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九章 兵符总纲(上)改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三 书名:叩仙门
    哭够了,林俊卿站起来道:“走吧。”张莺儿看他神色淡漠,忍不住问道:“走?去哪里?”林俊卿此时心中大乱,也没什么目的:“不管去哪儿,离开京师就行。”

    张莺儿贪恋那殷都的繁华,却是不肯离开的:“相公,离了京师我们能去哪儿?转不如留在京师,你乃是上代仙师的亲传弟子,那些高攀不上石宏的人,对你应该还是很看重的,咱们只要不和石宏照面,锦衣玉食总还是不会缺。”

    林俊卿说要走,也不过是一时赌气,不愿和杀师大仇呆在一地。张莺儿一说,他也有些意动,离了京师,默默无闻,风餐露宿,岂是从小养尊处优的他能受得了的?

    “也罢。”林俊卿长叹一声:“就依夫人所言。”

    两人离去,张莺儿落在后面又暗自垂泪,她刚才无意之中说出“高攀不上石宏”的话,现在回想起来,彼此之间的地位,可不正是如此吗?

    ……

    上元真人的住处冷清了下来,不几天已经是满地落叶无人打扫,和之前门庭若市的景比起来,更显世态炎凉。

    距离上元真人住处不远,另外一处更加恢弘的宫内,现在却渐渐兴旺起来——玄元正是皇帝赐给石宏的宫。这座恢弘宫,风格近似于道观,尽管石宏并非道家弟子。却也无法和皇帝细说。

    玄元距离皇帝寝宫不远,显然是方便他就进保护皇帝,老皇帝人越老越怕死,深知自己这些儿子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说不定哪一个想当皇帝等不及了,搞个宫廷惨案,自己就是受害者了。

    石宏在傅搏虎的帮助下,渐渐将玄元张罗的有模有样了,只是他一根人习惯了,不怎么喜欢别人伺候,除了这玄元中本来的宫女太监,倒也没有另外再招人。

    修云宗的等级太低,还不能随便进出皇宫,索把石宏约了出来,两人倒也不怕惊世骇俗,便大白天的,沿着殷都大街,将两侧的酒家,一家一家的喝了过去。

    修云宗这般的武将,自是不会把那感谢的话挂在嘴边,只是在和第一碗酒的时候,他特意找了人家店中作汤的大海碗,一坛酒咕咚咕咚倒进去足有一半,才将海碗倒满。

    修云宗双手捧起酒碗,敬石宏道:“老哥哥谢了!”说罢,一口气将一大海碗的烈酒灌下去。

    石宏莞尔一笑,看到修云宗没事,他也打心眼里高兴,豪气大发,当即道:“好,我今天便不用功力,真个和你拼一次酒!”

    修云宗大喜:“店家,拿酒来!”

    石宏开始激昂,上来便和修云宗干了三碗,顿时觉得头重脚轻,修云宗在他眼中已然成了三个人影,街道上随便走过一名丑女,也觉得人家貌美如花。

    石宏一个激灵,立时便改了主意,吃了刚才的豪言,把真元一催,酒气一丝丝的了出来。

    他也不跟修云宗说,便这般作弊着,一家一家的和修云宗喝过去。到街上不停地响起两人豪爽放肆的大笑声,行人侧目,两人却毫不介意,这般意气风发的感觉,石宏修道之后便再也没有领略过,今番可算畅快。

    一行锦衣华服众人,自两人边经过,为首的恰好是那位周公子。他手摇折扇,瞥了两人一眼,看到石宏,更是不屑:“哼,小人的得志,粗鄙至极,我看,还不如那粗浅的上元道人呢。”

    周围的人顿时一阵附和,连说这般飞上枝头的草鸡,怎能和周公子这样世家大族的贵胄相比。

    石宏和修云宗耍的正快活,哪里顾得上他们?可偏偏修云宗虽然醉了,却听到了,他本就是个豪鲁子,当下毫不客气的一瞪眼睛,指着那些人喝骂道:“哪里来的乌龟孙子,敢骂我兄弟是草鸡?尔等又是什么鸟货?莫要嫉妒我兄弟得宠,便恶言中伤!”

    那周公子大怒,啪的一收折扇,以扇子点着修云宗和石宏:“尔等都是朝廷官员,却如此放形骸,丢你们自己的脸也就罢了,还要丢朝廷的脸,当真无知无畏!”他周围的那些人顿时一片指责之声,这些人知道修云宗和石宏厉害,偏生不和他们动手。

    他们都是读书人出,平里便是经常这般就一个题目辩来辩去,锻炼的口才极好,人又多,一时间说的修云宗哑口无言,只觉得哪里不对,却又反驳不出来,急的他把一双牛眼瞪得铜铃般大小。

    石宏哂笑,懒得和他们理论,只是淡淡一句:“周公子好大的经义,只是不知公子既然明白这许多的道理,为何又使小人手段,试图接近洛凝下?”

    周公子一听,顿时脸色大变,猛然想起来:“是你!”

    石宏淡淡一笑,不再多说,扶着修云宗离去。周公子脸色一连几变,再也没有心思游玩,匆匆跟同伴道别,返回家中找老夫商量去了。

    修云宗哈哈大笑,拍着石宏的后背大声道:“石兄弟,还是你行,你行啊!一句话就憋得那些聒噪的龟孙子一个字儿也说不出来。哈哈哈!”

    被那周公子这么一扰,两人也没了兴致,这喝遍殷都美酒的计划又得延后了。石宏将修云宗送了回去,和傅搏虎交谈几句,便告辞回了自己的玄元

    入了静室,将河书阵法当头一罩,便不再去管外界,自己入定了。

    老壶天地之中,那狰狞傀儡兀自手持狼牙棒,傲然而立。石宏元神入得老壶天地,不问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石山神兽并没有回答,只是化成一道灵光,绕着那傀儡上上下下的转转看看,一边看一边啧啧赞叹:“暴殄天物啊,暴殄天物……”

    他对石宏道:“破去上元真人的制吧,另外把它上拘的那些厉鬼冤魂也化去吧。”

    这对与石宏来说小菜一碟,劫坏神火在那傀儡之上一绕,上元真人粗浅的制便被破去,而那些看似凶狠的厉鬼冤魂,也在神火之中烟消云散。

    抹去了这些东西,那傀儡突然缩小,慢慢的变成了巴掌大小,落在石宏掌中。

    而此时,这傀儡回复了本源,竟然是一只乌溜溜并不起眼的木头傀儡。眉眼端正,双目紧闭,双腿盘绕,双手在前结成了一个奇异的手印,一动不动。

    “这……”石宏惊讶,这东西怎么看着有点眼熟。他一时又想不起来,只好看向石山神兽所化的那一道灵光。

    石山神兽感叹一声道:“即便是在我们那个时代,这元神兵人也是难得一见的法宝。”

    石宏一愣:“元神兵人?”这个名字有些耳熟,他猛然想起来,血焰老祖的收藏之中,便也有这么一个元神兵人,对付元神高手犀利无比。

    他搜刮血焰老祖的私货的时候,石山神兽的神魂还未曾在他体内觉醒,是以石山神兽并不知道他手中还有一只元神兵人。

    “以元神控兵人,与人对敌,威力无穷!这可是元神境界的高手,才能使用的法宝,也是元神高手之间比拼的武器。尽管对于普通修士没什么用处,与你却正好合适。”

    石山神兽的时代,有裂天犀兕,有无上鲸龙,随便一个放在现如今的九州,都是毁天灭地的存在。连它那个时代,都是难得一见的法宝,这元神兵人的珍贵可见一斑!石山神兽连千年桃木芯这样珍贵的材料,都不放在眼里,看到这元神兵人却如此激动,也能说明这宝物的珍贵。

    “元神兵人必须以元神控,才能发挥出最大威力,那上元真人本修为差劲,自然远远达不到使用元神兵人的水准,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得到了这个法门,竟然想到了以无数厉鬼冤魂来取代元神的法门,当真邪门。只是这么一弄,虽然能够攻击元神以下的修士,但是却只是凭元神兵人的本伤人,威力大大降低。”

    石宏取出之前那只血焰老祖的元神兵人,石山神兽一声怪叫,仔细看了看,确认了那只元神兵人的确是真的,才略带嫉妒的说道:“你小子真是好运气!”

    石山神兽突然想到了什么,又怂恿他道:“不如去上元真人的住处搜寻一番,如果能找到第三只元神兵人,就可以凑成一简单的三才兵阵,威力倍增。就算是找不到元神兵人,也应该会有别的收获……我猜他定是得了某种道统,独自修炼而成。虽然他本人不行,未必那门道统不行。你虽然用不上,却也算是魔玄门的一道收藏。”

    石山神兽谆谆善,怂恿石宏去做小贼。

    他的水准一点也不比周公子旁的那些书生差,三两句话就说的石宏意动。把河书阵法一收,看到外面恰好是夜晚,索潜出了自己的玄元,往上元真人住处而去。

    一双脚落在地面上,连一丝轻尘也不曾惊起。石宏此时以元神出游,根本无人能够察觉。他刚摸进上元真人的居处,却突然感应到有人也跟了进来。

    石宏大吃一惊:难道这皇宫之中当真藏龙卧虎,竟有人能看破自己的元神行藏?

    他当下大为紧张,连忙攥住了刚刚得到的元神兵人——能看破他元神行藏的人,必定也是元神高手。

    石宏现在遇上元神高手几乎是必死无疑的局面,他能够杀败血焰老祖,完全是因为巧合。

    不过元神兵人倒让他至少有了一拼之力。

    他暗藏在屋内,看着一道黑影从门缝里飘了进来……

重要声明:小说《叩仙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