还不束手就擒,双手献上海眼石根!”

    石宏心中觉得好笑,若不是自己觉得河书阵法已经喝饱了海水,那几道水剑怎么会冲进来?这种程度的攻击,便是连自己的太阿锻体都攻不破,更别说龙龟甲了。

    他还真要感谢广炉这个苦力。不停地把海水抽上来,化作水龙撞向自己。让自己用河书阵法吸摄海水方便了许多,要不然,只怕

    他将河书阵法一收,仰天一声长啸,原本裹住石宏的百里海水,随着这一声长啸,轰然一声崩炸。百里海面一下气倾斜下去,骇浪诣天,声如滚雷。

    广炉一个法术坚持了足足十个时辰,本以为石宏在里面“苦苦坚持”必定已经是强弩之末。他强行抽取了百里之外的海水,凝成水剑凌空一击,定能一举建功,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胆敢向自己递爪子的小修士打得魂飞魄散,却没有想到,石宏突然之间生龙活虎的冲了出来,一声长啸灵力勃发。生生破了他的法术!

    广炉满眼难以置信,看着天空中潇洒自如的石宏失声道:“这不可能榭

    石宏凌空一指,一道火龙呼啸着张牙舞爪冲向了广炉。龙口之中衔着一枚温润佛珠,一看就知不是凡品。

    广炉登时吓得魂飞魄散。他才是真正的强弩之末,哪还敢只凭借自己的力量对抗石宏的法术法宝?

    当下也顾不得什么面子了,高声恳求道:“请剑前辈出手!”

    想是那如意玉剑好不容易从玄真门出来游一圈,早已经憋得不耐烦了。广炉声音未落。一道红光自他背后冲天而起,如意玉剑化作一道血色金鹏,一声嘹亮剑鸣,凌空扑了下来。

    石宏付费了一番云纹老壶:这如意玉剑的做派,到是跟它很像,可惜这玉剑不知公母,否则到可以捉来和云纹老壶配对。

    地磁真火龙脉把口中的佛眼珠一口吞下。数百丈长的庞大躯上,立刻喷出一片佛光。威能大胜,潜龙升天。和那血色金鹏凶狠的搏斗在一起。

    地磁真火在所有的真火之中最是沉稳。其质恰好和佛门精要相合。因此地磁真火龙脉和佛眼珠搭配起来珠联璧合。

    石宏的这一道法门,用以攻击未必是最犀利的,但是却博大精深,万分稳妥,生生将锐意十足的如意玉剑缠住,脱不开手脚来再做别的事

    广炉大吃一惊,怎么也没有想到,石宏随手放出一件东西,就能够和玄真门六宝之一的如意玉剑拼个不分高下。

    天品法器难求。道门八十脉之中,也没有几家拥有天品法器坐镇的。便是以玄真门个列道家五门之一,万年积淀,这天品五的如意玉、剑,也能跻玄真六大重宝。即便是排行末尾,也能看出天品法器的珍贵。

    可是石宏随手一件东西。就和如意玉剑斗得不相上下,对于广炉的震撼是可想而知的。

    广炉本以为如意玉剑一出,必定是摧枯拉朽,将这小贼当场斩杀,血溅五步。却不料如意玉剑未能建功。他能高居年轻一辈十大高手第二名,自然心思灵巧。如意玉剑被阻,他心中狂傲之气顷刻之间想个一样放个精光,当下便是一个激灵。眼神闪烁,膘着石宏,慢慢朝后退去。

    石宏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广炉堂堂玄真门弟子,修真界年轻一辈十大高手排名第二,这样煌煌堂堂的份,竟然说跑就跑。

    他悄悄退出了百丈之外,口中一声大喝:“剑前辈这里交给你了,我先回去向掌教复命。”话没喊完掉头就跑。石宏回过神来,他已经一道遁光在十几里之外了。

    石宏大怒,把裂天犀兄的凶煞一催,神火元剑丸嗖的一声了出去,一道火光冲出十几里之外,狠狠斩在了他的后背上。

    广炉知道留下来这条小命肯定没了,也不管什么六大重宝。也不管什么伤势了,强撑着体只是往前猛冲。

    那一剑直杀的他口中鲜血狂喷,却是片刻也不停留,只在空中洒下一片血雨。

    石宏把手一放,血焰元神一声呼啸,火云滚滚笼罩了百亩天空,堪堪将广炉笼罩其中。十几道血色闪电,缠绕着火光狠狠的劈在了广炉上。广炉一声惨叫,被打进了海里。却还是不停。终于驾着遁光在海面下狂遁数百里,窜了出来之命逃回了玄真门。

    石宏悠悠然收了神火元剑丸。广炉虽然逃了,可是血焰元神出手,他又岂能得了好去?血焰熔魂的邪术早已经种在了他的体内。

    百亩血焰火云翻滚,从四面八方渐渐聚拢,压缩空间,将如意玉剑渐渐围了起来。

    地碰真火龙脉凌空一窜,钻进了血焰火云之中,刹那之间火云威能大增,猛地在一收,强大的力量生生将如意玉剑困住,行动迟缓了三倍。

    玉剑狂略,愤然不屈。

    石宏飞手将九枚玉精珠魄拍进了龙龟甲之中,源源不断的灵力支撑着他又将血焰火云之中的空间压缩了一半。

    这一下,如意玉剑只能像一条蚯蚓一样在其中挣扎了。

    玉精珠魄之中的灵力疯狂的消耗着,毕竟是堂堂天品五的高明法器。

    石宏不敢怠慢,放出自己的神魂,寄于元神兵人之中,猛地杀入血焰火云之中,一拳狠狠砸中了如意玉剑。  如意玉剑初开灵识,凝成了法器元灵,这种元灵和元神类似 只是远远比不上元神而已。

    元神兵人这一拳,生生将如意玉剑的元灵震碎,化作无数碎块弥散在玉剑之中。

    石宏把老壶天地打开,吞了如意玉剑进去,长笑道:“请前辈享用吧,哈哈哈!”

    东皇鲸钟大喜,扑上来钟口一张。一口将如意玉剑吞了下去。

    东皇鲸钟吃起东西来比鬼一他们斯文多了,没有那种嘎吱嘎吱的大嚼声,只是有个和云纹老壶一样的坏习惯。

    美滋滋的吃了一餐,便用力的打了一个饱嗝出来,一股浊气席卷老壶天地。

    石宏听着老壶天地之中传来那一声闷响。暗自庆幸自己见机得快。提前一步关闭了老壶天地,要不然又是一股气浪扑面。

重要声明:小说《叩仙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