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一章 护花者众(上)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三 书名:叩仙门
    石宏忽有所觉,抬眼望去,只见那皎月之下、云上念火海之上,彩云浩浩,忽有一道无上威煞铺天盖地而来,威煞凝如实质,如同大蜃吐雾,将那浩彩云凝成了一束,化作了一道数十丈长的彩云巨龙。

    巨龙五爪,穿梭于月光之中,张牙舞爪狂奔而来。

    石宏大吃一惊,这无上凶煞,竟然比起自己那七十二相都天神魔大阵之中的裂天犀兕都毫不逊色,可见来人修为之高!

    石山神兽在他脑海之中道:“这小娃儿修的是龙罡一类的法门,也不知道采药了多少凶兽遗蜕,威煞之力十足,只可惜到了这一步便卡住了,无法将这种太古恶兽凶煞,完全转化成真龙之威。如果他不能突破,恐怕这辈子就再无寸进。若是能够突破……前途不可限量。”

    石山神兽说话,永远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它自亘古而来,这世上随便挑出一个人来,不管辈分多高,在它的眼中都是“小娃儿”。

    传说真龙乃是上古一切凶兽的共祖,真龙血脉四散,洒落大地,才有了洪荒时期的纷杂凶兽。

    因此人类修士便有创出了这种龙罡法门。以采药的法门,从凶兽遗蜕之中吸摄凶煞之力。待到体内的凶煞之力浓郁足够,便将一凶煞之力凝练,淬出其中龙脉的成分,是成“龙罡”。

    这一类的修行法门,虽然细微之处各有不同,但是主旨都是这般。

    那云彩凝成的威煞巨龙,到了殷都上空,一股浩瀚的凶煞之力,顿时将整个云上火海笼罩,便是石宏的元神,都能够感觉到那种上古凶兽的威煞之力,如针芒刺骨一般的不舒服感觉。

    这般威势的凶煞,已然惊动了云上念火之中的那十几道龙气。

    最大的那一道紫气长龙也最沉得住气,仅仅是把眼皮抬了抬,露出一只车**小的黄色眼珠,转了两转,便又闭上,整个子也沉回了云上念火海之中,不动声色。

    那些小的紫气长龙却沉不住气,其中一条仰天一声龙吟,清冽之声在云上念火海中回,震起一**的火焰涟漪。

    啪的一声,将笼罩火海之上的威煞之力震的粉碎。

    “咦……”

    一个惊讶的声音自那道云彩巨龙之中传来,巨龙凌空一盘,硕大的龙首高高扬起。

    石宏听到那声音不由得大吃一惊:分明是个女人的声音!

    那巨大的龙首之上,两只龙角也足有两人高低,中间距离巨龙额头三尺高低,虚空悬浮着一名银衣少女。衣袂翩翩,傲风而立,说不出的英姿飒爽,绝世风采。

    石宏原本以为能够凝聚出这样浓烈的凶煞之力的修士,必定是一位五大三粗的巨汉,却没有想到竟然是这样一位滴滴的少女。

    “滴滴?”石山神兽嘲讽他道:“这女孩年纪不比你大,却已经达到了玉液的级别,比你整整高出五个等级,你还敢说人家滴滴的……”

    石宏的脸皮在他面前格外的厚,在心中干笑两声,也不去和它争辩。

    他此时元神状态,便是那少女的修为再高出几个等级,也察觉不到他的存在。石宏在一旁看着,这少女材修长苗条,比例完美。银衣之下,藏不住曼妙姿,傲的双峰,盈盈一握的蛮腰。只看姿,便是那种能够让八成男人都为之疯狂的绝色女子。

    “真想不到,原来龙气竟有如此威势,早知如此,我早就该恳求师傅,准我下山扶龙庭修炼。”少女自言自语。

    石宏听的却大吃一惊:这少女也在打龙气的主意。

    他既然来了殷都,这龙气自然不会放过。

    那少女观察了一下云上念火,似乎也是名门弟子,知道这真火的厉害,只是还有些不死心,探出一双白玉雕琢一般的素手,翻转几下,打出一道符咒落入了火海之中,却连个涟漪都没有溅起来。

    少女无奈叹息一声,又自思忖一番,忽的灵机一动:“龙气在天、龙脉在地。我便是奈何不了这千年古城的云上念火,难道还寻不到地下的龙脉所在?”

    她计议已定,便一挥手散了那云彩巨龙,按下一道光芒落入了殷都城中。

    石宏心中一阵不舒服,这少女也打着龙气的主意,虽说龙气浩,几乎无穷无尽,但是多了一个对手,总是让他有些担忧,这少女修为不凡,石宏已经将她列为了自己的强劲对手。

    ……

    第二天修云宗来跟石宏讨要阵法的时候,石宏才知道,这个少女的来头当真不小。

    盖因为,今天早朝,勇冠侯已经向皇上引见了这少女,名头大的吓人:乃是道门九派之中“丹剑青霞”最杰出的年轻弟子左冰莹。

    石宏当时吓了一跳,左冰莹这个名字他可是听说过,在魔玄门的时候,师姑也曾经跟他说过修真界的一些轶闻。这左冰莹,号称丹剑青霞三百年来资质第一,稳稳霸占丹剑青霞第一弟子已达十年之久,便是在整个修真界的年轻一辈之中,也是被称为最有希望凝练元神的高手之一。

    这样一个人,怎么会和勇冠侯扯上关系?

    石宏一想到这少女是冲着龙气而来,心中就越发不安起来。

    他随手将阵法给了修云宗,暗自盘算自己应该早作准备。

    修云宗拿了阵法,打开来一瞧,这军阵普普通通,丝毫不见什么奇异之处,他顿时奇怪:“阿宏,这阵法你没弄错?怎么似乎很普通啊……”

    石宏心中惦记着那左冰莹的事,有些心不在焉,随口问道:“你信我吗?”修云宗一愣,二话不说,揣起军阵就走,显然他用实际行动告诉石宏,自己很信任他。

    修云宗刚走,小太监便在店门外捏尖了嗓子高声唱诺道:“洛凝公主到!”

    石宏顿时头疼,他倒真是希望洛凝公主从此以后再也不来了,他这个当老师的绝不是的严师,洛凝不来,他乐得清闲,绝不会去找。

    小公主今天穿着一双薄皮靴,做了干练打扮,蹬蹬蹬的跑进来,那眼睛瞪着石宏:“母后说得对,我要是不来,反倒让你高兴,绝对不行!”

    石宏哑然失笑,皇后这不是教唆未成年少女吗。

    他苦笑一下,道:“你要来,我便教,只不过我这人没什么耐,修道又是个枯燥的事,便看你自己是否坚持的下去了。”

    石宏随手从一旁摸出一本道祖的《道德经》丢给她:“今天先将这本书背熟了。”洛凝公主吓了一跳:“一天时间背一本书?臭道士你要整我就直说,本公主可不是傻妞。”她两手叉腰,怒瞪着石宏,像极了一只斗架的小公鸡。

    石宏冷笑一声道:“区区一本书而已,修道之人要耐得住大寂寞,没有坚定的道心如何能够坚持?不过让你背一本书,你就唧唧歪歪,还谈什么道心?”他大袖一挥:“你这就走吧,你与我道无缘,不必强求。”

    说完,石宏看也不看小公主一眼,转回了静室自己修炼去了。左冰莹给了他巨大压力,龙气之争在所难免,石宏现在只恨修炼的时间不够,哪有功夫和这小孩斗嘴?

    洛凝公主没想到,自己不过是牢了一句,就被“逐出师门”。她气鼓鼓的从玄元出来,又突然笑了出来:不来便不来,这是你赶我走的,父皇也怪不得我。小公主美滋滋的一蹦一跳走了。

    ……

    文舒勇手中拿着石宏绘制的那军阵演练图谱,狐疑的看着修云宗:“就这么简单?”他一旁的副将伸着脖子看了一眼,登时便火了:“这是什么意思?既然收了我们的礼物,怎能不尽心办事?这军阵简陋的都比不上我们金羽铁鳞祖传的鱼雁阵!这个石宏着实可恶!他若是没有上等阵法直说便是,看来是贪恋将军的礼物,故意拿了一个劣等阵法来糊弄我们。”

    文舒勇心中自然也有怀疑,只是却不好直说而已,他看着修云宗,修云宗把脖子一梗,强硬道:“阿宏不会骗我,他说行,就一定能行。只是我等眼凡胎,自然看不穿这其中的奥妙。”

    副将大怒:“这等低劣阵法,还来怪我等眼凡胎!修云宗你别忘了,你可是震波将军府出去的人,你怎么能帮着外人?”他猛地朝文舒勇一抱拳:“将军,您不好意思去,末将这张脸不值几两银子,末将去!末将倒要好好问一问这位仙师,他这等低劣手段诈骗我等的礼物,倒是臊也不臊!”

    修云宗横拦在他面前:“将军,我用项上人头担保!”

    文舒勇大吃一惊:“云宗,这是何必呢,我信你便是……”

    那副将却大叫一声:“修云宗,你可知军中无戏言!”修云宗寒声说道:“我愿立下军令状,若是这次比阵输了,修某送上大好人头一颗!”

    (听说手机文审查,连“夫妻”都成了敏感词,我成吉思汗啊,大家都把嘴缝上吧,啥也不用说了……)

重要声明:小说《叩仙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