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八章 祭台阵网,石氏灵丹(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三 书名:叩仙门
    石宏心中一动,他曾经听石山神兽说过。只要有三具元神兵人,便能够布下一座三才兵阵,威力倍增。自己现在已经有了两状元神兵人,血焰元神和自己的神魂,恰好能够控两具兵人。即便是得到了第三个元神兵人,自己也分不出第三道元神去纵,这三才兵阵还是一句空话,若是将这道鬼龙脉修成神外化神,岂不是正好三道元神?

    他重又将阵法布下,盘膝坐在阵中。双掌在那黑玉玉综上一拍 抽出了神外化神的法门,细细研读。

    钻研数之后,总算是将这一道法门了然于。石宏默默推算。这法门不说尽善尽美,至少也有七成把握。

    不过就算是失败了,损失的也不过是这道鬼龙脉。与自己本并无伤害。这鬼龙脉本来就是意外的来,损失了也就损失了罢了。

    石宏计议已定,立时便开始按照神外化神的法门开始修炼。

    将那座封印着鬼龙脉的紫水晶山峰不了出来,双掌之内,灵元一送。纳入紫水晶山峰之中,将那道鬼龙脉抽了出来。

    那道鬼龙脉一离开紫水晶山峰。没了封印力量压制,立刻便暴躁起来,奋力一挣,仰天一声咆哮。十分雄壮。

    七十二相都天神魔大阵之中。裂天犀兄主持,两头上古十大凶兽,无上鲸龙、裂天犀兄,还有另外三头上古凶兽的生魂,威煞齐发,配合着七十二相都天神魔大阵,才算勉强将这道鬼龙脉的威势抵消。

    裂天犀兄一声大喝:“快!我坚持不了多知 ,”

    石宏双掌一拍,一道道法诀打入了鬼龙脉体内。

    鬼龙脉大痛。一声声咆吼,奋力挣扎,石宏张口一喷,地磁真火龙脉咻的一声缠住了它。任凭它如何挣扎,却始终甩不开这道在正统龙脉之中苦修过的真火龙脉。

    石宏双手不停,一道一道的法诀自双手间飞出,足足打出了九万九千九百道法诀,一道道淡金色的法诀在鬼龙脉体表不住流淌,一声轰然雷鸣。才算是将它镇压下来。

    石宏在自己眉心一指,抽取了一丝神魂之力,绕在指尖轻轻一点,注入了鬼龙脉之中。

    “嗷  。

    已经被镇压的鬼龙脉猛然一抖,一声震天的咆哮声,裂天犀兄一声怪叫,周围凶兽之力凝结的凶煞封印哗啦一声被震裂了。

    不过石宏那一丝神魂之力。柔韧又刚硬,钻入鬼龙脉的体内不断游走。片刻了之间便将这道鬼龙脉控制了下来。

    石宏终于松了口气,自己之前推断错误,按照天巫法门祭炼神外化神的话。只怕连一成把握都没有。

    这最后一步,将自己的元神之力注入化神体内,强夺化神灵识。一般的元神绝对不能完成。

    鬼龙脉天生灵物,灵识强横无比,便是一般元神都比不上,若不是自己的神魂禀赋非常,这一下就要被鬼龙脉挣脱了。

    只要它一挣脱遁入地下,便是神仙也难再找到它了。

    石宏又不停地拍入了九万九千九百道法诀,鬼龙脉才算是真正的安静了下来,石宏那一丝神魂之力,已经钻入了鬼龙脉的龙首。像一条灵蛇一样的盘踞下来,将鬼龙脉原本的灵识吞吃干净。

    石宏猛然想起,自己当时在龙脉之中修炼,还曾经带出来九枚紫晶龙气,当即从老壶天地之中找了出来,捡了一根扔给鬼龙脉,鬼龙脉果然胃口大动,一口吞了下去,三两下嚼碎了吞入腹中,心满意足的打了一个饱嗝之后再也不动了。

    石宏只好又将其他八枚紫晶龙气重新送回了老壶天地之中。

    这到鬼龙脉,正全力消化那道紫晶龙气。一时半会是不会醒来了。

    石宏将它收进了龙龟甲之中,不去管它。

    收了功法起,石宏想了想觉得还是应该回清砌山看看,毕竟孟破非还在那里,他赶到清砌山,仙市繁华依旧。石宏直接上了第九层,八层八角琉璃宝楼之中,曲孝梯正在接待几位贵客,看到石宏登时吓了一跳。急忙丢下客人跑过来:“国师,您还活着,真是太好了,太好了

    石宏一愣:“谁说我死了?。

    曲孝悦苦笑一下:“琥珀山一战,整个山都夸让你们夷平了。郜老邪虽然重伤,但是好歹几个月之后回到了血巫山,国师你一年多不见踪影。所以

    石宏大吃一惊,没想到自己这一番修炼。竟然已经一年多的时间过去了。

    曲孝悦感叹道:“国师安然归来,总算是让曲某心中稍安。国师放心,这件事我一定彻查清楚。一定会给国师一个交代。”

    他一连用了两个,“一定。”以表示自己的坚决,石宏却不怎么信得过。一年多的时间,泄密的事还没有查清楚,显然石宏一死,这些事曲孝悦也就不怎么上心 讨石宏又活了讨来,况就不样了六      ※

    他随口问道:“那郜老邪回去之后如何说辞?”

    “他二话不说就闭关了。修真界如今对国师的评价可是大大提升。都说国师虽然死了,但是重创号称元神之下无敌的郜老邪,实力惊人啊,”他说了一半,才反应过来:“哦哦,国师安然无恙,郜老邪这回踢到铁板了。”

    石宏也不提那一战的胜负。他平白得了郜老邪全部家,闷声发大财好了。

    他问起了孟破非。才知道孟破非也以为石宏已经死了,跑到琥珀让。痛哭一场,祭奠了石宏三天。洒泪而去。

    石宏对此颇为腹诽,***,不知道还以为你跟我有什么呢。

    石宏告别了曲孝悦,曲家家主似乎有点过意不去,悄悄塞给石宏一枚金质令牌,告诉他:“这是我曲家的贵宾令牌,你只要拿了,不管什么时候,都能直接来这宝楼之中,佣金八五折。”

    这东西倒还算有用,石宏随手揣了。

    遁光一千里,石宏一年多没有回京师,这番回来,京师繁华依旧。他先去宫中见过了老皇帝,老皇帝看到他,一眸子挤眉弄眼 说话也是顾左言他,只是亲劲丝毫不比以前少。让石宏有点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从老皇帝的御书房出来,石宏径自去找傅搏虎。傅搏虎这一年多来意气风发。凭借着跟石宏商河除妖的便利。他将自己门下一人保举成为商河水司主事。

    朝中那些游离在各大势力之间的巾间派,看到这等肥缺傅搏虎都有办法补,立时有不少人投靠到他的门下。

    老皇帝也不知怎的,突然提拔了傅搏虎,如今他也是正二品的大员。独当一面,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

    见到石宏。傅搏虎开怀大笑。石宏首先拱手道贺道:“恭喜傅大哥高升!”傅搏虎一摆手:“咱们之间还这么客气?”他玩笑一般的一伸手:“不过你要硬是给我贺礼,我也不能不收不是,这个面子还是耍给你的。”

    石宏笑骂一声打开他的手。问道:“这一年来可好?修大哥那边有什么消息?那莽人好得很。在京师里憋了这许多年,终于回到战场,才叫一个如鱼得水呢,估计早就把咱们兄弟给忘了。”傅搏虎抱怨着。

    两名十三四岁俏丽的侍女送上香茶,石宏随意的扫了一眼。落到了傅搏虎的眼中,大夏第一才子立刻压低声音道:“怎么样,感兴趣?”

    石宏一愣,看到傅搏虎的笑容有点猥琐,立时明白过来,气的石宏指着他的鼻子臭骂:“你个大夏第一贼”

    傅搏虎捉弄了他一番,哈哈大笑道:“你不知道吧,如今你这位国师喜好幼女的传言,已经传遍天下,呵呵,你还在杳原,就弄得大夏京师绝色女童的价格飞涨。你可倒好,一去一年多。可怜那些花了大价钱买了女童,准备给你送礼的家伙们,这一年多养下来,女童也养成了少女,只怕不和国师胃口了,哈哈哈!”

    傅搏虎是真开心,他整里朝堂争斗,一群老狐狸森森的,也只有跟家人在一起的时候问心一点,也只有跟石宏在一起的时候,才可以肆无忌障的开这样的玩笑,仿佛回到当年轻狂时代,开怀大笑一番。

    石宏愕然:“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傅府旁边的刘府之中。便养着皿名粉雕玉琢的女童。”傅搏虎突然神秘兮兮的跟石宏道:“我说,你到底有没有那种丹药,如果有给我点。”

    石宏不明白他什么意思:“井么丹药?”

    “切!跟我还装。就是让男人在底之间重振夫纲的那种药。”

    石宏露出一个了解的笑容。傅搏虎骂了一句:“臭小子,你哥哥我龙精虎猛,我是给刘大人要的。正好拉拢他一下 你以为他花了一万两银子埋了四个女童准备送给你,是为了什么?”

    石宏随手从玉带里掏了掏,这样的丹药。血巫山还真是有不少。郜老邪也收着一些,只不过不是用来给人用的  是用来给灵兽配种的。

    石宏随手拿了一枚出来,在鼻子上一闻。摇了摇头,这一粒下去。保管刘大人金枪不倒三个月。最后精尽人亡。

    他跟傅搏虎问道:“家里可有面粉?”

    “有。”傅搏虎名人取了面粉来。石宏将被子里的茶水倒进了面粉里活了活。将那里药丸捏碎了,粉末均匀的洒在里面。

    一粒药丸,一大盆面粉,石宏拌匀了,随手搓了十粒药丸丢给傅搏虎:“这十粒给他,包他重振雄风。”

    随后又一指那面盆:“剩下的你自己派人去搓吧,我可没那闲工夫。不过一个人最多十粒。否则当不起这药效,要大损根源。”

    傅搏虎一阵恶心:“你这也太黑了吧”

重要声明:小说《叩仙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