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六章 床光明月,收获连连(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三 书名:叩仙门
    石宏不必去玩什么我看上了某件东西,谈好了价钱之后,突然又说这镇纸不错,搭给我吧之类的把戏。

    这人绝不笨,虽然上处处透着古怪,但是恰恰说明这个人还很精明。

    他如果那样做了。徒惹人笑而毛

    石宏索伸手一指:“这个镇纸我要了。”

    那人很痛快的手指凌空一挑,那枚镇纸飞进了石宏手中。他随乎将洞府封闭了。这才道:,“现在咱们谈谈价钱的问题。我的要求很简单。你带我离开清砌山就行。”

    石宏一愣,狐疑的看着他:“以你的修为,自己完全有能力离开啊”

    那人显得有些不耐烦,一摆手问道:。你答不答应?不答应就把东西还我。”石宏毫不由得把东西揣进了玉带之中:“成交。”

    “哈哈哈”。那人仰天一阵长笑,打开了洞天飞出来,双足一顿,冲天而起,笔直的向了第九层那一道结界。口中大呼小叫:“爹。我赢了,爹,我赢了!”石宏纳闷,周围的人一阵惊呼。却没想到那结界好像认识他一般,轻轻搂开一道裂缝,将他漏了进去。

    “这  ”不管周围的人不明白,当事人之一的石宏也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让国师见笑了。

    ”一旁一个声音传来,只见曲孝梯从那一群商贩之中走了出来,他之前隐众人之中,即便是以石宏之能,一眼扫过去也没有注意到。此时一出来,石宏顿时哑然,心中暗道:人人都道曲家商贾传家,却不知这曲家家主修为,只怕已经证道元神,深不可测啊!

    石宏负神魂。即便是无意之中,想要在这么近的距离内,瞒过他的神识,也至少需要元神级别。

    他一拱手:“曲家主,令父子这是这会儿不用解释,石宏也明白了,那人的的确确是曲孝梯的儿子。

    曲孝悦伸手一请:“国师。咱们上去说话

    两人飘然而起,在一众商贩莫名其妙的眼神之中,慢慢飞入了那幢八角八层琉璃宝楼之中,那道结界,依旧没有阻拦两人。

    第八层上,已经摆上了一精致的红泥茶具,曲孝悦和石宏坐在长几旁。有数名俏丽清秀的花妖女童,有的手捧水瓶,有的正给泥炉扇火,有的执着茶叶盒,在一旁乖巧伺候着。

    曲少主则一本正经的站在父亲后。

    曲孝悦请石宏品了茶这才一挥手道:“盈盈,来见过你石叔父。”

    石宏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却看到那曲少主扭捏的表,立时明白了,他心中暗道巧了,自己这一天之内,见识了三个莫名其妙的人名。

    曲盈盈一 没错,就是那个昂藏男儿。曲家少主 无可奈行的来到石宏面前,躬一拜:“见过叔父,刚才的事,还请叔父见谅

    石宏的辈分陡增。一时间还有些不太适应,连忙笑呵呵的点点头: “好好一边琢磨着,自己辈分看涨,是不是该“意思意思”给点见面礼,那男人女名的曲盈盈已经转退了回去。

    曲孝梯笑着解释道:“我这儿子,自小没有好好管教,跟别人学了一坏毛病,动不动就喜欢和人打赌。”曲孝梯眉毛一扬:“那我就跟他打赌,这名字也是他自己打赌输了,心甘愿的改过来的

    后面的曲盈盈忍不住哼了一声。

    曲孝悦就当没听见,接着说道:“国师。今天你帮忙,这小子才第一次赢了我,要不然,他怎么会那么兴奋

    石宏抬头一看,曲盈盈虽然板着脸,眼睛里却着实闪烁着兴奋地星光。他微微一笑。对着一对行为古怪的父子不置可否。

    “爹说我不可能在清砌山上表露自己是曲家少主的份,还有人能带我出去。结果我找到了一个。”曲盈盈得意洋洋。

    石宏明白了一个大概,虽然那心疼的厉害,却不得不把那枚镇纸拿了出来,还给曲孝悦道:“既然如此,这东西还请曲家主收回。”

    曲孝梯一摆手:“国师这是做什么,既然已经送出去了,就不会再收回来。况且也只是一件残破品,国师既然喜欢,尽管留下就是了。”

    石宏立刻顺势收了起来。

    曲盈盈不敢往高了选,因为第八层以上不少人见过他,真认出来,还就没有人敢带他走了。

    第七层以下,那些人就算是有心带他离开,也没有那个能力 他上的法器可都有曲家的烙印。一出清砌山。立刻就会被觉察出来。

    只有第七层,会遇到一些修为精深之辈,能够掩盖这些法器烙印,而且这一层认识他的人几乎没有。

    曲盈盈道:

    ”司师有能力带我离开,这赌约您可不能赖 …”

    曲孝梯帏然道:“你爹我赌品一流,岂能跟你一样?虽然国师没有真的带你离开,但是国师的确有这本事。这一场,便算你赢了。”

    曲盈盈大喜:“那您终于肯放我出去了?”曲孝悦勉强一点头。叹了口气道:“你总也该出去看看了。”

    “谢谢爹!”曲盈盈大喜过望,飞奔下楼:“我这边收拾知 ”

    石宏奥看着父子俩人。曲孝梯回过头来正好撞上石宏的眼神,不由苦笑道:“还不是他娘,舍不得儿子离开,始终不肯让我放他出去

    他一句话。便让石宏想到了自己的双亲。自从那一次回家之后。还真的再也没有回去看过,妹妹石珊失踪,两老孤零零在家中,石宏眼圈发红,心中一叹,差不多的时候,把他们也接进京师吧。

    跟曲孝梯喝完茶,石宏告辞回去,到了自己住的小院子,孟破非的房门关着,石宏本也没觉得孟破非有美人相伴,会回来的这么早。修士自然不会干那钻草窝子的事,但是多的是洞府法宝,随便甩出来一件,两人钻进去卿卿我我一段时间还是可以的。

    石宏已经走到了自己门前,却突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他定睛一看,孟破非的房间里布着一重制。

    石宏有些奇怪:孟破非不会这么早回来,谁在他的房间里干什么?难道是包打听?

    石宏脑海里立刻勾画出一幅哥哥不忿妹妹被聪想之中的色狼勾引。在色狼房中埋伏,暗布机关的画面来。

    他蹑手蹑脚的走过去,这点阵法制,在石宏河书阵法面前不值一提。

    他手指间出一道水流,顺着阵眼进去,片刻之间,这阵法制便无声无息的破开了一个大洞。

    “嗯”啊、亦 ”

    一阵古怪的叫声传来,似是十分痛苦,石宏皱着眉头往里一看,顿时了大红脸出来:屋子内。孟破非和那看上去很文静的小惜姑娘,急不可耐的连都没上。就地战了起来。

    两人像两条游鱼一样纠缠在一起,翻滚缠绕,用的姿势石宏连想都不曾想过。

    石宏吓了一跳出来。赶紧把人家的制复原,好在里面的两人**,并不曾注意到光已然外泄。

    石宏暗骂一声倒霉。看来包打听也不完全错了,他这么一想,登时心生警惕:将来若是有哪个小贼惦记自家妹妹,也一定要这般管束严格。万万不可让人偷了腥去。

    石宏回到自己房间内,将河书阵法当头一罩,便将那一枚镇纸取了出来。

    这枚镇纸并不算精美,却很别致:三指宽、两指厚,长约半尺。通体晶莹,似乎是用一整块的水晶打磨出来。但是这水晶当中,却嵌着一枚弧形碎玉,只有手指粗细。碎玉两头并不齐整,像是从什么东西上断裂下来的。

    石宏之所以选择这件东西。是因为他手里还有另件一块碎玉,那块碎玉神秘,石宏道现在都没弄清楚到底是什么东西。

    当年劫坏神火凝炼成丹、眉心符策光茧,都是来自于这块碎玉一便是当年被他无意之中投入丹炉。神火灼烧之下,神音灌脑的那一块碎玉。

    “先把乾坤为鼎器。次将玉兔药来烹。既驱二物归黄道,争得金丹不解生

    “修炼三黄及四神,若寻众草更非真。阳得类方交感,二八相当自合亲。潭底怪灭,山头月白药苗新

    ”二物会时合,五行全处虎龙播。神功运火非终旦,现出深潭一轮

    “八月十五玩蟾辉,正是金精壮盛时。若到一阳来起复,便堪进火莫延迟。”

    “符宝字逾三百,道德灵文满五千。今古上仙无限数,尽从此处达真诠

    “契论经歌讲至真,不讲火候着于文。

    要知口诀通玄处,须共神仙仔细论。”

    当初断断续续,那悠远古老的声音在他脑中回,将这些经文硬生生塞进他的脑海之中,除了“二物会时合,五行全处虎龙蝼。神功运火非终旦,现出深潭一轮”让他领悟了神火法门,修成神火内丹,“符宝字逾三百,道德灵文满五千。今古上仙无限数,尽从此处达真诠让他眉心结出那枚专门吸摄符篆灵力的银色光茧之外,其他的几句到现在石宏也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而那块碎玉,一直被石宏小心翼翼的收藏在老壶天地之中。

    如今,石宏手上。又拿着另外一片碎玉!

重要声明:小说《叩仙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