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一章 枷锁石椁,大道有情(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三 书名:叩仙门
    边的黑骁本凡经目瞪口呆“实在没想到个采药道行,州竟然能够一拳废了自己的掌教!

    突然又听到云龙把责任全推到自己上,他顿时一个寒战,连忙怒斥道:“是你自弓要把女儿送给人家糟蹋,却来把责任推到我上。”

    下面的明综岛上,站满了云海派的人,本待掌教大展神威,轻轻松松消灭敌人之后齐声为掌教喝彩,却没想到最后会是这个结果:掌教被人家轻轻松松解决了。

    数百云海派门人弟子,表整齐划一,两眼圆瞪,下巴掉在口上。

    石宏也听明白了,他把手一挥,云龙道长的头顶上一道火棍一烧,血焰熔魂之下,强行搜索了云龙道长的记忆。

    这法门残忍无比,石宏一般也不会动用。

    云龙道长本来以为这些界上不会有比刚才金丹被炸碎更加痛苦的事了,但是石宏很快就让他明白自己又错了。

    血焰熔魂强行搜索记忆,云龙道长觉得好像有一根狼牙棒在自己的脑子里用力的搅拌着,同时还不停的往里面添加辣椒粉之类的调味料。

    “啊”云龙一声惨叫,当场昏了过去。石宏叹了口气:“这世上,当真有这样不要脸的父母。”他随手一挥,将云龙道长扔了集去:“鬼二,赏给你了。”

    一声狂放鬼笑,鬼二窜了出来:“金丹修士,大补啊,多谢主公。”

    他张口一吸,将云龙道长吞进了口中,一阵大叫嘎吱嘎吱的声音,直吓得下面云海派的门人弟子脸色惨白。

    石宏摆了摆手,鬼二这才回去了。

    黑骁也不管自己比石宏大了几百岁,凌空跪在石宏面前,哭天抢地,一把鼻涕一把泪:“上尊,我们都是被云龙迫的啊,我们也不想为非作歹,都是云龙那厮压迫我等,我等也没办法啊”

    石宏一摆手,淡淡说:“走吧。”

    黑骁一愣。石宏不耐烦道:“带着你们的人快走,免得我改变主意。”黑骁一个哆嗦,想到刚才鬼二大嚼云龙道长的样子,哪里还敢耽搁,放出自己的法器,也不去管下面的那些人了,一道遁光逃的无影无踪,这速度,绝对是超水平发挥。

    下面的那些门人弟子自然一哄而散,只是这些人能不能坚持到逃出藏影云海,石宏就不去管了。

    岛上刹那之间走了一空,石宏看着下面那粗陋的防御阵法,不由得一阵摇头。这阵法说实话与他一点用处也没有,玉精这种级别的灵石,他还真是看不上眼。

    随手弹出神火元剑丸,将那阵法轻松破去,石宏落到岛上,鬼二的声音在边响起:“主公,那老道士有一条储物玉带,还请老爷查看。”

    石宏心中顿时有了些许期待:他遇到的掌教,大都喜欢把整个门派的家底都呆在上,不知道这云龙道长是不是也有这种习惯。

    石宏现在穷的叮当响,东皇鲸钟那吃货上次一口吞了百枚玉精珠魄。石宏刚刚有所改观的经济状况立玄又捉襟见肘了。

    偏生屠教做的那一票,没逮着肥羊,堂堂一个国教,竟然只有三十多颗玉精珠魄,石宏打心眼里鄙视这帮只会养鬼不会赚钱的废柴。

    鬼二将那储物玉带呈上,石宏轻松破去了上面的制阵法,打开一看,顿时大失所望。连一枚玉精珠魄都没有,只有三枚玉精魄,被这老道精心收藏,剩下的都是一些玉精。石宏随手全扫进了自己的玉带之中。  除了这些,都是一些垃圾法器,石宏以往的战利品,都是血焰老祖、部老邪、屠教这样的级别高手收藏的。对这些法器自然看不上眼,全部丢进了云纹老壶的血池之中。

    处理了这件事,石宏信步来到岛屿中央。

    这座地底火脉喷发而成的小岛,却让人意外的在岛心形成了一汪清泉。距离清泉不远处,便是地底火脉的喷发口,浓烟滚滚火星四。可是这清泉却一股古井无波的样子,清澈见底。

    这便是阳相生,水火相济的道理了。

    在那清泉之中,立着一根石笋,水桶粗细,却有两丈高低。石笋表面斑驳,一道道奇特纹路盘旋其上。

    清泉之中不断地涌起一股股浩淼氤氲的灵气,渐渐融入那石笋之中。而石笋每一次吸食了这些灵气之后,石皮下面,便会浮现出一道道淡青色的灵脉,其中的灵气粘稠如血液一般流淌。

    石宏大吃一惊,他的老壶天地之中固然有上百海眼石根,却绝没有一根有这般的品质,难怪能够打动堂堂道家五门之一的玄真门。

    这石根灵脉已成,只怕再过上数百年,便能修成石妖,化出人形了。

    在这海眼石根周围,云海派搭建了许多房屋,显然是自己居住的。然而石宏眼神一扫,却在那些石屋之中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东西。

    这是一座巨大的石橡,长一丈八,宽也足有一丈。

    石椅外面,被一道道锁链紧紧捆住。锁链上刻着

    石宏心中奇怪,什么样的胖子,需要这么大一具棺橡?锁链上的符咒自然难不倒石宏,他心念一动,眉心光虽缓缓运转,那些符咒顿时一道道离了锁链飞进了石宏的眉心。

    石宏轻轻一扯,那锁链哗啦一声碎了。他将石技打开,哑然失笑,原来里面竟有两具石棺。并排摆在一起,难怪外面的石接如此肥 大。

    两具石棺之中,左面的那一具之中突然一声响动,石宏笑问道:“鬼一,难道这里也有你的部卒?”

    鬼一从石宏背后伸出脑袋来:“主公,这两具石棺之中,生机未绝,都不是死人。”石宏一愣:“难道有人喜欢在石棺中修炼?”

    石宏脑海中第一个印象就是僵尸,但是鬼一已经否认了,不是丧之物。他伸手把石棺打开,左面那具棺材内躺着一名面色苍白,气若游丝的年轻人。

    石宏看了看他,确实没死,一这状态修士很熟悉,先天之息,辟谷境界啊。从石棋外面的锁链来看,应该是被云海派困在这里面的。石宏掌心一丝灵力输入那人体内,抄着手退开一边。

    片亥之后,一声悠长叹息,那人终于慢慢苏醒了过来。

    他起坐起来,茫然看看四周,石宏明明在他边不远,他却好像没看到一样,一双眼睛之中,毫无生机。偏偏醒来之后,他的体生机勃勃,石宏略一查探,这两眼无神的青年,竟然已经达到了金液的级别,距离金丹大道,仅仅一步之遥。

    “我怎么没死?”他的声音之中,竟然充满了失望。

    石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自己一门心思想活,这人却因为没死而遗憾?那人失望的叹了口气,也不管边有没有人,深的望着一边的另外一具石棺,喃喃说道:小蝶,你等着,我这就去陪你,”

    他的手指尖,一滴淡金色的水滴慢慢凝聚,随着水滴越来越凝练,水滴上的金光越来越旺盛。

    他手指一伸,就要点在自己的眉心上。石宏总算是看明白一点了。就在那人的手指就要把自己的脑袋炸碎的一刹那,石宏才慢悠悠道:“若是你死了,只怕你的小蝶将来醒来,又得学你一般自尽,去下面陪你了。”

    那人吃得一大惊,临时收招已经来不及了,把手指一偏,指尖化出一道金光,嗡的一声,空气之中腾起一股浪,光线都有些扭曲了。

    “兄台说小蝶没有死?!”那人又惊又喜。

    石宏点点头:“她的确生机未绝。”

    “可是”那人连忙把边的石棺打开,一股寒气涌出来,石棺之中躺着一名宫装少女。面容精致的好像玉器,只是双目紧闭,脸色苍白,双眉之间盘旋着一股黑气,浑上下,没有一点生气。显然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那人深的看着小蝶,喃喃道:小蝶和我修炼的都是师门玉皇心印经,却不想期间出了差错,小蝶全经脉凝结,体寒如万年沉冰。可恨我修为浅薄,若是我能够达到金丹修为,就能够就为她重开经脉,哪怕是修为尽费废,至少能保住一条命。”

    “我们自小青梅竹马,懂事便在一起。我就不了她,就算是自己练就了元神又能如何?”

    石宏明白了:“所以你就自杀?”

    小蝶修的法门,我也跟着修炼,本想跟她同一种死法,没想到我却活了过来。”他突然癫狂起来,发疯一样的拍着石棺:“为什么我会活过来?为什么、为什么?老天你为什么耍让小蝶死,却让我活了过来!”

    石宏发现有些不对劲的地方,他狐疑的看向那人,问道:“你说只要到了金丹期就能救你的心上人。那你是何修为?”

    “我只是识神级别,这辈子恐怕都无望凝成金丹了。”那人语气凄苦无比,若不是因为如此,他怎么会寻死?

    石宏又问道:“你入石棺是何年何具。”那人一愣:“怎么了?”

    石宏道:“现在是大夏广源三十七年,你在石棺中究竟躺了多久?”那人自己算了一下,苦笑道:“原来我只“死。了一年多的时间”

    石宏眼睛一眯:“可是你现在是什么修为?”那人猛然醒悟过来,自己刚才那一指,分明不是自己以前修为能够施展出来的。他连忙自我查探一番,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一百零八滴金液,我竟然已经在体内凝结出一百零八滴金液,金丹大道,一步之遥,太好了小蝶,你等着我,我这就运功,凝炼金丹,等我有了金丹,我就为你重塑经脉!”

    他说做就做,连离开石棺都觉得浪费时间,一刻也不耽搁,盘膝开始打坐!

重要声明:小说《叩仙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