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四章 归原仙市,琉璃宝楼(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三 书名:叩仙门
    二广年爽朗笑!“贵客莫要误会,来到众里。若是抚口,吭,要井经过顾先生一番点评,才能决定档次。”

    石宏明白了,原来并不是所有人都像小惜的哥哥那样狗眼看人低。

    那少年领着两人往里走,孟破非一头雾水,低头问石宏:“国师,您要卖什么?”石宏笑而不语:“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石宏印象之中,似“顾先生”这般的朝奉,都是两撇老鼠须,一双精光眼,干瘦如柴,捧着水烟袋的形象。不像在这件偌大的屋子中,见到的顾先生竟然也偌大!

    顾先生端坐在一张花梨木长榻上,那长榻能容纳三个人并作,然而顾先生一个人坐在上面,已经没有一点多余的地方了。

    “顾先生,这两位贵客有货品出售。”

    顾先生手中一只小巧的酒壶一 于他而言小巧,实际上也有小酒坛大小了一 一边抿着嘴喝酒,一边伸手道:“哦,拿来看看。”

    石宏取出的东西让孟破非大吃一惊:“命髓!国师您”

    石宏笑嘻嘻的一摆手:“我自有用意。”孟破非还是有些难以置信,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只直勾勾的看着那道命髓。

    那胖大异常的顾先生初时对石宏也不看重,待到那命髓拿出来,他那一双原本就被肥挤成了一条缝的眼睛,又眯了一下,都快要闭上了。

    “命髓?!”

    这东西几乎从来没有人卖,无论是什么人得到了,都珍若命。就是一时用不上,也回好生温养,绝不出手。

    顾先生连忙放下了酒壶,双手捧起那没玉精魄,仔细的看了看,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公爵级别的命髓?这个贵客你确定出售?”

    石宏道:“那还要看你们曲家出不出得起这价钱。”

    这话说得盛气凌人,本有些孤傲的顾先生却不敢反驳,这一道公爵级别的命髓,也确尖当得这句话。

    顾先生仔细的观看一下。确定的的确确是公爵级别的命髓之后,有双手还给了石宏:“贵客先收好,我这就去请家主来。这笔买卖太大,老顾做不了拜 ”

    他说完,也不从长榻上下来,把手一拍两侧扶手,一朵悠悠白云,托着长榻和顾先生,晃晃悠悠的出门去了。

    直到这时,孟破非才算是长长地缓过一口气来:“算了,我也别想了,反正我买不起。”他说完,右手在自己的左腕上一拍,一点金光嗖的一下飞了出去:“不过总要通知一下师门,有人要出售一道公爵级别的命髓。”

    那少年忙给两人奉上香茶,请两人先坐下等候。

    并没有等多长时间,外面一阵风声,顾先生跟在一名貌不惊人的中年人后面一起进来。

    中年人朝石宏和孟破非一拱手:“国师,孟公子,失敬失敬,在下曲孝悦,现在在曲家做主。

    下面的童子有眼无珠,怠慢了二个,还请恕罪。”

    果然不愧是曲家,这么短短一会儿,就查明了两人的份。石宏心中道,这样也好。起码说明自己的命髓来路没有问题,所有的人都知道自己和孟破非才从大十字山脉出来。

    他呵呵一笑:“曲家主客气了。不知我这东西。曲家估价几何?”

    曲孝梯歉意道:“抱歉,国师能否再让曲某一观?毕竟事关重大。”

    石宏爽快的取出了命髓。曲孝悦却也不做作,前前后后看了许久,才终于长叹一口气:“果然是一道货真价实的公爵级别命髓,国师真的是打算出售?”

    “绝不戏言。”

    曲孝梯一点头,又斟酌一下,这才道:“国师这单生意太大,曲家以前也从来没有做过命髓的生意,这定价,着实为难。便是我这八角八层琉璃宝楼的最顶层的宝贝,比起这命髓来,也差了不止一筹。我看不如这样,我们曲家帮您联系买家,由他们暗中出价,价高者得,我曲家抽半成佣金,如何?”

    一般而言仙市拍卖抽取一成佣金,曲孝悦这一次只抽石宏半成,已经是一纠良优惠的价格了。

    石宏一点头:“成交。”

    一边的孟破非立玄说道:“曲家主,通知买主的时候,莫忘了我们文始派。”曲孝悦含笑点头。

    石宏原本就不想回京,曲家主请他们在清砌山住下,等候消息,石宏自然一口答应。

    还是先前那个花妖少年,领着两人出了那山峰,曲曲折折,到了后山,一片茂密松涛之中,几幢青砖白墙灰瓦的小院 这边是富甲修真界的曲家的本家所在。

    石宏和孟破非被安排在一座跨院内,孟破非对与石宏竟然出售命髓的事大受打击,几天以来独自们在房间里炼化他买来的那些材料。

    石云…二有出门,将河书阵法围在自只外,悄然入  ※

    他双掌夹着金属龟甲慢慢吸摄,第一枚金属龟甲之内的金元精气被他吸摄完之后,太阿瑕体已经达到了铸铜的级别,等级提高之后,吸摄金元精气的速度大大增加。

    这第二枚龟甲的吸摄速度大大增加,如今龟甲上的墨色浓度已经淡化了很多。

    石宏默运心法,从龟甲之中抽出一丝丝金元精气沉淀在自己体内,一连三天,石宏突然觉得体内经脉一阵跳动,吸摄之力大增,一气将金属龟甲之中剩余的金元精气全部纳入体内。

    随即体内一阵金鸣大响,震得石宏双耳失聪,这股浓郁的金元精气团成了一枚米粒大小的弹丸,在石宏体内不住游走,所过之处,太阿缎体的法门功力大增。

    那弹丸飞速运转九九八十一圈,本恰好消耗完全,金元精气彻底沉入石宏体内。石宏面上闪过一层金色,又缓缓沉下。他猛地一睁眼,双臂互相一碰,当的一声,竟然发出了金属碰撞的声响!

    他低头一看,第二块金属龟甲中的黑气也消耗殆尽。

    石宏在自己上一阵揉搓,因为功法新成而外溢的金元精气 慢慢退回体内,再也不会出现那种双臂一碰,铮铮作响的况了。

    石安随手从玉带之中取出一块五行金精,在手中轻轻一搓,五行金精立刻被捏扁。他微微一笑,心中了然:自己的体已经达到了《太阿体》法诀之中“销金”的级别了。

    果然是越往后越困难,第一块龟甲内的金元精气吸收完毕,石宏连升两级,从磐石到了铸铜,可是第二块龟甲吸完,却只升了一级,达到销金,恐怕下一次提升,就要吸摄两块龟甲内的金元精气了石宏也只剩下两块了。

    想起那两块完好无损的龟甲,石宏就有些无奈,它们都在老壶天地之中。

    石宏尝试着打开老壶天地,那撑得肚皮溜圆的云纹老壶晃了两下,竟然没理他!

    石宏气个半死,咒骂道:“让你贪吃,你个肥有 ”

    “咦”一阵惊讶之声传来,石山神兽钻了出来:“借你眼睛一用。”这已经不是第一次石山神兽毫不客气的“借走”他的眼睛,石宏只觉得双眼周围一阵刺痛,眼珠不由自主的看向了手中的那枚龟甲。

    龟甲白,虽然表面还有些金属光泽,但是其中的金元精气的确已经被吸收干净了。

    片宏之后,双眼那种刺痛肿胀的感觉慢慢退去,石宏却眼泪直流,好生不爽。

    石山神兽沉默了片刻,突然一阵大笑:“哈哈哈!竟然能有人想出这样的办法,用金元精气污染它,绝妙之极!小子,这样正好,你快将星冥火种和这片龙龟甲合在一起。”

    石宏有些不解,石山神兽却喜不自胜:“快点小子,没想到这两种东西都在你手中,哈哈,简直是天作之合啊,太好了。

    ”

    石宏有些不解:“可是您不是说那星冥火种要用来当做命髓使用吗?”石宏也想要一件仙命甲,他已经把那道公爵级别的命髓卖了,若是星冥火种不合用,仙命甲的事就要往后拖了。

    “没错,你以为我在干什么?还有什么样的仙甲,比龙龟甲的防御力还好?”

    石宏看着手中的龟甲:“可是,这东西能当仙命甲使用?”这龟甲不过巴掌大顶多能当个护心镜来用,要想护住全那是不可能的。

    石山神兽一下子火了,不耐烦道:“你到底听不听我的?不听你子可别后悔。”

    石宏自从他跟裂天犀兄上一次争论之后,就知道石山神兽是绝对不会害自己的,立玄老老实实道:“您老别生气,我听您的还不行吗。”

    他随手一招,劫坏神火飞了出来,却顿时苦了脸:“前辈,我以前试过,劫坏神火根本炼不化这龟甲啊。”

    石山神兽不屑道:“废话,别说你的劫坏神火了,就算是紫玄天火也别想炼化龙龟甲。你之前还能把它烧红,那是因为其中的污染了金元精气。”

    石宏委屈道:“那您老人家让我怎么把两者炼化?”

    石山神兽气的一声怒吼:“笨!我说让你炼化了吗?我说的是让你合在一起,合在一起懂不懂?”

    石宏回忆一下,好像石山神兽确实没跟自己说过“炼化”完全是自己的主观臆断。他一缩脖子,将那一丝星冥火种取了出来,手指一弹,落在了白如玉的龙龟甲上。

重要声明:小说《叩仙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