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一章 国师恶癖,棋盘通关(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三 书名:叩仙门
    忽的“滴”一声尖锐哨响,一道雕翎响箭划过天空。

    随即,前方大营内一阵动,轰隆一声寨门打开,一标雄壮骑兵,跨黑马、披重甲,手持丈许长的长矛,风驰电掣,马蹄声如奔雷,大地隆隆颤抖之中,冲到了石宏面前。

    为首一员武将,生的豹眼如铜铃,虎背熊腰,头盔上一根鲜艳红翎。带着众人咔嚓一声下马,整齐跪下,抱拳喝道:“末将凤天歌,恭迎国师驾临杳原!”

    被封印的大十字山脉。外表看去平坦一片,中州百姓称之为杳原。杳原地广人稀,牧草茂盛,乃是大夏放养战马的一处所在。

    这凤天歌便是此处主帅。

    石宏皱眉问道:“可是陛下安排的?”

    凤天歌脸色一变,上前一步低声道:“骑兵国师,凤天歌五年之前乃是御林军百人校尉,曾亲眼目睹国师神威,甚为钦佩。如今听说国师前来杳原,特帅部下前来侍奉。”

    这意思就是说,他私自调动军队了。

    不过虽然离了大营,却并没有出自己辖区,倒也不是什么大罪。

    石宏忍不住摇头,喝道:“你好大胆子!”

    凤天歌连忙跪下:“请国师恕罪!”

    石宏指着那营寨问道:“这是何意?”石宏没有发话,凤天歌依旧跪在地上不敢起来:“此地偏僻,只来得预备了这些,还望国师不嫌简陋。”

    中军大帐早已经给石宏空了出来,白骆驼皮制成的大帐价值连城,便是文舒勇的震波将军府之中,只怕也没有几顶。

    其中布置奢华,石宏虽然离的远,但是以他的目力,自然看得真切:鎏金兽首的香炉,描金生漆长案,羊毛地毯,青铜酒器……

    布置一应俱全,丝毫不比他的别鹤院差多少。

    最让石宏哭笑不得的是,帐篷内。竟然还有四个看上去只有十五六岁的少女,一个个轻纱披,酥、半露——石宏在心中哀叹:看来洛凝公主的事已经传开,自己这喜好**的恶癖,只怕也随之传扬出去了。

    凤天歌小心翼翼的问道:“国师可还满意?”他又小心翼翼道:“这白驼皮的大帐,还是小震波将军借的,文将军听说是给国师准备的,二话不说便命人十三匹快马连夜送来。”

    文舒勇一直觉得亏欠石宏,是以这回也是格外殷勤。

    石宏修道之人,与这些外之物自然不怎么看重,便是没有这准备,他一个人吸风饮露,也能过得滋润。既然已经有了这些东西,他也不庸人自扰,徒自苦恼,索坦然受之。

    “也好,前面带路。”

    凤天歌大喜:“末将得令!”

    他猛的一挥手,骑兵上马,后队变前队,泼喇喇的朝大营而去。不论他们催马狂奔速度如何,石宏始终一淡淡金光。飘飘跟在他们后,不多不少,正好十丈的距离。只是这一手神通,就让那些骑兵之中,没有见过国师的人再也不敢小觑。

    石宏有凤天歌的大营可供休息,那些修士可没有这么好的待遇。派来主持这一次大十字山脉“寻仙缘”仪式的那些长辈,自然有自己炼化的洞府法器,随手放出来便能入内休息,却苦了那些弟子们。

    不少人暗中眼馋石宏的大帐,嫉妒之余,却也在心中腹诽,这般贪恋享受,心修为必定不足。这般精神胜利一番,感觉才好了许多。

    如今这杳原周围能人颇多,难保其中没有修成元神之辈,石宏不敢显露神魂,整缩在大营之中,将河书阵法放出来,苦苦修炼太阿煅体的法门。

    只是他这般勤勉,却坐实了国师恶癖的传闻——四个俏丽幼婢,便让国师足不出户。那些婢女都是穷苦人家出,外人误会,她们也不辩解,能够靠上国师,与她们而言自然是大好的前途。

    于是,在石宏并不知况下,国师恶癖便经由这大营内众多兵丁的悠悠之口传出。世间多的是有心讨好国师,却苦无门路的人,这下子终于知道该送什么了。

    原本大夏境内。一个普通男童的价格能买三个俏丽女童,石宏这么一弄,普通女童的价格倒是没什么变化,绝色女童的价格猛涨,几天之内翻了上百倍!

    石宏在杳原军营之中呆了两,忽的浑一震醒了过来。

    那些女童知道国师乃是神仙,对于他边围绕着一道天河,虽然惊讶,却也没有吓得惊声乱叫。

    石宏收功之后,便把大袖一挥,一道罡风平地而起,倏忽之间将白骆驼皮的大帐,连同这帐中的一应物什全都收了——既然文舒勇觉得亏欠自己,索给他一个机会,免得他后再来聒噪。

    石宏一声大喝:“凤天歌来见我!”

    凤天歌正在自己帐中呼呼大睡,这一道声音准确无比的钻到了他的耳中。他的侍卫只见这位将军猛的一蹦,跳起来便向中军大帐奔去,都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凤天歌到了石宏面前,石宏长而起,把手一挥:“此地将有大祸,速速带人离开!”凤天歌一愣,石宏声色俱厉道:“事关人命,还不快走!”

    凤天歌二话不说。冲上点将台咚咚敲鼓,不过一顿饭的功夫,一座大营走了个精光。

    “呵呵呵……”一声长笑传来:“国师好大的排场。”随着那声音,只见天际间一道金色石桥宛如天河倒垂,搭落在草原之上。金色石桥栏杆上雕刻着一个个栩栩如生的石兽,每一块岩石上也有一副石雕画像,上面的石兽如同活物一般随着那金光扭动着。

    石桥之上,站着一名布袍道髻老者,面容清癯,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只是这双眼睛却十分细长。一笑就眯了起来,总让人觉得有些不实在。

    石山神兽和裂天犀兕一起在石宏脑中大吼:“小子,将那石桥夺来,于七十二相都天神魔大阵大有补益!”

    那石桥貌似石头雕刻,实际上每一块都是一具凶兽遗蜕所化的化石,被人一一炼化之后,组成了这样一座石桥。至于上面为何放出金光,只怕是其中还有厉害的制。

    只不过,这其中也有很多只是后裔,上古凶兽遗蜕也是极少。

    石宏一拱手,笑眯眯道:“让前辈见笑了,前辈是……”

    那老道颇为自负,也不答话,一旁凭空走来一名中年文士,介绍道:“这位乃是昆仑圣境十大长老之一的夺天道长。”

    石宏着实有些意外,峨眉、昆仑这些大派,在修真界之中的地位,还在道家五门、魔门十支和佛家三宗之上。

    这门派一旦大了,人弟子多了起来很多事便不好办了。历代积累下来,长老都一抓一大把。这些长老之中,不少人都是硬生生熬着岁月熬过来的,真实的水准,有的还不如年青一代的才俊。

    那怎么区别这些长老之间的优劣?昆仑掌教想了一个办法:只有能够闯过昆仑瑶池关的长老,才能入昆仑圣境修炼。这么一条规则,就将大半长老刷了下去,时至今,昆仑也十位圣境长老。

    这一次的“寻仙缘”盛典,昆仑竟然派了一位圣境长老前来主持,可见这件事,对于整个修真界来说也是十分重要。

    夺天道长眯眼一笑,有让石宏觉得此人不可靠。

    “不知国师率大军守在此处,是何用意?”夺天道长绵里藏针问道。

    石宏无奈道:“并非我所愿也,实在是他们擅作主张。石某也是修真界一份子,自然愿意秉承修真界的规矩办事,不愿如此排场。”

    夺天道长的通天石桥一现,周围便有个派弟子走了出来,听到石宏这句话。那些在野地里苦守了数天的弟子无不在心中大骂,你这般享受滋润,还说自己不愿有如此排场。

    夺天道长眉头一皱:“国师的意思是,你也要参加这一次的寻仙缘盛典?”石宏爽朗一笑道:“这盛典似乎是针对所有修行者的吧?”

    “这个自然没错,不过这盛典却也是有限制的。”

    石宏呵呵一笑,手掌一翻,已经多了一枚通关令牌。

    隐藏在暗处的楚肖并不意外,“血焰老祖”跟他讨要令牌的时候,他就猜到应该是给石宏——孟破非自己已经有了一块。

    倒是挤在众人之中的孟破非心中一动,暗自打起了算盘。

    夺天道长一挥手,肃容道:“既然如此,国师便也是这一次的寻仙缘弟子之一,丑话说在前面,既然国师以修行者自处,有些规矩想必不用老道多言。”

    石宏颔首一笑:“这个晚辈自然明白。”

    “如此,就请国师入列吧。”

    夺天道长把手一挥,凌空一道棋盘落下。那棋盘越来越大,纵横十九道金线金光四,落到了地面上已经足有半个军队校场那么大。

    棋盘一阵颤抖,周围修士手中的通关令牌,化作一道光芒将自家主人一卷,破空而去,各自落在棋盘的一个节点上。

    夺天道人喝了一声“起”,一道绝然大力,凌空将棋盘托了起来,随即棋盘迅速变小,带着上面三百六十一人,疏忽一下消失不见。

重要声明:小说《叩仙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