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八章 商河妖皇(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三 书名:叩仙门
    (VIP章节已经开通了,但是三儿还是决定周末强推完再收费,多发几天免费的吧……)

    且说千帆山这边,果然如石宏预料一般,各个府衙的一听说国师来了,各种邀请应酬接连不断,这个请了当地头牌花魁,请他务必赏脸;那个请了某某山中的同道,客气说要向他求教。

    石宏深感自己把傅搏虎带来明智,这些事自然有傅搏虎一一应酬,他既不露面,也不得罪人。

    他来之前,商河水司的幸存官员已经准备好了一切,等待石宏质询。只是当时那妖怪来时,大风黑天,一股黑云自商河上空滚滚而来,众人只觉一声雷音巨响,偌大一个商河水司变成了废墟。

    若不是那妖怪声势浩大,大家都跑出来观看,只怕这一下,整个商河水司的衙吏死伤就要过半。

    石宏问了半天,也没有问出什么有用的东西来。事实上,他原本也不指望从这些人口中得到什么有价值的报。

    是夜,傅搏虎架不住当地官员的,值得随他们赴了花魁画舫上的应酬——显然相比较同道论道,傅搏虎很明智的选择了更能让自己快乐的。

    石宏则安然呆在商河边的驿站里,无人打扰。

    他随手一挥,一道茫茫天河从天而降。河书阵法已经完成了第五重,所演化的上古西沙河也更加浩大。

    以阵法护住了自,石宏元神出窍,飘然来到了商河上空。

    夜色之下,商河依旧浊浪滚滚,不断拍打着两岸的山峰,发出一阵阵哗哗的大响。河面宽十里,深不可测,孕育着无数生命。

    石山神兽感慨道:“洪荒时期,西沙河河面宽六十里,深不见底,其中孕育凶手无数,自成一方天地,西沙河水君自立水府,下辖水兵雄师百万,当真威风八面,丝毫不比洪荒任何一位圣人差!”

    “相比而言,这商河不过是一条小溪罢了。”

    石宏有些奇怪道:“这商河难道没有龙族把持?怎么会让一个外来的妖怪,这般轻易的占了商河。”

    石山神兽道:“恰恰相反,商河乃中州第一大河,关系亿万生灵的生存,对于龙族来说这样的水系无比重要。这商河之中驻扎的乃是龙族一位大能,只是他为什么纵容这等妖怪,我也猜不出来。”

    石宏正字自观看,忽然间西北方天空中划过一片流星雨,绚烂光华,如星如焰,刹那之间便到了眼前。

    一道道光华往山峰上一落,化作一群锦衣华服的美少年。

    石宏一阵奇怪:“修真者?”

    这一群人不过四五人,但是气度不凡,石宏元神状态之下,一眼便看出来,这些人之中,修为最低的一个,也已经是胎息的级别,为首的那个白衣公子,已经是金丹大成的大修士了。

    这些人一落下来,便各自出手,分向着不同的方向,一道道灵识扫了出去,片刻之后,便纷纷收了自己的法门,和声道:“四下无人。”

    石宏元神状态,他们自然察觉不到。

    中间那白衣公子是唯一一个没有出手的,他自从落下来,就一直盯着那河道看,似乎一双眼睛另有神通,能够看穿这莽莽河水一样。

    “孟兄,可有什么发现?”白衣公子边一个一文士装扮,时不时的捋一下自己两鬓的长发,自命潇洒的青年问道。

    白衣公子摇头道:“这一段乃是商河水眼所在,那妖孽若是躲进了水眼之中,我这‘搜天神目’也找不到它。”

    一旁另外一人有些忧心道:“听闻俗间朝廷已经派了国师石宏来此除妖,咱们可要快一点,莫要被那石宏抢了先去。”

    之前那潇洒青年立刻不屑一笑:“谅他一个贪恋红尘繁华的小子,能有多大修为?这次的妖孽不比一般,已然修成了妖丹,相当于我等修士金丹期的修为,石宏来了,岂不是送羊入虎口,哈哈哈!”

    “话也不能这么说。”那白衣公子道:“他能得左冰莹心服口服的认输,想必还是有些本事的。”

    “哈!”那潇洒青年一声轻笑:“破非兄,这件事你也相信?且不说那左冰莹一介女流,到底能否跻十大行列,就算是能够,石宏和她一场比斗,谁也没看见。也许石宏许了她什么好处,让她当场认输也说不定啊。更何况,我可是听说,当时是左冰莹先回来的。有落败一方先回来的吗?”

    白衣公子孟破非也是自傲之人,之前的话不过是故作姿态,心中也实没有将这个石宏放在心上。

    周围的那些人立刻一同吹捧,不外乎吹嘘那石宏如何比得上孟兄之类的话。

    那自命潇洒的少年还故作姿态道:“若真是遇到了,咱们还是要帮那石宏一把,莫要真个让他一口被那妖怪吞了才是。”

    众人哈哈大笑,连声说是。

    那青年又豪爽道:“我看这样吧,妖孽交给孟破非兄,那石宏,就交给我宋襄好了。必护他周全,不至于让朝廷太过丢脸。”

    众人齐声说好,又看了一会儿之后,这才一起驾了遁光、法器离开。

    石宏在暗中听着,有些意外:他倒是不在乎别人怎么看自己,只是这些人似乎对妖怪十分熟悉的样子,既知道妖怪的修为,又似乎并不担心商河水眼,到底是怎么回事?

    石宏一头雾水的回到了驿站,正自思索着,便听见外面一阵吵杂,更夫敲着锣大声喊道:“妖怪出来了,妖怪出来了……”

    石宏把神识一放,果然在上河上空,已然凝聚了一道如同龙卷风一般的妖气!

    他立刻收了河书阵法,一道遁光飞起,来到了商河上空。

    商河内,已经起了大变,只见一道深不见底的漩涡越来越大,很快便将整个商河截断。上游的水一点一滴都被吸进了这个漩涡内,下游的水哗哗流走,很快便露出泥泞的河

    无数鱼虾在河之上乱蹦。

    “哈哈哈!”一阵狂笑声震慑天地,那漩涡之中陡然喷出一股黑云,轰然一声窜上了天空,刹那之间连天空中的明月都被挡住了,整个大地一片黑暗。

    石宏还不曾出手,便听到一声冷喝:“兀那妖孽,休要猖狂,看我宋襄来收你!”言语声中,一道清冷光辉自半空中出现,原来是一只古朴铜铃。

    “铃……”

    一声清脆铃声,一道道音波扩散,音波之中竟然带着光芒,竟然将整个商河长的通明——显然这铜铃也是一件不可多得的法器。

    宋襄一文士打扮,飘然出现在铜铃上空,故作姿态的双手向后一撩自己的鬓角长发,说不出来的潇洒。

    “宋兄,不是说好了,妖孽归我吗。”一个声音响起,孟破非一白衣在黑夜之中格外显眼。

    宋襄呵呵一笑:“那是自然,我为孟兄压阵。”

    他后退一步,孟破非上前,却不料那黑云之中一声怒吼:“一群废物人类,一起上吧,免得本皇多费拳脚。”

    孟破非冷笑一声,随手一抓,天空之中骤然出现一道虚幻金锤,咣的一声砸落下来,狠狠地击中了那股黑云。

    “嘭……”

    黑云被砸的四散下飞散,那妖孽大怒,猛然间,一阵诡异的鼓声从黑云之中传来。

    那妖怪虽然暴怒,实则并未受到多大伤害,那金锤看似金光万丈,实则连黑云都不曾完全砸开,看到妖怪的真面目。

    那鼓声一起,石宏脑海之中,石山神兽一声惊讶:“咦,想不到金角蛤虎竟然也有后代遗留。”

    金角蛤虎也是上古凶兽之一,石宏有些不解,问道:“前辈为何如此惊讶?”

    石山神兽鄙夷道:“那金角蛤虎自己模样生得奇丑无比不说,还相当的自命清高,不屑同低等级母**‘配。”

    石宏哑然失笑。

    “小子,莫笑了,若真是蛤虎的后裔,这般小子们一个也跑不掉,你快等着救人吧。”

    石宏大吃一惊,便在此时,那鼓声突然雄浑起来,一个古怪的音符发出“崩!”

    半空中的白衣公子孟破非,正鼓着全的灵元,在自己背后凝聚出了三层霞光宝焰,准备大展拳脚一番。却不料被这鼓声一震,当场两眼一翻,头重脚轻,咚的一声栽落下去。

    石宏赶紧现,飞过去想要救援。

    却不料那宋襄突然从一旁插了过来,一把拦住石宏,皮笑不笑,眼中带着十二分的不屑道:“国师稍安勿躁,我那好友可是货真价实的青年才俊十大,定然不会被这妖孽的手。”

    “哈哈哈!”那妖孽一招打败了孟破非,狂笑一声,笔直的朝商河一条支流冲去。

    那支流上,一座画舫,船头上站着一群惊骇莫名的人其中有一个石宏认识——傅搏虎!

    石宏登时便恼了,一挥手地磁真火龙脉呼啸而出,其中暗藏飞剑:“闪开!”

    宋襄眼中露出一丝嘲讽的神态:“国师还是听我劝的好……”

    他把手臂一横,一层战甲出现在手臂上——仙命甲难寻,便是一般的仙甲,年青一代之中,也没有几个人拥有。

    这宋襄能够拥有一仙甲,难怪他连左冰莹也看不起。

    他原本以为,自己出了仙甲,定能好好惊一惊这位“国师”,却不料那道火光唰的一下将他全笼罩,刹那之间宋襄觉得浑无比沉重,两眼昏花,一的仙甲对他竟然毫无帮助,咕咚一声掉了下去。

    恰好正落在下游,已经没有了河水,一头栽进了河烂泥里。

重要声明:小说《叩仙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