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章 云上念火(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三 书名:叩仙门
    修云宗在宫门口走来走去,御林军都认识他,也无人管他;如是普通人这样把皇宫门口当成自己后院的溜达,只怕早被拿下了。

    石宏自宫中出来,远远便喊道:“修大哥!”

    修云宗面露喜色,上前一把抓住他:“走,哥哥请你喝酒。”石宏看他虽然欣喜,眉宇间却始终一抹忧色化不开去,心中有数,却也不多问。

    修云宗一路上言又止,石宏偶尔问他几句,他也有些心不在焉,时常答非所问。石宏心中更加奇怪,这可不是修云宗的格,必定是有什么让他为难的事,修云宗不得不做,心中却不痛快。

    他看看周围,修云宗分明是把自己往京师之中最著名的酒楼沽月楼领去,也不多问,静观其变。

    “石兄弟,到了。”修云宗站在沽月楼下,有些讪讪的说道。

    修云宗当先进去,里面的伙计显然早已经得了吩咐,殷勤的招呼一声“修爷您来了”,便带着他们直往最顶而去。

    名曰“笑望江湖”的雅间门一打开,石宏登时愣住了,雅间内等着他的竟然是小震波将军文舒勇!

    文舒勇抱拳上前:“先前上师助云宗大哥为我震波将军府扳回一成,舒勇还不曾谢过上师。今略备薄酒,还望上师莫怪舒勇唐突。”

    石宏回头看看修云宗,后者讪讪的不说话,显然这种引荐啊,牵线搭桥的事,修云宗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总有些别扭。

    石宏不介意的一笑,对他道:“修大哥何必神神秘秘的,早说不就得了,瞧你这一路上别扭的。”修云宗松一口气:“你不怪我就好。”

    石宏入座,不必文舒勇吩咐,已经有容貌清秀的侍女鱼贯而入,翠绿衣衫,行云流水一般将佳肴摆在桌上。

    文舒勇举杯,连干三杯:“先谢过上师!”

    石宏倒也豪爽,三杯酒爽快下肚——反正他有法门将酒气出来。

    喝了酒,石宏微笑道:“小将军有什么话,不妨直说吧。我和修大哥亲如兄弟,他是震波将军府出来的人,小将军自然不必和我客气。只要我能帮上忙,一定不会袖手旁观。”

    石宏也提前做好了预备,只要自己能帮上的尽管说,帮不上的,你也别强求。他和文舒勇之间没什么交,不过是看着修云宗的面子,犯不着两肋插刀。

    文舒勇斟酌一下,并没有先说,而是拍拍手,一旁的一扇门拉开,一名劲装武士手中捧着一只精铁黑匣走了进来。朝石宏一躬,将匣子放在桌上,躬退了出去,将门关好。

    文舒勇打开匣子,石宏眉毛一挑:匣中是一块拳头大小,闪着幽光的黑色铁块。只是一眼,他就看出这铁块和一般的凡铁不同,只是究竟哪里不同,一时却又说不上来。

    “舒勇知道,一般的东西也不入上师法眼,这陨星之铁,乃是我父出征鬼戎的时候,无意之中得到,便送与上师,区区之物,不敢说是酬谢,只希望能对上师有用。”

    原来是陨星之铁,石宏暗自点点头,确实是一种制器的上好材料。文舒勇将匣子推过来,石宏却没有马上去接,而是问道:“小将军还是先说什么事吧。”

    文舒勇这才道:“过一阵子,便是我大夏四年一次的武举试,勇冠侯已经奏请皇上,要我震波将军府的金羽铁鳞,和他的火河子弟兵演阵法助兴。”文舒勇顿了一下,道:“舒勇想请上师赐下一道阵法,助我金羽铁鳞,战胜火河子弟兵。”

    石宏记起来,修云宗曾和他说过,上一次双方的精锐比较阵法,震波将军府名震大夏数百年的金羽铁鳞是输了的。

    倒不是金羽铁鳞比不上火河子弟兵,而是因为勇冠侯从上元真人那里求得了一仙家阵法。

    这一次勇冠侯借着武举试,想用阵演再胜一场,把最近的颓势扳回来,用心十分明显。只是文舒勇绞尽脑汁,着手下遍寻天下军阵,自问却无法战胜上元真人的那阵法,他无奈之下,只好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求到了石宏面前。

    石宏哂笑,随手将那块陨星之铁卷了,起便走:“我到什么事呢,让修大哥明天来取吧。”

    文舒勇知道勇冠侯为了那阵法,贿赂了上元真人如山的财富,他原本做好了大出血的准备,却不料石宏就这么轻松的答应了。这反倒让他觉得心里不踏实了,满桌子的酒菜也没心思吃,只是一个劲的盘算:太容易到手的东西,都不会是什么太好的东西。石宏从未见过火河子弟兵演练的那种阵法,又这般轻易的答应了,该不会是碍于修云宗的面子不好不给,自己却又舍不得,是以打定了主意随便拿一军阵糊弄我吧?

    且不说文舒勇在一餐千金的沽月楼中惴惴不安,石宏平白得了一块珍贵陨星之铁,心中畅快,走在街上看到路边的小贩的桃子不错,随手挑了几个,兜在袖子里,一边走一边吃,放不羁,当真毫无仙师风范。

    等他回到自己的玄元,一兜桃子已经只剩一个了。一进门就觉得玄元内气氛不对,宫女们侍立两侧,噤若寒蝉。几个小太监低头钩腰,暗中不住的冲他使眼色。

    石宏没明白是什么意思,他悠然走进门,原本空旷的大内,迎门两丈,摆着一张黑檀木的书桌,洛凝公主正鼓着腮帮子,瞪着一双溜圆的大眼睛,气鼓鼓的看着他。

    石宏一拍脑袋:“哎呀,倒是把你给忘了。”

    洛凝公主之前来了,听了石宏那句浑然不把她放在眼里的“让她等着便是”,当下气的扭头就走。却不料半道碰上老皇帝。洛凝扑上去一阵哭诉,本以为父皇定会为自己撑腰,当场革了那吊儿郎的神棍的职,却不料一向宠她的老皇帝,这一次一反常态,严令她立刻回去等着石宏。

    洛凝公主以往百试百灵的撒哭闹,这一回也没了效果,看着父皇第一次这么严肃的下旨让她遵命,洛凝公主只好委委屈屈的回来了。

    她等了石宏半天,却不想等回来这么一句话。这天之骄女何曾受过这样的冷落,当下委屈的无以复加,两片薄薄粉嫩的嘴唇一扁,眼泪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噼里啪啦的掉了下来。

    石宏和大多数男孩一样,见不得女孩哭,不管是大女孩还是小女孩,当下有些慌了,他唯一和这般年岁大小的女孩接触的经验,得自他妹妹石珊。只是石宏对他妹妹向来是唬着脸编一个鬼故事吓唬住了事。对付洛凝,显然这一招不合适。

    石宏突然双手一翻,一只桃子出现在手中:“那啥,你别哭了,我给你吃桃子。”

    大夏有史以来,最蹩脚的哄女孩案例火出炉。

    “哇……”

    洛凝公主之哭,威力无穷,声音穿过高大巍峨的玄元,直上九霄。石宏急的抓耳挠腮:“你、你莫哭……”

    ……

    皇宫内的这场闹剧,最终以**大掌柜的皇后娘娘出面,才得以完美解决。

    不过,洛凝公主对石宏是越发气恼了:这个神棍竟然在自己哭的最厉害的时候,安然一旁打坐去了!

    不得不说,修士淡定,石宏一瞧,反正我劝也劝了,哄也哄了,还是没什么效果,那我就不浪费时间了,索自己修炼去了。

    洛凝公主哭的昏天黑地,到后来看到石宏不理自己,索跟他卯上了,偏生石宏打坐,六识断绝,根本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洛凝公主再怎么哭,他也毫无反应。这下子小公主更下不来台,直把嗓子都给哭哑了,还是小太监们看不下去,瞧瞧去找了皇后娘娘。

    所有的太监宫女,都在等着看石宏的好戏:洛凝可是皇上的宝贝疙瘩,第一天上课就被放了鸽子,还委屈的六月飞雪一般,皇上岂不龙颜大怒?

    孰料石宏安然打坐,便是皇后娘娘来了,也只是劝了洛凝回去,不曾打搅他。

    至于太监们幸灾乐祸的等着皇上降罪石宏,更是杳无音讯。甚至宫里还风传,皇帝听说了这件事之后,开怀大笑了三声,喝了一盅茶,又忍不住大笑三声,如是反复数次!

    便是常年跟在皇上边的静公公,也很多年没看到皇上这样开心了。

    这事传出来,大家都不信,直到有胆大的去问了静公公,后者默然点头,大家才吃惊信了,只是更觉得不可思议。

    ……

    夜里少了洛凝的打扰,石宏按部就班的修炼,以元神运使太阿煅体的法门,吸摄月华再也不必有什么顾忌。

    他的元神飘然上了云端,透过一层层的流云,直到了三十三层云渺之上,元神法眼之下,整个殷都上空,浩浩的一片无色神火。

    只有火型,却无火色。这便是殷都千年、亿万生灵的生气所化的云上念火。

    殷都历史悠久,人丁兴旺,更是中州核心,这云上念火,已经泱泱一片火海。

    在那浩瀚火海之中,一道长达数十丈,水缸粗细的紫气长龙时隐时现。龙气虽然雄壮,可惜已显老迈,在火海之中浮浮沉沉,两眼半开半闭,似乎对外界的一切好无所觉。

    围绕着那条巨大的紫气长龙,火海之中还孕育这十五条小了许多的紫龙,这些小龙却生机盎然,活泼灵动,在火海之中不住翻滚,掀起一排排的火浪……

    (儿子腹泻,我肠炎,这个折腾啊,难道这便是传说中的“上厕父子兵”?)

重要声明:小说《叩仙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