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六章 魑鬼战偶(上)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三 书名:叩仙门
    (家里习俗,孩子出生第九天要摆酒,折腾了一天,挤出时间码了这么点,大家可以攒着,多了再看。另:大家的祝福都收到了,人数众多,不能一一回复,万分抱歉,谢谢大家!)

    赵沧励之死在石宏眼中连小事都算不上,他已经习惯于以修饰的角度来思考。答应进京之前,石宏对京师之中唯独忌惮两个人,上元真人的老底已经被石山神兽揭了,不足为虑,去了一人。剩下那一人,便是当今圣上。

    修士们手段通天,未必没有贪恋世俗繁华之辈。尽管历朝历代经常有修士击杀朝廷大员的案件发生,却从未有人真正杀了皇帝自己当当。

    盖因为,真命天子皆有龙气护体,便是大道神君、血焰老祖这个级数的高手,也难以伤其命。不过,真龙之气只能反击,不能主动攻击。

    京师之中,除了皇上之外,石宏还真没有什么忌惮的人物。这赵沧励,不过依靠掌中一件简陋法器,尽管在世俗界之中呼风唤雨,却也不入石宏法眼。

    可是他也明白,自己毫不在意的事,却必定在朝中掀起轩然大波。思品武官在京师城门洞中被当场击杀,连个尸首都没有落下,尽管是赵沧励挑衅,这件事还不是那么容易摆平的。

    傅搏虎不是薄寡义之人,当即将修云宗带回自己府中,不需九门提督进去抓人,自己立刻前去面见太傅大人。

    这件事牵扯甚大,不但关系大夏军中两股势力,还牵扯到了朝中党争。

    石宏被冷落一边,也毫不介意——这事他可是推波助澜了。他这么高调入京师,想必不用再一步一步觐见那些所谓的“大人物”了吧?

    除了帮助修云宗报仇雪恨之外,石宏也有自己的心思。他堂堂修士,可不想让傅搏虎领着,点头哈腰一个个去见那些高官。

    因为入城时候的事端,傅搏虎带着石宏从大街上疾驰而过,京师的繁华,石宏也不曾细看。傅搏虎忙的焦头烂额,石宏倒是闲暇,独自呆在一座跨院,忽然起了兴致。

    ……

    修云宗摩挲着手中那枚灰不溜秋的匕首,不释手。晦暗的房间内,匕首就好像死亡恶蛇的毒牙,极端致命。

    他太这匕首了,不光是因为它的威力,更因为它帮助自己杀了赵沧励,让震波将军府一系在军中能够重新抬头。作为一名真正的武人,现在他根本不在乎自己的下场,砍头也罢,腰斩也罢,他已经可以堂堂正正赴死,九泉之下,见了老主公也不亏心了。

    门外四名侍卫把守,不许他出门一步,不过修云宗压根也没想出去。傅搏虎知道事重大,这四人不光是监视他,更是保护他。

    后突然传来一丝声响,修云宗好奇一回头,却看见石宏鬼头鬼脑的从墙后钻了出来。修云宗大吃一惊:“穿墙术!”

    石宏一笑,摆手道:“雕虫小技。修大哥可有兴致陪我夜游京师?”修云宗当然没兴致了,不过他还是一拍巴掌:“行啊,石兄弟对我有大恩,不管让我干什么,我也绝不推辞。”他一站起来,才想起来自己已经被软了,石宏一笑,拉起他的手穿墙而去。

    殷都内华灯初上,自高空望下去,脚下灯光、头顶星光交相辉映,宛如置于星海之中。修云宗把着石宏的手臂,两人浮在半空之中,不由感叹道:“临死之前,能知道原来京师还有这样一番景致,也算是值了。”

    石宏看了他一眼,问道:“修大哥不怕死?”修云宗爽朗一笑:“讨论这个问题,是不是太俗了?”石宏哑然失笑。

    修云宗道:“我一直有个梦想,要喝遍京师美酒。虽然一直在京师,却始终因为各种原因没能实现这个梦想。如今临死之前偷闲,石兄弟就陪我一同,饮遍京师吧!”

    石宏中豪气顿生:“好!”

    修云宗早就把京师各处酒楼的招牌好酒打听清楚,两人一路喝了过去,到了半夜,修云宗已经酩酊大醉,却只喝了京师一半的美酒。

    石宏扶着他,修云宗手中拎着一壶“醉江居”的美酒“酒仙酿”,晃晃悠悠的在街上走着,一边走一边还往嘴里灌。灌一口酒,倒是有一半的清洌美酒顺着嘴角脖子流了下来。

    “哈哈哈,痛快!”修云宗大叫一声,猛地一甩长发,高举酒壶:“干!兄弟,这辈子看来哥哥是没机会喝遍这京师美酒了,下辈子咱们还做兄弟,你答应我,一定要陪我喝遍天下美酒……”一个酒嗝翻上来,修云宗推开石宏,抱着一颗树哇哇的吐了起来。

    石宏看着他的背影,低声道:“你这辈子,肯定能喝遍京师美酒,我保证。”

    夜空中,一道灵气如怒龙一般冲天而起,石宏惊觉,转头看过去,那灵力他有些熟悉,和那道符箓桃木剑上的灵力同源,看来一向高高在上的上元真人,得知竟然有人敢毁了法器,勃然大怒了。

    皇宫之中,那道怒龙一般的灵气之下,上元真人一掌拍碎了一只价值连城的玉凳。密室内只有他一个人,他愤怒的却不是赵沧励——他和勇冠侯不过是相互利用的关系,赵沧励的死活与他无关,他愤怒的是,他闭关七天,为徒儿林俊卿解开血焰熔魂的法术,那一道血焰一直缠绕在林俊卿的心脉之上。

    上元真人算不得修真界的人物,自然不知道血焰老祖的赫赫凶名,否则现在别说生气了,只怕立刻卷了铺盖,滚尿流的跑了。

    也正是因为他不知道血焰老祖,此刻才会怒火中烧的准备为徒弟报仇。之前的千里飞剑,他自己也没报什么信心,只是警告一下对手而已。

    他打开了地面上的一道阵法制,从里面取出了一只乌檀木盒子,打开来,上面是一本古书,被他搁在了一边,又从下面拿出一只模样古怪的木偶,攥着木偶,上元真人的脸上,露出了无比自信的神色。

    一旁的一只金铃叮铃一响,上元真人立刻将东西收拾好,木偶揣进了怀中,封好阵法,打开门走出去。

    门外一名道袍弟子侍立:“师尊,勇冠侯大人来了。”

    ……

    勇冠侯年纪并不大,看上去不过四十来岁,面如冠玉,目如朗星,颌下三缕长髯,一袭绘着水墨青竹的长袍,好一位俊杰人物!

    看到上元真人出来,勇冠侯起一拱手:“上师。”上元真人一抬手,直截了当道:“侯爷来意我自明了,赵沧励也算是我的记名弟子,而且这小辈还伤了俊卿,侯爷只管安排,我定降伏此贼。”

    勇冠侯目露忧色:“上师,这小子能够打败令徒,只给了修云宗一只匕首,就让他杀了赵沧励……”

    上元真人勃然变色:“侯爷可是信不过咱的本事?”

    勇冠侯连忙道:“非也、非也,只是……”他却不说了,显然还是有些担忧。上元真人哼了一声,自信道:“我有上古仙人遗宝,便是元神高手,也难当我一击!侯爷尽管安排,咱必定一招击杀这小贼,以消心头之恨!”

    勇冠侯听他说便是元神高手也难当他一击,顿时大喜:“上师可莫要欺我。”上元真人傲然拂袖:“不过是一个学了几首制器之术就以为天下无敌的小辈而已,他的小命,已经捏在咱手中了。”

    勇冠侯抱拳一拜:“如此,小侯就去安排了。”他也不再多说,转离去。

    上元真人摸了摸怀中的那木偶,嘴角露出一丝狞笑,自言自语道:“若不是看你还有用,早已拿你的生魂,来补我这魑鬼战偶,哼!”

    ……

    太傅周常从侍女手中结果毛巾擦了把脸,眼袋如烟锅,放下毛巾挥挥手让下人们都出去。傅搏虎赶紧上前,关切问道:“大人,况怎么样?”

    周常有些无奈:“这件事其实是好事,震波将军府从此又在军中抬起头来,对于咱们来说大大有利。只是……”

    傅搏虎心中咯噔一下,忍不住抢着道:“若不是云宗,咱们也不能和震波将军府结盟,而且他跟随我这么多年……”

    周常面色一冷,摆手道:“我一直视你为我的接班人,却没想到你这么让我失望!这件事总要有人来承担责任,修云宗是最好的人选。他死了,这件事就压下去了。而且会让震波将军府和我们同仇敌忾,彻底的站在一条线上。搏虎,成大事者,切不可意气用事!”

    “可是……”傅搏虎还要再说,周常却坚定道:“不必多说,这件事已经定下来了,明早陛下就会下旨,修云宗死定了!”

    傅搏虎浑一震,周常却淡淡的端起茶杯送客了。

重要声明:小说《叩仙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