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七章 玉阶前(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三 书名:叩仙门
    (内牛满面,中午突然停电,不但耽误了更新,还损失了几百字。大天的没空调,的我直吐舌头……)

    御花园中,假山嶙峋,桃花如雪,一簇簇一团团,压满枝头。

    几十个宫女太监围着小公主转,分明她藏的地方一眼就能发现,有时候连裙角都露在外面,但是宫女太监们却大呼小叫,寻了好半晌,直到小公主的虚荣心大大满足,又不会产生不耐烦的绪的时候,才会“偶然”发现公主所藏之处。

    石宏看的大是赞叹,这马功夫,火候拿捏,丝毫不逊于自己炼丹制器啊。

    老皇帝在一旁看着,笑呵呵的只是疼的嘱咐女儿几句,让她慢点跑别摔着,自己本人却是体力不支,不能陪着女儿疯玩了。

    石宏也看出来了,皇帝龙气疲惫,天命不久矣。

    老皇帝女心切,石宏琢磨着,他若是知道了这女儿当贼的时候那敏捷手,只怕就不会担心女儿跑得快,摔着了吧?

    玩了几次,洛凝公主大约是觉得无趣,小手一指石宏:“那个道士,你也来陪我玩吧。”石宏笑眯眯道:“公主下只怕不会喜欢我陪你玩。”

    小公主双手一叉腰,苹果一样的小脸腮帮子鼓起来:“本宫命令你,马上过来陪我玩。”

    石宏心说这是你自找的。老皇帝一阵为难,歉意道:“上师,孩童无知,上师万勿介意。”老皇帝此时还非是敬重石宏,只不过他知道这些“仙师”大都有些手段,杀人于无形,防不胜防。自己女儿若是真个惹怒他,与女儿大大不利。

    石宏笑了笑,自然不会和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计较,当下对皇帝一点头,施施然走向了洛凝小公主。

    洛凝公主煞有介事的跟他讲了规则,然后让石宏背过去,对周围的宫女说:“你们看着他,数到十的时候才能让他转过来。”宫女们自然遵命。

    小公主刺溜一声跑了,老皇帝看的心脏猛地一跳:“洛凝小心些……”

    “一、二、三、四、五……八、九……”

    宫女们突然声音一顿,石宏一笑,这小丫头显然是没有藏好啊。果然,宫女们停了很久,终于一起长长地松了口气:“十。”

    石宏转过来,径直走到了一个假山洞中,把小丫头拎了出来。

    小丫头一脸的难以置信:“你怎么这么快找到我的?”

    这假山洞,乃是她平里捉迷藏的“至宝山洞”,只要往里面一藏,那些太监宫女一顿饭也未必找得到她。

    她虽然古灵精怪,却不谙人心暗,自然不太明白宫女太监们的那些做作。

    洛凝吃惊之余,气恼的小脸红扑扑的,一挥手:“本宫决定,这次不算,再来!”

    每一次石宏都能轻松地找到洛凝的藏之处,小公主的虚荣心大受打击,到了后来,眼看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变成了汪汪水,终于忍不住哇的一声大哭出来,捂着脸跑了。

    老皇帝顾不上石宏,赶紧去追女儿:“洛凝,洛凝慢点啊……”

    石宏嘿嘿一笑,心中道,早说了你不会喜欢我跟你玩的。然后,在宫女太监们围观将死之人的眼神之中,施施然走了。

    ……

    石宏出了宫门,傅搏虎在马车内等他,看到他出来,连忙拉开车门招呼他:“石兄弟,这里。”石宏刚一上车,傅搏虎迫不及待的拉上车门问道:“怎么样,洛凝公主高兴吧?”

    石宏哼哼一声:“高兴?嗯,应该很高兴吧?”

    ……

    洛凝公主正趴在老皇帝怀里撒,把眼泪使劲往老皇帝的龙袍上抹,偏偏抹的正好是那条九爪金龙的下半的地方,就好像这条金龙小便失了一般。

    “父皇,父皇,你给我狠狠打那道士的股好不好,好不好嘛,他坏死了,故意气人家……”老皇帝苦笑。

    ……

    傅搏虎一听大喜:“如此甚好,洛凝公主深的陛下欢心,若是她能在陛下面前美言几句,云宗的事就有转机了。”

    石宏呐呐不知该说什么好,他刚把人家小女孩惹哭了。

    傅搏虎始终还是有些不放心,又对他说道:“尽力而为吧,上元真人修为精深,若是不成,也不要勉强,我可不想失去了云宗这个兄弟,还要搭上你……”

    石宏点点头,没说什么。傅搏虎显然因为修云宗的事,方寸大乱,又是在自己面前,是以说话没什么顾忌,但是对自己的担心却是实实在在的,让人暖心。

    “对了,石兄弟,你需不需要什么静室潜修?”

    石宏一摆手:“不用了……”他话说一半,看到傅搏虎担忧的样子,想了想又道:“安排一间也好。”

    傅搏虎果然早就给他准备好了一间静室,在府内的花园之中,十分宽敞僻静,石宏将河书阵法凌空一罩,便是修为比他高一倍的人,也别想那么容易进来。

    答应闭关静修,只是为了安慰傅搏虎,事实上他却没什么事好做,毕竟修炼的事讲究循序渐进、水到渠成。这样强求不会有什么效果。

    石宏思来想去,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索将那只桃木神剑拿出来看看,研究一下上元真人的法术。

    石宏收了这桃木符录神剑之后,还真个没有好好研究过,这一拿出来仔细观看,不由得大骂上元真人:这可是货真价实的千年桃木芯的材料啊!

    便是在修真界,这样的材料也是格外难得,千年桃木,都快修成妖精了,哪里是那么好找的。

    看来六扇门中好修行这说法不虚,这一段千年桃木芯,就算是在道家五门之中,也是让人垂涎三尺的材料,可是看那上元真人,丢了竟然一点也不觉得可惜。

    而且大好的材料,就让他这样糟蹋了。

    石宏召唤出血焰元神,一团赤红色血焰在桃木神剑上一抹,便将上面那些乱七八糟的符箓全部消去。没了这些狗血一样的符箓,桃木核心散发出幽幽灵气,灵异四动。

    “果然是好材料!”石宏赞叹道。

    石山神兽不屑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什么好材料?想当年洪荒时期,万年、几十万年道行的桃树精都不敢出来随便晃,更别说这修炼千年,还没开了灵识的废料了。”

    石宏无奈道:“您老人家不能用您那个时候的标准来衡量现在啊。”

    石山神兽哼了一声,没有再说话。

    “也罢,既然你小子觉得它是一件好材料,那就按照兵符门的法门祭炼一番吧,也不浪费。”

    石宏一愣:“兵符门的法门?”

    “以符咒养兵符啊,这桃木剑就是现成的兵符。”石山神兽道。

    石宏明白过来,却大感为难:“我只要一画出符咒,就立时会被眉心光茧吸走,这……”

    “笨!”石山神兽不耐烦道:“你那眉心光茧,便是天下符咒总纲,用来祭炼兵符再合适不过。”

    石宏大喜,当下双掌一拍,一团劫坏神火将千年桃木剑炼化了,裹挟起来,呼啸一声钻进了眉心之中。隐藏在那银色的光茧之中,默默潜修。

    石宏也不闲着,取出第二块金属龟甲,继续修炼自己的太阿煅体法门。

    ……

    仙师比试,普通人自然不会知晓,但是朝中大员们却十分清楚。只不过这些人对于这种“子不语怪力乱神”的事嗤之以鼻,即便是上元真人受封仙师,也还有很多人固执的认为,上元真人只是一个江湖骗子,频频上书,请皇上罢黜上元真人。

    若不是这其中牵扯到修云宗的案子,恐怕未必有多少大员真的关注这场比试。当然,也有激愤之人,认为将一件朝廷大案以这样一种“可笑”的方式解决大损天朝颜面,是以极力上书要求皇上取消比试。

    不过,这一切都不能阻止三天后,那一场众人瞩目的比试到来。

    ……

    御林军校场,设在殷都外话西山之中,占据了整整一座山谷,广阔无比,放在这里比试,自然不必担心误伤了平民。

    百姓们没有眼福来观看仙师比试,但是军队却有这个荣幸。

    若是抛开老皇帝贪生怕死,想要长命百岁,是以尊崇上元真人这一点,他还是一个十分英明的皇帝。数年之前,他宁愿舍弃自己的亲生女儿梁云公主,许配给鬼戎翟王,以争取战略上的时间,就能看出来这一点。

    只是这件事后来如何石宏并不知道,而且一进京师,只听说皇帝陛下有一个亲生女儿洛凝,梁云公主却从未听人提起,这件事只怕还有隐

    皇帝将军中三大派系:御林、震波将军府、勇冠侯三方人马齐聚校场,观摩比试,是想利用两位仙师,来鼓舞士气。

    大夏与鬼戎边疆争斗绵缠数百年,互有胜负。每每大夏占据上风的时候,鬼戎便会排出他们的“鬼师”,也就是修士,阻止大夏军队。老皇帝要让士兵们看看,大夏也有自己的仙师,不惧鬼戎。

重要声明:小说《叩仙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