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章 云上念火(上)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三 书名:叩仙门
    石宏一愣,回忆一下才想起来,和上元真人的比试之前,老皇帝的确许下过这么一个彩头,只是当时所有的人都以为上元真人会获胜,老皇帝这块美玉,也是为了安抚上元真人,让他对石宏手下留

    石宏的老壶天地内,有的是玉精、以更高等级的玉精魄、玉精珠魄;对这些凡玉自是不怎么看得上眼,早就将这事忘得一干二净了。

    不过既然老皇帝提出来,石宏也不好推却,随手收了扔进玉带之中。

    老皇帝笑呵呵道:“今劳动上师移驾,实际上还有一事相求。”

    石宏心说,果然!

    他不露声色问道:“陛下有什么事尽管开口。”

    老皇帝扫了在场的众人一眼,目光落在了还在伏案大吃的洛凝上,眼中露出一抹慈:“朕想请仙师收洛凝为徒。”

    在场的所有人大吃一惊,老皇帝却一脸淡然。

    石宏也愣住了,只有那洛凝小公主,还在呼噜呼噜的和那碗白粥混战,手中还抓着一只黄鱼干。

    石宏捉摸不透老皇帝是什么意思,想了又想:“陛下,这……”老皇帝立刻说道:“只要上师肯答应,一应供给朕自会安排,绝不会比上元真人差。”

    石宏斟酌一下,他倒不是不喜欢收徒弟,而是自己知道,自己现在修炼都顾不过来,哪有精力收徒弟?那岂不是误人子弟?

    不过洛凝公主肯定不会是真心向道,顶多也就是玩玩闹闹罢了。他爽朗一下:“那好吧。”见他答应了,老皇帝顿时大喜:“如此甚好,今天我就让洛凝去上师那里,尊听上师教诲!”

    石宏一点头起告辞而去。直到他走到了大门外,才听见里面传来洛凝一声惊呼:“什么,让我拜那个怪道士为师?!”

    石宏暗笑,这大约是已经把那碗粥吃光了。

    ……

    收洛凝为徒,无可无不可。石宏也不会被这段所谓的“师徒”分束缚住。因此老皇帝愿意把女儿送过来,他也没有反对。洛凝公主对于别人,绝对是个烫手的山芋——皇帝最宠的女儿,而且刁蛮任,换做是谁都会头疼。可是石宏根本不会把她皇帝女儿的份放在心上。

    石宏走后,老皇帝许下了无数诺言,总算是把洛凝哄好了。小公主一走,皇后便有些担忧道:“陛下,这么安排,是不是有些……”

    老皇帝叹了口气,直截了当说道:“这个石宏不简单。”

    老皇帝虽然被上元真人蒙蔽,那是因为他不懂修道。但是看人老皇帝的一双眼睛却很毒。比试的时候他就看出来,石宏的实力远在上元真人之上。因此原本只是用来安抚上元真人的一个赌注,老皇帝暗中掉包,换了一块真正的宝玉,只是石宏全然没有放在心上而已。

    “有他在,可保我大夏江山数百年的基业!”

    皇后吃惊:“他能有这么大的作用?”

    “自然。”老皇帝道:“我这双眼睛,看人从来不曾错过。只是此人生洒脱,肯如朝廷为官必有所图。一旦得到,只怕会立刻离去。唯有结下一段缘分,才能让他为我大夏所用。”

    皇后吃惊:“可是凝儿才十三岁啊……”

    老皇帝摇头:“非也,我所说的缘分,并非男女之。凝儿虽然刁蛮,但是天真烂漫,这件事,她比那几个勾心斗角的儿子更合适。”

    皇后执掌后宫,自然也有一颗七窍玲珑心,略一思忖,便明白皇帝的意思了,点头道:“还是陛下思虑周全。”

    老皇帝微微一笑,结束了谈话,随手拿起桌上的奏章,顿时眉头皱了起来。奏章是勇冠侯的,奏请圣上肯准十五天之后的天下武举试之时,火河子弟兵和金羽铁鳞分别演阵助兴。

    ……

    青山之间,乱石如鬼,巨木苍天,藤蔓横牵竖绕,地上毒荆遍地,将这片山谷封闭,便是山中猿猴,也不愿意涉足此地。

    然而,今天却有一名着粗布青袍之人,一点一点的在山间攀爬着。此人手不凡,若是放到外面,肯定也是名动一方的高手。只是山路实在难行,他一上午的时间,也不过穿越了一半的山谷。

    只是他却并不气馁,依旧一点一点的前进着,直到下午晚霞满天,他才爬到了山顶。

    擦了把汗,他将背后的一只包袱解下来,从里面取出十二方美玉。这些美玉一露出来,顿时连满天的霞光都显得失色!随便哪一块放在世俗之中,都是能够引发一场动乱的宝物。

    那人将十二方珍贵无比的美玉摆在地上,跪下叩首,向着天空高声呼唤道:“记名弟子武学云,孝敬山门!”

    这一声呼唤,中气十足,在茫茫群山和悠悠白云之间不住回

    武学云,这个名字天下人可能有些陌生,因为很多年都没有人这么喊他了,人们更熟悉的是他另外一个名号:勇冠侯!

    勇冠侯武学云,喊了那一声之后,便不再出声,跪在地上轻轻叩首。

    天空之中霞光万丈,映的山顶上十二方美玉无比绚烂。足过了足有顿饭时间,那漫天的晚霞突然在一阵曼妙音阶声中排开两侧,中央一片浩瀚仙山飘渺而出。

    自仙山之间,一道银河自天空挂下,瀑布一般声势骇人的浇落在了山顶上。偏生落地又不带一丝声响,煞是奇诡。

    那天河之中一夜扁舟缓缓而下,扁舟之上,立着一名年岁约莫二十上下的少年,面色冷峻,不苟言笑。

    看到勇冠侯并无一丝欣喜,就好像看到了一个毫不相干的精怪一样。直到双眼扫到地上那十二方美玉,这才微微动容,只把手一挥,一道天河之水卷过,十二方价值连城的美玉,便不见了踪影。

    勇冠侯低声下气陪笑道:“又劳动莫养师兄。”那少年微微一点头:“你倒是勤勉,这些年时常孝敬,而且东西越来越多,成色也越来越好。你切回去吧,我会与门中长老说的。”

    莫养说完转便要走,那扁舟与他神念相合,他念头一转,便立刻掉转了船头。勇冠侯急忙唤了一声:“师兄留步。”

    莫养有些不耐烦的转过头来:“还有何事?”

    勇冠侯故意做出悲切状:“师兄,这可能是师弟最后一次孝敬师门了。师弟每每念起师门大恩,不能回报,都心中不安。可惜师弟心有余而力不足……”他说着说着,突然扑通一声扑在地上,哭天抢地:“师兄救我……”

    ……

    “武学云?”白玉石台上正在打坐的老者皱着眉头思索半天,也不记得自己有这么一个弟子。莫养跪在三十三道玉石台阶之下,叩头禀道:“便是十年之前晕倒在山门的那个落拓少年,师傅当时正好从门外归来,嫌他在山门外碍事,随手将他扫出数里,反倒让那少年看出师傅神通,前来山门外叩拜,师傅不厌其烦,传授了他一世俗界的高深功法,权作一个记名弟子的。”

    老者恍然:“原来是他啊。”

    莫养道:“那武学云倒是乖巧,每年都会搜罗一些美玉回师门敬奉。师尊上一次重新祭炼白玉云台,其中一块凝水玉,便是他的孝敬之物。”

    老者点了点头,却一皱眉头不满道:“便因为他几块玉,你便拿这些琐事来烦我?”莫养连连叩头:“弟子不敢!”他连忙匍匐着退了出去。

    老者却略一凝神,唤了一声:“回来。”

    “是。”莫养又爬了回来。

    “你七师姐修炼的真龙罡诀,正在瓶颈。为师也找不到什么好办法助她突破,这武学云以来,倒是让为师想到了一个可能……嗯,传师命,令左冰莹下山。”

    莫养吃惊:“七师姐?!师傅杀鸡焉用牛刀……”

    “还不快去!”

    “遵命。”

    ……

    石宏回到自己的玄元,取出皇帝送的美玉来瞧瞧。

    果然不愧是皇家珍藏,这块巴掌大小的美玉,通体晶莹,唯有中心一团如烟似雾,看不真切;细看之下,又如同云朵一般缓慢变化着。

    这宝物在世俗界十分罕见,就连老皇帝都十分喜欢,时常拿在手中把玩,这次也算是割。本是想拉拢石宏,可惜石宏根本就看不上这些凡玉,便是再美丽十倍,都比不上一块普通的玉精对他有用。

    石宏随手将那块美玉丢在柜子里,便不再多想。

    门外想起一个尖细的嗓音:“仙师,修云宗大人在宫门外求见。”

    修云宗是进不了皇宫的,太监禀报说是求见,其实如果石宏相见他,就自己出去。

    石宏听说修大哥来了,兴致勃勃要出去,那太监将面皮挂起,不冷不的提醒了石宏一句:“仙师,您可是忘了,洛凝公主今要来玄元的。”

    石宏混不在意的一摆手:“让她等着便是。”大步而去。

    恰好洛凝不不愿的刚到玄元门口,听到这句话,气的小脸发青。

    (我要点击,我要推荐,每天不拉一下票,觉都睡不踏实……)

重要声明:小说《叩仙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