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一章 国师恶癖,棋盘通关(上)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三 书名:叩仙门
    楚肖一番解释,石宏才知道。原来自己离开血焰门之后,血焰门竟然穷的快揭不开锅了!

    血焰老祖对于门下弟子控制的极严,除了修行的功法之外,连平里修行所需的一些玉精都格外抠门——难怪血焰老祖自己的私藏之中,有那么多上品的玉精魄和玉精珠魄,他将整个门派的收藏,都带在了自己上。

    石宏这个冒牌的“血焰老祖”一去好几年,门内弟子修行的玉精已经用光了,楚肖代师执掌巨兽骨,当了这个家,自然要为这些柴米油盐酱醋茶犯愁。

    以前他能力不足,可是得了那株三花火芝之后,修成了十方血魔道,在整个魔道青年一代之中,实力稳稳占据前三那,就不得不为师弟们张罗了。

    这回修真界狩灵,发出的通关令牌有限,自然行大涨。楚肖自己猎杀了一头妖兽,抢夺了一块令牌之后,听说竟然有人出三百万枚玉精购买一块令牌,顿时大为心动。当即截杀了一名道家修士,抢了一块令牌卖掉,解了巨兽骨燃眉之急。

    这种杀人越货的事,干的上瘾,一次之后,楚肖毫不客气的又干了第二次、第三次……这回孟破非是他第四个目标了。

    石宏心中一动,随手扔出去一箱玉精魄:“这些拿回去,留下你自己用的,其余的分发给师弟师妹。”

    楚肖大喜,玉精魄和玉精只见没有什么兑换比例,玉精魄远远比玉精珍贵,在修真界绝对是可遇不可求的。

    师傅说留下自己用的,。其余的分给师弟师妹,却并没有说给自己留下多少,等于是说随便自己处置,便是自己留下九成九,师傅也不会说什么的。

    楚肖刚才还有些怨言,毕竟被人中了血焰熔魂,谁都不会太高兴,石宏立刻打一巴掌给个枣,恩威并用,果然楚肖不再怀恨在心,反而感激涕零——这一招也是入世之后,从老皇帝上学来的。

    楚肖倒也十分上道,将自己抢来的两枚还没有卖掉的令牌双手呈上:“师尊,这两块令牌弟子不敢擅自做主,献给师尊。”

    楚肖也是做个样子。血焰老祖如果想要令牌,随手就能抢来一堆。

    石宏取了一块令牌,道:“为师一块就够了,另外那一块你也卖了去吧。”

    “弟子遵命。”

    石宏挥手道:“没什么事就退下吧,记住,那个孟破非和那个国师石宏,乃是为师大计划之中的关键人物,不可得罪。”

    “弟子遵命,弟子告退……”

    楚肖离去之后,石宏驾着血焰顿出百里之外,元神一扫,发现没人跟踪,才恢复了本

    他随手将一具石偶从老壶天地之中丢出来,蛤虎被人封印成了一尊石偶,大眼瞪小眼,眼中净是惊骇的神色——石宏只不过是觉得玉带之中太过狭小,已经堆了很多东西,放不下这么大一头蛤虎,是以才将她扔进了老壶天地之中,却不知道自己在老壶天地之中的那些珍藏,那这头蛤虎着实吓得不轻。

    便是昆仑峨眉这些数万年传承的古老大派。能不能有这么多的珍藏都不一定呢。

    石宏虽然不懂文始派的封印法门,但是一道灵力冲撞,随手也就破去了——孟破非本来下的封印就不重。

    蛤虎一恢复了自由,连忙一骨碌跪下去,连连叩首祈求:“上仙救我、上仙救我!”

    似她这般的妖怪,狩灵之中九成都会被杀,便是侥幸活了下来,也会被重新捉回去圈养起来,等到十年后的下一次狩灵,那时有没有这么好的运气,躲过一场死劫就不一定了。

    只看石宏储物空间内那些珍藏,就知道此人必定大有来历。蛤虎按照修真者习惯的思维,认定石宏必定是大修转世,是以这辈子虽然功力并不高,但是法术厉害,而且珍藏无数。跟在这么一个人边,岂不是比被人捉回去,苟活十年要强得多?

    是以她一被放出来,就立刻跪地恳求。

    石宏眉头一皱,这头蛤虎的修为不错,已经金丹大成,只是没什么修炼的法门,只凭自己的本命神通伤人,已经是如此厉害了,若是调教一番,用来看守门户,看护双亲倒是不错。

    他犹豫道:“我有意让你看护双亲,只是你这般丑陋姿容,我怕反而吓着了双亲。”

    那蛤虎一听。就地一滚,竟然化作一名材高挑,满头金发的美艳女子。石宏一愣,蛤虎才说道:“这才是小畜化作人类的本来面目,之前那个,只是为了增加趣……”

    兽类于这方面毫无羞耻之心,蛤虎说起来也是脸不红面不臊。

    石宏松了口气:“如此,你这就去我家看好门户,若是你做的好,我自会为你寻找修行法门,助你早得道,若是不好……”

    石宏冷哼一声,手中法诀一掐,血焰熔魂发动。

    蛤虎头顶上一圈血焰将她的兽魂生生扯了出来,滋滋的烧着。

    蛤虎浑一震,只是短短一刹那,却让她感觉到,这辈子从出生到现在,所有的痛苦加起来,都不及刚才那一下。

    她慌忙跪下:“小畜省的,小畜必定尽心尽力照顾老爷夫人。”

    石宏一点头,将自己家的地址跟他说了,又将那道血焰熔魂改成了和楚肖的一般。叮嘱她有什么事可以传讯告知自己。

    蛤虎隐去了上的妖气,拜别了石宏赶往月下镇。

    石宏这一番安排之后,架起一道遁光回到了商河水司的驿站之中。

    ……

    傅搏虎一看见他,就挤眉弄眼的哈哈大笑起来。

    石宏被他笑的无奈,只好苦着脸说道:“你莫要那么看着我,我真的什么也没干?我乃修道之,必定是童……”

    傅搏虎却把大手一挥:“莫要骗我!合籍双修的事,我还是知道的。”

    石宏顿时无可奈何,傅搏虎神秘兮兮道:“你小子也真行啊,我倒是听说陛下早有此意,要把洛凝许配给你。是以才让她在你们下学习。只是没想到你这么明目张胆,一走五年,五年之后回来就把小公主给吃了,嘿嘿!”

    石宏板着脸:“傅大哥,我看你这大夏第一才子的名号得改一改了,改我送你一块匾,就写上‘打下第一yin棍’可好?”

    傅搏虎又是几声yin笑,揪住他的事不放:“你和洛凝,虽然算不上一树梨花压海棠,可你也比洛凝大十多岁吧?这般老夫少妻,滋味如何?”

    石宏被他揶揄的实在无话可说了,恼怒反击道:“傅大哥可要我帮忙,将那花魁赎了子,送到你府上?”

    傅搏虎脸色一变,故作姿态的指着石宏,嘴唇颤抖道:“此等恶毒的绝户计,你也想得出来!”

    两人相视一眼,一起哈哈大笑。

    笑完了,傅搏虎拍拍他的肩膀说道:“玩笑归玩笑,只是你这回回去,只怕没办法和陛下推脱。这门亲事,我怕你不认下都不成了。”

    石宏哂笑:“他敢我?”

    傅搏虎默然,斟酌片刻又道:“闹僵了,总是不好。”

    石宏点头道:“我近期恰好要离开一趟,便由你护着公主回京吧。”傅搏虎还以为他要躲开,点点头说道:“也好。”

    他想了想,还是忍不住问道:“你跟洛凝公主,真的没什么?”石宏差点把手中的茶杯扔出去砸他。

    ……

    洛凝公主自认心灵受到了极大的创伤,先是被一个不男不女的妖怪轻薄了,随后又被那个色狼看个精光……

    洛凝每次想起来,都觉得后者更让她难堪,就算是一个人在房里,也会羞得满脸通红。

    周公子来了几次,都被洛凝赶了回去。洛凝整里提心吊胆,生怕石宏来看自己,到时候不知道要尴尬成什么样子。

    只是她毕竟还是这个时代的女子,思想之中难免带着些“三从四德”的成分。一个女孩子。子被一个男人看光了,就算是讨厌这个男人讨厌得入骨,总也觉得应该有所交代。

    可是没心没肺的石宏,竟然压根没来看她一眼!

    最后,傅搏虎来通知公主,明启程回京,国师另有要事,已经提前走了,就不跟公主告别了。

    洛凝公主觉得自己应该松了口气才对,可是偏偏越想越觉得中憋闷:什么意思?跑了?难道我就这般不堪,把他这个yin贼都吓跑了?

    小公主当即赌气,把自己关在房中不吃不喝——这落在傅搏虎眼里,自然是小两口赌气,石宏这回,是真正跳进上古西沙河,六十里宽的河面都洗不净了。

    没吃着狐狸,却弄得一腥臊,好不倒霉?

    根本没想吃狐狸,却弄得一腥臊,还有什么比这更倒霉的?

    ……

    大十字山脉,所在之地,数万年前乃是一片平原沃土,忽悠一夜,天空之中云翻滚,电闪雷鸣。

    一道火光自天外飞来,砸落在平原之上,惊得地牛翻,一夜之间天地巨变,隆起了这一道巨大山脉。

    自高空望去,这山脉主体乃是两条南北纵横的山系,周围无数山峰环绕,是以才被称为大十字山脉。

    传言乃是仙界仙人炼器,无意之间将丹炉打落人间,才会引起这一番巨变。

    大十字山脉虽然位于中州境内,但是中州的凡人却并不知道这座山脉的存在,盖因为万年以前,这组山脉,就被人用**力封印,整个隐去——中州历朝历代的版图上,都不曾有这座山脉出现。

    石宏此时便站在这做山脉之前,只是眼中根本看不到山脉,只有一片连绵不绝的兵营,他不由得一阵愕然。

重要声明:小说《叩仙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