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九章 噩耗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三 书名:叩仙门
    二落虎顺年从旁拿起一只精致的木面,鱼给石宏道!我找的宅院。这是房契,我去看了。确实不错。你这么瞪着我干什么。这是你十颗药丸换来的  你现在知道你的石氏秘药在京师多抢手了吧

    石宏倒是不怎么在意这些外之物,只是笑道:“你先带我去看看吧,若是不成,还得麻烦你再找

    傅搏虎满口道:“你放心。包你满意。”

    傅搏虎的眼光的确还是不错的,这座宅院座落在皇城西北角,因为临近皇城,因此并没有多少人在这里居住。旁边就是一座皇家园林。唤作“离晓园。”傅搏虎从离晓园的门前经过的时候,还贼兮兮的跟石宏说道:“据说这离晓园的继承人,可是洛凝公主啊。

    石宏差点摘下自己的鞋子砸过去。

    宅院并不很大,但是能够看出来主人在这宅院上的确花了不少心思。门前影壁青砖上雕玄着一个个神话故事,屋檐上的瓦当也都有四相神兽的图案纹饰。

    总的来说,这宅院并不奢华,但是很典雅舒适。

    石宏当即决定:“就这里了

    他在心中一道讯息送到了数千里之外的蛤虎心中,让她带着父母来京师居住。

    这倒讯息送出,石宏就要跟傅搏虎道别。却被他一把抓住:“这偌大的宅院,那是说住就能住的?仆人丫鬟老妈子,花匠厨子一个都不能少,你不会让二老从月子镇带人过来吧?那边乡下的佣人,来了这京师。也不懂规矩啊

    石宏向来独自一人。勉一不知道还有这么多的麻烦事,这才醒悟过来。这宅院不比仙家的洞府,什么花花草草,一个法术便能打理的干净整齐。

    看到他傻眼的样子,傅搏虎一摆手:“算了,还是我帮你安排吧。从我府里先借一些人给你。”石宏当然不会跟他客气。

    第二天石宏就为自己这个决定庆幸,幸亏当时没和傅搏虎客气。傅搏虎的人当天晚上就送到了石宏新宅之中。第二天一早,蛤虎就赶着马车。带着二老出现在了别鹤院门口。

    石宏大吃一惊:“你怎么来的这么快,这皇宫你  ”

    蛤虎依旧化作一位端庄成熟的女子,只是这一赶车的劲装,手握马鞭。显得别有一番韵味,就连旁边几个小太监都忍不住看直了眼睛。

    她笑嘻嘻的看着石宏,石宏一摆手:“罢了。不管是缩地成寸的法术。还是这皇宫的军,都难不倒你一头金丹期的妖怪

    只是这私闯皇宫,终究是一桩大罪,他随手一道遁光,囊了蛤虎和那马车消失不见。

    蛤虎被石宏发送去了月下阵。虽然不敢多言,但是终究月下镇小地方,又遇不到什么取向志同道合之辈,好生苦闷。

    她到是从对门张府勾弓了几个丫鬟,可惜到了最后一步,对方无不惊骇莫名。裹着衣服不顾光尚且外漏,就尖叫着跑开了。每每将就要虚枪上马的蛤虎弄个不上不下。好生郁闷。

    这回石宏让她入京。大夏都城,繁华世界,蛤虎急不可耐,一夜之间,举着马车,缩地成寸赶了过来。

    遁光到了宅院门口落下。蛤虎倒也伶俐。直到现在,才撤了马车上的制。朝里面禀道:“老爷夫人,您们快下车来看看,这是谁啊?。

    车门打开,石宏赶紧迎上去:“爹娘 ”。搀扶着二老下车。

    石宏他爹经过这些年的磨练,早不是当年月下村那个憨厚懵懂的石顺子了,疑惑的看看石宏:“这么快便到了 。他也知道儿子如今贵为国师,再看看一边蛤虎低眉顺眼的恭立在石宏后,似乎也明白了。

    石宏他娘没那么多心思,见到儿子欢喜的紧。这些年的老夫人当下来,自有一番气度,若是当年月下村的石宏他娘,此时定然要唠叨着这宅子太大,雇的人太多,平白浪费了银钱。

    现在,却只是开心能够和儿子住在一起。

    宅院内的一应物件,毕竟都是别人置办的,一人难称十人心,石宏领着二老进去,他母亲这里看看那里瞅瞅。随口吩咐着下人把自己不合眼的地方改了。

    石宏看好的一些雅致之所。在老夫人眼中。成了“不实用。”统统改了去,这么一来,这宅子里将来凭空多了十多间房屋,却再也没什么雅致风了。

    儿子心中苦笑,这两代人的观点终是不同啊。

    石宏这边安顿父母双亲。两老到了宅院还不到两个时辰,外面便有小厮飞奔而来,高声禀告:“老爷夫人,外面有沽月楼的掌柜,听闻老爷夫人新迁,特派人送来贺礼十盒

    两老一愣,一起看向石宏。石宏苦笑,这倒是在预料之中。那厮问道:“老爷夫八,记着送礼的人就在外面。敢问该如何外冒。”     石宏一挥手:“收下便是

    这小厮应了一声,出去不过片刻工夫,便满头大汗回来了,手中捧着一摞礼单:“启禀老爷夫人,这会子功夫,外面又来了八个送礼的,”

    这小厮在傅搏虎家中颇得喜,伶俐乖巧,因此傅搏虎才送来给了石宏。二老新到京师,自然需要一些体己的人帮忙打点。

    这小厮自认在当场二品大员府上当差,也算是见多识产,却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形,便是他家老爷当年迁二品大员的时候,送礼的也没有这么频繁着急的。

    石宏扫了一眼礼单,无奈道:“不管谁送的,收下便是,列一张单子与我,这些琐碎事不要来打扰了。”

    “遵命。”那小厮赶紧下去了。心中却更加惊骇,礼卓他也看了,这些人送的礼可都不轻,他在京中厮混多年,晓得这么一家的礼物,折价都在白银万两上下。可是石宏是扫了一眼,就说是“琐碎事。”他若是有白银万两,早就为自己赎,回家做自己的富翁去了,何苦在这里伺候人。

    对于一般人来说,一辈子都未必能挣这么多钱。

    石宏修道之人,浑然不将这些俗物放在心上,只让小厮把名单记下来,将来一人一粒面粉丹药还了人便好。

    那厮察言观色,再来的送礼者,一概挡驾,只收了礼物让人回去。没人打扰,石宏跟在二老边,好生叙话。一家人其乐融融。

    正在这时,那小厮突又满头大汗跑了进来,石宏顿时不悦:“不是让你莫要再来打扰嘛?”

    那小厮听他语气之中颇有于不悦,连忙摆手解释:“少爷,是傅大人来了

    那小厮远远看到傅搏虎的轿子过来,便一溜烟跑进来禀告,他前脚进来,后脚傅搏虎便到了。

    “伯父伯母一路可还顺利?”傅搏虎简单的问候了二老之后,便一把将石宏扯到了一边去,满脸愁云道:“西域战事大坏,裂牛谷一战大夏大败,云宗被俘了

    石宏大吃一惊:“什么!”

    石宏赶回皇宫,老皇帝正在御书房内,对着兵部官员和文舒勇大发雷霆,这些大夏军中跺一跺脚都要抖三抖的人物,此时却跪在地上噤若寒蝉。

    石宏跟外面的小太监打听了一下小太监知道他是皇帝边红人,玄意巴结,一五一十的把事说了。

    原来,大夏对鬼戎的战事节节胜利,前方难免有骄躁绪产生,军中上下,觉得时机一到,力求一战消灭鬼戎,是以半年布局,和鬼戎在裂牛谷决战。

    原本大夏军队稳稳占据上风,可是不知怎地,突然之间全线溃败,鬼戎大肆反扑,结果大夏军队一溃三百里,五十万大军只得六万逃回大夏境内,阵亡十余万,剩余的尽皆被鬼戎俘虏。

    修云宗便在其中。

    消息从西域传回京师,快马加鞭也需要五天时间,也就是说,这已经是五天前的事了。

    石宏登时急了,五天了,不知道修云宗如今境况如何。他也不管那么多了,一把推开御书房的门,冲进去便道:“陛下,请准我去西域一趟。”

    老皇帝一阵犹豫:“国师,鬼成王庭一项喜欢秦养妖人,这一次我军大败,与鬼戎妖人只怕大有关系,国师独自前去,势单力孤,只怕

    显然老皇帝不想让那个他去冒险。石宏决然道:“请陛下准奏”。反正你不让我去,我也会自己去。

    老皇帝似乎也看出来石宏的心思,长叹一声道:“如此,就依国师吧,”

    老皇帝一答应,文舒勇立亥面露喜色。

    大夏和鬼成交战,处处占着上风,只是每每在关键时刻,都会被鬼戎妖人暗算,功亏一篑。文舒勇早就想请国师出手,只是他自觉欠石宏的人已经太多,实在不好意思开口而已。

    皇帝这一准奏,文舒勇立亥道:“国师,我将八百金羽铁鳞借与你,护卫国师!”

    石宏原想推辞,转念一想,这一次去的毕竟是战场,金羽铁鳞经百战,带在边定有用处。他一点头:“我就不与将军客气了,我即匆边走,还请将军立刻整军。”

    文舒勇看了一眼老皇帝,老皇帝一瞪眼:“还不快去!”

    “臣告退!”文舒勇趁机逃离了老县帝的吐沫星子雨。

重要声明:小说《叩仙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